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站务

网站相关信息


2013 年 8 月 22 日

900!

今天戏考的剧本更新之后,录入整理好的剧本总数达到了902,突破900大关!

距离上次的800大关,已经又过去将近三年的时间了,真是光阴荏苒啊。近几年剧本更新的频率不高,由这近六年时间只更新了900出剧本中的200出就可以看出速度下降之快。不过今年网站改版以来,感觉因为有了主页上更新记录的提示,每天整理资料的干劲儿又回来了,也许突破一千大关并不需要再等三年?不管怎样,今年的产量效绩如何,年底就能见分晓,到时候看看感觉是否准吧。

另外还有一个需要宣布的:从今天起,戏考现有的剧本将会有一次大规模的修正,主要修正处有两点:第一,所有曾经标有“二簧”板式的地方,都会替换成正确的“二黄”。考虑这个事儿有些日子了,前些时读《艺坛》学到了这个板式的正字。真是惭愧,这么多年被另一个所谓“权威”的说法“二簧”误导,实属学识浅陋。第二,剧本中所有出现“排子”的地方,都会替换成更规范的“牌子”。意识到这个问题在更早的时候,其实戏考的剧本早已开始用“牌子”这个正词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回过头来翻修以前的资料,趁着这次也就都把以前的改过来。其实现在都数据库化了,查找替换个词儿应该是很简单的事儿,可咱们这儿还涉及一个 PDF 文档的问题,这可都是每次手工生成的,所以需要回到每一个 Word 文档里去查找替换再生成,就会花些时间了,争取用一个月时间完成。是否要写个从纯文本直接生成 PDF 甚至 EPUB 文件的页面,也一直在考虑中,嗯,就是迟迟未下笔。

回到900的话题上,按照传统,依次是网站截图,改版后的第一次纪念留影——

2013年8月22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2013年8月22日更新后的戏考网站

相关统计——

已录入完成剧目:749出
总计剧本:902出
完成比率:42.834270878408%
总计字数:6901585字
参与人数:218人

一如既往地感谢——

8d、adjkm、Alfred、CALF、caozhiwen、chrislew、Cipher.L、CRT、door、DYH、eclogite、fallforest、glanfan、gongche、gucz、impromptu、jackie、Jasmine、Jeffrey、jipyan、lans、laowantong1971、lcat、LILA、louisa、lususlee、Marin、Mason、Mila、Phoebe、Picnic、rossiwu3505、sansan、silencelake、Snake Sui、soup、Talker、Thirteen、toower、wanghaojie、will、WL、wyoss、xu_henry_ca、yjzcjye、zinnia、ZXY、一村、万毅多多、三国月明、下里巴人、九儿、云径香残、云遮月、亢方、人生过客、仲愚、伊宜以忆、克莱伯、兔兔、兖苍、公羽、关东糖、冰棍儿、刘云浩、刘志峰、别墨、午夜兰花、午桥、半个馒头、反二黄散板、司南、合意、吉示翁、周文武、咚咚锵-中华戏曲网、咸鱼干、品菊斋、在人间、在宥、堇庐主人、夜深沉、大亮、大地、天外来客、天狼、天空海阔、太阳风、妄语、嬉笑伯、子澜、小Q、小四、小安、小慧、小戏迷、小澂、小蕙、小邢、小露686、岱黛、崇马慕津、常希群、平沙生、张、张丽华、张小晴、张新宇、张晖、张梦溪、张浩、张露晴、弦外无音、張珈羚、彭海晖、徐洁莹、微、思秋、怡梦斋主人、悟空、惊羽幽鸣、慈云、成斌、我爱中华、拉拉、敬石斋主、昆虫、明夷、易水伊人、映月、昴日星君、曹达人、朱旻、李海天、杨落雪、松仁老虎、松鼠斋、林、柳柳、梨园教主、毛刷子、汀兰、泠娜、波罗游子、浙江李小勇、海上钓鳌客、清河居士、渔唱谈今古、满庭芳、煮鹤焚琴、王一冰、王二、王佳音、王学范、王英春、王郗、痴菊叟、白头翁、盖世奇、知秋、石见、砚愚、碣石调 幽兰、碾芹斋、祥符、秋杨、秋逸斋主、箫声、红叶舞秋风、红衣易灵、红鬼、罗马、耀之、老叟、老戏迷新学员、肖少宋、胖胖、舞儿、芊寻千年、芦中人、苹果大圆子、范畹、荆棘鸟、草莓26、荫轩、菊苑散人、蒋黎明、蓝旗、蓟下阿凰、行健轩主人、西门小土包子、谁说苍天没有爱、豆腐、赵文华、赵汴湖、过空雁、酒醒春迟、铁杆戏迷、铁马冰河、锡卫、长弓贯日、阳春白雪、阿蒙、阿诺、阿贵、陈凯、青栗子、香陵居士、马力、马春然、马珺、骅骝、高瑜、魏克巍、麒痴、鼠鼠

