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梅葆玖先生的一面

梅葆玖先生一周前去世了。之前曾听说梅先生住院了,情况不太好,没想到这么快就驾鹤西去。

因为和梅先生有过匆匆一面,觉得还是应该写上几笔。不过十几年前的事情,加上当时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现在只剩一个模糊的印象。

那是2002年暑假的一天,应该是一个下午,突发奇想去梅兰芳纪念馆转转。在馆里正转着,就那么巧地碰到了梅先生。彼时梅先生好像在和一个学生讲话,不好叨扰。于是跑到旁边卖纪念品的地方,买了一本《梅兰芳传》和几张明信片,在梅先生得空的时候讨了几份签名留作纪念。大约记得梅先生在讲最近忙着指导《西施》的音配像工作。现在回头看看这份音配像最后的字幕,2002年7月录制,正是那个时候。如今只有感叹音配像还算做得及时,再晚几年,老一辈的人可真凋零得不剩什么了。

那会儿梅先生笑眯眯的,很有亲和力,与以往照片中见到的一样。特别是站在纪念馆的四合院中,给人一种老邻居的感觉。

一面之缘,是为记。

梅葆玖先生的签名明信片
梅葆玖先生的签名明信片

《与梅葆玖先生的一面》上有1条评论

  1. 《诗文会》精彩唱词对白

    1.为选婿沈府会诗文 2. 车步清骗妹妹,车静芳要面试 3.牛斯文逼迫谢英再次替考再次替考
    4. 谢英善意题歪诗 5. 车、牛琢磨新骗局 6. 顾、谢准备进京赶考
    7. 假状元骗婚露馅儿 8. 谢英、顾子玉做媒人 9. 车静芳再考谢状元
    10. 二骗子来评理,哑巴吃黄连

    附录一 精彩唱词对白1.为选婿沈府会诗文2. 车步清骗妹妹,车静芳要面试

    沈——沈重,娥——沈婉娥,顾——顾子玉,谢——谢英,车——车步清,芳——车静芳,牛——牛斯文,香——飘香,家——家院

    1.为选婿沈府会诗文
    沈:(白)
    啊,三位世兄,想古人云,文以会友,友以辅人,今日雅舍会诗,不过是互相取益耳。
    望三位世兄谨守会规才是呀。
    牛:(白)
    啊,年伯,晚生苦读诗书,下笔万言,万万不会作弊。
    车:(白)
    啊,年伯,晚生学富五车,岂能传递夹带呀。
    沈:(白)
    如此,老夫就不必防嫌了。

    顾:(念车静芳代车步清做的诗)
    不要蓬门贵种分,肯随红紫斗芳芬。
    胆瓶过雨遥天色,一朵偏要剪绿云。
    好诗,只是儿女情肠,略带脂粉气味。
    沈:(唱)
    三篇文章难评选,且喜今岁大比年。
    待等金榜题名后,老夫方能践前言。
    顾:(唱)
    老学士不防嫌真假难辩,待将来科场中自分愚贤。
    牛:(白)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文章这东西都在肚子里头哪。
    又没长在脸上。你这话不通。
    车:(白)
    天下文章数三江,三江文章归故乡。
    故乡文章属舍妹,舍妹跟我学文章。

    2. 车步清骗妹妹,车静芳要面试
    车:(唱)
    我妹妹有才难应对,聪明伶俐不吃亏。
    心生一计我假装醉,见机行事好说媒。
    芳:(唱)
    兄长他与飘香背后演讲,沈老伯讥笑我所做诗章。
    莫不是匆忙中有何遗忘,为什么说欠通抛掷一旁。
    芳:(唱)
    听兄言不由我花容惊变,戏代笔险些儿将人欺瞒。
    沈小姐人品才貌谁不称羡,但愿得配才郎不负淑贤。
    想到此不由我暗中祝愿,多亏了诗落选谢地谢天。
    芳:(念谢代牛做的诗)
    纷纷姚魏敢争开,空向慈恩寺里徊。
    雨后卷帘看霁色,却疑苔影上花来。
    芳:(唱)
    果然是文情并茂绘影绘形,他比我车静芳胜过十分。
    观其诗度其人才情出众,牛相公必然是文质彬彬。
    车:(白)
    他不但文质彬彬,这里头啊,还有件喜事哪。
    芳:(唱)
    适才间我兄长言语含混,似与那牛相公提我婚姻。
    车:(白)

