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06年6月

2006 年 6 月 30 日

拾慧:传芷百年

2006年6月30日

人语烟中始焙茶

每天除了欣赏、整理那些旧的资料以外,最有趣的事情之一莫过于品味最新出炉的好文章。戏考的 Blog 也偶尔将其中一些作为“文摘”保存起来,或者借题发挥,写点儿推荐性质的小文。

不过随着信息量的增大,加上更多高水平写手的出现,每天可以借题发挥或推荐的好文是越来越多。小豆子乐于与大家分享所有好的东西,剧本是这样,录音是这样,好的文字也是这样。

今天开始,辟一个新的板块出来,争取每天推荐一些小豆子当日看过的好文章,大多数来自其他网友的 Blog,且都会是与戏曲曲艺有关。网络嘛,就是靠这种互联展开人的视野。您作为看客,在了解小豆子一天接触的信息同时,也可以顺着链接看过去,发现未知的人物和他们的空间。

看,其实小豆子对网络戏曲这个领域是有信心的,因为至少可以保证,每天能够看到足够多的好文章来推荐。

需要说明的是,每次的推荐都会以链接形式出现,您如果对哪些题目感兴趣,那就请点入作者的空间去阅读,并在那里发表您的看法,互相支持吧 表情 网络戏曲缺的并不是资源,而是互动。

每次的推荐都会选一个文章的标题作为本次推荐的标题,而标题以及链接的顺序并不代表优良的高低。

2006 年 6 月 29 日

时间飞逝

六月底了,半年过去了。这个月明显过得快,时间明显不够用:内定的四次戏考更新,只完成了三次,明天虽然还有一晚的机会,但是按格林威治时间来算,就该七月了。

今天《Savage Chickens!》的作者似乎也感到时间逝去得如此之快,于是今天的漫画主题就是“Time Flies”。转过来分享一下,顺便推荐一下《Savage Chickens!》——一个小豆子每日都看的、每日更新的漫画之一。

Time Flies
Time Flies

2006 年 6 月 27 日

罪过啊,罪过

罪过啊,罪过。从做琐记第一天开始就怕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今天东风劲网友在网站里指出:张荣培先生的资料弄错了——凭空造出一个“逝世”的日子。真是大不该,大不敬。后来小豆子发现,这是与许姬传的资料弄混了。当然,责任不在资料提供者,而是在小豆子这个整理者。向张先生及所有尊敬、热爱张先生的朋友致歉。

这就是从做琐记第一天开始就怕发生的事情——把一个人物的“逝世”信息弄错。这可是大问题(所以出现在首页“讣告”里的信息都是几经核实的),而琐记的初衷之一就是因为小豆子看不惯经常有人在论坛里问:“某某还健在吗?”这样的问题。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资料的错误立刻就能被网友发现并指出,没有造成以讹传讹。

写出来,引以为戒吧。

2006 年 6 月 25 日

解决堆积的问题

有些事情一但堆积,就会越堆越多。

周末因为公事,戏考这边的私事就没怎么动,看着琐记堆积如山的草稿,感到一些压力了,因为这些都是人人见得到的东西,总不去整理,会觉得过意不去的,于是定的目标是争取每天至少整理若干。剧本那边的整理进度虽然前一阵子有些停滞,但是最近又逐渐恢复每天整理一些的样子。这两个进度都是在网上可以被查到的,是受到群众监督的,所以不但要做好,还要不停地做。

没有受监督的工作就落下了很多,比如录音的整理,今天上传了一出录音,应该是几个月以来头回上传吧,还有不少录音需要整理,却没有时间。应该再弄台电脑,这样可以同时整理录音、文字等等。现在小豆子就是同时守着两台电脑,整理文字资料的同时扫描给别人的剧本。

忙成这样,竟然还有工夫去改网站的程序(自己都惊讶)——琐记现在在显示人物生平资料的时候,会告诉你这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这个是近五个月前提出的课题,今天才得以实现,效率高吗?不算高,不过也不算太慢吧(自我安慰) 表情

2006 年 6 月 22 日

网戏纪事本末:梨园和梨园e客(丁)

梨园e客从梨园的退出并没有任何征兆,只是在某一次更新之后,人便消失了。那个时候梨园的更新流程基本上是这样的:大家把文件传上去,e客负责最后在网站上反映出来。

在e客消失前,曾经有一次,梨园的论坛梨园夜话满了——不能再帖新帖子了,而e客又暂时找不到。于是,在北京的豆腐建起了听戏谈戏论坛,也就是现在梨园经典论坛所在地。通过即时聊天软件,人传人,不久,大部分人都聚到了听戏谈戏那里,继续着网上的活动。后来e客出现,打扫了夜话的旧帖子,大家才重新回到夜话,听戏谈戏作为临时论坛的任务虽然完成了,但是大家起码知道了这么一个“后院”,无形中,为以后的大搬迁打下了一个基础。

论坛的这次故障后,e客把论坛的管理密码给了包括小豆子在内的几个人,防止以后类似问题出现时他又不在。

那个时候不光论坛的管理密码,就连梨园本身的 FTP 密码,也是e客、xued、豆腐、小豆子等几个人共掌的。这一点上,必须要说e客不同常人之处。说心里话,小豆子至今没有把也没有打算把戏考的任何管理权限拿出来和谁共用,其他大站的管理,也没有听说哪家是这样运作的。e客在这方面的态度、胆识以及对同好的信任令人钦佩,这也是为什么当e客离开梨园后,梨园依然能够正常运作,并且成功转型,而不像一般的个人网站,当站长退出后,所有的东西就荒废掉了。

