2005 年 2 月 4 日

《罗成》的补充说明

《罗成》叶盛兰饰罗成
《罗成》叶盛兰饰罗成

今天戏考添加了《罗成》,是根据《叶盛兰与叶派小生艺术》中1946年演出实录所整理的。原书其中唱词有三处注释,阐明当年与现今演出之不同。皇兄据印象中的《罗成》单行本以及录音等,总结出更多的不同:

一、1946年实录:
江上渔人收了钓,
打柴樵夫下山林。
庵观寺院钟鼓响,
牧牛童儿转回家门。

二、叶后来的实况是:
江上渔翁收了钓,
放牛牧童转回家门。
那庵观寺院钟鼓响,
绣女房中掌银灯。

三、叶的静场录音是两句:
江上渔翁收了钓,
绣女房中掌银灯。

那本《罗成》单行本里,正文是一,附注里有二,解释大约是:这四句与战场气氛不符,但流传已久,保留其两句。

耳边厢又听得铜锣响震,

后来实况是:

耳边厢又听得金锣响亮。

二秦王他倒有爱将意,

《戏考》中作:

那反贼他倒有爱将意。(其实这句更合理,和下一句的三王爷……才有对比)原还以为是盛兰解放后改的,现在看来是早就改了。曾和刘松岩老请教这事,他说,他也唱那反贼……另还有许些不同,可能是更古老的。刘票小生,学自董维贤(师金仲仁)

挽马停蹄站城壕,本附注只说挽马后改作了勒马,其实录音还改作了,站城道。

好些不同:

勒马停蹄站城道,
银枪插在马鞍鞒,(又好象是金枪)
临阵上并无有文房四宝,
(白)拔宝剑,割白袍,(这里应该是念白,原书没这么写?)
修书长安。
银牙一咬中指破,
十指连心痛煞了人。
上写着罗成奏一本,
启奏秦王有道君:
尉迟恭在床前身染重病,
无人挂帅统雄兵。
三王元吉掌帅印,
命俺罗成做先行。
黄道日不叫臣出马,
黑煞之日出了兵;
从辰时杀到午时整,
午时又到夜黄昏。
连杀四门我的力已尽,
北门又遇小罗春。
此番若有好和歹,(大概是静场录音作,多多拜上秦叔宝)
三岁罗通你看承。
本当再写各公位,
袍短血干写不成。
一封血书忙修定,
儿到长安搬救兵。

对各版本之间的异同小豆子就不再考证了,只是发表一下看法:上面那叶派大段的唱词,“修书长安”一句,一直以来觉得别扭:前面是遥条辙,到这里只此一句忽然变成言前辙了,而接下去便人臣辙到底。记得在某处见过该段姜派唱词,此处为“修书皇朝”,既合理又合辙,但好像没有这“长安”流行。

1条评论 »

  1. 黄正勤先生在1982年上海演唱会录像里还有这么几句:
    自从瓦岗来归顺,
    东征西战整乾坤。

    评论 : ACTY — 2017 年 7 月 31 日 @ 01:46

发表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