2013 年 7 月 18 日

小改进

据说“小赌怡情”,也有说“小酒怡情”的。不管怎么说,这里边儿的中心思想就是说偶尔做点儿别的不常做的,总是“怡情”的。编程之于整理文字音频资料来说,对小豆子就是怡情的,一种调剂。

戏考的小站们自从1月份改版之后,这半年间,网页上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动,倒是陆陆续续地做了很多小的改进和新增了些小功能,一直觉得每个改动都不算大,不值得特意开一篇 Blog 来介绍。现在一来过了半年了,二来积累的也有不少了,所以总结性地归纳一下,也算留个记号,以后回过头来看戏考网页上的设计,好歹是个见证。

按照小站们的顺序依次点一下。

今日·Unicode 问答集:这个页面以前一直是 HTML 的,终于改成了 PHP 并套用了统一的模板。这个问答集的内容可有年头了,有些网站在提及 Unicode 的时候还连锅把它给端过去,全不看看里面还提到“剧本”啦一类与他们不相关的内容。抄都不认真。

今日·去世信息:首页的去世信息,在人名边加上了简单的生卒信息以及剧种行当。

今日·分隔符:首页里罗列的更新信息,每一条最初是用顿号(、)来分隔的,后来发现因为有些事件标题中本身会带顿号,连在一起便产生歧异,所以改成了斜线(/)。

京剧剧本·录入动态:首页按日期显示最近的录入状态。

京剧剧本·录入人:统计页中,把原先罗列的录入人按照首字分组显示,且每个人的名字都链接到了一个显示此人录入了哪些剧本的搜索页。

梨园百年琐记·资料卡:每个人物的页面右上方增加了一个简明的资料卡,包含照片、生卒、分类、科班院校、老唱片等基本信息。以前这些文字信息都在人物生平的下方,只有照片在页面的右上方。这次提升与重新规整,更清晰。并增加了相应的世系谱图链接,自然是来自菊坛世系谱小站。

京剧剧目考略·重名剧目:新的重名剧目页可以直观地显示出那些同名但不同内容的剧目。

京剧剧目考略·书目:剧目页面中,提到的书目增加了搜索链接,可以通过此查找到其他基于同一本书创编的剧目。

红毹艺话·学习了:每一个录音旁增加了一个红色的加号,名曰“学习了”。如果您觉得这个录音对您有帮助,或者就是单纯地觉得它好,那么请点一下这个加号,会使旁边的小计数器增长。这个就是一种对该录音的某种心情表达,与梨园里录音旁的“叫好”是一个意思,只不过这些录音都不太适合“叫好”,才用了一个别的名字而已。

菊坛世系谱·干亲:这个曾经特别说过,可参见这里

菊坛世系谱·频道聚合:现在菊坛世系谱也有 RSS 频道聚合了,您可以订阅到您的阅读器(呜呼,Google Reader 却已亡故了),这样就不会错过任何一次更新了。

2013 年 5 月 5 日

“干爹”

“干爹”这个词儿,现在的名声实在不好。

追溯起来,国人认干亲是很有历史的。《封神演义》里面,周文王的第一百子——雷震子,就是周文王在燕山雷雨中所收的义子。各种演义小说里有身份的大官儿经常爱到处划拉收干儿子,以《残唐》里李克用的十三家太保最为著名,尤其是第十三位太保李存孝,因为武功了得,把这“十三太保”的名头远播寰宇,弄得后来的《隋唐》,也要硬把秦琼凑成杨林的第十三位义子干儿。

两个成年人关系十分好,他们的子嗣互拜对方为义父的例子也是很常见的。这种认义父与认义子的情怀,是很朴素简单的——就是一位长辈看着一位小辈很招人喜欢,或者两位长辈间要多亲多近,拜个干爹收个义子都是寻常之事。

