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0年9月

2010 年 9 月 30 日

拾慧:今天咱们说说评剧吧!

2010年9月30日

2010 年 9 月 29 日

怕老婆的七七八八

戏考最近更新的剧本,有著名的《狮吼记·跪池》

文史上,重大的冤假错案,《狮吼记》应该算是一个了,谁不知道“河东狮吼”呢?皆因东坡学士的那句诗而起:

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
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诗中描述的其实是陈季常的好佛,“听到讲解教义,好似狮子吼声的振聩发聋,手里拄杖堕地,思想上茫然若失”,结果被明代的剧作家汪廷讷摘出“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附会演绎,竟成了一出众人皆知的《狮吼记》,文字宣传的强大力量,流传广泛,加上戏曲舞台上的渲染,深入人心。

怕老婆这个事儿,相声喜欢拿来说笑,戏曲也不例外,像京剧里的小戏《双背凳》《顶花砖》,还有前面说的昆曲《梳妆》、《跪池》。说到《双背凳》这出戏,原来听的时候,没有太理解主角儿的名字,后来看文字,原来是叫“不掌舵”,结合怕老婆的情节就不难理解了。再后来看赵德普的藏本,写作“不长坐”,也是说得通的,尽管口传心授出现了误差,但是丈夫在家的地位,是不变的。

即便是正戏,像《珠帘寨》,其中李克用怕老婆这个哏也是翻来覆去地使,每使,观众必乐。基本上,某某怕老婆就像说“我是你爸爸”那样,非常受欢迎。

提到怕老婆,瞧把这二位乐得
提到怕老婆,瞧把这二位乐得

不过和“我是你爸爸”不同,怕老婆这样的笑话是放之四海皆乐的。还记得去年结婚现在刚刚周年的同事大卫吗?此公在结婚前就不断以自己如何怕未婚妻来开玩笑,婚后依然如此。小豆子与这批已婚同事在一起的时候,除了技术上的笑话,最多类型的就是这种怕老婆的了。

不过,能开得笑话说自己怕老婆的人,家里必然是一片祥和,这也是开这种玩笑的基础。假使家里真的风声鹤唳,狮子老虎一通吼,也就不会出来对这种事儿说说笑笑了。

厚黑教主李宗吾曾经写过《怕老婆的哲学》。“怕老婆”一向是茶余饭后、居家旅游的有趣话题。借着《跪池》这个本子,稀稀拉拉地写点儿。暂此。哦,小豆花叫小豆子吃饭了,哎呀,那么就暂此了 表情

2010 年 9 月 27 日

拾慧:我们该对越剧做些什么?

2010年9月27日

2010 年 9 月 21 日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有一类笑话,包含“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这样的句式。对于戏考网站来说,周末也碰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不过,坏消息不是太坏,而好消息还是挺好的 表情

先说坏消息吧。*.xikao.com 系的网站所在的托管服务商 Godaddy 周末被人黑了,很多网站都受到了影响。幸运的是,数据没有丢,唯一受到影响的是,所有 PHP 文件都被黑客加了一行代码,以致打开这些页面时速度超慢,而且会把访客引向一个提供假冒杀病毒软件的网页。

当然,现在恶意代码都早已被清除了,网页也都正常了。损失不大,但是警钟长鸣,一定要做好备份工作。Godaddy 这次快速介入并把有害代码清除,并不代表着下次他们也能做到。真正需要做的是自己要有一份完好的备份,多份备份,才能“防而不备,备而不防”。戏考的备份机制现在做得应该还是不错的,不过还是要定期检查,同时提醒所有读者,不论是您自己网站的资料还是电脑硬盘里的东西,都要做好备份工作。

好消息是,最近又收了一批书,至此,《京剧丛刊》这套书算是齐了,《京剧汇编》的收集工作也接近尾声,剩下四本暂缺的。这两套书加上《传统剧目汇编》,从开始收集到录入再到如今将将集齐全套,经历了5年多的时间,是继《戏考》和《国剧大成》后另外三大套剧本集成,至于什么时候能够录入完,则肯定是在一个遥远的将来;而里面的剧目有多少会在遥远的将来上演,则是一个未知数了。

除了这些成套的集成汇编外,小豆子近些年也开始注意收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很多单行本剧本,这些不成套的本子,更不容易搜集,而其中不乏当年创编的精品。

新收剧本名目如下:

