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6年1月

2016 年 1 月 27 日

2015年网络戏曲曲艺大事

十大网络戏曲曲艺事件写到今年,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若以地支算,整整一轮了。写这个的初衷是为了回顾一年之间网络戏曲曲艺界的大新闻,也算是为这个小圈子做一份总结吧。不过随着近几年网站的去中心化和信息的碎片化,虽然坚持在第一线做网站做内容的人还有不少,可如今所谓的网络戏曲大事,很多只是某行内人“触网”时发生的事儿而已。以现在的标准,都得算什么娱乐八卦了。今年起,网戏大事去掉“十大”,不生搬硬凑,有几桩值得记的就是几桩,宁缺毋滥。

一、评书《火影忍者》开播
2015年2月初,王玥波在土豆网上开播了一个根据漫画《火影忍者》改编的评书。应该说王玥波这部书还是中规中矩,口风正,台风稳,充分体现了新的作品如何做到移步不换形。但是制作方未免太外行了:好好的书就让演员在台上讲评也就是了,非要弄画外音加弹出的动画,如同现在一种所谓的动画相声似的,不给你加点儿些“旁门左道”不显得他们用心了;又好比晚会上唱段戏都会给派二十多号伴舞的一样,完全不能理解艺术之精髓所在,画蛇添足。不过据说这部书在漫画迷中反应不好,“吐槽”的很多。没看过这个原著,不好评价。另外这个视频节目似乎有始无终,到第四回就泥牛入海,没了消息。

二、“样板戏传统化工程”
讲到“移步不换形”,不得不提一下@信浮沉自己录制的一批号曰“样板戏传统化工程”的京剧唱段。这些唱段计有《白毛女》(马程版)、《打虎上山》(言派)、《我们是工农子弟兵》(奚派)、《朝霞映在》(麒派)、《家住安源》(荀派)。和几年前的各大流派《丢手绢》一样,这些唱段在流派的模仿上都是惟妙惟肖,而更妙的是,所翻唱的唱段都是从来不讲流派的样板戏。信老这些年在网上网下创作了不少受欢迎的作品,无论是笔头上还是表演上,从京剧《会审伽利略》到评弹《白蛇·酒令》,都可堪称绝佳,实是人才。“礼失而求诸野”不虚也。

三、徐德亮状告百度
“诸野”有时候也不是那么靠谱的。比如“山寨”维基百科的百度百科,其由大众贡献的条目就质量参差不齐,多年来为人诟病。7月,徐德亮一纸诉状把百度告上了法庭。徐德亮认为,“被告经营的百度百科登载了他的个人简介,包括其生平履历、作品等。但现在徐德亮发现百度百科中关于他的简介与作品有诸多不实之处,部分内容被歪曲致使公众对他产生重大误解,严重影响了他的形象和声誉,对他造成极大的精神损害……经自己多次与被告沟通并发律师函,要求对方删除不实简介,修正相关内容,但被告均不予理会,导致不实信息被传播扩大,严重损害了自己的名誉权”。海淀法院受理此案后,未见下文。

四、戏曲的众筹
当然,举众人之力也是能办成很多事儿的(戏考就是一个例子)。8月份,《解放日报》发表一篇评论文章:《众筹抑或是复兴戏曲的一种模式》,讲述了2015年引入“众筹”概念的上海评弹团筹备中篇评弹《林徽因》的情况,并且展望,有市场有口碑的艺术,固然小众,但“如果具备过硬的剧本、演员扎实的功底、不断创新的舞台效果,完全可通过众筹这种全新的商业模式,去探索一条推动戏曲艺术繁荣发展的路径,从市场运作的前景来看,抑或是一个检验戏曲艺术能否被市场接受和助推其复兴壮大的全新样式”。早在年初,昆曲众筹《宁武》成功,在南京开机;而到11月,南京的京戏迷又发起了《王珮瑜京剧清音会——南京站》的众筹。这些都是好的开端。

五、视频栏目《封杰访谈》开播
3月4日,咚咚锵中华戏曲网联手封杰共同推出了《封杰访谈》视频栏目,“共同打造全新的戏曲话语平台,并通过移动互联网进行传播”。封杰先生近年来出了不少名家访谈的书籍,很多访谈都得说是在老艺术家把那些玩意儿带离人世前抢下来的珍贵文字。现在有网络视频做平台,相信会为我们提供更加直观的内容。

