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10 月 12 日

粉戏

皇兄对《游园惊梦》的本子校对之后,抛来一句批语:“多少粉戏遭唾骂,这出咋就没人骂?不就是一出黄色戏嘛。”

今天 parivraj 留言,从而知道了他最新的 Blog 地址(可说怎么那么就没更新了呢,原来一直在看旧的)。把新的翻了一下,巧了,不久前刚评论了《牡丹亭》。这不,今天戏考更新的两个剧本,就有一个是《游园惊梦》

昆曲太雅,所以整理昆曲的剧本难度很大,一句唱词儿,因为不解其意,得左对右对,不像京剧,你一看“人来带过马能行”,就知道这句肯定错不了。这就成为了小豆子听不懂昆曲的一大理由。

所以直到今日,对于这个《牡丹亭》,也是没有发言权的。只不过通篇看下来,感觉其黄那是不假。但你看《京剧丛刊》的编辑,对这出戏的意见是:“《游园惊梦》是明朝伟大的戏剧作家汤显祖的名著《牡丹亭》中的一出。”

汤显祖占了个好名头,所以他的作品被列为名著,称为经典爱情典范。这其实与粉戏的界定是很模糊的,正如同经典神化故事和迷信糟粕一样,哪个是值得歌颂的?哪个是要打压的?小豆子至今摸不清这里面的规律。比如,为什么《拾玉镯》可以演,而《大劈棺》就要受批判?

当然,现在的环境比以前动不动就批判的时代要宽松多了,松到一不留神裤子都会掉下来的程度,所谓的粉戏,与电影、电视剧相比也早已是小巫见大巫的级别,今天要是把以前的那些禁戏统统搬上台来,恐怕也没人大呼小叫了——但,那些禁戏留下来的也无多了。

大约“粉戏”已经是历史名词了,至少是在戏曲的舞台上,这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呢? 表情

1条评论 »

  1. 昆曲本子我比较熟

    评论 : 伊 — 2007 年 10 月 17 日 @ 01:45

发表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