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4年12月

2014 年 12 月 31 日

2014年工作总结

即将送走2014年(国内已经迎来半天的2015年1月1日了)。本来节假日期间就比较懒散,除了梨园的新年特辑录音每日更新一出外,没有大规模地整理其他资料。但是刚刚又送走了孙元坡丁宝祥二位先生,眼看年底,又有两位驾鹤西去。特别是孙元坡先生,那台湾大大小小的录音里没少了他的戏,真是好角儿。

还是说回今年的工作总结吧。戏考的剧本本年新增了38出,与2010年时一样,是近六年来第二高的产量。还算不错了。分布图如下。

2014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2014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如图所见,《京剧汇编》依然占了将近四分之三的份额。若说明年的规划,有一点是准备开始在录入的选材上偏回《戏考》那套书,集中火力,争取用五年时间,把这套书的剧本都整理完了。这个目标应该不是很离谱(目前这套书的完成比是72%),既然写出来了,就是做一个凭证,鼓励自己把它完成。另外,为了体现出工程的进展程度,从本年开始特别记录整个录入工程的完成比。到今年底是43.53%。

本年录入第一多的为豫让桥,贡献了10出剧本;第二多的为泠娜,贡献了6出剧本;第三多的为仲愚,贡献了5出剧本。

其他小站,由于新的菊坛世系谱与梨园百年琐记合并了,因此今年的梨园百年琐记,又多了一些要统计的东西。同时,京剧剧目考略新增的图片功能,也加入了今次的统计。从数据上看,果然不似以前那样有大起大落之势,自改版后的更新频率和数量还是相当稳健的。继续保持。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257条,修正87条;事件条目新增1854条,修正41条;族谱信息671条,师承信息1972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滑稽爱好者、打渔不杀家、慕梅馆主、康岩1980、z、水牌子、小豆子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126个,图片新增460个(注:图片功能是今年新增加的,按理说现在站上的共907张图片就应该是今年新增的总数。其实不然,其中有447张是2013年12月测试阶段就开始增加的)。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38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枯石瘦木、津一曲艺京剧、凤点头等。
  • 梨园:录音新增126出,修正15出,恢复老梨园录音3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田方、西城老軍、董林、秋思、凤点头、彭林刚、小豆子等。

希望五年内完成《戏考》这套书的目标,可以在新的一年里有一个好的开局。祝各位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2014 年 12 月 2 日

求忠出孝

《骂王朗》这段故事,只见于小说,不见正史。以前看《演义》上那段,真是酣畅淋漓,痛快之至。再后来电视剧里,唐国强的诸葛亮,在金风瑟瑟的战场上,对着那“皓首匹夫”一番痛斥,演得真是好。

舞台上已很难见这出戏了。头两年上海的陈圣杰贴过,不清楚是从哪儿到哪儿。若是全出的,自然是好。即便只是几折,也是难得的丰富舞台剧目之举。

以现存的资料来讲,言菊朋先生留下来的两面二黄的唱片,真是好听。虽是《骂王朗》为题,这段其实是诸葛亮复述取天水收姜维的情由。言先生的唱,大部分词句与其他本子差不多,但是也有他独特的地方:即在“取天水多亏了子龙老将”之后,有别于大路的“幸喜得姜伯约前来投降,我看他用兵法孙、吴一样,将我这兵机战策传授他参详”,而是“搬姜母那伯约他才肯来降,孝子的门方能求那忠臣良将,传道法收桃李列在门墙”。这段唱配以别致的腔,格外动听。言先生唱来,真显出武侯飘然道骨之风。

读《三国志》,讲到靳允的母妻子弟为吕布所执,而程昱前往对靳允讲了一番 “孰与违忠从恶而母子俱亡乎”的道理,靳允于是“不敢有二心”。所谓“忠孝不能两全”,靳允在这儿选择了忠。此处,有徐众的批评曰:

允于曹公,未成君臣。母,至亲也,于义应去。昔王陵母为项羽所拘,母以高祖必得天下,因自杀以固陵志。明心无所系,然后可得成事人尽死之节。卫公子开方仕齐,积年不归,管仲以为不怀其亲,安能爱君,不可以为相。是以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允宜先救至亲。徐庶母为曹公所得,刘备乃遣庶归,欲为天下者恕人子之情也。曹公亦宜遣允。

这段论述 “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的主旨,不正是言先生所化为“孝子的门方能求那忠臣良将”的唱词么?这段唱在先,后面再是诸葛亮痛骂那位“反助逆贼”的王司徒,其对比鲜明强烈。

在忠和孝不能两全的情况下,古人更看重的是一个人的孝心。管仲的“不怀其亲,安能爱君”是一点儿错也没有。

翻闲书恰到程昱这篇,又见新闻上说吴清源去世了,一堆人在网上哀悼。按说活了一百岁的人,挺不容易。斯人已逝,无意效伍子胥做 “鞭尸”之妄举。吴清源显然没有什么忠孝难全的问题,却选择在抗战时期到日军营盘“劳军”,鼓吹“日中亲善”。而不少国人竟也如此健忘,把这样一个屡屡伤害祖国的人,塑造成一位无国界的棋圣,实在让人看不明白。且不说对比抗战时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前辈先烈,就是蓄须明志的梅先生,又比这位吴氏不知高出多少层境界。于大义有亏的人,不能因为会下几手围棋,赢了几位日本棋手,就受到民族英雄般的待遇吧?

大义凛然与奴颜婢膝的界限可以如此模糊,这真是一个“多元”的世界。好在,棋盘上的子,都还是个个黑白分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