六、刘桂娟的点翠
网上但凡是涉及到刘桂娟的事儿,都能引来很多争议。并不是因为她的艺术如何,而是由于其在网上很多与其身份(无论作为演员还是作为政协委员)不符的言行,着实惹人注目。2011年的时候她就因为嘲讽雷锋而惹来众怒,而2015年一条炫耀点翠的微博再惹波澜。“这一头点翠头面,十几年前买的,花了12万银两,今天即使是四十几万人民币也买不到了,八十只翠鸟翅膀下的一点点羽毛,经过点翠师傅的加工,变成有流动光泽的头面,永不褪色。每次演出,后台总会有化妆师或同行爱好者,专注的看它,赞不绝口。”抛开动物保护什么的不说,单就是刘桂娟时而拿着靠混体制内才买得到的点翠头面耀武扬威,时而又用低劣的谣言来抹黑这个体制,太精神分裂了。这件事对京剧本身而言,倒是给大众科普了点翠是什么东西。不过,刘也算在某种程度上因为点翠再次把京剧给污名化了。

七、中国民族报与宇扬评剧苑共建戏曲新媒体
11月10日,中国民族报旗下的中国民族宗教网和宇扬评剧苑在宇扬评剧苑基地戏楼举行协议签署仪式,共同为推广与促进、传承、民族文化中的这一优秀戏曲艺术瑰宝而共同努力。具体协议内容不清楚,但是据相关报道,这是由《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第二十条“发挥互联网在戏曲传承发展中的重要作用,鼓励通过新媒体普及和宣传戏曲”衍生出来的合作成果。希望官方和民间各自出力,特别是在戏曲的传承上,发挥互联网的优势,做出一些实事来。

八、老京艺网停止运营
自2014年小生在他最初的那个京艺网(jingju.net)上宣布将暂停服务后,老京艺网又维持运营到了2015年,但更新频率已经很低了。直到有一天这个网站彻底打不开了。从 jingjuok.com 到 jingju.com 的突变,再从 jingju.net 的分离到停运,一个网戏时代似乎是落幕了。网上有网友会偶尔回忆十几年前用过的软件、上过的网站,转眼间斗转星移,网络上的戏迷网友都已经换了几茬儿,何况网站呢。

2016 年 1 月 7 日

评《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在相声表演与创作中的指导及应用》

这两天在微博上被关注的好友们刷屏了,一个号称“自13年苗阜王声后再次遇到的惊喜”的名为《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在相声表演与创作中的指导及应用》的相声被“隆重推荐”。第一时间点来欣赏。看罢,觉得并不好,全程除了“哼”过一声儿外,没有笑过。有日子没写东西了,子曰“学而不思则罔”,用了微博后一些零星的想法直接就冒到那上面去了,需要时不时地整理整理思路,写下来,记下来,学而思之。

先从相声的名字说起:《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在相声表演与创作中的指导及应用》。这个题目起得还是不错的,严肃至极,也因此可以形成反差。因为你知道这是一段相声,所以看到这种题目自然会被吸引过来,好奇这活怎么使?很抓人。这是这部作品成功的地方。但就相声内容本身来说,实在是辜负了这个好题目——通篇只是一个所谓“四维空间”的展示,仅此而已。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在哪里?而且,“在相声表演与创作中的指导及应用”也是名不副实。既无指导,也无应用,更没有创作。比较合理的题目大约应该是《在“四维空间”表演相声》之类的。大题目下没有展开,映衬得题目反倒不那么好了。

董建春、李丁二位上场之后,似乎用力过猛,无论逗哏的还是捧哏的都异常地兴奋,有种互相扯着嗓子喊的感觉。为了一个相声的底,劲头跟吵架似的。

入活很奇怪,董突然就说“在我取得了这些成就之后,我就开始思考一个更加严肃的问题”,试图入到他的“研究成果”上,显得非常突兀。而且还在这里用很低级的逗哏在讲话捧哏的一旁接下茬儿的方式抖包袱,接着是一段搬用了众多网络名词的贯口。

入到正题后,在《时间简史》上用了一个网上的笑话,反复几次“时间简史”。

接着开始演的所谓“四维空间的相声”,基本上就是一条儿“定理”——捧哏的如果没有接对下一个动作或台词,逗哏的就会重复之前的动作和台词。这是什么四维空间的概念啊?这是根据量子力学还是广义相对论的哪条理论推导出来的结果啊?

