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1年1月

2011 年 1 月 28 日

现在想起老戏迷了

今天看到一条很可笑的新闻。大致是说在长安大戏院演出《沙家浜》的时候,《智斗》一场有抽烟的情节,台上演员真的点烟抽,把坐在前排的观众熏得够呛。对此,北京京剧院给出了如下解释:

“戏里都是真的抽烟,这是剧目的一个环节。”昨天,北京京剧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有这出戏以来,演员现场就一直抽真烟,可以说是一个传统了,一代代演员就是这么演下来的,老戏迷都清楚这点。”“毕竟不是新编戏,因此所有演出环节都保留着最初的样子。”该负责人说,在一些戏院演出时,剧团还会安排特别的防护措施,以防舞台上明火出事,但抽真烟这个传统一直保留着,演员在后台等处反而并不抽烟,老戏迷们也早就习惯这点。“现在道具也不是不能改,但还是要先征求老戏迷们的意见。”

之前还真不知道每次舞台上演《沙家浜》的时候都点真烟,可即便是,这事儿也不能就推给老戏迷,说得跟天大的难题似的。本来嘛,一根烟,真与假,对于演出的质量和效果没有任何影响,可北京京剧院却拿着“老戏迷”当挡箭牌。由此也可知我朝公共场所禁烟为什么失利了——他们总能找出五花八门的理由来。

更搞笑的是,那么多传统老戏已经被改来改去多少回了,舞台上没规矩的地方多了。可到了一个烟卷儿上,演出团体倒又拿出“传统”啦、“一代代”啦这样的说辞。难道之前北京京剧院所有老戏上的改动都去征询老戏迷的意见了吗?

请北京京剧院赶紧组织公众听证会,就是否在《沙家浜》中不点真烟去征询意见。如果只对报纸说说而不做,那“老戏迷”岂不是枉担了这“贻误全面禁烟”的罪名和“冥顽不化”的声名?

从传统戏的随便动到样板戏的不敢动,也能看出还是政治的力量坚不可摧啊。

2011 年 1 月 26 日

2010年十大网络戏曲新闻

2010年的网络,被称为中国的微博元年。我们看一下2010年的网络戏曲界,还真有些是和微博及草根个体有关的呢。

一、网文《吴江十年》问世
在2月份,网名司徒雷登的网友在中国京剧论坛发表长文《吴江十年》,回顾自2000年被任命为中国京剧院院长的吴江十年来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情况。该文很快被版主红豆少主删除,给出的解释是“因为当前的京剧界受不了这样的‘猛药’。我办网站、论坛十多年了,难免在这个圈子里也有一些无法推脱的人情面子;另外,我也不希望行业内有人利用这个帖子来当作‘打击’别人的武器,或是推脱干系的挡箭牌。综合考虑,还是删除了”。司徒雷登随后继续发帖,继续被删。网文的开篇说得是:“作为一个‘著名的编剧和京剧活动家’,一个公众人物,应该能抗得住我的几句点评吧”。显然,事实并非如此。在很多事情都被曝光在阳光下的今天,戏曲界的人士,如红豆少主所说,还真“受不了这样的‘猛药’”。可网络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一旦在网上出现的东西,你想让它彻底消失,是很难的。这篇网文随后被多处转载。

二、李佩红程派《穆桂英挂帅》引发大争论
继《吴江十年》之后,4月份,中国京剧论坛再爆惊人文章,起因是论坛上讨论李佩红以程派风格演出《穆桂英挂帅》。不拘于流派的演出本来无可厚非,但是由于李佩红的程派本门戏受到网友的诟病,加之其为人处世的一些不当,讨论艺术的主题很快变成了人身攻击。不仅如此,有网友开始连续爆料,对李佩红很多舞台上和生活中的问题进行“揭露”。这些内容的真假尚未得到证实,倒红与挺红两派倒已经开始对着骂大街了。以小宇希为代表的挺红派显然不明白网络论坛本身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对骂并不能解决问题,所谓谣言止于智者,摆事实讲道理,才是正理。红豆少主对于骂战也是采取删帖的措施,但是双方均不买帐:倒红派继续刷屏加料,挺红派骂红豆不能及时删除刷屏的帖子,有偏袒之嫌。两下里不好做人的红豆,只好一跺脚,把坚持了多少年的中国京剧论坛,挪址搬迁。由于启用了更好的论坛程序加上禁止了匿名发言,这场大争论终于没有了生息。但是搬迁给中国京剧论坛带来的问题在随后也显现出来,这个稍后会谈。关于红姐的帖子,和吴江的一样,仍然流传于网络上,彻底消灭是做不到了。无疑,“红姐”是2010年初网络戏曲界最“红”的词儿。

