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骂也要问他要!”

前些时王选去世了,开始以为只是个科学工作者,最近接触的新闻多了才知道,原来他与戏有很深的关系,比如:

王选生前曾担任全国政协京昆室主任,在他的多方努力下,国家下拨了5000万元资金保护、发展昆曲,这对昆曲界来说是件天大的好事。2004年,王选先生主持编选了《中国昆曲精选剧目曲谱大成》,汇集了全国昆剧院团半个多世纪以来创作、演出的70部优秀剧目。

这,的确是天大的好事。再下面:

2004年的夏天,孙毓敏突然接到了王选的电话,邀请她去家中看他收藏的戏曲资料。让孙毓敏没有料到的是在王选的家里居然有那么多非常珍贵的戏曲资料,有些甚至是孤本、绝版。王选非常慷慨地把他收藏的最得意的音像资料拿出来一一展示,又是放录像,又是放录音。“那天我们看的是杨小楼的资料,看了一遍后,见我们兴趣那么强烈,他就问我们要不要再看一遍。他说,有的朋友来了要看好几遍。他的许多资料都是我们闻所未闻的。一边看录像、听录音,他还一边向我们询问京剧界的情况,跟我们一起探讨京剧的现状和未来。”

面对这样的情景,小豆子只能说,在京剧界仍然存在这种视宝如命的保守思想的前提下“探讨京剧的现状和未来”,是没有效果的。

前些时,中国京剧论坛上有人聊到裘盛戎在香港的《盗马》有录像存世,但“谁也不肯给,也不卖”。类似的故事,也在荀慧生的录像、杨宝森的录像、梅兰芳的录像上重复着。

当小豆子知道有某种珍贵资料号称在某人手中而就是不能共享的时候,必须承认,小豆子是很不忿的。这与君子不夺人之美不同,因为那不是件如古玩玉器一般不可复制的玩物,那些影像、那些声音,都是可以通过高科技手段进行复制的,而原件可以依然保留在物主手里,对于物主,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他没有损失任何东西,而对大众来说,他们也可以欣赏到他们向往的艺术。

注意,上面的“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不是套用郭德纲的活儿,而确确实实如此。因为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将物主独一份的资料进行复制并传播,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这里损失的,是他可以拿来炫耀并满足虚荣的本钱。

有一点是可喜的,近年来一些出版公司已经挖掘出不少珍贵的戏曲曲艺资料,而民间,像戏迷知音那样的有心人,也已挖掘出不少资料。但在21世纪的今天,仍然有不少人抱着那种守绝版的心态,把持着资料而不松口。这样的下场只有两种:其一,在他们家一代一代往下传的过程中,某一辈人不喜好这口儿,于是当作垃圾扔掉;其二,在某天,资料终于经不住光阴的考验,作废了。无论哪个下场,我们看到的结局都是一样:又一份珍贵的资料彻底地消失了。这样的事儿还少吗?

当然,拿出来也不一定是最保险的事情。比如上世纪五十年代张伯驹捐给国家的《失空斩》,就是因为国家的政策而付之一炬。

那位说了,话都让小豆子说绝了,那这绝版资料怎么处理呢?很好办,只有让它在民间广泛流传,才不至于让它在一棵树上吊死。即便真有一天物主手上的原版资料废了,有天下众多的复制品在那儿,也就保证了这份资料的内容不会失传。举个例子,假如哪天小豆子的电脑硬盘报废了,小豆子也不会有多着急,因为那些珍贵的剧本、录音、资料等等,都已经在网上了,即便网上的已经删掉,也已在众网友的电脑里,随便找个人来,就又能复制回一份一样儿的。

一个问题:王选的那些资料,最终会是个什么归属呢?

王宝钏说得好:“打骂也要问他要!”

文章分类

如果留意一下,Blog 右侧文章分类的地方,多了几个类别。

当初从 Blogger 转到用 WordPress 自架的 Blog 系统的时候,关于文章的文类,小豆子放下句话:“本来这就是一个和戏有关的 Blog,再细分就未免太碎了”。

必须承认,这次,小豆子食言了。 表情

因为写了这么久,才意识到,戏上的玩意儿,不细分是不行的。

从原来的“未分类”中分出五个分类来:“菊谈”自然是聊戏和曲儿,聊的是里面的文化;“网事”聊的是网,网上和戏有关的事情,作为一个网虫,网上的事和戏里的事同样重要。尤其是当传统的戏曲和先进的网络结合而生的这一新兴事物,更是值得关注;“评话”就是小豆子对某物、某事发表的看法,而这些事,通常都是刚刚在网下发生的新闻;“站务”是中国京剧戏考网站与用户交流的平台,也是 Blog 的一个目的;“扫边”里是一些与戏、与网、与传统文化相关的东西。

从数据看,得出一条结论:目前这个 Blog 还没有跑题。大部分内容是在聊“戏”,聊“戏考”,有一些观察性质的评论和激烈性质的文字在“网事”与“评话”里。

演员的 Blog

京剧演员纷纷“下凡”,开始写 Blog 了。继袁慧琴之后不久,王珮瑜也在新浪置了一片地方。从这个现象,可以得出两点结论:

