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莽的眼神儿、记性和亲属关系

更新《白蟒台》剧本的同时,把安云武的这出戏的录像又温习了一遍。这个戏的主旨以前谈过,今天找几个要点聊聊。

上次看安云武的这出录像还是若干年前通过录像机加录像带的方式看的,现在录像带忘了放哪儿了,好在这戏出 DVD 了,看起来方便得多。

很多戏把剧本和实际演出的东西拿出来一比就会发现,剧本上的东西真搬到舞台上,是要砍掉不少的。当然,马连良这个藏本本身有很多所谓封建迷信的东西,迟金声(该剧剧本整理兼艺术指导)在八十年代整理的时候不可能不剔除这些,但就算排除这些因素,我们还是能够看到,无论首场的流水板,还是末场的流水板,各种演出的版本在这上都是有删节的。实际演出就是这样,剧本上洋洋洒洒一大篇唱,真正唱起来,考虑到环境以及腔儿等等因素,砍掉一些是正常的。

今天要谈的三个问题在题目里已经说了。首先说说王莽的眼神儿。大约年纪太大的原因,王莽的眼神儿实在太差了,对面过来个人,基本上只能辨别出来是男是女,个头儿大小,穿白穿黑,仅此而已。众汉将打入白蟒台之后,一个个“迎王接驾”,王莽一个也没认出来。邓禹、岑彭这样的新朝旧臣认不出来也就罢了,连马武这样长相特殊、当初在武科场题反诗的通缉犯也认不出来,更要命的是,头些天还给召到金殿上派驻郧阳关的邳彤,王莽见了都还转身问邓禹:“这员将官他是何人?”眼花得可以。

之所以说王莽是眼神儿不好而不是记性不好是有根据的,因为一旦邓禹告诉王莽眼前的这个人是谁,王莽立刻就能把这个人的名姓字号加上以前的往事全给记起来了,记忆力是很强的。

“迎王接驾”
“迎王接驾”

《白蟒台》里,王莽管刘秀叫“御外甥”——题外话,京剧里但凡“外甥”,一盖被念作“外男”,大约是“秀才念半边”的缘故,只可惜,念错了边儿,要是按左边儿的偏旁念,就是正确的“外生”了。

按《东汉演义》,王莽毒死的汉平帝,是他的姑爷,王莽的闺女也就是汉朝的皇后,而刘秀是平帝的遗腹子,后来窦融后宫院以龙换凤,袍袖中救出汉太子。以此推论,王莽是刘秀的姥爷,刘秀是王莽的外孙,可是在《白蟒台》里,王莽自称“舅父”,管刘秀叫“外甥”,不知道是根据什么来的?而看胡少安的《白蟒台》就更夸张了,王莽在里面倒是自称是刘秀的“外公”,却还管刘秀叫“外甥”,真够乱的——和京剧里老头儿管老婆儿叫“妈妈”、老婆儿管老头儿叫“姥姥”的关系有一拼。

最后说一下,按《白蟒台》的剧本,揭发白蟒台底细的是个叫吴公的工匠。后来刘秀封官,吴公说“无功不受禄”,一语双关,文字游戏。而更重要的是,蜈蚣是蛇的天敌,以一个“吴公”来毁掉这个“王莽”,就像把王莽说成是让刘邦过芒砀山砍了的那条大蟒蛇一样,以前的艺人,想象力是非常丰富的。

15 thoughts on “王莽的眼神儿、记性和亲属关系”

  1. 山东那里的叫法,对外公外婆,外孙外甥可以通用,对舅舅阿姨就只能是外甥。

  2. 这个妻子称丈夫大概不是“姥姥”,而是“老老”,就是从儿称。妻子在传统家庭种作为“家族继承者的母亲”的角色重于“丈夫的配偶”的 角色。 所以,她与夫家成员的亲属关系也主要是以儿女为纽带来联结的,这在称谓 上体现为她常被人称为“x他娘”,就是京剧里老头称呼老伴为“妈妈”,不是自己的妈而是“孩子的妈”。而妻子也惯用从儿称来叫其他家族成员。 从儿称在古代夫系称谓体系中占有更重要的位置:它不仅用于背称,而且用 于面称。

  3. 刚才也许错了。这个“老老””妈妈“不是“从儿称”,这个妈妈的第二个妈不是轻读,不是母亲的意思。而是表示年纪大的妇女。老夫妻彼此称呼都用尊称。

  4. 小豆也开始清风不识字了呀,啊哈哈
    那个问问这是谁,这不是王莽不知道,而是怕观众不知道,而且缓一下节奏,为的是好起下面的唱啊,这个……小豆装糊涂装的也可以

  5. 程式化嘛,就这样,管你知道还是不知道,总之是要问一问的,就像两将军,马超在那骂了半天,张飞一出来,还互相问,你可是马超,你可是张飞

  6. 我是严嵩的同乡,我们农村也不说普通话,外公外婆、舅舅、阿姨的都叫‘外甥’--读如‘爱甥’,‘外孙’这个称谓,我还是今天从好色这里学到的。

  7. 嘿嘿……

    先说“外甥”,看来有地方是姥爷也管外孙叫“外甥”的习惯,不过《白蟒台》里王莽可是自称“舅父”的——要是这么看,胡少安演的是最正确的了。

    再说“姥姥”,的确如匿名先生说的那样,“老老”是老婆儿称呼老头儿的——这儿提这个纯粹为了应和“外公”、“外甥”,凑热闹。

    最后对郭兄:程式化嘛,可爱的一面太多了,所以总要拣出来些胡侃一下。如果戏全按正路聊,就没啥意思了不是 :)

  8. 外甥、外孙这事儿俺也糊涂了老长时间,除了在《白蟒台》里,《金水桥》里貌似也有这个情况——如果如上所说,这俩词在山东方言里通用,那么在《金水桥》里就可以解释了:秦家来自山东。。。
    话说“甥”和“孙”的读音问题,俺老家(吴方言区)“甥”发类似“桑”的音,“孙”发类似“嗯”的音,所以估计要是从江南“雅部”源流的戏,应该就没有这俩词混用的情况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