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5年8月

2015 年 8 月 7 日

火彩:2015年6月

  • 【2015年06月05日08:23】黄天霸:“我想此马,生在世上,不过是受享清福而已,这足下未必能快吧?”窦尔墩:“某盗来此马,乘骑了一程,有千里的脚程。”黄天霸:“如此说来,此马能行?”窦尔墩:“能行。”黄天霸:“快得很?”窦尔墩:“快得紧!但是一件。”黄天霸:“哪一件?”窦尔敦:“费鞋。”
  • 【2015年06月11日08:34】叫“永”什么的很多都没有“永”到底,比如刚判了无期的那个“永康”,还有掉下来的“永远健康”,南明的永历皇帝,再有就是刚开了“永”字班不久便解散了的中华戏曲专科学校……
  • 【2015年06月18日09:27】程婴:“唉,娘子啊!(二黄原板)娘子不必太烈性,卑人言来你是听:赵、屠二家有仇恨,三百余口赴幽冥。我与那公孙杵臼把计定,他舍命来你我舍亲生。”程妻:“如此说来,公孙老爷算是你我的儿子了?”
  • 【2015年06月19日21:18】隆重纪念老包给小陈相面皮991周年。

火彩:2015年5月

  • 【2015年05月10日19:57】举家半自驾游一礼拜,泰山大人开车。行驶在公路上,一旁的 GPS 经常是说两句话给引到正道上后,扔下句“继续行驶n百公里”便不言语了。再说话就是几小时后,冷不丁冒出句“前方n百米右转”,一点儿提前量都不给。要是前头痰嗽一声,来个“嗯哼”、“哎嗨”、“啊哈”什么的就好了。
  • 【2015年05月12日20:33】老军:“饿呀!”杨继业:“(反二黄原板)饥饿了就该把战马宰了!”老军:“冷呀!”杨继业:“(反二黄原板)身寒冷就该把大营焚烧!”老军:“雁来了。”杨继业:“(反二黄原板)宝雕弓打不着空中飞鸟,弓炸弦断就为的是哪条?”探子:“报!石虎将爷战马绞倒。”石虎:“饿呀!”
  • 【2015年05月15日19:22】据《明史》载:徐达死后,“帝为辍朝,临丧悲恸不已。追封中山王,谥武宁,赠三世皆王爵。赐葬钟山之阴,御制神道碑文。配享太庙,肖像功臣庙,位皆第一”。《大保国》中李良指着功劳簿说“喏喏喏头一名就是老夫”,如此拚着性命使伦理哏,难怪被徐延昭呸。
  • 【2015年05月19日08:06】老王当初做事差,不该斜插海棠花。绣鞋就该火焚化,因此街亭失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