  • 《京剧汇编》第十五集:《梅玉配》(程玉菁藏本)
  • 《京剧汇编》第十七集:《反西凉》(李万春藏本)、《战渭南》(王连平藏本)、《战冀州》(苏连汉口述本)、《赚历城》(王连平藏本)、《葭萌关》(王连平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三十一集:《扫地挂画》(商四亮口述本)、《凤阳花鼓》(李万春藏本)、《双背凳》(赵德普藏本)、《顶花砖》(赵德普藏本)、《双摇会》(赵德普藏本)、《打面缸》(赵德普藏本)、《小过年》(赵德普藏本)、《十八扯》(王介林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三十六集:《儿女英雄传》(赵桐珊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三十七集:《金瓶女》(李丹林藏本)、《盗红绡》(赵桐珊藏本)、《陈圆圆》(赵绮霞藏本)
  • 《京剧汇编》第五十一集:《马陵道》(孙盛文藏本)
  • 《京剧汇编》第五十六集:《黑狼山》(李万春藏本)、《时迁偷鸡》(王连平藏本)、《佛手桔》(赵德普藏本)、《五人义》(北京市戏曲学校藏本)、《九龙杯》(赵德普藏本)
  • 《京剧汇编》第八十六集:《东岭关》(中国戏曲研究院藏本)、《战洛阳》(刘砚芳藏本)、《擒乌龙》(赵德钰藏本)、《淤泥河》(王连平藏本)、《请三贤》(刘砚芳藏本)
  • 《京剧汇编》第八十七集:《桑园会》(臧岚光藏本)、《龙凤呈祥》(北京市戏曲学校藏本)、《汾河湾》(张春彦藏本)、《金水桥》(孙盛武藏本)、《美龙镇》(刘砚芳藏本)
  • 《京剧汇编》第九十集:《安居平五路》(马连良藏本)、《扑油鼎》(李万春藏本)、《雍凉关》(马连良藏本)、《凤鸣关》(北京图书馆藏本)、《天水关》(北京市戏曲编导委员会藏本)、《割麦装神》(孙盛文藏本)、《战北原》(安舒元藏本)、《胭粉计》(刘砚芳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一百集:《虹霓关》(马连良藏本)、《独木关》(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三江越虎城》(刘砚芳藏本)、《薛仁贵救驾》(刘砚芳藏本)、《摩天岭》(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锁阳关》(王介林藏本)、《棋盘山》(赵桐珊藏本)、《樊江关》(萧连芳藏本)、《界牌关》(苏连汉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一百零五集:《缇萦救父》(程玉菁藏本)、《绿珠坠楼》(毕谷云藏本)、《木兰从军》(北京市戏曲研究所藏本)、《红线盗盒》(李万春藏本)、《云娘》(李万春藏本)
  • 《京剧汇编》第一百零七集:《夺古城》、《定军山》、《阳平关》、《七步吟》、《鱼藻宫》、《红楼二尤》
  • 《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八集:《清官册》、《战洪州》、《闹渭州》、《十字坡》、《挑华车》、《岳侯班师》、《疯僧扫秦》、《打严嵩》
  • 《京剧丛刊》第三十一集:《人面桃花》、《窦公送子》、《疯僧扫秦》
  • 《京剧丛刊》第三十六集:《青霜剑》、《黄鹤楼》、《贵妃醉酒》、《遇皇后》、《打龙袍》
  • 《京剧丛刊》第三十七集:《玉簪记》、《青梅煮酒论英雄》、《钟馗嫁妹》
  • 《京剧丛刊》第三十九集:《伐齐东》、《汾河湾》、《荷珠配》
  • 《京剧丛刊》第四十六集:《法门寺》、《水淹下邳》、《陵母伏剑》、《界牌关》
  • 《京剧丛刊》第四十七集:《柳荫记》、《打督邮》、《汤怀自刎》
  • 《窦尔墩》(翁偶虹编剧)
  • 《十三太保反苏州》(翁偶虹编剧)
  • 《虎符救赵》(翁偶虹、李少春编剧)
  • 《李逵探母》(翁偶虹、袁世海编剧)
  • 《花打朝》
  • 《齐王点马》

对了,中秋快乐!

拾慧:郭德纲为什么歧视穷人?

2010年9月21日

2010 年 9 月 17 日

拾慧:“捧杀”与“棒杀”

2010年9月17日

2010 年 9 月 13 日

800!

昨天晚上更新了4出剧本,做完数据库端缓存的更新,发现,首页上的剧本数目,已经升到了803,上800了!

距离上次的700,这100出剧本花了两年半多的时间。应该说,随着其他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加上整理的剧本出现越来越多的冷戏,在整理上的进度也就比以前要慢了。

老样子,截图留念。

2010年9月12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2010年9月12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说到冷戏,以这次更新的4出剧本为例,其中三出戏,都是比较短小的冷戏,角色不到三四人,篇幅不过数页,像《对算荐雏》这样的,也谈不上有什么教育意义,不过这些小戏正是集中反映戏曲艺术特点的。要知道,不是所有剧目都是大长篇。而小戏,也不仅限于传统戏。比如以前的很多新编戏,《罢宴》也好,《赤桑镇》也好,包括现代戏如《年年有余》、《雪花飘》,都是篇幅短小但是精致漂亮的作品。可惜现在的编剧,无论戏曲、电视还是电影,都只会一味地往长里抻,锅锅佛跳墙,连盘开胃的小凉菜都没有,如何不腻?