三、小生重开京剧艺术网
2008年商业合作失败后的小生,经历了将近两年的准备,在3月份重开了中国京剧网(jingju.net)。重张之后,互联网上出现了两个京剧艺术网,一个是小生初创后来被赶走的那个 .com,另一个则是这个新的 .net。前者极尽抹杀历史之能,全站上已经看不出来这与小生有什么关系了,在台面上抛头露面的是“梅子姐姐”,且各种平面媒体在报道这个京剧艺术网的时候,文字间也透露着“梅子姐姐”是京剧艺术网的负责人。这个“姐姐”是什么人小豆子不清楚,从之前了解的这段故事来看,显然是比那个在背后的“舅舅”还要神秘甚至还有手腕还会“做人”的人物。重张后的京剧艺术网至少从论坛的情况看,人气大不如前。小生站长说的涅槃,可能还要在这个清凉寂静的环境下过上一段时日,而重张往日的辉煌,需要的则不仅仅是时间,还有更好的运作手法。

四、中国秦腔网网络独家支持第五届秦腔艺术节后瘫痪
8月29日,第五届中国秦腔艺术节开幕。中国秦腔网为该届艺术节做独家网络支持,在9月6日艺术节闭幕后,中国秦腔网服务器出现了瘫痪现象。据官方的说法,是由于艺术节期间访问量太多造成的。同样,据官方说法,“重新安装和调试需要较长的时间,2010年9月9日,中国秦腔网启动备用服务器,中国秦腔网以及旗下中国戏曲论坛的备份数据保留到2010年7月15日”。而时至今日,中国秦腔网的首页还只是一张图片加上一个通往论坛的链接,其他内容全无。作为自称“三大戏曲网站之一”的中国秦腔网,保持如此长时间的半瘫痪状态,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五、张建国网上发文澄清谣言
自《吴江十年》的网文出现不久,中国京剧论坛上出现了一篇关于中国京剧院老生演员张建国“涉嫌受贿被立案侦查”的帖子。要说张建国对于这种谣言帖子的处理方式比后来的李佩红要高明得多了,更懂得利用网络这个平台,很快在咚咚锵网站刊出一篇辟谣的声明,有理有据。这才是新环境下应对谣言的最好办法。网络上固然乱,真实信息与谣言并存,但是以正确的态度对待这些谣言,才能使谣言没有传播的土壤;相反,如果只是封堵和骂战,只会适得其反,让谣言传得更厉害,让假新闻看起来更真。张建国显然比中宣部看得还明白。

六、郭德纲博文骂战、微博致歉
微博的时代,名人在微博上稍有动作,就会产生蝴蝶效应。8月,郭德纲的徒弟李鹤彪出手打伤了上门采访的记者,娱乐圈大震。此后,郭德纲在博客中写了一篇《偷拍不挨打,此事古难全》的文章,对此事件毫无歉意,反而言语中继续攻击媒体。一时间,舆论大哗,各路人马出面讨伐。郭德纲急忙避了风头,连在新浪上的 Blog 也一并关闭(时至今日仍然关闭)。到了12月,郭德纲在微博发文,就徒弟打人事件向北京台及公众道歉,言道:“自八月风波以来,颇多感慨。这半年来,想的最多的一个词是膨胀。浮躁的社会,人人都会膨胀,但膨胀是万祸之源。徒弟们不膨胀不会出走,我要是不膨胀也不会闹出这场风波。如果能再平静一些,再谦逊一些,再放低自己一些,相信事情不致如此。八月之事,会有无数种解决方法,但由于冲动,逞一时之快,才铸成大错。常有人说,艺人要有责任感,曾对此颇不以为然……这十余年,全社会对我很宽容,无数的观众支持我走到今天,众多媒体也是功不可没。我承认,八月份伤害了很多人。人不错成仙,马不错成龙,知错要改!向全社会及观众媒体北京台致歉!我要反思。”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郭德纲朗言大话出于网络,转而道歉也是通过网络,这个渠道真是好,比硬着头皮站出来讲话要方便容易得多,而且传得快而广。