如京剧界的谭鑫培与杨月楼,二人是盟兄弟的关系。杨月楼临终前把自己的儿子杨小楼托于谭鑫培,而谭鑫培也是对得起兄弟,不仅收杨小楼为义子,按照谭家的排辈给取了“嘉训”的谱名,还把杨月楼与自己演武生的技艺倾囊传授。谭鑫培七子二女,加上这义子杨小楼,真个是“七郎八虎”,与杨老令公他们家一般不差,也是一段佳话。

在伶界,认干亲的现象并不罕见,很多情况下是像上面说的谭、杨二家那样,伶人间惺惺相惜,其目的很单纯,感情是很真挚的。这也是中国这个人情社会里除去亲情外另一种紧密的关系。当然,我们不能否认,在旧社会一些认权贵阶级为干爹的伶人是出于生活所迫。

文革期间,因为父母辈是黑五类而被批斗的人比比皆是。那些曾经认过干亲的伶人,若是摊上了个“够分量”的干爹,那也如有了不好的出身一样,会倒大霉。而这又与出身不同,你的罪过不止是在于有了一个坏干爹,自己还有一条“善于钻营”的罪名。

手边有一份1968年8月号的《京剧革命》小报,其中一篇文章的标题是《张君秋是认贼作父的“干爹”迷》。对张先生认过“总数不下二十名”干爹的行为进行大批判。如张先生的“干爹”中有一位是“被人称为‘北京杜月笙’的吴季玉。这个吴季玉是蒋帮要员于右任的干儿子,又与特务头子戴笠关系密切,而且很得蒋匪本人的赏识,曾委之以军统局北平站站长的重任。张君秋有这个吴干爹做靠山,真是‘一登龙门则声价十倍’,戴上了‘四小名旦’之一的桂冠,能与他的马干爹并驾齐驱于剧坛之上。”这种批判连最基本的历史事实都不顾,说张先生“极尽钻营取宠之能事”结识“吴干爹”是1945年抗战胜利之后,而四小名旦的投票早在1936年就出了结果,及至1940年《立言画刊》组织四位同演《白蛇传》早已成定论。

《张君秋是认贼作父的“干爹”迷》
《张君秋是认贼作父的“干爹”迷》

当然,这种批判文章自不需要讲什么历史真实性,为了一个把人批倒批臭的目的,极尽所能。我们读这种史料,通过近乎咆哮的文风,可以对于那个六亲不认的时代环境有很直观的了解。同时感叹,这些老艺人,正是因为切身体会过了旧社会的逼人忒甚,才真心拥护新社会,觉得自己翻身得到了解放;可他们很多在旧社会时因身不由己被迫所做的行为(甚至只是捕风捉影的传闻),却成为了后来新社会各种运动中的致命把柄。真是讽刺至极。而以“认干爹”为罪状把艺人形容的在“干爹”脚下如何“浓施粉黛”、“卖弄风骚”,则只能说明这些写批判文章的人自己心里是多么不堪。

当各种运动都结束之后,人与人之间的正常感情也随之慢慢地恢复。可是,干亲在金钱至上的时代又开始走形。我们当然要肯定现在仍然有纯粹的干爹义女,但显然,如今“干爹”已经很暧昧,这个词儿已经被毁掉了。所谓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提起“干爹”来,似乎很难让人再想到早年间那种纯粹的亲情。

干亲之外,领养与过继,也是亲缘网中一种独特的关系。领养也好,过继也好,都是另一种亲情爱心的表现。比如王凤卿把自己的次子王幼卿过继给兄长王瑶卿,正是出于王瑶卿只有二女“乏嗣无后”的缘由,是弟兄间情谊的表现。而老一辈的伶人收养子女,往往都是视如己出,也是积德行善之事。

鉴于两种亲缘关系在伶界并不罕见(张君秋先生那二十多位干爹是有其夸大之处),我们有必要在整理伶人亲属关系的时候一并把它们留存下来。现在,这两种关系都可以在菊坛世系谱中显示出来了。因为这与真正的血亲和姻亲不同,故而在两辈人之间,使用虚线而非实线来连接,并且写明如“义父”、“养父”等字样,与“父”、“子”等区分出来。这些关系和谱图中的其他关系并存,在人物间的操作上并无区别。

今天更新网页代码的同时加入了十八条义父母和养父母的信息,往后还会继续整理添加。若您有这方面的信息,亦可以通过编辑页面来提交,现在新的下拉菜单中已经包含了这几种关系。

