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07年9月23日

2007 年 9 月 23 日

孔子相关

最近又忙得乱七八糟,以至于今天才有些闲空,更新了四出剧本,竟然还有机会在剧目考略那里更新一出戏,难得。

至今没有养成一个看到有新戏上演就到考略里面记上一笔的好习惯,结果导致考略长期闲置,盼着有出头的一天,剧本这边任务不重了,琐记那里草稿整理得也差不多了,就可以好好整整那儿了。不过慢着,还有个 Blog 要写呢,而这也是最有意思的事情,最近有不少想法,想写出来,一直没倒出空儿,这码字儿也是一件费时的事儿。慢慢码吧。

看到河北省京剧院演出了一出新编戏:《孔子课徒》。正巧中京论坛上有人问关于孔子的传统戏,考略里记得明白,有出《夹谷会》,就是演孔子的传统戏。但是你看关于这个新编戏的新闻稿,就很有问题:“无论是典籍著作还是历史传说,孔子和他门徒的故事出现过很多,但搬到戏剧舞台上加以发挥创造,《孔子课徒》还是第一个。”

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怎么说这也不是第一个演孔子和(或)他门徒的戏。这很说明一个问题,现在的记者对于传统艺术知之甚少,也不去做功课,相信这种类似错误,在所谓娱乐新闻里是很难出现的。

但这不能把帐全算到记者头上。事实上,小豆子见识过的真实情况是,这种戏曲新闻,大多是由演出方提供一个新闻稿,发散给众记者,记者回家略作修改(或者干脆不改),就发表了。这种“第一”的称谓,大约是河北省京剧院自封的。

但这样就更可怕了,作为专业的演出团体,对传统戏的功课一样差劲,那我们还能指望什么呢?他们把该做的功课都没做好,扔了丢了,然后把新整出的玩意儿号个“第一”,早已忘记在他们的扔掉的玩意儿里有比这第一更“第一”的。

说回孔子戏,或者他的弟子戏,京剧里似乎也就这么个《夹谷会》和《鞭打芦花》,很少。传统相声里有段儿《吃元宵》,恶搞孔子,比较有趣儿——尤其是小豆子对这位“圣人”并不太感冒。

馋虫勾出来了,听相声去者。

拾慧:斩经堂

2007年9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