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06年9月

2006 年 9 月 30 日

痴菊叟和京剧光盘

今天跑了三个地方,两个与京剧有关。

首先拜会了敬慕已久的痴菊叟先生,大有小学生见老前辈的感觉,因为怹可是早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出用电脑录入京剧剧本了。谈得很投机,共同设想了戏考剧本录入的优先顺序,比如单本的书,就像《程砚秋演出剧本选》和《关羽戏集》那样,可以一个一个拿下,像《京剧丛刊》这样的整套,应先于《京剧汇编》,因为前者更有实用性,而且录入起来也会更快。这种先易后难的宗旨,让人想到了音配像也是这样。

痴菊叟
痴菊叟

说到音配像,另外一个跑的地方就是白纸坊的梨园书店,买了一部分最新出版的音配像,如李多奎的《滑油山》、马富禄、小王玉蓉的《打樱桃》这样的冷戏,都是很让人激动的,可惜不太全,像同样期盼的《秦琼表功》、《定计化缘》、《井台会》、《普球山》等,就都没有,不知道是还没有到还是卖完了,看来还得抽时间再去一趟。当然,上海中唱的绝版老相带系列,也是占了这次购买的相当比例的 表情

2006 年 9 月 27 日

老车站剧社

今天上午路过前门,尽管知道两年前“暂停”的老车站剧社已经不存在了,但还是决定上去看一看。剧场的外面,除了多了些文艺演出的海报外,并没有太多的变化。故地重游,物是人非的场景,让人想起了那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剧场外面“老车站京剧社”的名牌,似乎仍然在昭示着,两年前的停演只是“暂停”,而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官法的说法,究竟是什么使得一个京剧草根剧团的演出夭折?

真希望这只是一个略微长了些的“暂停”。

老车站剧社
老车站剧社

2006 年 9 月 26 日

抵达

抵达北京,一切顺利。

2006 年 9 月 24 日

休假

明日起休假三周,戏考的剧本不会更新了,琐记的内容,如果有闲空的话(严重怀疑),会更新些。至于这里,会保持更新的,一来和大家伙有个联系,二来随时汇报休假中的事情 表情

很期待这次休假,相信会很有收获的。

电子机票
电子机票

2006 年 9 月 23 日

拾慧:粤剧的出路在哪里?

2006年9月23日

2006 年 9 月 21 日

考略的幕后故事

京剧剧目考略公布一周了,没有任何新资料补充,在意料之中。当初梨园百年琐记改版后,也是经过一段冷清的日子,才有了今天这般热闹。趁着冷,表一表这幕后的故事。

年初的时候,痴菊叟发来一份录入本的《京剧剧目初探》,这才引发了小豆子关于建这么一个网站的想法。此前,小豆子见过有人在不同的论坛询问过一些剧目剧情的帖子,豆腐的梨园经典同样需要剧情简介。豆腐曾经说过,戏考现有的剧情介绍,不够精炼,盖因其来源《戏考》,作者是半文半白的写法,更有个人感情色彩在内。《初探》的剧情介绍无疑可以满足这两方的需求。当然,更重要的作用在以前的序言中已经提到。

“呵呵”网友的点评总能刺中要害,比如这次,把小豆子建站所表现出的“阴暗心理”点出。必须承认,建设考略,除了整理应该整理的资料外,确实有主观上对新编戏“看看下场头”的心理,这也在序言中阐述了。因为小豆子始终认为,如今的戏曲新编与若干年前的新编是完全两条道路。京剧即便是一个海纳百川的艺术,它也不可能无限制的容纳任何艺术形式。当然,所有这些话都会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而有正反两方的看法,而为其真正定性,却要等到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之后。所以,小豆子无心再去争论哪条道路是对的,因为各方都会坚持自己的观点。那我们只好趁着记性还不差的时候,把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那些新编剧目一一记录下来,留给后人一个交待,让他们去评价那些改革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就像今天我们看文献资料,了解到梅兰芳也曾经演出时装戏,而无论从当时,还是从现在的角度看,那都不是很成功的改革;同样也了解到京剧《白毛女》的演出,“为京剧表现现代生活树立了成功范例”。所以,对于现代演出的新编戏,考略的态度就是:负责记录,评价留与后人。

再说回痴菊叟,以前不止一次提到过这位老前辈。小豆子倒真不是非常了解,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怹把剧本录入到电脑的年头要远早于小豆子,而录入的剧本又恰恰是戏考一开始没有动的,所以成就了一个很好的互补。如果您留意的话,会发现近一年多来的更新剧本中,很多很多都是怹录入的。过不久会见到这位前辈,很高兴。回头一定好好写写。

考略的幕后故事不多,甚至简单地说就是一个《京剧剧目初探》的网络版兼加强版。这只是一个开始,已经走到幕前的这个网站,也许会在今后有更多的故事。到此为止,小豆子所做戏考和琐记,也都是以某本书或某几本书的网络翻版起家,然后发展起来。考略会吗?至少小豆子坚信会的。

最后再打一下广告:欢迎访问京剧剧目考略

2006 年 9 月 19 日

拾慧:春晚与郭德纲

2006年9月19日

2006 年 9 月 18 日

拾慧:锁五龙

2006年9月18日

2006 年 9 月 17 日

老照片——纪念九·一八

又是九·一八,勿忘国耻。

传一张比较罕见的老照片,三十年代“庆祝新民会第二届全体联合协议会”的演出,马连良、南铁笙、萧长华的《审头刺汤》。“新民会”这种组织,是自日寇侵占东三省建立伪满洲国之后,按照伪满洲国协和会的模式建立的。占了北平之后,梨园会便划归新民会管辖。

今天,在国耻日,小豆子并不想来纠葛伶人的政治立场,而希望通过这张与京剧有关的照片,纪念一下九·一八。通过它,看到战火下的伶人,看到国家蒙耻的景象……

马连良演出《审头刺汤》
马连良演出《审头刺汤》

拾慧:常香玉和陈素真的情商对比分析

2006年9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