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年 5 月 6 日

梨园的录音及《坐宫》

其实是俩题目,合一块儿写了。

最近在大批量恢复梨园的老录音,一来就像上次说的那样,这是一件不太费功夫但是看起来很出活儿的工作 表情 二来希望早日把录音恢复晚,然后就可以进入正常的更新轨道。

一次恢复很多录音的话,首页显然不够显示的,而更新记录的页面又太长了,所以现在有几个子页,可以只查看新增或者恢复的录音,甚至局限于某一年(当然,目前为止只有20072008年)的更新记录。

原来有人问过梨园录音恢复的顺序很诡异,看似一批一批同一剧目的录音都恢复了,但是各批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似的,或者说,没有任何规律。

简单介绍一下本次梨园搬家录音恢复的顺序:首先是所有音配像所用的录音,然后是现代戏录音,而后是电影录音,再之后就是现在进行中的传统戏和新编历史剧的录音。因为小豆子的电脑是英文版 Windows,中文文件的排序并非按照拼音,而是按照 Unicode 编码排的,而 Unicode 中汉字的排序基本是以偏旁部首归类的,所以你就看到了经常是一批宀盖头的剧目更新完后,又一批扌手旁的剧目更新,往后还有艹字头啦,氵点水啦一类的组合,皆因为此。

照目前的速度,最多再有二十五次应该就可以恢复完(取决于每次更新的量)。恢复过程中也发现有些录音自己没有,得四处打听打听。而且为了不让每次更新都只有恢复性质的录音而让人觉得无聊,每次也会捎带增加一两出以前没有传过的录音。

关于录音,特意提一下程君谋的《坐宫》。程先生的《坐宫》有两处明显与别人不同的地方,一处可取,一处值得商榷。杨四郎给公主吐露实情的快板,介绍他几个哥哥如何遭难,别人唱到自己和八弟被擒即止,转唱“我本是杨——”,然后公主喊“噤声”,两下看后问“杨什么?”而程先生此处继“我三哥被马踏尸骨泥烂”之后,尚有“我五弟五台山参道修禅;我六弟镇三关威名震显,我七弟被潘洪箭射标杆”,然后才是“我本是杨——”,这时候的铁镜公主除非是傻子,否则早知道面前这个就是杨四郎了,因为他把杨家七个人儿,六个全数了。结果公主还继续问:“到底是‘杨’什么呀?”不甚妥。

另一处可取的地方是杨四郎之后的盟誓,别人唱到“我若探母不回转”之后,都是快板转摇板,犹豫一下,公主问“怎么样啊?”,才“罢”一下,“黄沙盖脸尸骨不全”。这是和前面公主盟誓相对应的。但是这里的情况实际上是不同的,公主盟誓,是尚不知驸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犹豫犹豫是很正常的,而杨四郎的盟誓,是要争取公主的信任,要表明自己肯定“一夜还”,来不得半点儿犹豫。所以程先生此处四句快板一唱到底,中间没有间断,就是表明杨四郎的决心。甚好。

现在演员唱《坐宫》都唱皮了,俩人上台一顿快板,最后翻俩高腔,鞠躬下台,大约已经没有心气儿去细细琢磨了。

4条评论 »

  1. 小豆子:我想知道乔荩臣的生平何方人士大号叫什么是否有他的唱片留在世上电子信箱cdcqiaorui@163.com

    评论 : qiaorui — 2008 年 5 月 7 日 @ 03:36

  2. http://gc-daniel-0318.spaces.live.com/blog/cns!B6826F6CF83C99E!2432.entry
    不知道我当初听说的是不是就是这个版本的录音

    评论 : gcd0318 — 2008 年 5 月 7 日 @ 12:26

  3. 换了行居然就不能显示整个链接啊,看的时候自己小心吧

    评论 : gcd0318 — 2008 年 5 月 7 日 @ 12:27

  4. 至于金沙滩之后五郎六郎七郎的归宿,四郎失落番邦应该不知道吧???好多人也是唱的,有意思

    评论 : 陈书桐 — 2010 年 4 月 3 日 @ 09:53

发表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