    芳:(白)
    我怎么想起这事儿来了,若被别人知道,岂不耻笑于我。
    况且此诗已评为卷首,自然与沈家结亲。与我何干哪。
    想到此不由我羞怯难忍,女儿家心中事怎好出唇。
    车:(自白)
    哎呀,我说牛相公,我把妹妹许配给你,你瞧怎么样啊?
    芳:(唱)
    忽然间听兄长醉中言论,果然是将牛生配我终身。
    男大当婚女当嫁,古有明训,但不知那牛生是何等之人。
    (白)静芳啊静芳,你怎么越发地想入非非了。
    酒后的呓语难以凭信,我兄长他惯于信口胡云。
    可叹我二爹娘早年丧命,到如今终身事无人挂心。
    车:(白)
    哎,看我妹妹这神气,八成这事儿有门儿。
    我再试探试探。这常言道的好,是酒后多忘事。往后这就还真的少喝。
    哎呦,我说妹妹,哥哥我忘了一件好大事了。
    芳:(白)
    什么大事?
    车:(白)
    哎,恭喜妹妹。贺喜妹妹。
    芳:(白)
    嗳会诗选婿你出名,小妹妹我愧为女儿身。恭喜只是乃何论
    车:(白)
    妹妹你误会我了。我说的呀,是给你说了一门亲事。
    芳:(唱)
    我兄长原是个有心之人,倒不如用言语将他来问,
    兄长,这件事但不知是假是真。
    车:(白)
    当然是真的事了。
    芳:(唱)
    请问这人他的名和姓。
    车:(白)
    妹妹,他就是牛员外的少爷,
    (唱)我的朋友当今的才子牛斯文。
    我这么一说,你是乐意了吧?
    芳:(白)
    胡说
    车:(白)
    不乐意你乐什么呀?
    你瞧瞧,乐了没有?乐了。
    芳:(白)
    兄长,但不知那牛相公他评为第几。
    车:(白)
    当然是第一呀。
    芳:(白)
    这就不对了。
    车:(白)
    怎么不对了?
    芳:(白)
    既然评为卷首自然与沈小姐结亲才是。
    车:(白)
    咳,妹妹,你是有所不知呀。
    我和那牛相公是交好甚厚,他情愿把沈小姐让给我,
    我呢就把妹妹许配给他,这就叫两全其美,两全其美呦。
    芳:(唱)
    婚姻大事既已定,怎肯擅自让他人。
    车:(白)
    妹妹,(唱)
    我二人素日交谊深,他让个媳妇怎不能。
    芳:(白)
    哎呀且住。此人既与我兄长为伍,恐系纨绔子弟,啊兄长
    车:(白)
    妹妹
    芳:(白)
    那牛相公既愿与我结亲
    车:(白)

    芳:(白)
    我要面试他的真才实学。
    车:(白)
    得了呗,那有个女子面试人家男子汉大丈夫的。
    哎,不通啊不通啊。
    芳:(白)
    如此婚姻作罢。
    车:(白)
    别介别介 ,哎,仔细一点也好。
    这样吧,明儿个我就把牛相公请进府来。妹妹呀。
    (唱)妹妹做事真聪明,我这个如意算盘要落空。(下)
    芳:(唱)
    心里儿惊有喜,情不自禁,但愿他才貌双全是个意中人。

