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8 月 11 日

《打登州》

终于迎来周末了,戏考新增了两个剧本,琐记那里也添加了不少资料。

《打登州》,很好的戏,音配像挖出来周啸天的全剧录音,听了多次,除了周啸天以外,里面去杨林的宋鸣啸、去史大奈的李荣威,都很出彩。

隋唐戏其实挺乱的,包括隋唐的评书,有些节目单拿出来挺有意思,放在一起,就前后矛盾,乱七八糟了。《打登州》就是一例,秦琼为什么给发配到登州,《三家店》里秦琼自己都没唱明白,有唱“杨林与我来争斗”,有唱“都只为锏打杨林结仇扣”,反正莫名其妙地秦琼就给发到登州了,这一点在后来的《响马传》中有所改观,不过那里面的乱就先不在这儿提了,一码是一码。

瓦岗寨的英雄下山,乔装改扮,在大街上与秦琼碰面,这一折是很精彩的,充分体现了中文的博大精深——你要想和一个人成心打岔太容易了,而且打岔打得相当有水平。瓦岗寨的英雄,能把秦琼说的话给岔到他们自己所改扮的职业上去,编剧的高明,让人叫绝!不过有一个小问题,当众英雄准备下山的时候,程咬金挨个数了一遍,这个扮卖马的,这个扮算命的,问到王伯党,说是“卖艺的”,结果到了后面,王伯党就没了,在街上并没有与秦琼碰面。这是编剧的疏忽呢?还是编剧实在编不出什么岔来了,只好把王伯党给省略了?

当然,后面王伯党还得出来,因为有“射红灯”的重任等着,所以前面是一定要交待有这位神射手下山的。这就引出另一个问题了:杨林让秦琼“身背红灯三盏”,这样秦琼就跑不了了——如果要跑,照着灯追就可以了。杨林傻得可以,灯背在秦琼身上,他自己把灯卸下来,那不就跑了么。而秦琼更是傻得可以,就那么背着灯跑。非得等王伯党“射他一箭”,才把灯弄下来,脱了险。

传统戏是不能深究的,看的就是热闹和门道,娱乐一场而已。这么紧张的《打登州》,那么严肃的靠山王,到最后碰上个真罗成,一句京白的“这是真的”,还是很哏儿的 表情

4条评论 »

  1. 请教一个问题,《罗成教官》里的唢呐唱腔第一句,罗成为什么要唱“黑夜里闷坏了罗士信”,罗士信不是那个傻小子吗?

    评论 : 小流水 — 2007 年 8 月 12 日 @ 02:03

  2. 打错字了,教官应该是叫关。

    评论 : 小流水 — 2007 年 8 月 12 日 @ 02:04

  3. 评书和小说里罗士信确是那个傻小子,但京剧里就把“士信”做了罗成的字儿了,在京剧里,罗成等于罗士信。

    不过说到底,罗成也好,罗士信也好,都是虚构的 :)

    评论 : 小豆子 — 2007 年 8 月 12 日 @ 22:55

  4. 《三家店》

    评论 : 匿名 — 2009 年 4 月 7 日 @ 20:12

发表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