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11 月 4 日

《定军山》

《定军山》是好戏,基本上每个月小豆子的随声听里都会放它一回,听起来真是爽啊!

但人就是这样,这么好的戏,每个月听一遍,没有腻的感觉,可是如果要是看到谭家爷儿仨(谭元寿、谭孝增、谭正岩)动不动就在晚会、演唱会、甚至访谈节目里合唱《定军山》,登时就有要吐的感觉……

谭氏三代合演《定军山》
谭氏三代合演《定军山》

提携后生也不能老这么玩儿吧……

还是说戏不说人了。

这戏与演义最大的不同就是黄忠用拖刀计斩了夏侯渊,而演义里则是以逸待劳之计,从山上冲下,“犹如天崩地塌之势”,一刀给斩了。至于黄忠走马换将射死夏侯尚,演义里是有的,不过戏里有了发挥和精简。精简之处就是射死夏侯尚,用以激动夏侯渊,继而就斩渊于马下,没有占对山逸待劳一段,而发挥之处就是黄忠的誓言了。

起誓应誓,在戏曲的世界大约是最灵的了,而以前的编剧者不漏掉一个可以发誓的地方,好让主角到后来有应誓的机会。《定军山》也不例外,黄忠和夏侯渊要走马换将,夏侯渊问:“老将军若有二意?”黄忠顺口就发誓“死在那药箭之下”,结果到后来大伐东吴,箭射身亡。当然后来解放了,演法儿也就换了,黄忠直接说“老夫偌大年纪,岂肯失信于你”这样倚老卖老的话,结果没两秒钟,就不认账了。鉴于这种演法对构建和谐社会的道德基础——诚信,有着很坏的影响,强烈建议改回黄忠发毒誓,让那些说话不算数的人好好瞅瞅。

小豆子想,当初《定军山》的编剧,大约就是为了这个誓,才把逸待劳的占山之计改为“学关公当年拖刀之计”。不过话说回来,这种从山上往下冲抽冷子给人一刀的伎俩,关公在白马坡也早就用过了。

有《定军山》、《阳平关》连演者,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定军山》的结果是黄忠拖刀计斩了夏侯渊,可到了《阳平关》,探子向曹操汇报的时候,却是这么一篇《西江月》:

夏侯自得军令,每日挑选精兵。
张邰苦谏不纳听,独自领兵逞胜。
对山息鼓歇战,我军辱骂蜀营。
旗门闪出黄汉升,这哗啦啦——人头如瓜滚。

不过还得说戏曲研究院的人,细,整理这个本子的时候,《西江月》就捎带给改了:

夏侯自得军令,仗威便欲提兵;
张邰苦谏不肯听,独自领兵逞胜。
彼军射伤我将,我军追赶不停。
门旗闪出黄汉升,哗啦啦人头瓜滚。

于是,以逸待劳就变成了拖刀计。

注意:哗啦啦是改不得的,多好听呐——尽管谁脑袋掉了也不是这动静。

8条评论 »

  1. 豆兄爱听相声,一定知道拿《朱帘寨》开涮的段子吧?

    谁家敲鼓“哗啦啦”呀?倒土才哗哗啦呐!改了,改“咕咚咚”——“咕咚咚”打罢了三通鼓,掉井里一个。

    评论 : 非专业票友 — 2007 年 11 月 5 日 @ 02:32

  2. 哈哈,锁五龙里说罗成被射死,结果……
    其实以逸待劳那段,放小说里有故事,拉台上没法演,是吧

    评论 : gcd0318 — 2007 年 11 月 6 日 @ 01:17

  3. 三个人接力的演其实还蛮好看的,但是一场上仨黄老头,那就……

    评论 : gcd0318 — 2007 年 11 月 6 日 @ 01:21

  4. I actually like 谭正岩 the best out of them…

    评论 : counuer — 2007 年 11 月 7 日 @ 02:46

  5. 说到合唱,纪念富英100年里还有个全体演员的大合唱

    评论 : gcd0318 — 2007 年 11 月 7 日 @ 06:39

  6. 老戏里边好像恶誓都会应验,而好的都不应验。可能这一方面是传统道德影响,另外也是戏曲情节高度集中,要是后来的故事和誓言无关,这句誓言就不该出现。

    评论 : 好色 — 2007 年 11 月 9 日 @ 01:54

  7. 呵呵,敢写!

    评论 : 京兆堂杜 — 2007 年 11 月 14 日 @ 09:10

  8. 搜索资料时,到了你这里。如此治学的人似乎不多了。向你致敬!

    评论 : 沔县定军山 — 2008 年 5 月 13 日 @ 09:51

发表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