七、周立波微博开骂
据说很多使用的段子都是来自网络笑话的周立波,在年底抛出了网络公厕论,一时间网民群起而攻之。概而论之,周立波关于网络的言论大约是说“网络是一个泄‘私粪’的地方,当‘私粪’达到一定量的时候,就会变成‘公粪’,那么,网络也就是实际意义上的公共厕所……若将网络民意当真,实是一种‘自宫’行为了。”有讽刺意味的是,周的公厕论发布的地点恰恰是最红火的网络微博。这场现代版的自相矛盾,引发的是无数口水与论战,周立波大有当年朝歌城外大战八百诸侯的纣王气势,摆出浑然不惧之态,舌战众网友。事情最终以周立波息骂告一段落。

八、无意义的戏曲微博网
记得早年 Blog 红火的时候,有一些戏曲曲艺网站也跟风做运营平台。那会儿小豆子就不看好这种跟风行为,因为 Blog 运营平台有其特殊性,不是随便套一个就能成的。果然,现在这些所谓的“戏曲专业博客网站”已经无人问津,包括后来的类社交网站也是如此。同样的,在2010年火起来的微博,仍然引来没有吸取教训的戏曲网站的跟风,比如新的京剧艺术网。微博这玩意儿,说实话,闭关程度比 Blog 还要厉害,因为你在一个微博平台,只能关注和被关注来自本平台的人,这就意味着在所谓的“京剧微博”写东西,只是一个很小很小圈儿里的事儿,也注定了不可能成功。戏曲网站跟上形势使用新技术本来很好,但是生搬硬套,最后不伦不类,则是费力不讨好的。

九、中国红舞台主办的首届2010戏曲票友网络演唱大赛
中国红舞台网站是一个视频互动直播平台,算是一个网络上的才艺展示媒介,在4月份,红舞台携手全国多家戏曲协会、网络媒体共同举办2010全国戏曲票友演唱网络大赛,这是该网站乃至整个网络戏曲界的首项大规模戏曲票友的演唱大赛。5月底报名结束之后,6月份开始各阶段的比赛。网络视频在这几年随着宽带的普及越来越受到欢迎,加上电视媒体上各种选秀节目流行,出现这么一个戏曲票友网络演唱大赛应该说是水道渠成的事,而红舞台无疑走出了这第一步。

十、诸京剧论坛遇到转型期
最后一条其实不算是某一事件性质的新闻,而是对2010年过来后,新形势下一个现象的总结。当初网络戏曲初兴,几大京剧论坛都是聚了相当多的人气。但是2010年过来后,我们会发现,这几个论坛的人气都不似从前了。比如红豆的中国京剧论坛,大约是在搬迁之后,热度降下来了,其中自然有禁止匿名发言的原因,也有搬迁本身带来的客流量流失,更重要的是新论坛一目之下,就可以看到最后一次发帖和回帖是在什么时候,很多情况下,几天了,两三个话题的讨论尚可,余者寥寥。再比如小生丢掉的那个京剧艺术网,其网站及论坛也是在2010年同时由 jingjuok.com 变更为 jingju.com。域名固然更专业了,但网站地址变更带来的客流流失也是有的,加之有意义的话题也不多,只有几个人能来回来去地说话,也是消沉。小生的新京剧艺术网却正面临新张无人气的现象,而时代国粹的论坛则是“无法找到该页”。一时间,几大京剧网的附属论坛似乎生气不够,莫非没人在网上讨论京剧不成?其实不然,这正是这些先驱论坛进入网络新时期所遇到的转型问题。现在网络的结构,早已不是一个门户通吃的情况,其实早几年前小豆子就说过要想做面面俱到的戏曲网站是无益这样的话。现在,讨论京剧的地方已经不仅限于这几个大网的论坛,豆瓣、人人网这样的以人和群为单位的网站,甚至于在自己的 Blog 和微博,都是谈论各种话题的平台。而且,访问这些平台的方式不仅限于一台电脑,手机等掌上设备都可以随时随地让人浏览信息、交互话题,那么,传统的京剧论坛在人气上大不如前,也是很自然的了。微时代的到来,让个体可以很容易地对公众喊话,如此,专业论坛固然仍有其价值所在,但如何应对冷下来的人气,并找到更好的出路,应该是各大戏曲论坛都将要面对的。