2013 年 3 月 28 日

菊坛世系谱

2008年,与久仰了的裘迷相聚于北京,我们从隆福寺的三联往南走到王府井的长安街口。记得在路上,聊到各类戏曲网站,小豆子对他说,想做一个家族树式的小站,利用数据库的资料和简单的算法,直观地反映出戏曲界人与人的亲属关系来。算来,已是将近五年了。

其实这个概念,早在2005年的时候就提过了(见这篇小文)。那会儿也只是感叹一下,并没有真的动手,因为手头要做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后来陆续做了些如京剧剧目考略和红毹艺话这样的小站,还接手了梨园的维护工作,但这个比较有意思的概念,也一直只是一个概念而已。算来,快八年了。

去年11月份和小豆花休假回来后,对小豆花说,要不然咱们做这个吧。数据库与网页的设计并不复杂,稍微花了一些时间在编程的算法上做优化,这一段历程也是很有挑战性的。于是,这项工作就这么突然地从一个简单的概念付诸实施了。现在想来,倒也挺突然的。

不过这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如果放到几年前来做一个戏曲界的人物关系表,恐怕能调用到的资源还没有那么多。今天,梨园百年琐记里已经收录了超过四千位圈内人士的资料,数据库中提到的人物则超过一万四千人,有这个庞大的资料库作为后盾,在一个人物关系表中显示某人的曲种行当,以及他亲戚的曲种行当,都不是一件难事儿。

而一个错综复杂的亲缘关系表,分解开来后,其实也是极为简单的。对于每一个人物,我们不需要知道他的七大姑、八大姨、祖上多少代都是谁,每一个人的亲缘记录只要二条,即:此人的生身父母是谁,此人与谁有过婚姻关系。就这么简单。其他的亲缘关系都可以从这个最简单的关系推导出来。比如甲的父亲是乙,母亲是丙,那么若想知道甲的祖父是谁,只需要在数据库中查一下乙的父亲是谁即可。甲的叔叔呢?那是一个或多个与乙的父母相同但是比乙的年龄小的人(或人们)。甲的舅妈呢?甲的舅妈是与丙共有同一对父母的男性的妻子。通过演算,我们可以算出一个人上下多少代周边多少位亲戚来。而这些都会由电脑帮我们从数据库中查询并算好;给我们展现出来的,则是一幅幅清晰明了的人物关系谱图。坐享其成,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由于录入的偏差或者重名等原因,电脑生成的谱图并不一定是百分之百准确的,而这时就需要大家帮忙来查错并及时指出,以免讹误流传。梨园百年琐记一直靠着大家的帮衬才有了今天的规模,相信菊坛世系谱也不会例外。

当您在谱图中浏览时,点击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将会进入以这个人物为中心的新谱图,所有亲属关系称谓都是相对这个人而言的。所有加粗了的链接,都表示此人是戏曲曲艺圈子里的,而正常字体则表示他是“外行”。

在谱图中,人物简单的介绍以及生卒都来自梨园百年琐记那边。如果这方面有空缺,则说明琐记那边尚无相关信息。若是您恰好有某些可以帮助补充的资料,希望您一如既往地在琐记那边提供。充实那边的资料,将会使两边受益。这就是资源整合的一个好处。

人物的照片也很容易地从梨园百年琐记那边引用过来了。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照片资料,所以您会看到很多人都只有一个简单的头像图标。提供照片的方法也是通过琐记的投递。另外,点击照片或者头像的话,将会进入该人物在琐记那边儿的页面,您可以看到此人的更多介绍,或者帮助补充提供新的信息。梨园百年琐记那边人物条目的页面上也将会加上反向的链接,直接连到相应的谱图中来(就像现在连到老唱片的相关页面那样)。

有蓝色背景的人物表示此人是男性,而粉色背景则表示是女性。这个其实还是很明显的。我们觉得这样的设计比文字的“男”、“女”更直观一些,而且更省地方。

目前小站上的信息,大部分来自梨园百年琐记中已有的文字,另外参考了刘嵩昆的《京师梨园世家》,并按照书里的内容挨家挨户地把信息提取出来并数字化(现在完成了四分之一)。需要极力推荐这本书。想当初刘先生手工编篡那一张张图表,比起如今用电脑生成可是费功夫多了。今天我们又得以更上一层,系统地整理这些信息,免去了在书中从一个表跳到另一个表的繁琐查询,而刘先生作为这个领域的先驱,功不可没。

