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2年6月

2012 年 6 月 29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二十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觜火猴为“西方白虎”七宿之觜宿,此人物源于《封神演义》编写的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方贵,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不变荣华止自修,
降龙伏虎任悠游。
空为数载丹砂力,
斩将封为觜火猴。

同时被姜子牙封为火部五位正神之一。他的脸谱勾红色象形脸,与孙悟空脸谱大同小异,金眼猴嘴,脑门脸部两肋勾画金色火焰以示其觜火功能。凡是神话戏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同时也可用于十二生肖的猴谱。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见觜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觜火猴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傅俊,扶保刘秀中兴汉业。

2012 年 6 月 27 日

怀念逝去的……

六月眼看要过去了,这2012年也就快过去一半儿了。

六月中何玉蓉去世的时候,枯石瘦木兄在网上感慨:“2012年戏曲曲艺界不少前辈辞世。昨天又得悉何玉蓉老先生仙逝,想起1999年春节戏曲晚会上何先生演了‘马前泼水’片段,记得那此(次)还有袁世海先生的‘群英会’片段。袁是2002年没有的,那年也没了好几位大家。莫非真是10年一个坎儿?”当时给他回复了一个,说:“不是十年一坎儿吧。事实上每年都是这样,都会觉得怎么今年这么多人?可回头一看,每年离去的老前辈都不少,也就只剩唏嘘了”。

2005年的时候,梨园百年琐记正式从一个简单的 HTML 表格变成了一个依托数据库的动态网站。也就是从那时候起,琐记开始记录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梨园事件。其中,包括离我们而去的老艺术家们。

七年过去了。大约因为整天和这些资料打交道,小豆子已经对各种离世的消息有了某种“免疫”功能,尤其是2006年和2007年连续两年,每年有至少52位艺人离世。那个时候,红豆少主还在网上号召大家“盘点需要‘抢救’的老先生”。一位老先生离去后,我们看到的是大众的悲伤和痛心,感叹又一位带着满身玩意儿的能人离去了。如果离世是接踵的,我们会看到人们感叹这一年真的是不幸,是个凶年,那么多老先生离去了。但就如上面给枯石姜兄的留言说的那样,哪一年又不是如此呢?岁岁年年,花开花落。

老先生离世,固然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情,但这终究是自然规律,无可奈何。我们在怀念的同时,继承老先生们留下来的传统艺术,至少不让它毁在我们这一代手中;每年的忌日,想得起来这些前辈,这也就是很好的纪念了。梨园百年琐记中“历史上的今天”就是这个目的,如航斋每天在新浪微博上也在做着同样的纪念。

而更多为戏曲付出终身努力的前辈,或因年代久远或因名气不大,他们离我们而去的具体日子都无从考证,这也是件很无奈的事情。在资讯发达的今天,我们也许能更精确的记录下身边的片段,甚至追溯回曾经失落的历史瞬间,让这些已经或将要被遗忘的人能够再被记起来。

尽管有了些对离世消息的“免疫”,但显然,心情总还是会受到影响。尤其是,这一个月间,从杨华生、艾世菊一路下来,很多长寿的老先生一个个驾鹤西去——很多,以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梨园百年琐记主页右侧的讣告栏,已经从原来的右下方挪到了右上方。通过更明显的位置,来缅怀逝去的人、艺、德……

2012 年 6 月 25 日

拾慧:[2012牡丹亭]的批评与期许

2012年6月25日

2012 年 6 月 19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十九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毕月乌为“西方白虎”七宿之毕宿。此人源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金绳阳,本是由精灵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道术精奇盖世无,
修身炼性握兵符。
长生妙诀贪尘劫,
斩将封为毕月乌。

他的脸谱勾黑色象形脸,以主色黑为本兼加红金二色,花眼窝乌嘴小鼻孔,脑门画粉红色额光,两腮画红色火焰,谱式新颖独到,用色简练明快,突出乌鸦之象形。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百鸟朝凤》之鸦神,均见毕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毕月乌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陈俊,扶保刘秀中兴汉室。京剧中《闹昆阳》、《取洛阳》、《白蟒台》均见陈俊出场,以文武老生应工饰演。

