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07年1月

2007 年 1 月 30 日

拾慧:京剧的本末倒置

2007年1月30日

2007 年 1 月 29 日

百万买剧本

近日,江苏省文化厅出资120万面向全国征集京剧现代戏剧本,其中一等奖作品奖金达30万元,这样的奖励力度在全国舞台艺术上是创纪录的。

这确实是创纪录的事情。120万,与其说是“为了推出体现时代精神、代表江苏水平、符合人民群众精神文化需要和审美需求的现代戏精品”,倒不如说是一种“投资”。120万的投资,为了一个好剧本,这显然是一个一次性的投资。江苏省文化厅的这种做法其实很明显,就是希望籍此能够得到一个适合各种大赛参评的剧本,进而使之成为所谓的“舞台精品剧目”,拿几个大奖回来。在这里完全可以预测一下所征剧本的下场——不论最后征得的剧本如何,得奖与否,它都不可能流传下来。功利动机下,能够有什么“符合人民群众精神文化需要”的作品呢?经久不衰的传统剧目,又有哪个是拿钱砸出来的呢?每年的评级、评奖,打造“精品剧目”,鼓励创新改编,抛弃传统,已经够畸形的了。政府出面出钱征集剧本,是这种畸形规则下的又一“创新”。

君若不信,我们拭目以待其结果。

很多事情,不是花钱就能解决的,而是取决于一个态度问题。戏曲界的事儿,正是这样。“千金买马骨”,求的是“不能期年,千里之马至者三”。而一百二十万买剧本,小豆子却看不到丝毫为了京剧继承的态度,所见者,无非是在买个“政绩工程”罢了。

2007 年 1 月 28 日

拾慧:没事写篇书评

2007年1月28日

2007 年 1 月 26 日

拾慧:传统艺术为何失宠?

2007年1月26日

2007 年 1 月 23 日

和两件旧事物说再见

今天,和两件旧事物说再见。

一个是用了有小十年的 FastCounter 计数器。这个伴随了戏考以及后来琐记和这个 Blog 的计数器,在今年就要结束它的使命了。微软在上周发来一封电邮:

Effective February 15th, 2007, Microsoft will no longer offer FastCounter by bCentral. The service’s free reporting features and Web page counters will be decommissioned. In its place, we invite you to sign up for Microsoft Office Live Basics, where you can receive Web site hosting, e-mail, plus site building and reporting tools for FREE.

记得刚开始用这个计数器的时候,连 HTML 是怎么回事儿都还没弄太明白,战兢兢把那段代码复制下来并贴到网页上,发现竟然可以计数了。很神奇嘛 表情 小豆子用上这个计数器的第一个网站其实并不是戏考,而是一个提供自己编译程序的个人网站。

当然现在就不一样了,网页上的小程序写起来很简单,于是今天抽空写了个计数器的程序,应用到了戏考、琐记和这个 Blog 上。和微软的 FastConter 说一声再见吧,毕竟伴随戏考这么多年了。

另一个要说再见的就是梨园百年琐记的“条目质量提升”栏目。以前也谈过这个栏目运作的不太理想,所以今天彻底从站上拿下了。但不管怎样,还是要感谢参与的朋友们,谢谢了!

过些日子,取而代之的会是一个类似于“导读”或“推介”的栏目,出现在首页的左下方。琐记现在记录的人物也不少了,事件也很多,很多条目其实是很精彩翔实的,而有可能因为数据量太大而被忽略,所以隔段时间在首页推荐一条内容上比较工整翔实的条目,供读者阅读,应该是一个比要求读者去参与编辑更好的方式吧。毕竟读者永远比编者要多,要容易当。这个栏目相信在月底前可以完成并上线,希望到时候大家多提意见。

拾慧:跟外公学听戏

2007年1月23日

2007 年 1 月 21 日

又见掭头

看《三打祝家庄》的 VCD,扬子江音像出版社出版,孙岳、景荣庆、张春华等的实况演出。头打祝庄的时候,演林冲的叶钧掭头了。

叶钧的掭头
叶钧的掭头

这种舞台事故,在现场看到也就罢了,能够出现在出版物里,还是很感谢出版社能够把现场的真实情况反映给大家的。纪念徽班进京二百周年演出的那场《龙凤呈祥》,袁世海也掭头了,只不过我们在出版物里看不到,因为袁老说了声“对不起”后,又来了一遍。出版社剪辑一下也就看不出来了。小豆子曾在豆伯家看过当时从电视上录下来的现场,中间好一大段尴尬,导播显然不知所措,镜头一个劲儿往观众席上的中央领导那儿拍,也是难得的景儿。

而如今中央电视台录播的节目,如果中间有什么舞台事故出现,都会在演出结束后补录下来,到时候在电视上播的就是“完美”版了。舞台上是完美了,但显然不真实了。在完美与真实之间选择,小豆子更希望看到真实的演出。

当然,掭头也终究不是好事儿。

2007 年 1 月 20 日

拾慧:向戏曲大师致敬,也向我母亲致敬

2007年1月20日

2007 年 1 月 17 日

梨园百年琐记2006年度大事评选结果

摔倒了,爬起来就是了。糟糕的是,竟然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梨园百年琐记2006年度大事评选的结果,甚至不如第一届乐观。只有一票。又一次失败的运作,而且比去年还要惨。

除了需要反思运作手段外,小豆子只能把这次的失败的主要原因推在去年年底的那场地震,至今北美与亚洲的连接还是很不稳定,更何况1月初的那段时间。大部分人访问不了戏考及相关网站,也就自然上不了琐记,更不要说有机会去参与年度大事的投票了。一场天灾,很遗憾。

不知道需要多少届,琐记的年度大事评选才有可能变成一个传统的回顾活动。不过毕竟形式是次要的,真正做到留心回顾过去的一年,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公布梨园百年琐记2006年度大事评选的结果,还是只有一条:“唐在炘作品——名家名段演唱会”举办

2007 年 1 月 16 日

来函照登

收到一封信,大家同拆同观,小豆子是没那么大能量的。慢说没有“举手之力”,就是在这儿帮着呼吁呼吁都不见得有多大效果。但毕竟不能辜负人家一片爱戏之心,借这地方呼吁一下吧,看官里有能量大的,请帮帮忙了。

您好 听说现在戏曲院团 面临机制改革 南京是首例 但并不成功 接下来就是原身厉家班的
重庆市京剧团 我看过那团来 北京的演出 一个奚派专场 还有新编京剧 大足 很震撼 很轰动
听说他们团现在正是上升期 刚提出企业划 吞并改革 团里员工 要求独立改革
但并没有尊重大多数人的建议 现在使得能退的就退 刚引进的人才即将流失 不知道
您对这件事有何看法 难道刚刚有起色的中国京剧 就这样慢慢的 跨掉吗 能不能借您 举手之力 来帮助这些院团宣传呼吁一下呢

一个爱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