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9 月 6 日

帕瓦罗蒂没了

帕瓦罗蒂没了。

这个和戏考、京剧、小豆子没有什么关系。和广大国人又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呢?

说实话,这么些年了,也就知道帕瓦罗蒂是个外国唱戏的。唱的什么没听过几句,也一句听不懂。现在,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报道,无非就是因为这是“一个在音乐界辉煌而响亮的名字”。那又如何?

听得懂意大利歌剧的中国人不会比听得懂中国京剧的中国人多吧?为什么他的离去,要比京剧大师的离去引人注目的多得多呢?

琐记的整理,总要接触故去艺人的消息,已经习以为常,大有看破世事的感觉。但今天,看到帕氏在国人中产生的效应,还是要忍不住叹息一下,为我们自己的艺术家叹息一下。

不管怎样,没有对帕瓦罗蒂任何不敬的意思。其实,他还是很值得人佩服的,毕竟,这么多年了,在中国也唱了那么多次了,竟然一直坚持没让广大国人听懂他唱的什么,纯的意大利话加纯交响乐,愣没掺进一点儿二胡。

你看看人家……

3条评论 »

  1. the bean thinks too critically.

    评论 : counuer — 2007 年 9 月 6 日 @ 23:25

  2. 以后还会有很多人包括中国人听帕瓦罗蒂得唱片
    以后越来越没人包括中国人听谭鑫培的老唱片,即使他的唱片里也一点没有交响乐

    评论 : QQ — 2007 年 9 月 7 日 @ 21:12

  3. 我们的艺术家要想有这样的闻名程度,估计只有那些学西洋乐器的,比如弹钢琴的拉大提琴的。京剧有什么?梅兰芳?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是吗?是不是还是应该为自己的国粹艺术感到悲哀呢,民族的世界的哈,总说那么些不着调的话有什么意思吗。其实三大男高的戏里经常也会有一些中国甚至真的有过京剧元素,他们的戏都是大制作超豪华的,我相信就算他加了二胡恐怕在老外观众看来也是一种很好的全新的体验,而不会像我们对自己的艺术这么偏激又狭隘的。

    评论 : QQ — 2007 年 9 月 7 日 @ 21:24

发表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