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年 2 月 6 日

关于琐记上的昆曲及其他

今天收到这么一封信,事实上,在琐记的草稿部分,您也可以看到题为“请删除!!!”的稿子(过些天会删掉),内容差不多:

贵站既云“梨园百年”,梨园自有清晰定义。以下诸公,何尝厕身“梨园”,而位伶人之次,额曰“业余爱好者”,洵系严重误导。今京昆既微,贵站此举,厥功诚不在一时。然而若对京昆本身缺乏理解,因致不伦不类,厥罪亦不在一时矣。深愿贵站精益求精,切忌贪多务得。以下诸名公,既非“梨园”中人,亦非“业余爱好者”可概括。为免争议,请务必删除条目,毋使谬种流传。

吴梅 (1884-1939)

贝晋眉 (1887-1968)

孙咏雩 (1877-1934)

徐镜清 (1891-1939)

殷震贤 (1890-1960)

俞粟庐 (1847-1930)

张紫东 (1881-1951)

朱复

又:贵站昆曲行当分类极其混乱。所谓老生、末行,均系错误。希望在弄清定义之前,
将该部分内容全部删除,以免贻误读者!

www.kunqu.net

两点不解。首先,吴梅、俞粟庐这样的曲学大家没有资格归属“梨园”人物吗?票界的能人对梨园界有贡献者不胜枚举,是否就因为他们没有“厕身‘梨园’”,就要把他们从名单中删除呢?那么京剧里,是否也要把像吴小如、刘曾复、朱家溍这样的大家从名单中拿掉呢?小豆子实在看不出这些对戏曲有贡献的人,在梨园人物的名单里,怎么就会造成“谬种流传”?这里是贪多的问题吗?梨园百年琐记记录每一位为梨园做贡献的人,不论伶界或是票界。这是秉承周志辅先生当年《京戏近百年琐记》的思路与观念,而且小豆子认为,这是一个公平正确的思路与观念。

其次,小豆子承认自己对于昆曲的理解、认识很肤浅。不光昆曲,对于其他剧种也是如此,只不过京剧相对它们来说要理解得稍微深一些罢了。所以,小豆子从不认为像梨园百年琐记这样的工作是一人能为之的。也正因为此,琐记现在才是以一种开放式的运作方式来整理各种资料。也许,现在的昆曲行当页面分类是混乱,也看得出,发信的朋友落款处的“www.kunqu.net”来头不小,懂得也肯定比小豆子多,但很遗憾,小豆子没有看到任何建设性的意见,只是希望“将该部分内容全部删除”。错误摆在那里就是让人指正的,如果您对行当有更科学、准确的分法,请提出来,小豆子会进行改正,从来都是集体的智慧大于个人。但如果都是这种指出错误但不告诉正解的话,那么小豆子恐怕永远也无法“弄清定义”。

已经给那位朋友复信,希望能够有一些建设性的回复。也请看官里对昆曲熟悉的朋友帮忙看看现在的分类情况。

1条评论 »

  1. […] 另外,上次提到昆曲行当分类的事情,也远没有那么简单。感谢中国昆曲网的版主,通过几次通信,把问题说得很清楚了,让小豆子也学到不少东西。如果您留意的话,现在昆曲人物分类部分的页面已经出现了一个提示信息:“本分类目前比较混乱。在新的分类编排好之前,请暂不要以此为唯一标准。”这方面的重整工作,也快做完了。 […]

    Pingback : 戏考的 Blog » 琐记三则 — 2006 年 2 月 10 日 @ 22:45

发表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