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2年4月

2012 年 4 月 30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九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牛金牛为“北方玄武”七宿之牛宿,此人物源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李弘,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破阵后被诛。《封神演义》中有诗曰:

五岳三山任意游,
访玄参道守心修。
空劳炉内金丹汞,
斩将封为牛金牛。

他的脸谱勾红色象形脸,牛鼻大嘴,顶部眉上画牛角,额中画圆光,脸部画金色花纹,造型生动,色泽鲜艳,颇见牛相。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同时可用于十二生肖中的金牛星一谱。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见牛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牛金牛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祭遵,扶保刘秀中兴汉业,屡建战功为征虏将军封颍阳侯。再有《隋唐演义》评书中也有二十八宿下界之说,牛金牛转世为王伯当,在京剧《断密涧》为老生扮相,在与李密(娄金狗)同行时被箭射死,故有牛金牛压死娄金狗之说。

2012 年 4 月 27 日

姻亲

前两天豆爹打电话,说去豆二姨家的时候,碰到了二姨的亲家母,也就是豆表姐的那个……说到这儿豆爹卡了一下,大约脑子里需要算一下这是什么关系,顿了之后说,就是你姐的“丈母娘”。

显然,尽管停顿了一下,豆爹也还是没有换算对这是什么关系——这应该是豆表姐的“婆母娘”才对嘛。不过身为男性,豆爹对于另一边关系的直接反应,自然是“丈母娘”——男同胞们都理解吧?

这要是英文就好办了,统统 in-law 就可以解决了,不管你是男方还是女方,对方的双亲即为 Mother-in-law 和 Father-in-law。这词儿从字面上解释就是法律上的父母,直接了当。不过我们文化里各种亲戚的称呼向来很多,比英文的要复杂多了。

每次听《四郎探母》,到《回令》的时候,铁镜公主和杨四郎俩人在银安殿上哭求萧太后,杨四郎那一句“我的丈母娘啊”,总会引起台下人阵阵笑声。这个地方的确有喜感,因为一般情况下,我们习惯上是不用这个词儿来直呼自己的丈母娘的,尤其是这种要砍头的紧要关头,这明摆着就是插科打诨。

现代社会,大家都直接称呼配偶的父母为“爸”、“妈”。不过戏台上则不一样,男方以“岳父”、“岳母”称之,女方则以“公爹”、“婆母”唤之。“丈母娘”这样的称谓其实也不会被男方直接用到,这也就是为什么戏台上杨四郎的那句哭头有搞笑的意味。

除了配偶父母的称谓,戏台上另一个常见的配偶家属是“大舅”。需要说明的是,“大舅”理论上可以指代两种亲属关系,其一为母亲的兄长,即“舅舅”;其二为妻子的兄长,即“大舅子”。但戏台上凡是涉及到“大舅”这个词儿的,均指“大舅子”,而涉及到“舅舅”的,都是用“娘舅”这个词儿。这样用应该是为了防止产生歧义吧?

“大舅”在戏台上的一个用途是拿来占人便宜,这一点和那种应声叫爹有异曲同工之处。

《游龙戏凤》里就有这样经典的段落。李凤姐先是打趣说认识面前这位君爷正德皇帝,正德好奇地问“认得我是谁?”李凤姐说:“你是我哥哥的大舅子”,占了句口头便宜。到后来李凤姐讨封,正德对前事耿耿于怀,说“你方才在前面说我是你哥哥的大舅子,我怎么封?”李凤姐倒是反应快,回答说“你若是封了我,我哥哥岂不是你的大舅子呀?”这么会儿功夫,把自己哥哥又给弄了个“大舅”的头衔,算是把占的口头便宜退回去了。

《甘露寺》里面,贾化因为带领人马埋伏着要杀刘备而被发现,吴国太要杀他,亏得刘备讲情才留下活命。贾化出寺时留了句话:“今日也要杀刘备,明日也要杀刘备,若不是刘备讲情,我这吃饭的家伙,咔吧啦喳差点儿搬家!从今以后,再若有人提起杀刘备,他就是刘备的大舅子!”这句话孙权听了很不爽,表现得如同被说了“我是你爸爸“一样。

《金玉奴》里面,莫稽对金松唱了一句“走向前施一礼多谢搭救”,金松就怒了。因为金松把“多谢搭救”听成了“多谢大舅”,认为“这么会儿他吃饱了喝足了又管我叫大舅,合着净讨我的便宜!”