2012 年 6 月 18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十八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昴日鸡为“西方白虎”七宿之昴宿。此人物源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黄仓,本是由精灵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铁树开花怎得齐,
阴神行乐跨虹霓。
只因无福为仙侣,
斩将封为昴日鸡。

他的脸谱勾金红相间的象形脸,尖嘴尖眼窝,灰眉,红顶黄色鸡冠,鸡冠上点红点,金色脸蛋兼画黑纹理,形象近似鸡形。凡神话戏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同时也可用于十二生肖中的鸡谱。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盘丝洞》奉旨擒妖均有昴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昴日鸡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王梁,扶保刘秀中兴汉室。

2012 年 6 月 14 日

子言父讳

眼看要到父亲节了。不过其实,这还不是这篇文章的引子。

引子是这样的:昨天和小豆花一起回顾了迪斯尼1933年拍的《三只小猪》的动画片。这个片子十几年前看过,大部分镜头到现在也都还是有些印象的。不过昨天在看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比如,猪三家里的墙上挂着父母的画像——尤其是猪爹的那两张,很有亮点。好奇的朋友可以回头看一下,找不到视频的朋友,可在这篇文章最后看到亮点。

相声《学大鼓》里曾经提过西河大鼓里的“词费又滔滔”,并举例说两军对垒的时候,各通姓名,总要把祖上三代给背一下:

提起我的家来家倒有,
说我无名却倒有名。
高山上点灯名头亮,
大海里栽花有根恒。
东洋海漂来货郎鼓,
敲一下儿,噔卜楞噔,噔卜楞噔,四海里扬名。
我头辈爷爷有名姓,
二辈爷爷也得有名。
子不言父那是正理,
我的名姓不说你也摸不清。

当然,这里面有艺术夸张的地方,正经西河大鼓唱到“头辈爷爷”的时候就会直接唱出来是谁了,一辈一辈地表述,不带这么猜闷儿的。

京剧里,两军打仗没有这么报名的。不过,和这个类似的是那种向一个孩子讲述他们家的遇难史。这个时候,因为孩子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需要从上面几辈人开始往下数。

比较典型的例子如《举鼎观画》。徐策在祖先堂给薛蛟数族谱,从曾祖薛仁贵数起。薛家的情况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就是数到“二辈爷爷”的时候,把樊梨花这位“二辈奶奶”也给加上了。樊梨花之所以能够被荣幸地数到薛氏的家谱里,是因为她太厉害了,厉害得都罩过薛丁山了,不得不提。正常情况下,这种数族谱,是只数男丁而不管女眷的——父系社会嘛。

甚至现代戏《红灯记》,著名的“你爹不是你的亲爹,奶奶也不是你的亲奶奶”那一段,李奶奶给李铁梅“痛说革命家史”,也只是告诉了铁梅他亲爹叫陈志兴,那位养父李玉和实名张玉和,仅此而已。铁梅的母亲是谁?李奶奶一字也未提。

戏台上最常见的自我介绍会有“我的父”如何如何这样的词儿,而鲜有外带把“我的母”给捎上的——除非如樊梨花那样,母亲非常强大(比如“佘氏太君”)。在《硃痕记》里,朱春登盘问赵锦棠的时候,问“你父何人?”,核对了之后下一个问题就是“配夫何人”了。再比如逃难路上一路絮叨的伍子胥,总是把“我的父”如何官居相国、如何上殿谏奏等等挂在嘴边。《岳家庄》里的岳云、《黄一刀》里的姚刚、《野猪林》里的高衙内,正反人物都会要把厉害的“爹爹”提上一提。这么说吧,在自报家门的时候,如果自己果然有一个著名的父亲,那是一定要提的,尽管大家还总要说这是“父讳”。

这两天正在整理的二本《马陵道》的剧本,里面白猿盗仙桃一折,孙膑把白猿捉住,询问它家住哪里,因何口吐人言。白猿回答:“小猿家住此间西北九溪洞内。祖父乃巴西猴。父乃猿公”。战国年间,连猴儿都会把自己厉害的爹搬出来拼,“我爸是李刚”又算什么!

