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雪”露真容

开眼了,这一捧雪宝杯,今日得见。只因这个玉杯,把个莫家弄得天翻地覆,前者留下一段义仆替死的故事,后来引出一篇烈女报仇的佳话,这杯,倒留到如今,完好无损。

玉杯“一捧雪”
玉杯“一捧雪”

这戏中的《审头刺汤》编得绝妙,对话严丝合缝。都说听话听音,这出戏听得绝对是那话外之音——不论是在大堂上,还是在洞房门口。更妙的就是陆炳说到要好好“刺”候,并将一把纸扇上的“荆棘”二字折成一个“刺”字时,让人叫绝。只可惜,如今的演员怕是没人动得了这戏了,陆炳、汤勤、雪艳,哪个组合可以来得?

一捧雪还会继续在人间流传,只是与他相关的人,和能演绎这段故事的人,都不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