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0年6月

2010 年 6 月 29 日

拾慧:相声现状之我见

2010年6月29日

2010 年 6 月 23 日

地震了!

G20 就要在多伦多召开了,现在小豆子家边儿上天罗地网,九九加一九,警察满街走,生怕出什么大事儿。

结果就出大事儿了——今天下午1点多的时候,来了一个30多秒的5级地震。有生以来头一次与地震这么近!

不过那会儿小豆子正和小豆花在大嚼汉堡,快餐店是一层,对这个短暂的地震毫无察觉,直到后来豆妈打来电话,才知道原来有这么一回事儿。

好在没啥事儿,大家也都挺好的,各位勿念。下午去国剧社的彩排回来,家里的服务器啥的也都挺好的,在架子上很安稳,京剧数据没有受损,各位也勿念。

报个平安 表情

2010 年 6 月 19 日

拉一拉

周三和小豆花一起参加多伦多国剧社下月演出的排练活动,小豆花有段清唱,跟着琴练习练习。

同时在台下看看彩唱的折子,比如一折《望江亭》头场,其中有一位来自北京的老先生客串白道姑,没有完全扮上,词儿虽然不太熟,但是挺认真的。于是想起来,这个白道姑,虽为道姑,却也是古道热肠,三清戒律不管,倒与两个年轻人撮合起婚事来了。

搭着最近整理这方面的剧本多了些,立刻一个词儿在脑海里蹦了出来:拉皮条。

比如戏考最新更新的剧本,全本《韩信》,基本上就是以尉缭子撮合韩信与殷桃娘姻缘为一条主线贯穿的,到最后连韩信自己都唱“遇难呈祥婚姻好,全仗神仙拉皮条。”

拉皮条的神仙不止这一家,正在整理中的《万花船》也是这样,里面的神仙地位更高,是南海观世音大士。可见,这个活儿不光是月老一个人来当。

再说回全本的《韩信》,内容那是相当的热闹。为此特意在京剧剧目考略里增加了十本《汉刘邦》的介绍,这个超大型“历史史诗”京剧,在民初是很出名的,后来的如上面提到的《韩信》,以及《鸿门宴》、《萧何月下追韩信》等,都是在这个连台本戏停演之后,由周信芳先生从中抽出并精炼单独演出的。从一些传记里能够看到,当初在上海如日中天的周信芳,一次演出《汉刘邦》,正值《鸿门宴》那本,周先生的张良可说是英俊潇洒,不但一出场便获得满堂好,而且让坐在台下首次进戏院的裘丽琳一见倾心,才有了他们后来的美满姻缘。这出《汉刘邦》,不但在剧中有神仙拉皮条,也在现实生活中拉了红线。

对于艺术家,我们一定要用“拉红线”这样的词儿。不过老戏的编剧者,嬉笑怒骂,很是随意,“皮条”可以随便给诸位神仙身上安。

他们那里拉上一拉,咱们这儿就随便扯上一扯 表情

2010 年 6 月 18 日

拾慧:那位听着戏曲的老人

2010年6月18日

2010 年 6 月 13 日

拾慧:童芷苓先生逝世15周年祭

2010年6月13日

2010 年 6 月 7 日

扫描仪

在硅谷,没有机会去拜访那些高科技大鳄(人家也得让进呢),不过抽空去了一个大型仓储电脑店。

店的门脸儿巨大无比,有种朝圣的感觉。在这种地方,总要买点儿啥子吧。

于是买了一台随身扫描仪。以前设想这种设备很久,现在终于实现了。这种扫描仪比家里的体积要小得多,但是扫 A4 大小的纸肯定没问题,而且轻薄(这么说好像不妥,其实就是轻,而且薄)。最重要的是,扫描仪只要一根 USB 线与电脑连接,不但用来传输数据,而且同时给扫描仪供电,不需要额外的外接电源!太理想了,下次去崇文区图书馆一类的地方,碰到那种只许内读不能外借的剧本,就不需要拿相机翻拍了,直接扫描。而且扫描仪上有一个可以直接生成 PDF 文件的按钮,即便是在家里,给那些帮助戏考录入的朋友扫描剧本原件,也会比以前要方便快捷 表情

现在家里的扫描仪是小豆子买的第一台扫描仪,上面印着“兼容 Windows 98”的字样,你可想而知它的年头了。这台为戏考工作不知扫了多少剧本的功臣,可以在养老宫颐养天年了。辛苦辛苦!