尽管梨园在没有e客的情况下仍然照常运作,但e客的离去对梨园来说仍然是一个很大的损失。e客有胜任一个戏曲网站站长所拥有的一切条件:既懂戏又懂技术。在e客消失后的某几天,他曾经在网上短暂地复出过。而那次复出并不是一次公开的亮相,只是大家私下有些交流(小豆子至今保留的与e客最后一次电子邮件交流是在2002年12月9日)。e客甚至还把新设计的网站给包括小豆子在内的几个人看过,那是一个以数据库为基础的全新梨园,包括一个新的顶级域名(peargarden.org)。不过那次复出只如星光一闪,随后,新的站点、域名随着e客的再次消失而慢慢消失。

无论梨园本身的工作过渡得是如何平稳,e客的退出都显得太过突然,尤其是在他已经雄心勃勃准备把事业做得更好更精并投入了资金和精力之后,啪地一下就没有身影,实在是太突然了,以至于在最初的几个月,小豆子都认为e客会随时回来,新的梨园也一直存放在收藏夹中——直到时间把一切都消磨干净。

2006 年 6 月 20 日

乒乓球和京剧

今天和同事打乒乓球来着。

尽管自从国际乒联把乒乓球的规则改得乱七八糟到如今已经有近6年的时间了,但是从民间看来,21分制仍然是大家娱乐时选择的计分方式。新的11分制标准,见鬼去吧!

很少有人会赞同那这是一次成功的改革,因为这样的改革完全没有按照体育规律行事,使得一项竞技运动变得如同赌博一样更随机,当然,更重要的是,无论对于运动员还是普通老百姓来说,11分制在时间上显然太短,还没有来得及进入状态或者尽兴,一局就结束了。

近些年的京剧改革何尝不是这样,在每年涌现的新编剧目中,有哪些唱段在群众中得到普及了?有哪些新编戏在票友的演出中得以搬演了?不得人心的东西如何能够谈立足、传世,又如何能算成功呢?

这和国际乒联的改革犯的是同样的错误:没有按规律行事。竞技体育有其自身的规律,京剧艺术同样如此。

检验一出新编戏是否成功的标准就在于其是否得到了广大群众的认可,而认可的标志就是:其唱段被广泛传唱,其本身被不断搬演。以这个标准来说,骨子老戏是成功的,因为不仅群众传唱,各地方剧团同样传唱。而那些连剧团自己都没演几场就束之高阁的新编京剧,和11分制的乒乓球一样,见鬼去吧!

2006 年 6 月 19 日

迟到的推荐

昨天看到的好文章,本来应该昨天推荐出来,却因为睡觉前死活登陆不了自己的网站而作罢。虽然现在哪国都不是父亲节了,但今年难得有这样的文章,又是和京剧有关,所以尽管晚了,还是推荐出来吧。

《父亲节我陪老爸看京剧》

作者对京剧的不甚了解,不但不妨碍该篇的行文,而且结尾处的那“老爸只要你喜欢,我会陪你看百次千次的京剧”,更显发自肺腑。

读后感是:即便京剧真的有一天会绝了,京剧及其他传统艺术所承载的传统道德也不会彻底沦丧。

2006 年 6 月 17 日

个人事业

盖茨要从工作岗位中全身而退,尽管这个过程需要两年时间,但是已经引来不小的关注。如豆妈所说,“没有了盖茨的微软,还会是微软吗?”

于是引起联想无数,最切身的感受就是:若干年后,小豆子会以怎样的方式退出戏考以及相关的领域?

这个问题现在看来很遥远,小豆子认为这还不是去考虑的时候。倒是比小豆子要大得多的人物需要考虑(“大得多”同时指业务及年龄),如红豆谷雨梧桐小生等,他们会以怎样的方式退出呢?作为第一代网络戏曲人,这事儿没有先例可循,他们却会是先例的创造者。一个不小的个人事业,如何继续下去?

而小豆子则不用考虑什么,因为凭着有限的剧本数目,想必在有生之年定能整理完,那时候的戏考网站,就不是一个每周更新的网站,而是一个只读式的资料库了。新的梨园百年琐记,尽管既要整理过去百年来的历史资料,还要同时关注正在进行中的事件,是一个无限不循环的过程,不过现在已经是一个半开放式的网站,相信若干年后,当大家习惯了这种投稿并自己主动整理、提供资料的方式时,完全开放编辑也不是没有可能,或者找一个合适的接班总编。

话说着轻松,但不论如何,离开自己喜欢的事业,终究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全身而退,难啊!现在很难想象,如果每天不再去整理剧本、资料、录音,小豆子会怎样过日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放不下的事吧。

话题沉重了些,还是先看眼前吧,做好每一天是最重要的。

2006 年 6 月 14 日

世界杯

评论里有人提到世界杯。先声明一下,这次确实是在说世界杯,而上次不是 表情

小豆子其实算半个球迷,上学那会儿还是经常在课间和放学的时候踢球,直到进了大学,这项体育活动算是搁置不动了。四年前的世界杯,好不容易在亚洲国家举办,又有国家队(尽管很臭),却偏偏人在地球另一边……

今年在德国的比赛,时差不算太离谱,不过都是上班时间,很难有空看直播,最多看看网上的文字报道,也就足矣,对足球的兴趣也不是很浓了,似乎与整个加拿大的足球环境,加之自身不再踢球有很大关系。

单位里一个韩国同事,在开赛前很久就谈到这次世界杯,说韩国首场与多哥比赛那天,准备请假在家看球。好大的热情。

韩国大约因为从球员到球迷都是充满着热情与激情,其足球才有了今天的成绩。小豆子相信中国的热情球迷绝对要比韩国多得多,但是那些所谓的球员、足协的领导,都同样有热情吗?

同理,台下痛心疾首的戏迷大有人在,台上与台后的人呢?他们是否有热情呢?

说着说着,还是要扯到京剧上来,习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