    3.牛斯文逼迫谢英再次替考
    谢:(唱)
    蓬蒿里茂着灵芝草,淤泥临着紫金盆。有朝一日春雷震,谢英壮志凌青云。
    车:(白)
    从前古怪事儿少,如今古怪事真多。
    女的敢来主科场,难得倒霉受折磨。
    牛:(白)
    便宜从来不易得,玫瑰锁好刺儿多。
    指望娶个好媳妇,啰嗦啰嗦真啰嗦。
    车:(白)
    我说,你让小谢替你去赴考,这事儿他能去吗?
    牛:(白)
    不去也得成啊。他吃着我的,喝着我的。
    我教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
    车:(白)
    好,瞧你的。
    牛:(白)
    瞧我的,走走找他去。
    谢:(白)
    啊,二位到此有何见教?
    牛:(白)
    谢先生,你的好差事来了。
    谢:(白)
    敢莫又是
    牛:(白)
    哎,非也非也。大相公今儿个我要相亲了。
    谢:(白)
    啊,你要相亲哪,此乃一桩喜事,快去快去。
    牛:(白)
    哎,慢着慢着,他是这么回事儿。
    那位小姐要面试与我。没别的说的,谢先生您就替我去一趟吧。
    谢:(白)
    哎呀呀,着如何使得。
    哎,谅一女子,未必精通文墨,你只管大胆前去就是。
    牛:(白)
    哎,我说谢先生,您哪可别隔着门缝把人给看扁了。
    上次沈府考试,考中第二名的可就是这位小姐呀。
    车:(白)
    对啦就是舍妹。
    谢:(白)
    既是你舍妹的亲事,就越发布该弄虚作假的了。
    车:(白)
    哎,我这当哥哥的说去得就去得呀。
    谢:(白)
    呃,如此非礼之事我谢英岂能乱为。
    牛:(白)
    哎,我说小谢呀小谢,你可别不识抬举呀。
    想你流落此地,落魄客店。是我爸瞧得起你,替你还了账,叫你在我家坐馆。
    你才有了饱饭吃。我告诉你说,我是主人,你是伺候主人的。
    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呀?
    谢:(白)
    哼,不能前去。
    牛:(白)
    哈哈,小谢呀小谢,你太性傲,不肯替我走一遭。
    你若去了还罢了。倘若不去,我叫你有好的瞧。
    一不打来二不骂,一张状纸把你告。
    告你在我府做强盗,送你到当官去坐牢。
    先打板子带手铐,花点银子我买你的命一条。
    看你是走我的阳关道,还是过你的独木桥。
    谢:(白)
    这,呀
    (唱)纨绔子弟似恶棍,寄人篱下一书生。
    万般无奈暂应允,见机行事会钗裙。
    (白)好好好,我去就是。
    牛:(白)
    呦,怎么着你啦。我这儿谢谢你啦。
    谢:(白)
    走走走
    牛:(白)
    哦,你就这么去呀?
    谢:(白)
    哦,要怎样的前去呀?
    牛:(白)
    您跟我到上房,换件像样的衣服,那才对了。
    谢:(白)
    哎呀,将就了吧。
    牛:(白)
    哎,不能将就,换衣服去,换衣服去
    挑挑总得挑挑。

    4. 谢英善意题歪诗
    芳:(唱)
    喜盈盈进画堂,亲任主考选才郎。
    欲前又踌躇,踌躇复彷徨。
    大事难托恐虚妄,兄长他纨绔忒荒唐。
    纵有双亲在,婚事也需自主张。
    观诗心窃慕,无端动柔肠。
    愿今日得遇知心画眉郎。
    锦心绣腹怀壮志性温良,吟妙句成佳章,凭我一点,胜过那隔墙频奏凤求凰。
    啊,凤求凰。
    车:(白)
    哎呀,妹妹,这个牛相公他来啦。
    芳:(白)
    噢,有请。
    车:(白)
    是,这个,我请他去啊,你稍等会儿。
    有请牛相公。(牛出)
    车:(白)
    嘿嘿嘿,你出来干什么呀?
    牛相公你忘了你
    牛:(白)
    哎,没错
    哎,有请牛相公。
    车:(白)
    一会儿就到啊,妹妹,你别着急。
    谢:(白)
    今日装假貌似真,满腹怒怨向谁申?
    牛:(白)
    哎,谢先生,您可别忘了,这会儿呀,您可是替我呀。
    谢:(白)