“爹”自然不是用来“拼”的。把“爹”的名讳时常挂在嘴边,倒不如放到心上好。

最后展示一下在《三只小猪》里的发现成果吧,注意墙上猪爹的画像……

《三只小猪》
《三只小猪》

2012 年 6 月 12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十七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胃土雉,为“西方白虎”七宿之胃宿。此人物源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宋庚,本是由精灵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顶上祥光五彩气,
包含万象多伶俐。
无分无缘成正果,
斩将封为胃土雉。

他的脸谱勾金、黄两色象形脸,鸟眼红眉,眉中点金,尖嘴上蓝、红、金三色相映生辉,脑门金色红点,两腮套金,以突出其为鸟类。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有胃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胃土雉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马成,扶保刘秀中兴汉业,因英勇善战屡建战功被封为扬武将军。

2012 年 6 月 7 日

京剧世界的生活指南:舌尖上

《舌尖上的中国》是丰富多彩博大精深的。同样博大精深的京剧世界,是否也盛宴频出呢?

京剧世界里的各种宴席确实不少。光从剧名看,就有《鸿门宴》《群臣宴》《襄阳宴》《五侯宴》等名头的吃喝场。而如果算上剧情中带有摆宴席的,那就更数不胜数了。京剧世界里,上菜的速度是超一流的。最常见的场景,是东道主一方的手下上来说“宴齐”,告诉大家可以开饭了。东道主一句“酒宴摆下”,场面上吹打一番,酒宴就摆好了。东道主这时候客气一下说“待我把盏”,客人也客气一下“这就不敢”,双方一笑,一饮而尽。这是最基本的酒宴开局。

这时候就要看这次吃饭的目的是什么了。如果你们是要在席间讨论各种事宜,那么大家可以推杯换盏、你来我往一番,这个时候可以唱几段儿,交流交流。而如果吃饭不是目的,那么几杯之后,你只要说“酒已够了”,这次酒宴就算结束了。

不过,不要就此乐观地认为,“舌尖上的京剧”也能有各种美味佳肴。事实上,如果你在京剧世界里生活,你会发现,你的舌尖几乎是品尝不到什么美味的。

也许你已经注意到了上面酒宴的细节:无论酒宴的长与短,我们都只接触到了“饮酒”这个项目,而“吃饭”或者哪怕是“吃菜”,都不曾出现。没有错儿,在传统的京剧世界里,你在饭桌上最常吃到的就是酒。

为什么我们大部分时候只能喝酒而无法吃东西呢?一个重要原因是:京剧世界里有至少一半的人都是戴髯口的。如此一来,如何用筷子把饭菜送到口内就成了一个问题。解决问题最省事儿的办法就是回避它。因此,既然是称为酒宴,有酒意思意思也就可以了。所以在京剧世界里,即便是去饭馆酒楼吃饭,一般点菜的规矩也是“好酒一壶”,不用上菜的。这样,店家和自己两方便。

也许你也注意到了,在京剧世界里即便是喝酒,也是只有杯子和酒壶而没有酒的。如何把髯口撩开把酒送进去同样是一个难题。因此,这里依然是意思意思也就可以了。一手执杯,一手遮住杯子,一仰脖,有酒没酒的,动作做到了是喝酒,也就可以了。

当你是饿得不得了一定要吃东西的时候,不用着急,你还是可以吃饱的。在这种情况下,你会被安排到后台去吃——也就是暗场交代了。当你被领下去之后,无论吃多少东西,怎么撩开髯口吃,这些就都不成问题了。这一点你可以向《卖马耍锏》里的秦琼学习。秦琼在王老好的店中饿了几顿,被王伯党和谢映登要求耍锏的时候,立刻说自己没有吃饭。这个时候光给秦琼上个酒杯自斟自饮一下显然是不够填饱肚子的。于是,秦琼被安排“到后面用饭”。等吃完回来,饭馆掌柜的跑上来说秦琼真能吃,一共吃了“三斤大饼、两笼屉包子,还饶了四碗粥”。可见,被安排到后面吃的话,可以自己随便地造,因为反正谁也看不到。

