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09年3月

2009 年 3 月 30 日

水漫金山

(借用一下前年张燕燕、秦雪玲二位老师的剧照了 表情

《水漫金山》
《水漫金山》

十八日下午,降魔大元帅、托塔天王李靖在临安“金山事件”新闻通气会上透露说,金阙云宫灵霄宝殿已调集十万天兵布下十八架天罗地网,下界围困发生打砸抢淹县政府和派出所、以及村民大规模水斗的临安府镇江县,以恢复维持当地社会治安秩序。

据临安府镇江县“八·一五事件”处置指挥部负责人法海在新闻通气会上通报,八月十五日,临安府镇江县发生一起部分村民打砸抢淹县政府和边防派出所的突发性群体事件,致使金山派出所多间房屋及设备被损毁,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上百万两白银。

法海介绍说,金山事件的直接起因是八月十四日下午,钱塘县的许某到金山寺烧香还愿,当晚留宿未归,许某妻子白某及保姆青某于次日来到金山派出所,断言派出所非法扣留,要求派出所放出许某。派出所方面经所长法海出面,解释许某并不在所中,但白某与青某认为派出所刻意隐瞒实情,在“躲猫猫”,从而引发群体性突发事件。不过事件发生还有多方面因素:当地村民法制观念淡薄,群众普遍对几年前钱塘县衙库银丢失一案处罚许某的决定不满,白某借机煽动和利用不明真相的村民,打着“还我许郎”的幌子,蓄意闹事,恶意挑动村民通过极端手段宣泄不满情绪,使事件演变成为性质恶劣的打砸抢群体性事件,最后竟然调动钱塘江水淹溉金山派出所。

法海认为,事件的客观事实是一部分群众打砸淹县政府和派出所,肯定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但也说明群众对当地县政府和派出所有不满情绪,特别是村民中的大户如于、夏、谢三家,在青某的煽动下,挖水淹所。李靖告诉记者,十万天兵进驻金山后,连接苏、杭二州的道路处在天罗地网的严密控制下,当地治安局面趋于好转,群众情绪稳定,目前公安部门首先要维持当地治安稳定,避免发生新的冲突,最终会根据调查情况,根据法律对犯罪嫌疑人白某及青某进行处置。

据悉,犯罪嫌疑人白某对金山派出所所长法海一向持不满情绪,曾以“老秃驴”称呼法海。另据金山派出所当日值班录像显示,白某曾在山前叫嚣“杀却那法海者”,并煽动村民声称“这冤仇似海怎能消”,对执法机关的仇视态度可见一斑。尽管之前法海所长亲自接待白某并询问经过的录像因为浸水而被毁,但是金山派出所的值班民警伽蓝告诉记者,法海所长当日的接待十分到位,在白某多次挑衅后,依然保持耐心的工作态度,并说“这也是菩提心保卫善良”。

另据报道,金山派出所牢头小沙弥在水斗发生后失踪,警方怀疑与本次群体事件有关。

2009 年 3 月 26 日

拾慧:意境幽远趣味诙谐的《秋江》

2009年3月26日

2009 年 3 月 25 日

网戏的 SNS

国内大大小小的 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去年遍地开花,诸如开心网、海内网等等效仿 Facebook 的网站,和历史上其他跟风行动一样,突然刮了起来。时至今日,还会偶尔在邮箱里发现一封邀请信,“小豆子,你的好友某某某邀请你加入某某网”。SNS 和当初的 BSP 一样,有泛滥的趋势。

今天举的两个例子,是网络戏曲曲艺界自己的 SNS 站点,一个是北方曲艺网的“曲艺爱好者自己的社区”,另一个是退出京剧艺术网的小生搞的“戏迷圈”,有意思的是,两个站点都是用的 UCenter 平台搭建的,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个领域的入门之浅及易泛滥性。

三年前京艺网决定做所谓的“专业的戏曲博客网站”时,小豆子就曾经说是“并不看好”。其实“并不看好”算是比较委婉的说法吧,毕竟都是同行,凉水不能泼得太冷。那么面对今天这两个戏曲曲艺的 SNS,只能说,依然不太看好。