首先,这些人还不算是主流星星。因为他们的 Blog 地址,是和普通人一样,在新浪的地址后挂上一大串数字,而不是像老徐或者郭德纲那样用自己名字做地址的。显然,后者是新浪为其 Blog 服务造势而生的特权人物,而前者只是普通人开的一个个人 Blog 而已,尽管前者在本行业内名气不小。

其次,对于京剧界来说,网上的东西仍需要网下来造势。比如有媒体专门报道介绍袁慧琴开 Blog 这事儿,但无论是人气还是内容,宣传的内容与实际情况都相差太远。

显然,王珮瑜的 Blog 要比袁慧琴的有内容。起码来说,王珮瑜是在那里写一些自己的东西和思想给她的戏迷,而袁慧琴只是在那里张贴了一些照片。

京剧演员写 Blog,没有出现类似“惊呼”的现象,说明了京剧界整体还是比较开放的,新一代的演员与新一代的观众,并不是一群所谓“守旧”的愚人。在这个信息滚滚日新月异的年代,谁都不甘落后。甚至于,连梅葆玖为一本新出的京剧图书写序,也要稍带上一些如“储存量”、“windows”、“粉丝”这样的新时代词汇——虽然他的那些比喻很不着边际。

作为一种社会及文化现象,演员与观众通过网络的平台做各种交流已经有不少年头了,从聊天室到 Blog,对于两个群体间的沟通无疑是有益的。比如,对小豆子来说,今天通过王珮瑜的 Blog,了解到了她生日的具体日期。 表情

星不是随便造出来的

王蓉蓉说:“京剧界也需要‘郭德纲’”

这话没错,事实上,让人怀念的老车站剧社就是走的回归剧场、回归传统的路,只不过,他们没有像德云社那样走下去。

王蓉蓉又说:“京剧界能否出个‘郭德纲’还需要媒体助力”。

这就不对了。不可否认,德云社的红火与当前媒体铺天盖的热捧是分不开的,但最重要的是,他们在那条战线上坚持了十年并且有了本钱——真本事。

即便当初的老车站没有被扼杀,一步一步走来,到今年也才不到三年的光景,也许三年的时间,能够锻炼出一批有真本事的年轻演员。也许三年的时间,还锻炼不出人来,但不管怎样,如果不在剧场里摸爬滚打,只凭媒体的炒作,那是肯定锻炼不出演员、培养不出市场、成不了气候的。

真本事与传统戏,正是当今京剧院团所忽略的。现在王蓉蓉天真地认为,有了媒体的“助力”,明星与市场就能造出来。大谬矣。耐不住寂寞而想走捷径是不可能成功的。

显然,德云社的成功没有让比相声界更复杂、更官僚的京剧界认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出路。

顺便说一下,王蓉蓉和郭德纲长得还是有几分神似的 表情

王蓉蓉、郭德纲
王蓉蓉、郭德纲

拂去政治的尘土

据说,当年程砚秋被迫把《锁麟囊》的本子改了,是很不情愿的。

在程砚秋故去后出版的《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里,虽然收录了这出《锁麟囊》,但是那里面的“实囊”已经变为“空囊”。剧本脚注中,尽管保留了部分原本的词句,但仍有多处改动没有注明的。开头的部分写道:“原剧本个别情节,在砚秋同志生前,曾经他的同意,作了一些修改。”哦?是吗?

不管怎样,《锁麟囊》在当年的“头衔”是:“宣扬缓和阶级矛盾及向地主报恩的反动思想的剧本”。

现在小豆子找到了于1947年8月5日由上海戏学书局出版的这本《锁麟囊》单行本。这本比上世纪那场对“胡风反革命集团”斗争早了近十年出版的剧本,应该说是保留了《锁麟囊》的原貌。

《选集》里的《锁麟囊》自然仍要保留,此外,这本单行本也要录入,能在今天同时保留并鉴赏不同时期的《锁麟囊》剧本,是一件既让人感怀又让人高兴的事情。

《锁麟囊》单行本
《锁麟囊》单行本

梨园经典地址变了

已经有超过三个人通过不同渠道询问梨园经典怎么回事情了?所以有必要说一下,梨园经典的地址改了:

现在的地址是: http://61.55.138.212/cnliyuan/index.html 或者 http://www.jingjuok.com/cnliyuan/index.html

按照清都山水的说法,就是因为“梨园经典的下载量也极大……会经常用改目录名的做法防止一下盗链”。

当然,这毕竟是个治标不治本的法子,不过已然这样,小豆子无能为力。豆腐需要做的,就是把论坛上的链接改了,小豆子能做的就是把戏考上面的链接也改了。是否一道诏旨传动天下,待议,不过豆腐可以先在梨园经典的 Blog 里发帖一道。

改地址是个很痛苦的事情,意味着现在其他链到梨园经典的网站都需要改链接。不仅如此,还需要一段时间,新的链接才能够被 Google 等搜索引擎的爬虫找到并索引上。而到那时,是否会像清都山水说的那样,又一次改地址,那样的话,太折腾了。

这一次已经是既成事实,无可挽回,小豆子唯一希望的就是不要再有下次了。已经给清都山水回复了邮件,提了一些防治盗链、减少负载的办法,也希望京剧艺术网能赶紧正常起来。否则这么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法子,终究不是长久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