当然,凡事都有特例。在京剧世界里,我们还是能够看到在台上吃东西的。这分两种情况,请一定要牢记其区别,因为这两种情况导致的后果是截然不同的。

第一种情况是你落了难了,要了饭了。当你一身富贵衣沿街乞讨吃施舍来的食物的时候,你肯定没法儿弄个酒杯酒壶来,有饭就不错了。因此,你这时候会有机会在台上吃东西。不过不要太高兴了,因为这时你实际上只得到一个空碗,至于碗里面是什么,全凭别人的描述和自己的表演。无论是像《金玉奴》里给莫稽的“杂合菜”,还是像《硃痕记》里给赵锦棠婆媳的那丰富的“有丸子”还有“点儿汤”的残羹剩饭,或者像《南天门》里给曹玉莲的那面食馍馍(这个差一点儿吃到),都是需要自己的想象来吃的。能在舞台上用空碗吃饭的一个前提是:吃饭的人都没有髯口。比如小生莫稽,比如青衣赵锦棠和老旦朱母,比如青衣曹玉莲。没有髯口使得她们有机会真正接触到碗并且做吃的动作。

说到《南天门》,你也许会问了:里面的面食馍馍不是给曹玉莲主仆的么?曹福不是老生么?没有错,曹福本来也是有机会成为为数不多的在台上吃到面食馍馍的戴髯口者,但是由于自己的主人曹玉莲想念父母而“吞吃不下”,自己作为“义仆”也就不好在旁边吃了。而且,髯口本身就会使得曹福无法那么顺利地吃下面食馍馍,何必费那事儿,不如表一表忠心吧。

现在我们来了解一下第二种能够在台上吃到东西的情况。好消息是,这种情况并不局限于你是否有髯口;但是坏消息是,一般出现这种情况意味着你面临着生命危险。想想也是,本来在京剧世界能吃上一口真东西是很不容易的,我们前面也提到了,这种事儿能简化就简化,那突然出现一个可以食用的东西,这肯定是有特殊情况的。

比如《乌盆记》,刘世昌主仆在赵大家避雨,赵大问吃过了么?刘世昌是了解京剧世界的情况,认为能不吃就不吃,省事儿点儿好,于是告诉赵大“前途用过”了。但是仆人刘升不明就里,又仗着自己是小丑行没有髯口,可以放心吃东西,嚷嚷没吃饭。赵大于是让妻子准备下绿豆水饭。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刘世昌主仆因为在台上吃了绿豆水饭,中毒身亡。

定远县小吃——赵记绿豆水饭
定远县小吃——赵记绿豆水饭

比如《刺王僚》,姬僚被请去吃姬光在江下打来的“一尾鲜鱼”。姬僚本来就是疑心多,又加上要在台上吃东西,必须要小心谨慎,于是下令“两厢搜来”。在搜过之后以为可以放心食用了,结果还是被“鱼藏剑”结果了性命。

比如《窦娥冤》,张驴儿惦记毒死窦娥的婆婆,于是弄了一碗羊肚汤。窦娥的婆婆因为生病吃不下这东西,反倒被张驴儿的母亲吃了,毒发身亡。要说都是老太太,这张驴儿的妈显然没有窦娥的婆婆有经验——台上的东西是不能随便吃的。

以上是京剧世界里一些饮食的注意事项。需要说明的是,这些情况仅限于传统戏。如果你混到了新编历史剧甚至现代戏里,这些规矩怕都是要变的了。比如北京京剧院曾经编过一出《满汉全席》,浙江京剧团曾经编过一出《东坡宴》,看剧名你就可以知道戏里面会出现很多吃喝的场景。但这种新编大制作,因为在耗材上要比传统京剧更费料,更不经济,它们的生存期也就很短,更不要说流传下来了。所以,还是建议你待在传统剧目的世界里,至少你还有这本生活指南做参考;而大制作的新编戏,剧目的生存都成问题,想在里面找出生活的规律并生活下去,恐怕就更难了。

戏曲中的星宿之十六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娄金狗为“西方白虎”七宿之娄宿。此人物见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张雄,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离龙坎虎相匹遇,
炼就神丹成不朽。
无缘顶上现三花,
斩将封为娄金狗。

他的脸谱勾黄色象形脸,花眼窝灰眉点,眉点上侧面粉红纹理示其狗耳,脑门中画金色线条,小鼻窝嘴岔中画出两颗狗牙,两腮画蓝金色腮纹。造型生动,谱式新颖。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同时可用于十二生肖的狗相。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有娄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娄金狗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刘隆,扶保刘秀中兴汉室,因英勇善战屡建战功被封为骠骑大将军兼大司马。

2012 年 6 月 6 日

拾慧:群雄争霸

2012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