其实,专业的戏曲、曲艺社区网站,是一个很难建成的模式,甚至这个叫法本身就是个伪命题。这里面的道理和专科的 BSP 是一样的:戏迷也好,曲友也好,是生活在现实社会这个大圈子里的,而当大圈子已经有了一个甚至几个知名的社交网站的时候,再发展小圈子自己的社交网并把它做成功,是一个不太可能的事情(更何况这些网站除了名头上不同外,其源代码甚至都是一样的,也就没有本质的区别,即特色)。即便以一个每日上网若干小时的网虫来说,让他每天在大圈子的社交网站发一些近期的活动情况、做一些小游戏、和朋友沟通沟通感情之后,再登陆到另一个圈子相对很小的社交网站,重复一遍,这是很不现实的。所以即便是戏迷希望在网上做某种社交活动,那他们也必然倾向于去选择那种人气旺、人数多的社交网站,因为在那里碰到老朋友和结交新知音的机会远比那种所谓“专科”的网站要大得多。于是,头几家涉足 SNS 的广义网站就会凭借这一点,人气越聚越多,进而良性循环下去,而现在希望再挤入这个市场的广义网站,则很难成功,更何况把客户群定性为一个非常小圈子的戏曲、曲艺社区网站。

不过,北方曲艺网的曲艺社区只是其网站的一个部分,类似于论坛这样的栏目,是对网站的补充,尽管小圈子的社区网站不易做好,但是网站还是以原创内容为主,社区只是拢聚常客的一个手段而已,成功与否对其网站影响不大,至多是和几年前京艺的 Blog 平台一样成为一个鸡肋。但小生退出京艺后平地创出的这个戏迷圈,就完全是定性为戏曲社区网站,身后没有充实内容做依托,成功的机会就更低了,况且平地起来的这么一个戏曲社区网站,无论从原创内容对网络的贡献来说,还是从挖掘资料的角度来看,都毫无建树,倒似一个闲暇时没事儿消磨时间的地方。我们可以看到小生自己乐此不疲地在站上买买卖卖,赚出个“超级大富翁”的头衔,可这又对自己的网站本身和网络戏曲有什么实质意义呢?

网络戏曲这条道路,没有太多的经验可以借鉴,不管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需要摸着石头过河,而且,网络的一般规律和新概念都很难直接套用在这个领域,需要的是合理的变通,而不是硬性的嫁接。像社区这样的玩意儿,作为附属产品来调剂一下都不是那么靠谱,更不要说以这个为主打了。跟风,不见得是能走得通的捷径。

最后,还是要祝同行们成功的。像这样对网站运作理念的分析,只是小豆子自言自语而已。

2009 年 3 月 22 日

拾慧:“死”体制,“活”机制——从“五子登科”说起

2009年3月22日

2009 年 3 月 20 日

天桥

现在剧场演戏卖的高票价,似乎比什么 GDP、CPI 等等一堆英文单词的涨幅还要高。正规戏曲的演出,至少就京剧来说,已经离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远,走得路线越来越上层。在更大更好更亮堂的舞台演出,并不代表就一定要把票价也抬得很高吧?但是,当一个艺术自抬身价后,那么无论它所在的舞台是什么样的,它就已经是脱离了群众,失去了根基——更何况,一个自抬身价的艺术,不会再屈身于小剧场或者民间的草台。

看图说话,这样更直观一些。老北京当年的人力车夫在天桥隔窗看戏的情景。这是大俗的景象,想必墙内也不是多么高雅的艺术,只不过,它的基础是广泛的。

人力车夫隔窗看戏
人力车夫隔窗看戏

而且,当年天桥那底层文化所创造出的氛围,也不是现如今砸下多少银子就能仿造出来的。

2009 年 3 月 17 日

拾慧:我的60年(十一) “戏”引起的回忆

2009年3月17日

2009 年 3 月 16 日

梨园百年琐记的照片

今天闲一些,整理了一下近来的反馈意见,发现很多人都想知道如何给梨园百年琐记提供照片。

这个问题好像悬了很久了,一直也没有空去写并调试一个上传附件的页面。走个小捷径,申请了个邮箱,如果有照片的话,可以发到这里:pic.history.xikao@gmail.com