回到800的这个话题,记录一下相关的统计

已录入完成剧目:679出
总计剧本:803出
总计字数:5289800字
参与人数:154人
累计访问人数:715722

并一如既往地感谢:

8d、Alfred、CALF、chrislew、CRT、door、DYH、eclogite、glanfan、gongche、gucz、impromptu、jackie、Jasmine、Jeffrey、jipyan、lans、lcat、LILA、louisa、Mila、Phoebe、rossiwu3505、sansan、silencelake、Snake Sui、soup、Talker、Thirteen、toower、wanghaojie、WL、wyoss、xu_henry_ca、yjzcjye、zinnia、一村、万毅多多、三国月明、九儿、云遮月、亢方、仲愚、兔兔、兖苍、公羽、关东糖、冰棍儿、午夜兰花、午桥、半个馒头、司南、合意、吉示翁、周文武、咚咚锵-中华戏曲网、咸鱼干、品菊斋、在人间、在宥、堇庐主人、大亮、大地、天外来客、天狼、天空海阔、太阳风、嬉笑伯、子澜、小Q、小澂、小蕙、小邢、小露686、岱黛、常希群、张、张丽华、张新宇、张晖、张浩、弦外无音、彭海晖、微、思秋、悟空、成斌、我爱中华、昆虫、易水伊人、映月、昴日星君、曹达人、朱旻、李海天、杨落雪、松仁老虎、林、柳柳、毛刷子、泠娜、波罗游子、浙江李小勇、清河居士、渔唱谈今古、煮鹤焚琴、王一冰、王二、王学范、王郗、痴菊叟、白头翁、盖世奇、知秋、石见、砚愚、碣石调 幽兰、碾芹斋、秋杨、秋逸斋主、箫声、红衣易灵、红鬼、罗马、耀之、老叟、老戏迷新学员、肖少宋、胖胖、范畹、草莓26、菊苑散人、蓝旗、行健轩主人、西门小土包子、谁说苍天没有爱、豆腐、赵文华、过空雁、铁杆戏迷、铁马冰河、锡卫、长弓贯日、阳春白雪、阿贵、青栗子、香陵居士、马力、马珺、骅骝、魏克巍、麒痴

2010 年 9 月 7 日

好钢使在刀刃儿上

深圳特区三十年,翻天覆地的变化何止在深圳,又何止在经济层面。

就像瘾科技这幅照片,人的变化,物质的变化,浓缩于其中。

从前的街头大哥大
从前的街头大哥大

上周开始,把一些囤积了十余年的电脑硬盘拿出来,格式化,然后交给回收站去了。这么多年,终于出现了一些比较便民的回收站来合理处理这些硬盘。看着这些标着2GB、4GB的硬盘,同样能够感受到技术的日新月异。

家里的几台电脑,升级过无数个硬盘,而硬盘的大部分空间,都是用来存放京剧和曲艺的资料,文字啦,音频啦,视频啦,有很多是自己从其他媒介转出来的资料,也有很多是这些年通过网络交流和下载而来。技术进步了,戏迷的水平也提高了,很多以前很难流传开的资料,也因此解开了尘封,被更多人所接触。曾经有一个说法,“电视对传统曲艺是把双刃剑”,这内中有电视对曲艺传播的赞赏,也点出了其对剧场环境的杀伤性。而今天的电脑技术和网络也与当年的电视似的,抽去了人们去剧场的机会,但它对传统艺术的保留与传播上所起的作用,是电视及其先辈们都不能做到的。

有意思的是,在当下,传统艺术舞台对于使用各种高新技术毫不吝啬,尽砸钱之所能,可出来的成果也未见传唱;而对于老资料的保存,则很少去考虑高新技术,老音像资料就那么在库房里等着变质发霉,老艺术家的玩意儿也就那么烂在肚子里,没有通过摄像、录音一类最基本的手段保留下来。

电脑时代,资料一旦数字化,几乎可以说就能够永远地、方便地流传下去了。可是如果你光拿着技术做一些不靠谱儿的事儿,在舞台上炫炫声、光、电、海、陆、空的效果,甚至妄谈什么3D4D,耀眼了不假,可水准么,也这就和上图手握大哥大的女士没什么区别了。

当然,暴发户式的心态,在哪个时代都存在着。只是,希望这样的心态随着社会的进步能越来越少。剧团也好,演员也好,研究院也好,都能够塌下心来,把更多更好的技术用于保护传统的东西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