    牛:(白)
    哎,谢先生您先别生气啊,这会儿您替我,赶明儿个您相亲的时候,我在替您。
    谢:(白)
    休得胡言乱语。
    书童
    牛:(白)
    哦,有
    谢:(白)
    随我来
    牛:(白)
    是是
    车:(白)
    他们来了。我引见引见。
    这位就是牛相公。
    哎,这就是舍妹。
    谢:(白)
    小生有礼。
    车:(白)
    哎,坐着。
    妹妹你就赶紧出题吧啊。
    芳:(白)
    吩咐下去,闲人一概不许停留。
    车:(白)
    我说,听见了没有,妹妹说了:闲人一概不许停留。
    (指牛)你给我出去。
    牛:(白)
    哎哟
    谢:(白)
    请小姐命题。
    芳:(白)
    还是以绿牡丹为题,赋七言绝句一首。
    谢:(白)
    领题
    (唱)只见她举止端庄明秀无比,怎忍得偷桃换李将她欺。
    芳:(唱)
    只见他风流才俊非凡气宇,为什么提笔又放复沉思。
    谢:(唱)
    我本当向前去诉明原委。
    车:(白)
    哎哎哎,坐下坐下。
    谢:(唱)
    那狂徒似阎罗定然不依
    芳:(唱)
    莫不是对题目无有情趣,见此情倒叫我顿生猜疑。(白)
    啊兄长
    车:(白)
    哎妹妹,什么事呀?
    芳:(白)
    这位相公的文思为何这样的慢哪?
    车:(白)
    啊,慢。它是慢工出细活啊。
    你等着吧。
    哎哟我说谢,谢谢你麻烦你利落点成不成?
    谢:
    哎(唱)
    车步清一声声催逼严厉,我这里坐针毡难以安席。
    此时间我心中忽生一计,倒不如题歪诗破此骗局。
    芳:(白)
    飘香,
    香:(白)

    芳:(白)
    点上一柱香,香尽之后,若无诗作,与我抢卷。
    牛:(白)
    快写,快写呀
    芳:(白)
    (对牛)何人在此,轰了出去。
    车:(白)
    你给我出去,你给我出去吧你。
    牛:(白)
    哎哟,这儿怎么不让我待哟。
    谢:(唱)
    霎时间歪诗已题毕。
    芳:(唱)
    真才子显才华提笔如飞。
    谢:(白)
    交卷
    牛:(白)
    哎,谢先生
    车:(白)
    我说妹妹,这诗写完啦。
    芳:(白)
    快些念来。
    车:(念谢替牛写的诗)
    绿色牡丹真奇怪,非紫非红非黄白。
    若问此花何所似,乌龟背上长青苔。
    牛:(白)
    哎哟。我的妈呀。这是什么诗哟。
    芳:(唱)
    可笑他无才学自讨无趣,市井徒充斯文来把人欺。
    多亏我亲主考当场面试,那狂徒装腔作势写歪诗。
    逃之夭夭出门去,他枉费心机。回头来向兄长责以大义,你不该当儿戏乱吧亲提。
    车:(白)
    我说妹妹,上回他那诗,写得可是不错呀。
    芳:(唱)
    那篇诗必然是名流替代,他沽名钓誉风雅自居。
    车:(白)
    哎呀,我说妹妹,他家有万贯家财。可是缙绅之子呀。
    芳:(唱)
    纵然他是缙绅子招摇行骗无耻之极。
    车:(白)
    你瞧他长得那么俊,他可不像个骗子手哇。
    芳:(唱)
    绣花枕头裹败絮,又似那乌鸦披着凤凰衣。
    车:(白)
    我俩是莫逆之交,他可是个仁义的兄弟呀。
    芳:(唱)
    说什么莫逆之交仁义兄弟,分明是朋比为奸暗用心机。
    全不念二老双亲遗言嘱咐你,招狂徒,欺胞妹,灭天理。
    哪有手足之义,你枉戴儒巾着儒衣。
    车:(白)
    你把我的好心啊当成驴肝肺了,往后我再也不给你找主了我。
    芳:(唱)
    嗳,从此议婚不用你,自觅知音找归依。
    一旦于归离家去,不用你妆奁和嫁衣。