说到底,甲是乙大舅的潜台词就是甲的妹妹嫁给了乙。当别人的大舅子,因为是自己家的妹妹嫁给了别人,自己倒觉得是被占了便宜,而反过来的大伯子和小叔子这样同等姻亲的称谓倒没有这种感觉,这也只有在男尊女卑的时代才能如此理解并被当成笑料使。

2012 年 4 月 25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八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斗木獬为二十八宿中“北方玄武”七宿之首。此人物源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杨信,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九扬纱巾头上盖,
腹内玄机无比赛。
降龙伏虎似平常,
斩将封为斗木獬。

他的脸谱勾红、蓝相间的象形脸,红顶圆光,翻鼻孔大嘴岔,纹理复杂,造型生动用色讲究,加之金色纹理衬托,金、蓝、红相互辉映,脸谱鲜艳漂亮。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比如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有斗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斗木獬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朱佑,扶保刘秀中兴汉业,屡建战功封为鬲侯。

2012 年 4 月 22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七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箕水豹为二十八宿中为东方青龙七宿之箕宿。此人物源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杨真,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自从修炼玄中妙,
不恋金章共紫诰。
通天教主是吾师,
斩将封为箕水豹。

同时又被姜子牙封为水部四位正神之一。他的脸谱勾黄色象形脸,额部画豹头,眼部上角画银圆光,脸部主色上点银点,形似豹纹。此谱与金钱豹脸谱近似,有异曲同工之处。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比如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见箕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箕水豹下凡转世为东汉云台二十八将中之冯异,扶保刘秀中兴汉业,屡建战功被封为征西大将军。

2012 年 4 月 19 日

苦肉之计

历史上最著名的苦肉计大约是赤壁鏖兵时候的那出“周瑜打黄盖”了,以致留下一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俏皮话。

《群英会》里的苦肉计之所以能成功,主要是靠阚泽跑到曹操那边一通陈词,仗着三寸舌,巧辩得手。估计换了别人去辩论就完蛋了,毕竟曹操看了信之后的第一反应就觉得这是苦肉计诈降。

以后这种简单地被挨打去讹诈就不那么容易让人相信了。还是三国戏,《战北原》的郑文就没有骗得过诸葛亮。郑文和司马懿也导演了一场“都督传令、末将阻令、都督将某责打”的戏,基本上照搬《群英会》的模式,只不过这次是大花脸打大花脸而已。有意思的是,在郑文和司马懿定计之后,郑文有两句唱:“食王爵禄当尽命,学一个黄公覆诈降曹营”。明明是在为曹魏效力的郑文,竟把自己的诈降和当初导致曹魏政权先驱曹操大败于赤壁的苦肉计相提并论,这种事儿也只有在戏台上以跳出故事的第三方来唱。否则,郑文冲着司马懿这么唱,这是一件很打脸的事儿。就好比海豹突击队在接到突袭拉登的任务后,拍着胸脯向奥巴马保证:“您放心,我们这次偷袭一定会像当年日本偷袭珍珠港那样闪电般地成功。”

随着历史的推进和见识的增加,苦肉计越来越容易被人识破。这也就造成了各种苦肉计开始往血腥上发展。比如《断臂说书》里的王佐,苦于无计混入金营,夜读古书,看到“要离断臂刺庆忌”一段,受到启发,也学着把自己的手臂砍断。凭着这一条,顺利混入金营。相声《八扇屏》的贯口,讲到此处,用了八个字:“兀术一见,惨不忍睹”。那可真是二话不说,立刻收留帐下。《说岳》原文上,在这里写到:

兀术见了,好生不忍,连那些元帅、众平章俱各惨然。兀术道:“岳南蛮好生无礼!就把他杀了何妨。砍了他的臂,弄得死不死,活不活,还要叫他来投降报信,无非叫某家知他的厉害。”

兀术哪里晓得宋营的人那么多心眼儿。番邦化外的蛮夷总被天朝人嘲笑脑子不够使,但同时这也是他们单纯可爱的地方。

京剧《断臂说书》里则是让兀术也稍微动了一下天朝人的心眼,听了王佐哭诉之后,兀术说道:“孤家不信你的谎言”。王佐说有膀臂为证,呈给兀术。兀术看罢之后,“唔呼呀”了一下,骂了一通岳飞,收下了王佐。戏里面兀术多出的一句“不信”,倒让本来应该十分豪爽的性格弱了一二。尽管如此,兀术多的这一句,却很能让天朝的观众理解。因为我们见到的各种各样的计和诈,太多太多了,哪儿能什么事儿都随便相信呢?

