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件事儿

两件事儿,不算大,通报一下。

今年第一次更新梨园百年琐记,顺便把程序优化了一下,如果您注意一下首页的讣告栏,或者回顾2006这个页面,就会发现,人物旁边的简介变得更合理了一些。比如以“京剧老生”或者“京剧小生”代替“京剧生行演员”,等等,总之更加清晰明了,而人物分类方面未变,仍然是按照大的如生旦净丑的类别来分。比较满意这个显示结果,更像人话了(尽管也是程序自己生成的)。提到这儿了,顺便推介一下,“回顾2006”这个栏目已经从1月1日起自动上线了,希望大家能抽空回顾一下过去的一年,顺便为心目中的大事投上一票。

另一个事儿,也是很好的,那就是中断了两个多月的 dmoz 开放目录后台终于又重新开放了。10月20日,开放目录服务器发生严重故障,很多数据都丢了,经过两个多月的抢修,能够恢复并开放,实在是一个让人欣慰的事情。嗯?这件事儿与小豆子什么相干?小豆子是那里的编辑嘛,简体繁体的戏剧网站类别都是有小豆子参与的。今天重张,加了两个站点:中国戏曲网关栋天的个人网站。向很早提交而久等的朋友说一声:让您久候了!也同样感谢您对开放目录的支持。

白燕升的 Blog

都说抬杠长学问,现在看来,瞅着大家抬杠也挺长学问的。比如最近中国京剧论坛相当热闹,不光是因为新年了,还有因为白燕升的一篇文章。通过看这场论战,小豆子起码了解到了:白燕升原来也写 Blog 的,以前还真不知道。

就央视这么一个机构而言,允许主持人自己写博客,而且自由度似乎很大,有些出乎小豆子的意料。试想,黄健翔这样的名嘴,在解说时自由发挥一下,最后落得无有下梢,那么写日记这种方式,无疑更加“危险”。不过从公关的角度看,央视这又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与观众贴近了,至少比一个论坛要贴近得多。从读者、观众的角度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形式,值得鼓励,更值得观望。

白燕升引起争议的这篇文章叫作“临阵脱逃到底为哪般”。对这件事情,小豆子不发表什么评论,组织者,参与者,谁是谁非,不能凭一面之词就去发表看法。但这件事情本身的网络意义,还是很值得探讨的。

白燕升敢于自己说出“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动了粗口”,表现出了白燕升开诚的一面。小豆子不相信白燕升是一个以动粗口为豪的人。那么他敢于当众写出他的这个行为,就说明他是在真实反映他所经历的事情,所感受的心情。这就是读一个人 Blog 最起码的基础——真实。通过他的 Blog (已经补读了他以前的一些文章),读者可以起码接触到一个更真实的白燕升。不管你对他持何态度,了解他内心的想法,远比看他在电视上背词儿吸引人的多。

但白燕升毕竟还是中央电视台的主持,虽然王珮瑜也是有组织的人,但上海京剧院与中央电视台毕竟不是一个级别,更何况王珮瑜不是非上海京剧院的空间开的 Blog,而白燕升别无选择,只能在央视的网站建站(还是被动地)。这就决定了两人发文性质的不同。你如果留意,就会发现,央视 Blog 网站的页面上,并没有出现其他服务商常用的字眼,如“我们不对作者的内容负责,也不代表他们的观点”。那么是否可以理解为,央视主持人在央视博客网站发表的东西,都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央视的观点?至少不会出现与央视相悖的观点吧?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王珮瑜在她的 Blog 上向所有网友公开征询纪念孟小冬的主意,而作为新上任的白大导演,只能按照台里的指导精神,加上自己的有限想法,去运作一台给全国戏迷观看的戏曲晚会,而不去向全国戏迷征询意见。

但不管怎样,主持人的 Blog 终究是一个值得肯定的事物,而网上的白燕升,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人。

拾慧:感受传统京剧——张火丁京剧交响音乐会

2007年1月4日

2007年到了

2007年就这么跌跌撞撞地到来了——网络仍然半通不通着,据说全面修复要到月底

网络故障的一个表现就是,今天发出的电子贺电中,很多都被告知发不出去。在这里向所有朋友(能收到的与收不到的,能连上的与连不上的)说一声新年快乐!感谢您们在过去一年中对戏考的支持,也预祝在新的一年里健康快乐,万事如意!

睡觉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