    5. 车、牛琢磨新骗局
    车:(白)
    嘿,我说妹妹,
    小谢做事太泄气,叫我老车干着急。
    哎呀,我说老牛哎,老牛哎,你小谢干的什么事,闹得我们兄妹失和。
    牛:
    你也别埋怨了。我看,这事儿也不怨你,也不怨我。
    就怨那个谢英,他诚心破换咱俩的婚事。
    等我回家去告诉我爸,扣下他的钱粮,把他赶出去,我活活饿死这个穷酸完了。
    车:(白)
    我也完了。
    牛:(白)
    你完不了。你肚子里头还有那么点文章。
    再有你妹妹一帮你呀,你还不弄个榜眼探花做做呀。
    车:(白)
    还探花呢,那考官但凡是个瞎子,他也不会挑我呀。
    我有主意了。
    牛:(白)
    你有什么主意了?
    车:(白)
    等到发榜的时候,我假扮个状元,去到沈家骗婚。
    那沈老伯一时糊涂,把他的姑娘就许配给我。
    等她明白过来呀,是木已成舟,他也说不出什么来
    哎,你瞧这主意怎么样?
    牛:(白)
    好主意呀,恭喜恭喜,沈小姐归你了。
    车:(白)
    她要真的归我,请你喝喜酒。
    牛:(白)
    慢着,他等发榜之后假扮状元去骗婚,
    他能去,我怎么就不能去呢。
    等发榜之后,我也假扮个状元去骗婚,
    走到他头里,看咱们谁快。
    对,我就是这个主意,正是
    假扮状元去骗婚,花言巧语我哄他人。

    6. 顾、谢准备进京赶考
    谢:(唱)
    心中恼恨牛斯文,不该逼我去相亲。
    街头徘徊心不定,
    顾:(唱)
    见谢兄是何故背地沉吟。
    啊,谢仁兄。
    谢:(白)
    啊,原来是顾贤弟。
    顾:(白)
    天到这般时候,为何不回馆舍,独自在此沉吟哪?
    谢:(白)
    顾贤弟呀(唱)
    那日沈府牡丹赋,代笔中了第一名。
    顾;(白)
    哎呀,原来那日诗文会上,是仁兄的大作。
    这就难怪了,啊,仁兄,今日为何如此穿戴呀?
    谢:(白)
    贤弟哪里知道,那牛斯文二次逼我,
    带他到车府相亲,我看车小姐才貌双全,
    岂能捂她的终身,故而写下歪诗。
    将两家的婚姻拆散,这牛斯文家么,我是在也不去的了。
    顾:(白)
    仁兄做得对,做得好。
    想大丈夫志在四方,岂能恋这升斗之粟。
    今当大比之年,仁兄何不到寒舍小住几日。
    一同赴考,意下如何?
    谢:(白)
    哦,这个。
    顾:(白)
    自家兄弟,何必忒谦
    谢:(白)
    多谢贤弟。
    正是
    斗米折腰深所恨
    顾:(白)
    谢兄今日胜古人。
    谢:(白)
    贤弟请,
    顾:(白)

    7. 假状元骗婚露馅儿
    沈:(唱)
    为娇女举文会东床待选,婚姻事系终身斟酌再三。
    我也曾约定了金榜凭断,但不知这一科谁中魁元。
    家:(白)
    启老爷,牛相公得中状元,前来求见。
    沈:(白)
    有请。
    牛:(白)
    年伯在上,晚生拜见。
    沈:(白)
    少礼,请坐
    牛:(白)
    谢坐
    家:(白)
    启老爷,车相公得中状元,前来求见。
    沈:(白)
    怎么又是一个状元哪?
    哦,有请。
    车:(白,对牛)
    你怎么来了?
    牛:(白)
    我倒先来了。
    车:(白)
    啊,年伯在上,晚生拜见。
    沈:(白)
    啊,请坐。
    车:(白)
    谢坐
    沈:(白)
    二位世兄,金榜高中,可喜可贺。
    车:↘
    年伯提拔
    牛:↗
    沈:
    但不知中的几榜?
    车:↘
    晚生乃是头名状元
    牛:↗
    沈:
    啊,怎么一科之中,竟有两个状元哪?
    车:↘
    啊,他是假的,我是真的。
    牛:↗
    沈:(白)
    好了,好了,且喜今日二位俱都在此,
    正好复试,以辨真伪。
    啊,伪者送官重办。
    牛:(白)
    年伯,晚生来得匆忙,还是改日再考吧。
    沈:(白)
    我意已决,就请依号入座。
    家院,吩咐下去,前后门户重重把守,一概不准出入。
    家:(白)