同时琐记的页面也做了相应的调整,增加了这一信息,希望能够有更多珍贵的历史照片资料通过网络得以传播吧 表情

2009 年 3 月 13 日

改编经典

吴宇森对《三国演义》发出“蠢”这样的言论,已经在网上被批了无数次了。其实,近年来,无论影视剧还是戏曲舞台,颠覆传统,似乎是一个很热门的形式,至少,这个形式在吸引注意力上,是相当成功的。

颠覆这件事儿,往好听了说名曰“和平演变”,比如著名的《白蛇传》,要是翻翻老冯的《警世通言》,那篇《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和现如今的版本一比较,简直云泥之别,属于颠覆最成功的例子之一吧。像京剧的《李逵探母》、《将相和》、《赵氏孤儿》以及昆曲的《十五贯》等等,都是这样。

现在成功的例子很难找了。据说电影《画皮》很成功,没看过,无法评论。只不过,如今颠覆的一个大倾向是专攻已经被奉为经典的传统作品,而且是越经典越好,颠覆得越离奇越妙。

吴宇森的《赤壁》就是这样的例子,新编的那个京剧《赤壁》也是这样。其实,建国十年的时候排的那个《赤壁之战》也是有颠覆传统《群借华》的倾向,只是,1959年的那场改编,还是能够看到很多《群借华》的影子,鲁肃虽然不如《群英会》里那样呆了,但诸葛亮依然多智,周瑜依然有些小心眼儿,曹操依然自大,甚至更自大,以至于把战船连起来这种事儿都不用庞统出面,自己就给搞好(砸)了。前人于经典的改编,还是尽量循着千百年来流传于民间的形象而动,常见的是各种小处的矫正,而鲜见彻底的颠覆。

如今的导演也好,编剧也好,乐意找传统经典的作品开刀,图的大约就是一个轰动效应。像无名小编剧那样去改《白蛇传》这种蠢事儿,今天应该是没人乐意去干,因为这样吸引不来眼球。于是,在原创越来越艰难的情况下,颠覆经典,无疑是一条捷径了。你要是真给人家改编好了,点石成金,让一部本来不起眼的作品流传下去,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儿呀。可惜,现在很难看到这样的例子了。还好,弄砸了的改编,还没有达到毁掉原著的形象与影响力的程度。

《三娘教子》里的倚哥怎么说来着?“你要打,生一个打,养一个打,打人家的孩子,好不害羞好不害臊哟!”嗯,有这么点儿意思。

2009 年 3 月 11 日

拾慧:好听的戏曲怎么不见了?

2009年3月11日

2009 年 3 月 6 日

快活的乌鸦

看李和曾音配像的《打渔杀家》,那段著名的西皮快三眼,又涉及到乌鸦的问题。李和曾的这个改动很有意思,较以前提到的不同,甚至有可爱的一面。上句虽然依旧是“清早起开柴扉乌鸦叫过”,不过下句改成了:

飞过来叫过去好不快活。

关于乌鸦的话题以前提过,所以今天不重复了。不过,一只“快活”的乌鸦在萧恩家门外飞过这样的场景,其实挺卡通的。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老一辈艺术家对改动某些唱词的无奈之处。

今天的文化环境,无论从思想上还是政治上,都比当年要宽松得多,不过,宽松的环境并没有阻止住对戏词的种种改动,也并没有促使当年被改动的词儿得以恢复。当年很大一部分被划为糟粕的玩意儿,已经在其他艺术形式里重现,而戏曲舞台,仍然相当干净。当然,没有要把舞台搞得乌七八糟才罢休的意思,其实有些净化是很值得肯定的,只不过,如今的一些戏改,在净化这个问题上做过了头,甚至是在以党员的标准去要求戏台上的古人。

扯得有点儿远了,回到这只快活的卡通乌鸦身上,贴一张乌鸦图,大家一起快活一下,周末愉快!

飞过来叫过去的乌鸦
飞过来叫过去的乌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