于是后半段的相声就是在捧哏的无数次出错中进行的。每出一次错,逗哏的都会倒带般回到原点,而捧哏的则是不停地被用扇子打,这后半段唯一的哏被反复地使用,直到节目结束。

全程中小豆子唯一“哼”的那一次,就是在逗哏的喷出水大喊“祝2015北京喜剧幽默大赛圆满成功”后,捧哏的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跟着说这个所谓的“新底”,所以又要从头来。这个“底”在一开始做过铺垫,观众在两位一阵激烈的表演终于“圆满成功”之后,即刻意识到捧哏的虽然坚持到了最后但还是没有演对,所以这包袱在这儿抖出来还是很有效果的。除此之外,这个相声真是没有亮点和笑点。

截张图。王玥波后来的这个表情,非常能表现小豆子和小豆花看完时的心情(请忽略字幕中来自张海燕的评论)。

王玥波的表情
王玥波的表情

后面巩汉林与刘伟的点评如同嚼蜡,也就不费笔墨评了。

当然,董、李二位在这个作品上肯定是下了不少功夫,特别是要展现演不对就卡壳这种状态,表演功力还是很强的,节奏快而不乱,两个人配合得也不错。要知道这么颠来调去地重复、过、重复,稍有差漏对不上,词儿对的不够严实,效果就不像那么回事儿了。

这个其实就是以打哏为主的新活,真没有什么相声的影子,更不要说可以拿来和当年苗、王的《歪批山海经》相提并论了。其实苗、王的活,即便是后来被命了题作的反腐作品《这不是我的》,也都还是有三番四抖,更像相声。

新活还是要努力啊。这个作品最大的功效就是又勾起来再看一遍侯耀文《口吐莲花》的心思。

2016 年 1 月 3 日

2015年工作总结

由于各小站的更新竟然坚持到了年底的最后一刻,所以2015年的工作总结就挪到2016年初来做了。

今年特别写了一个内部的小程序,直接读取并计算出某一年的工作数据,而不需要像往年那样专门跑到数据库后台现写 SQL 的查询来获得这些数字。所以在整理数据这方面,今年省了不少时间,往后也受益。

戏考的剧本在2015年新增了38出,与2014年持平。具体分布如下:

2015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2015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虽然来自《戏考》的本子增加了八出,但是去年的一个重大发现就是找到了原始的第三十五册《戏考》,使得《戏考》所载剧本数增加了八出(七出来自第三十五册,还有一出来自第十册的《烟鬼叹》)。所以此消彼长,《戏考》这套书的完成率在今年仍然停留在72%上。原计划五年时间完成的目标,貌似原地踏步,实则还是有进展的。而整个剧本录入工程的完成率达到了45.34%。

年度录入第一多的为泠娜,贡献了5出剧本;第二多的为小戏迷,贡献了4出剧本;第三多的并列四人:麋鹿先森、豫让桥、夜深沉、人生过客,各贡献了3出剧本。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163条,修正52条;事件条目新增1361条,修正12条;族谱信息59条,师承信息38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滑稽爱好者、大戏魔、徐祥龙、小豆子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10出,图片新增112个。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9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枯石瘦木、田方、西城老軍等。
  • 梨园:录音新增116出,修正6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董林、西城老軍、秋思、临祺蝂芹、凤点头、小豆子等。

如果在办公室跟我们头儿做真正的工作总结的话,2015年无疑是非常忙碌出活儿的一年,也正因为此,有时候戏考诸小站上的更新就顾不过来了,毕竟饭碗要紧嘛。好在,以上的数字还不是太难看,一年来更新的频率还是比较稳定的,主要还是首页左侧的“更新记录”时刻是个提醒,保证不要长时间掉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