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4年6月

2014 年 6 月 3 日

银汉无声

五月最后一天,和小豆花一起去多伦多大学参加了春季校友联谊会。当日上下午各有几场“无压力教学课”,就是说让同学们回到教室重温当年上课的情景,讲课的内容都是最新的知识。而所谓的“无压力”,即听讲之后是没有测验考试的。选了两堂课去听,很有收获。

下午的课,题目是《寻找地外文明的新方法》。助理教授赖特用一个小时的时间讲解了我们的宇宙有多么的浩瀚、外星人在宇宙中存在的可能性、从古至今通过波段等探索外星人的科学手段。从赖特的言谈举止中可以看出,她对于她所研究的领域有多么地热爱,对于宇宙的探知有怎样的憧憬。

关于外星人的探索,赖特举了一个例子:我们用一个杯子在海边舀上一杯水,看看里面,没有鱼。这一杯水的量,也就和我们几十年来对于地外世界探索的范围相仿;而这汪洋大海,就是无边无际的宇宙。

赖特除了讲课以外,还参与了很多地外探索的研究实验。她说,全世界真正在做这方面研究的科学家,只有区区二十四位。这是现代版的叶公好龙么?我们谈论起外星人都津津有味,可是全身心投入到这个领域的却是微乎其微。想想也是,宇宙太大了,我们可及的星球又都那么遥远,还有无数可望不可及的星际。太多的未知,太遥远的距离。人类文明和地球,相对于这茫茫宇宙,无论是空间上还是时间上,都是如此渺小。科学家们发射的波段,要走出去几百上千乃至上万光年的路程,才有可能被某些文明接收到;而等这些文明反应过来,打一个信号回来,又不知要多少年月,还且不说他们是否接收得到,是否发得回来。哪怕这些地外文明收到当日就快马加鞭地往地球赶,等他们来到的时候,地球上早已不知何年今昔。像赖特这样的地外文明探索者,终其一生,都将无法从他们自己的实验中得到任何答案。

可是即便如此,他们对于科学的热爱与执着,对于未知的探索渴望,促使着他们不懈地研究。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当赖特讲到费米悖论的一种可能解释为“我们可能是整个宇宙里唯一的文明”时,她语气中流露的无奈,更凸显了这探索本身的漫长与孤独。

相对于地外文明的探索,小众的传统艺术如京剧者,都可以称为“大众”了。毕竟,对于京剧,现在还有不少人在演、在看、在研究。乐观地讲,这不是应该值得我们高兴的事儿么?我们固有“先前每叹知音少,如今越发少知音”的感慨,但至少,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我们所深爱的艺术还有同好,为艺术而努力的演员还可以在台上赢来掌声,我们整理的资料也都是可以触及感受得到的。这些,虽也只是过隙白驹,却仍留下了惊鸿一瞥,足以慰藉。

也正因为此,那些无人喝彩的科学家,才更值得我们学习尊敬。

赖特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从土星的位置看地球,图中箭头所指为地球
赖特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从土星的位置看地球,图中箭头所指为地球

2014 年 6 月 2 日

火彩:2014年5月

  • 【2014年05月04日20:21】大宋朝文彦博,幼儿倒有灌穴浮球之智。司马温公,倒有破瓮救儿之谋。汉孔融四岁让梨,懂得谦逊之礼。十三郎五岁朝天,唐刘晏七岁举翰林,汉黄香九岁温席奉亲。秦甘罗十二岁身为宰相。吴周瑜,七岁净身,九岁进宫,一十三岁扶保老王,老王晏驾,扶保幼主正德皇帝登基。那周瑜也算小孩子中够瞧大半天的啦!
  • 【2014年05月20日08:19】赵德芳:“我叔王调你进京,为了何事?”寇准:“调臣进京,审问潘杨二家之事。”赵德芳:“他两家,一家是当朝太师,一家是皇家郡马,卿家七品县令,如何问得?”寇准:“蒙圣恩,七品县令升为西台御史。”赵德芳:“卿家升官,可喜可贺。但不知是谁的保举?”寇准:“严嵩的保举。”
  • 【2014年05月26日20:06】《凤还巢》里前兵部侍郎程浦两个女儿的名字,大女儿既然叫“程雪雁”,二女儿还是应该写作“程雪鹅”,才更能科学地表现出物种的驯化过程。
  • 【2014年05月27日21:24】《金镛关》一剧,隋炀帝派邱瑞挂帅讨伐瓦岗,宇文化及的儿子宇文成龙讨下先锋大印随队出征。瓦岗方面听闻,徐懋功岗山派将,定下佯输诈败的诱敌计。秦琼、王勇、齐国远、史大奈四将接令后有两句唱:“我等领命出宝帐,会一会成龙小儿郎。”一出传统戏,点了俩香港名人的名字。

火彩:2014年4月

  • 【2014年04月08日20:54】刘世昌:“(反二黄三眼)未曾开言泪满腮,尊一声老丈听开怀:家住在南阳城关外,离城十里太平街。刘世昌祖居有六代——”张别古:“我住四代,你凭什么住六代?”
  • 【2014年04月13日20:52】杨延辉:“(西皮快板)在头上摘下胡地冠,身上脱下紫罗衫。沿毡帽,齐眉罩,赤身露体逞英豪。将身来在皇宫道,看公主把我怎开销!”(豆按:其实原词儿也没说杨四郎穿了啥,光摘了这个脱那个……)
  • 【2014年04月19日20:22】窦尔墩:“啊?听你讲话,敢莫你与三太同姓同宗?”黄天霸:“嗯!不但同姓同宗,而且同桌用饭、同榻安眠。”窦尔墩:“三太是你什么人?”黄天霸:“乃是先父。”窦尔墩:“你呢?”黄天霸:“先父的儿子!”
  • 【2014年04月22日20:55】李艳妃:“(二黄原板)开言来叫一声定国将,哀家言来听端详:千看万看看太子的年纪小,望皇兄念老王爷下世早、只留下这一根苗、必须要轻打轻责、你饶恕我这遭、下次再不饶。”徐延昭:“老王爷下世早?怹下早市买菜去了?”
  • 【2014年04月28日20:55】黄天霸:“彭大人今日甚是动怒,你道为着何来?”关泰、计全、朱光祖:“为着何来?”黄天霸:“只因太尉梁千岁,奉旨口外行围射猎,圣上恩赐御马。竟有大胆贼人,杀死更夫,盗去御马。临行之时留下书信一封,上写:如今若问盗马人,飞镖我父便知情。”关泰、计全、朱光祖:“我等实实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