    下面听着,老爷吩咐,前后门户重重把守,一概不准出入。
    牛:(白)
    啊,年伯,晚生未带笔砚哪。
    沈:(白)
    此处现有
    车:(白)
    啊年伯,晚生我要出恭去了,
    沈:(白)
    廊下设有净桶。
    家:
    状元公到,
    沈:
    有请。
    (二上。车、牛下,谢、顾上)
    谢、顾:(白)
    老先生。
    沈:(白)
    请坐。
    谢、顾:(白)
    谢坐。
    沈:(白)
    啊,顾世兄,你中的是状元吗?
    顾:(白)
    学生中的是榜眼。全录在此,老师请看。
    沈:(白)
    待我看来。
    状元谢英,榜眼顾子玉,啊
    这上面怎么没有那两个奴才的名字呀?
    家:(白)
    启老爷,牛车二人钻狗洞逃走了。
    沈:(白)
    哈哈哈(唱)
    不肖之子原形现,老老夫方悔未防嫌。

    8. 谢英、顾子玉做媒人
    谢:(白)
    老先生哪,(唱)
    沈府会文高贤选,学生代笔草诗篇。
    令嫒终身险遭骗,负荆请罪到堂前。
    沈:(白)
    岂敢哪岂敢。
    啊,此事已明。状元公不必挂牵呢。
    谢:(白)
    多谢老先生。
    沈:(白)
    状元公请过来。
    谢:(白)
    老先生有何见教?
    沈:(白)
    状元公啊,(唱)
    顾生品学人称羡,愿许小女结良缘。
    启齿不便难如愿,故请状元你来周旋。(白)
    状元公,小女之事就请状元公作伐。
    啊,料无推辞的了。
    谢:(白)
    啊,这,理当效劳。
    顾贤弟,请过来。
    顾:(白)
    仁兄何事呀?
    谢:(白)
    贤弟金榜高中,老先生愿将小女许配终身。
    愚兄作伐,贤弟你是料无推辞的了。
    顾:
    既是仁兄做伐,小弟焉敢不遵哪
    谢:(白)
    哎,你不是正为此事来的吗?
    顾:(白)
    啊仁兄,你呢?
    谢:(白)
    全仗贤弟。
    顾:(白)
    包在小弟身上
    谢:(白)
    啊老先生,顾贤弟已将婚事应允了。
    啊顾贤弟,快快拜见岳父大人
    顾:(白)
    岳父在上受小婿大礼参拜。
    沈:(白)
    贤婿请起,哈哈哈。
    顾:(白)
    岳父请过来。
    沈:(白)
    贤婿何事呀?
    顾:(白)
    啊岳父,那日诗文会上,车步清的诗篇,乃是他妹妹静芳所做。
    闻得岳父与车家乃是世交,何不做主,将车小姐许我谢仁兄,岂非一段美满姻缘。
    沈:(白)
    此事正合我意,正合我意。
    啊,状元公,
    谢:(白)
    老先生
    沈:(白)
    事逢凑巧。车小姐现在舍下,与小姐同习诗文,
    你们暂且回避,等我唤他出来,说明此事。
    顾:(白)
    多谢老先生

