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秦罗敷》

京剧里独角戏的不多。人越少其实也越难演,君不见现今舞台上动辄跑上两位数的人,凑的满满的,一个原因就是让观众眼珠子不够忙活的,主角也就可以偷懒了。

这出《秦罗敷》就是一出独角戏,全凭主角秦罗敷在场上又唱又念,而且还有很多身段要做,当不亚于昆班的《思凡》、《夜奔》。不过已经不见舞台多年,所阅文献,也不曾见何人曾在何地上演过。

这出戏就是从汉乐府《陌上桑》发展来的(汉乐府里另一著名的篇章就是《孔雀东南飞》),甚至于最后秦罗敷唱的一大段,就纯粹是从《陌上桑》上搬下来的。而前面的且唱且念,则是根据这乐府诗所述演绎来的。要佩服以前剧本的编剧,以一篇小小的乐府诗,就能编出一台戏来。这出戏除了继承了乐府诗本身的文辞活泼外,还引申了很多有哲理的内容。比如这段秦罗敷攀树:

(秦罗敷攀树跌下。)
秦罗敷  (唱)     跌碎怀中紫荷囊!
     (白)     罢了,奴家桑叶业已足数,本待凭高一望,怎奈又跌将下来!只这一跤,跌得我眼花缭乱,宝髻低垂,就是这耳上的明月双珠,也失落了一个!
(秦罗敷寻找。)
秦罗敷  (白)     可见为人切莫攀高,攀高必然跌落!看这道旁,石青树碧,正好休息一番,再回家转。

“为人切莫攀高,攀高必然跌落”阐明了一个非常简单的人生道理,这是我们国人千百年来目睹了上上下下的人情世故而总结的做事做人的经验:爬得高,摔得狠。不过,也恰恰是这样的人生态度,使人不能从客观上看待世事,而更多的是唯心主义作崇。仅就上面这个例子而言,如果爬树的不是我国的秦罗敷,而是英国的牛顿,他大约不会去总结“为人切莫攀高,攀高必然跌落”的格言,而是会抛出人攀高后为什么不往上掉要往下跌的问题,进而发现了万有引力。

两种看世的眼光,很难说哪个更高明,或者说,科学唯物与哲学唯心,都有其闪光之处。

《读《秦罗敷》》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