2011 年 1 月 25 日

拾慧:读书杂谈《老舍曲艺文选》

2011年1月25日

2011 年 1 月 17 日

梨园百年琐记2010年度大事评选结果

又一年的大事评选结果出来了,这次的投票率依然很低,两个字,寥寥。其实从访问的统计数据显示,琐记每天的访客挺多的,甚至比戏考还要多几百,这与网站本身比戏考的剧本数据量更大和更新更动态有关。那么就应该利用这个优势,怎么能够在更明显位置让大家看到这么个投票活动,进而说怎么能够调动起大家的积极性来。先放这儿,这事儿年底再说。

顺便缅怀一下去年过世的老艺术家吧,凋零,也是两个字。

以下事件均为两票,不分先后。

2011 年 1 月 11 日

新年的舞台

看了一下长安大戏院新年三天的京剧演出剧目,和往年一样,没完没了的那么几出戏:一号,《龙凤呈祥》;二号,《大探二》;三号,《锁麟囊》。

大约是京剧院团自己也不好意思年年老这么玩儿了,于是今年给自己找了一个辙,编出了下面这段话

《龙凤呈祥》年年唱,就看阵容怎么样。为此,新年元旦的晚上,长安大戏院汇集京、津、沪三地的京剧名家,组成全国第一阵容,演出戏迷最喜爱的经典剧目《龙凤呈祥》。

一个月后的兔年新春,头三天的戏码是这样的:初一,《龙凤呈祥》;初二,《四郎探母》;初三,《锁麟囊》。贫吧。

就那么几出戏,翻来覆去地演,不仅仅是絮叨可厌的“贫”了,更是缺少东西的“贫”。

现在的剧团,不想着如何利用新年和春节的演出季多复排一些应节戏,反而一面抱着那么几出所谓的吉祥大戏或唱功大戏不厌其烦地演,一面还创造一些新“俗语”,像什么“《龙凤呈祥》年年唱,就看阵容怎么样”、“要想听,《二进宫》”。且不说这种说法是否真在民间或戏迷中流传,即便是再好的戏,隔三差五地重复上演,多没劲呢。今天传统戏的舞台,犹如十年浩劫中的京剧舞台,就那么几出戏来回演了。当然,今天现代戏的舞台也好不到哪儿去,来回来去的,也还是那十年里的剧目。不是说翻来覆去演的那些不是好玩意儿,可东西再好看,烤鸭子再好吃,每天吃也是受不了的。

比如你搜一下所谓“全国第一票房老生”于魁智近年的演出戏码,你就会发现,除去每年的新编戏外,主要传统戏基本上就是摽着李胜素一起演《四郎探母》、《红鬃烈马》。好在全国地盘儿大,国家京剧院每年到几个新地方转悠转悠,演两晚上大戏,再来一晚上折子戏专场,再来一晚上红色经典,再来一晚上演唱会,一礼拜,齐活了,父老乡亲咱们再见不见两说着了——程咬金的三斧子,砍完了就撤。

其实呢,责任也不全在演员。看一些访谈也好,演员自己的 Blog 也好,透露出来的是希望多演一些不常演的剧目。这种想法很正常。谁愿意终日里像机器那样就三出戏来回折腾?

所以眼下舞台上这种“贫”的现象很有意思:演员一方并不真想混吃等死,有进取心和责任感的依然希望能多演戏,演多戏;而观众一方也是对整年同样几出剧目产生了审美疲劳。供需市场的目标是一致的,但是你却很少看到老戏的发掘,节日的舞台上依然是走马灯似的《龙凤呈祥》、《四郎探母》、《红鬃烈马》、《锁麟囊》。这种完全不符合市场规律的现象,显然不是真正的市场所产生的,也只有“中国特色”的体制才造得出来。

2011 年 1 月 6 日

拾慧:封箱有感

2011年1月6日

2011 年 1 月 1 日

新年快乐!

又一年了,2011。在新年来临前的夜晚,还和小豆花和花妈一起去看了大片儿——《非诚勿扰Ⅱ》。这回还真是全球同步上映,在市中心的影院就有,还满坑满谷的都是人。当然了,都是咱们华人啦,这种片子,尽管有英文字幕,但估计老外看了还会是一头雾水。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附上前两天没来得及发的新年树的照片,照自纽约的华尔街,也借着华尔街的金气儿,祝各位(预备,超级大水词儿)——招财进宝,日进斗金呐……(甩腔)小豆花说再给大家祝个清爽的:祝大家朝气蓬勃,舒坦快活,要啥有啥,想啥来啥哈……(大甩腔……之后还有呱唧呱唧的鼓掌)

华尔街上的圣诞树
华尔街上的圣诞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