    9. 车静芳再考谢状元
    沈:(白)
    家院
    家:(白)
    有。
    沈:(白)
    有请二位小姐出堂。
    家:(白)
    有请二位小姐出堂。
    娥:
    闺中姐妹常相伴。
    娥:↘ 爹爹
    参见
    芳:↗ 老伯
    沈:(白)
    罢了,一旁坐下
    娥、芳:(白)
    告坐。
    沈:(白)
    啊,儿呀,前者会文选婿之时,为父有言在先,金榜为断。
    如今顾生得中榜眼,为父做主,将儿的终身,徐许配顾生了。
    芳:(白)
    与小姐贺喜。
    娥:(白)
    啐(下)
    沈:(白)
    哦,贤侄女请转。
    芳:(白)
    老伯还有何事?
    沈:(白)
    我有一言,你且听了。(唱)
    你父母下世早无人照看,每日里在闺阁苦度芳年。
    谢状元新及第品学罕见,为伯我愿作伐缔结良缘。
    芳:(白)
    老伯(唱)
    沈老伯恩义重才郎来选,怎奈我惊弓鸟心胆俱寒。
    那一日我兄长设计行骗,带来了牛斯文卷首诗篇。
    若非我亲主考真假来辨,险些儿误终身遗恨万年。
    但不知谢状元能否会见。
    沈:(白)
    事凑巧谢英,他现在舍间,乘此时你二人会上一面。
    状元公快来
    谢:(唱)
    见小姐神惶恐心神不安,
    沈:(白)
    状元公,这就是车小姐。
    这就是状元公。
    芳:(唱)
    他那日到我家来行骗,写下了歪诗辱圣贤。
    若非侄女善明辨,误儿的终身追悔难。
    事隔不久我的心犹怨,恼恨与他到今天。
    孤芳自赏我情愿,决不嫁厚缘无耻的儿男。
    谢:(白)
    这也不是我自己要来的呀。
    芳:(白)
    住口。(唱)
    狂徒休要巧言辩,蒙哄欺骗难上难。
    先前你把才子扮,今日又充假状元。
    两次三番把我骗,老伯呀,
    切莫中他的巧机关。
    沈:(白)
    我越发地糊涂了哇
    谢:(白)
    小姐呀(唱)
    提起了先前事令人感叹,牛斯文他逼我李戴张冠。
    我谢英怕小姐终身抱怨,假意儿写歪诗断了姻缘。
    不料想今日里真假难辩,辜负了我谢英一片好心田。
    沈:(白)
    原来如此。
    芳:(唱)
    我这里命一题当场试验,请谢君占一绝以释前嫌。
    沈:(白)
    这倒使得。
    谢:(白)
    请小姐命题。
    芳:(白)
    嗯,还是以绿牡丹为题
    谢:(白)
    领题
    碧玉轻浪翠玉烟,如此花容自解怜。
    倘若姓名犹可忆,风流错换李青莲。
    沈:(白)
    哎呀呀,诗意画意,真乃佳作呀
    芳:(唱)
    七言诗信口占疑云顿散,果然是真才子有此佳篇。
    适才言语多冒犯,敬请状元你来海涵。(芳、谢下)
    沈:(白)
    侄女做事忒谨慎,慧眼能辨假和真。叫丫鬟与小姐理云鬓,安排花烛庆良辰。

    10. 二骗子来评理,哑巴吃黄连
    车、牛:(白)
    走走走,咱们评理去。
    车:(白)
    哎呦,我说你这理说得下来吗?
    牛:(白)
    当然说得下来了。
    车:(白)
    咱们有理他没理。
    牛:(白)
    咱们有利他没理,走走走
    牛:(白)
    姓沈的,嘿,我说老沈呢,
    你把我妹妹许配给旁人,怎么也不给我这做哥哥的说一声啊?
    车:(白)
    对了,这就是你知书达理老学究干的事吗?
    简直是不通啊不通。
    沈:(白)
    哼,你二人来得正好。
    家院,将他们送官重办。(车、牛下跪)
    车:(白)
    沈老伯,我是认亲来的。
    牛:(白)
    我是来贺喜的。
    沈:(白)
    哦,你是认亲的,
    车:(白)
    对了,认亲来了。
    沈:(白)
    你是来贺喜的。
    牛:对了,来贺喜的。
    沈:(白)
    我要罚你呀
    牛:(白)
    哎呀,你要罚我干什么呀?
    沈:(白)
    罚你一名赞礼官,赞礼上来。
    牛:(白)
    老牛把礼赞,哑巴吃黄连。先装假才子,后扮新状元。如今漏了陷,罚做赞礼官。看着干瞪眼,两对美姻缘。动乐搀新人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