然而,我们是应该为有能力识破如“两颗子弹”或“死亡威胁”这样的苦肉计感到高兴;还是应该为处在这么一个骗术日新月异“锻炼”人的社会而感到悲哀?

2012 年 4 月 16 日

拾慧:吉他京剧在武汉的前前后后

2012年4月16日

2012 年 4 月 15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六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尾火虎为东方青龙七宿之尾宿,此人物源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朱招,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破阵后被诛。诗曰:

碧玉霞冠形容古,
双手善把天地补。
无心访道学长生,
斩将封为尾火虎。

同时被姜子牙封火部五位正神之一。他的脸谱勾白色象形脸,虎眼虎眉,嘴部画虎牙,额部画王字形红纹,脸部兼画金色虎皮纹。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同时《闹天宫》中之白虎,十二生肖中之虎脸均大同小异亦可用之。比如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可见尾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尾火虎下凡转世为东汉云台二十八将中之岑彭,扶保刘秀中兴汉业为大将军,在京剧《草桥关》、《取洛阳》、《白蟒台》中均由文武老生应工,戴荷叶盔穿绿蟒。

2012 年 4 月 7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五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心月狐为东方青龙七宿之五,此人物源于由《封神演义》编写的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苏元,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面如赤枣络腮胡,
撒豆成兵盖世无。
两足登云如掣电,
斩将封为心月狐。

他的脸谱勾黑白相间象形脸,黑顶红光,嘴岔上下画牙,嘴里还画有小牙以刻画狐狸之本相,两腮勾棕红色兼画金色纹理以应书中所描绘面如赤枣络腮胡。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如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可见星宿上台。心月狐一角在二十八宿戏曲舞台亦可由武旦扮演不勾脸,戴大额子翎子狐尾,扎彩球穿打衣打裤披斗篷,虽俊扮但额间略画金色火焰,以示其精灵神将。

2012 年 4 月 3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四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房日兔,为东方青龙七宿之四。此人物源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姚公伯,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与老子同西方教主破阵时被诛。小说中有诗曰:

三味真火空中露,
霞光前后生百步。
万仙阵内逞英雄,
斩将封为房日兔。

他的脸谱勾粉色象形脸,金眼、红耳、兔嘴,造形生动逼真,额部画阴阳鱼图案,周围画线示霞光奔放,腮部两侧画梅花纹点。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同时可用于十二生肖中之兔脸。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可见房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房日兔下凡转世为东汉云台二十八将中之耿弇,扶保刘秀中兴汉业被封为建威大将军。

2012 年 4 月 2 日

清明时节

眼看又要到清明节了,又是追念逝者的时候。

逝者为大。这一点在很多京剧的剧目里都有很好的体现。比如《潞安州》里的陆登,被金兀术打破城池之后,为国尽忠,自刎身亡,彼时立尸不倒,受了兀术三拜才跌倒尘埃。还有多年不见舞台的《汤怀自刎》中的汤怀,也是在自刎之后尸身不倒,又是兀术感叹忠良,深施一礼后,方才倒下。

对待死节的敌人,我们尚且应该秉持逝者为大的精神表示尊仰,那么对于其他逝去的人,尤其是那些与我们更相关的人,我们则更是应该对其表示尊重和敬仰。亵渎不得,更不能孟浪、甚至去拿逝者来消费。

也正因为此,必须要对愚人节那天“韩寒”(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我们已经无法确定署名“韩寒”的东西是否出自“韩寒”之手了)出来貌似缅怀实则消费张国荣的行为鄙视一下。这是对逝者的不敬。而且这也不是“韩寒”第一次这么干了——钱锺书去世时他就干过这么一次。当然,这个世上也不光“韩寒”一个人这么干过——打着缅怀的旗号塞私货的大有人在。这会儿能想起来的如章诒和的《伶人往事》,亦是一个路子。

深深地缅怀一下,并不需要太多辞藻(甚至文学虚拟创作)来修饰,而是要有着平静的心态。在该静下心怀念的时候,不应涌出那么多杂念。

谁不是世间来来往往人?还是给忌日和清明一份宁静,不要太功利了。《御碑亭》里孟家的老两口唱得好:“叹人生在世间梦幻泡影,转眼间尽都是黄土新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