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 年 10 月 7 日

法律问题

据说本朝太祖,“有一段时间,读《资治通鉴》真是入了迷”,研究各种斗争。

刘宝瑞《君臣斗》里说《大清律》上载:“头一条儿‘谋反大逆,凌迟处死!’那位问了:什么叫‘谋反大逆,凌迟处死’啊?谁要谋朝篡位想当皇上,哎,就是谋反大逆。凌迟处死——千刀万剐,剐罪。您看历代的统治阶级,为维护他的阶级利益,保住皇位,自打汉朝萧何制定出法律以后,头一条儿都是:‘谋反大逆,凌迟处死’。”

听评书,你就会发现,但凡谋朝篡位的罪名,可不是一个人凌迟了事儿,而是“户灭九族”。

问题出来了:《白蟒台》里的王莽,篡的是他女婿的位,刘秀是他外孙子,按照“户灭九族”的法律,刘秀也得给拉出去砍了;《龙凤阁》里的李良,要谋篡他外孙子的江山,按照“户灭九族”的法律,徐、杨二家得先把李艳妃收拾了,再把那个幼主也给摔死……

再如旧小说中,《三侠五义》里襄阳王要谋大宋天下,若按“户灭九族”来论,那坐在汴京的宋仁宗就得先被灭了才对;《雍正剑侠图》里四川的英王要谋大清天下,若按“户灭九族”来论,那坐在北京的康熙也得先被灭了才行。

《贺后骂殿》里的贺后在一通“篡位王”、“狗肺王”的痛骂之后,就顺顺当当承认了赵光义的合法地位,不再追究“篡位”的问题,是不是因为意识到自己也属于“九族”之内会被灭的了?

法律的头一条执行起来都有这么多矛盾和特例,再次证明了几千年来法治的虚无缥缈。

没有评论 »

没有评论

发表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