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7年1月31日

2017 年 1 月 31 日

2016年网络戏曲曲艺大事

一、“程砚秋吧” “卖身”案
3月份,百度“程砚秋吧”的网友杜若还生在知乎上发帖:“如何看待京剧大师程砚秋的贴吧被百度卖给演员程砚秋?”原来他发现“程砚秋吧”里所有的帖子都被删除,贴吧转换成了一个“不知名的不入流小演员”程砚秋的贴吧。此事曝光之后,百度发布官方公告,称:“此事绝对与贴吧商业化没有任何关系,因为针对名人类贴吧我们压根没有这项业务”。后经调查,原来是“前吧主因为长期未登录被投诉下任,后上任的吧主‘橙剩’陆续删除了贴吧中的老贴”。百度认为“这种个人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贴吧吧主管理制度,贴吧已对其进行了下任处置,同时紧急上任了临时吧主,逐步恢复被恶意删除的贴子”。

二、京剧演出配“弹幕”
4月份,王珮瑜在上海搞了一场“王珮瑜京剧清音会”。与往次清音会不同,这次主题为“老生常谈(弹)”的清音会,在东艺演奏厅舞台两旁竖两块LED屏,并在场内开设WiFi热点,观众使用手机上的文字插件平台即可“弹幕”。支持此种做法的观点认为这是与京剧叫好“一脉相承”的互动形式,是“对戏曲‘喝彩’文化的一种发展”,还能“拉近国粹与青年观众的距离,有利于国粹艺术的普及” 。实在不敢苟同这种观点。很简单的一条:低头看手机打字的观众,如何能专心欣赏台上的艺术?等对某一句唱或某一个动作的“喝彩”弹到幕上的时候,舞台上早已不知进行到哪里了。张口一声“好”,举手给个掌声,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么?是一件需要再继续发展成高科技的行为么?

三、孙福海网络收徒
8月份,曲艺理论家孙福海在天津首开山门,收沈之骅为徒,同时代师杨少奎拉师弟王连福。本次收徒拜师活动采用网络拜师形式,消息发布于网络,相声界同仁以及相关领导、前辈们通过网络祝贺,这是曲艺界首次通过网络“摆知”。

四、郭德纲、曹云金网上”互撕“
还是相声界的事儿。8月底,郭德纲在微博上公开“清理门户”,指责“‘云’字两人”(何云伟和曹云金)“欺天灭祖”。随后曹云金在网上贴出长文,历数郭德纲的问题。9月下旬,沉寂了数周的郭德纲亦以一篇长文做了回应,当天,曹云金再次发文称“二十天了,你终于写了一篇新编故事会。但我陈述的事实,你骂的是闲街”。两番“互撕”之后,双方都休兵罢战。德云社从成立之初便深谙网络宣传的重要,郭、曹不惜花时间和精力码长文于网络之上,自是清楚占据这场口舌之争舆论制高点的重要性,二位倒也不愧是师徒一场了。

五、单口相声加纯网付费
依然是相声界的事儿。9月底,爱奇艺推出国内首档大型单口相声体验式综艺《坑王驾到》,将单口相声引入纯网综艺。到10月底,“播放量突破亿次大关,单期播放量均超千万次”。据报道,“《坑王驾到》作为爱奇艺VIP会员首档付费纯网综艺节目,爱奇艺除为用户带来传统相声曲艺之外,邀请多位VIP会员亲临节目录制现场,全面打通曲艺作品表演者、观众、播出平台三者之间的关系,引起一众‘纲丝’追捧”。郭德纲当然有其自身的吸引力,加上网络提供的互动平台,使这档网络综艺节目成为当时的大热。

六、首档网络戏曲元素脱口秀的网络海选
曲艺演员范军利用手机应用(App)“戏缘”为自己的“首档网络戏曲元素脱口秀”节目“戏范儿”进行海选。从11月1日起,网友只要将自己的视频上传到“戏缘”里“娱乐梨园”的版块,并在作品题目前加上“戏范儿”标识,即可参与这个海选活动,只要视频的形式是戏曲曲艺,无论相声、坠子、评书、大戏均可。“首档网络戏曲元素”的脱口秀,从一开始就很好地利用了互联网和手机应用。

七、“网络时代的戏曲走向”学术研讨会召开
11月,第七届王国维戏曲论文奖颁奖典礼暨“网络时代的戏曲走向”学术研讨会在海宁举行,与会专家学者“围绕如何在保持戏曲艺术特征与特色的基础上,运用网络科技推动戏曲艺术的发展、促进戏曲研究的现代化展开研讨”。

八、“海峡两岸中华国粹经典艺术再现传播交流推广项目”网络平台上线
将近年底,“海峡两岸中华国粹经典艺术再现传播交流推广项目”网络平台在上海宣布正式上线。项目共从辜公亮文教基金转录回了425份音频文件资料,其中不乏孤本录音。这个项目虽然好,只是整理的人似乎并非内行,文字中的错别字惨不忍睹,而且很多录音资料缺少重要的信息——比如演员,更不要说录音年代等其他信息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九、戏考的新里程碑
本年,戏考不仅度过了第十五个生日,而且录入剧本数达到了一千出。新里程碑毕竟不是终点站,甚至连中点站都不是。漫道雄关,正当“迈步从头越”。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