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年 10 月 3 日

“大家有缘”

昨天回来晚了,所以昨天的事情,轮到今天才写。

昨天与合意太爷、豆腐、枯石瘦木、碾芹斋在网下聚会,难得的很。前三位高人虽然以前也会过,但一晃,短则两年,长则四年,也是有相当些日子没见了。碾芹斋是头一次见,在北大东门碰到枯石瘦木时听说他也在,再得知这个“他”是“她”,你就剩下感叹人家这“伪装”多好的份儿了。

后来的“聊天室”在一个拐弯抹角的小饭馆,基本上听太爷聊戏,信息量太大了,不亚于一晚上读好几本书(而这书还是有身段、有唱腔、有锣鼓点儿的)。内容不复述了,我们后来就,怎么样今后得来套《太爷谈往录》。

再后来豆腐和碾芹斋在我们回去的路上先后告别,我们就移师枯石兄的实验室,围炉夜话,仍然是听太爷讲那戏里戏外的事儿。

曾经和枯石兄说过,合意太爷是有心人,又是懂行的,接触的面儿也广,可以继承下相当一部分老先生的玩意儿,更重要的是,他还是相当年轻,这实是我辈之幸。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2条评论 »

  1. “伪装”。。。我不是故意的。。。

    今天刚刚印了我们社的十五周年纪念社刊,还想到老车站看戏时送您一本来着,里边还有枯石老的大作呢~~~还要再一次谢谢您送我的小礼物:)

    那啥,卑人日后还要继续努力地为戏考网敲剧本啊,呵呵

    ps:方便的话您把那天的合影用邮箱发给我好不好啊?
    谢谢啦

    评论 : 碾芹斋 — 2006 年 10 月 5 日 @ 20:26

  2. 知道您不是故意的 :)

    合影等下周回去给您几位群发吧

    评论 : 小豆子 — 2006 年 10 月 6 日 @ 21:37

发表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