2010 年 6 月 4 日

日本动漫

上个周末在圣何塞,发现街上经常出现一些打扮奇怪的人,比如头上顶着夸张的大帽子,或者染着蓝色头发,或者带个猫耳朵、鸭子嘴巴什么的,或者扛着一把超级大的宝剑,总之,穿着打扮活脱就像日本动画片里的人物。

没错儿,日本动画片。后来上网查到,每年五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在圣何塞都要举行这样的峰会,各地的日本动漫爱好者齐聚一堂,装扮成他们喜爱的形象,在开会之余,满大街晃悠,就有了这奇特的景象。

参会的动漫迷(照片源自网络)
参会的动漫迷(照片源自网络)

原来听刘宝瑞的《书迷打砂锅》,觉得听书能入迷成夹着枕头挥着扫帚当骑马的书迷绝对是艺术的夸张虚构。现在一看,人要是真入迷了,还果然是这样子专业呢。就像戏迷要是入进去了,也总想着自己扮起来登台试试。

在电影文化输出上,美国无疑是占据制高点。而日本,则在动漫输出上是赢家。记得小时候看《变形金刚》,刚开始知道这是美国片儿,可后来的几部越看越没有美国的风格,倒开始有日本动漫的风格,比如机器人都不怎么用枪互射了,而是回到人类最基本的打野架的原始模式进行战斗,甚至武器也都出现如刀剑一类的玩意儿。后来才知道日本人已经接管了美国人的《变形金刚》。

日本动漫的普及是相当成功的。日本的动画片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免费提供给别国电视台,在利润第一的前提下,电视台自然乐意播放这种不收版费的片子。于是,各国的小朋友都从本国的电视台或多或少地看到了日本动画片。而日本动漫产业并不是一个赔本的买卖,他们通过卖动漫相关产品来找补免费送出动画片的亏空,比如各种玩具。

德云社当初的路线与日本的动漫产业很相似,在低票价的同时,德云社演出的录音在电台播放,各种音频和视频也都在网上流传,德云社并没有因此去追究所谓的版权,而是充分利用网上这块阵地,做足了宣传,终于走红。而相关的衍生品,比如各种商业演出,比如“天价相声”,也就应运而生,从而弥补了之前的亏空。而曲协那帮人呢,演出质量不高,反倒成天去追究版权,甚至还要与出版商打官司。

当然,小豆子不是要鼓励盗版,也并不支持把戏曲曲艺的出版物直接搬到网上,尤其是现在这个文化环境,作为为数不多的爱好者,我们应该去为自己喜欢的艺术掏钱,而不是指着从网上下载本应该付钱的东西。反倒是各级主管部门,现阶段不应该把挣钱看得那么重,不要因为戏曲曲艺出版物不挣钱就不去出,或者因为没有收视率就不去播。现在是市场培养期,门槛儿不能太高,眼光不能太短,等你把文化市场做好了,那会儿再卖八千块钱的京剧演出票,也是有人买的。当然,前提是,你得先有好的玩意儿让人来看。

圣何塞的动漫峰会,无疑也是日本动漫输出的一个衍生物。参加峰会的绝对都是超级动漫迷,否则谁会这样花钱专门跑到一个地方,打尖住店,再花钱置办一身行套,满城游荡。

一种文化,成为这样规模的文化产业,是多种因素加之大环境使然。我们在谈到自己的文化时,“振兴”没少提,钱没少花,但是连自己国内的文化氛围尚未形成气候,更不要说“输出”了。文化大国如何成为现实?美国好莱坞式的文化输出,值得借鉴,日本动漫式的市场培养,也值得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