说到先驱,还有一位前辈需要提及,那就是作了《中国伶人血缘之研究》的潘光旦先生。潘先生在这本书里以独特的角度解读了梨园世家的产生与发展,梨园界屡见不鲜的“强强联合”的婚姻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这个圈子的优化与扩张。潘先生说:“伶人是有世家的。不但有,并且很多,亦且也许比别种人物多……‘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原是生物界的一大原则……一个以票友开始的个人往往终于会造成一个三代四代专以优伶为业的家系,而家系与家系之间,复因彼此互为婚配的关系,可以造成一个庞大的集团,一个千头万绪、循环往复的‘血缘网’”。

直到今天,我们还可以看到在京津沪这样拥有大剧团的地方,一对对梨园伉俪携手继续“循环往复”新的关系网。比如2009年结婚的李孟嘉与谭茗心,就又把京剧界的两大世家——李家与谭家联系到了一起。小站的数据每补充一条新的亲缘关系,就会把一个点连到另一个点,把这张网编得更庞杂,最终使我们有一个更直观的概念,从宏观到微观,每一条人物关系都会非常清晰。而这一切都是实时的,不必等到多少年后我们再回头来考证和整理这些信息。

小站目前是测试阶段,最终我们会加入师承以及干亲螟蛉的信息。这些信息怎么能够更直观地表示出来而不使现有页面变得臃肿,又是一个挑战。

欢迎您对新的菊坛世系谱提出您的意见和建议,也希望这个小站能够成为您又一个应手的工具,哪怕是一个有助于八卦的玩具呢 表情

对了,网址是 http://trees.xikao.com 。从戏考的各个小站也都可以连接过去了。

2013 年 3 月 10 日

戏考十二周岁!

今天是戏考的生日,今年又是戏考的本命年。没错儿,戏考十二岁了!

戏考上线十二年,经过了好几次改版,如果不回头仔细查一下记录的话,已经没有办法算出来准确的次数。不过大的几次还是记忆犹新的,有从亿唐的 pekingopera.myetang.com 域名转到 www.xikao.com 上的经历,有从静态的 HTML 网页转到后台数据库加前台动态 PHP 平台的经历,有剧本编号从四位升到八位的经历,当然还有今年初最大的一次统一改版的经历,等等。这些都是一直伴随着剧本的录入整理工作而进行着的。事实上,如果这十二年来只是敲文字整剧本的话,那就太过乏味了。正是有了这种调剂,让这十二年走得一点儿也不无聊,而是乐趣丛生;而谁又能想到,在这个过程中,还催生了如梨园百年琐记京剧剧目考略红毹艺话这样的小站。现在,梨园百年琐记的日访问量甚至都已超过戏考剧本部分的日访问量了。可即便如此,每年我们还是会给戏考过生日,而不是在11月给琐记过生日,或者9月给考略过生日。没有最早的戏考,也就没有后面这些。

戏考的生日,恰又是在一次新的改版后没多久。前一阵刚把最后一批用旧模板的页面转用了新的样式,各种微调工作也差不多了。这个新的样子估计会至少保持个若干年,直到能够想出更好的创意来。网址的优化也都搞好,像 http://scripts.xikao.com/play/01001001 这样的整洁地址也都被搜索引擎抓到了,这一期工作算是圆满完成了。

感谢大家这么些年的支持,通过戏考,也认识了那么多同好友人,这也是除了那些数字化资料外最大的财富。谢谢!我们一同快乐!

另外:今天正好是夏时制,平白地少了一个小时,果然本命年不好过啊 表情

2013 年 1 月 21 日

小站们改版的后记

戏考小站们的界面更新已经有将近一周的时间了,这期间除了正常的网站内容更新之外,慢慢地开始把一些非常旧的静态 HTML 文件改成动态 PHP 并套用上新的界面。不知道大家对这个新的界面是否还满意?

新的界面有几个比较明显的特征,简单介绍一下。

第一,小站们有统一的标题抬头栏。即横贯网页最上端的那一栏,左侧是小站的标识和名号,右侧有搜索栏和“来自中国京剧戏考”的字样(戏考主页除外)。

第二,小站们有统一的左侧导航栏。导航栏分为两部分,最左边的是各小站的链接,有助于在各站之间往返。旁边的一栏是小站内的导航栏。这个部分基本上算是继承了梨园百年琐记原来的站内导航,与原来唯一的不同是所在页面的名目会在导航栏中突出显示出来。

第三,小站们有自己标志性的配色方案和统一的主题界面。这基本上就是视觉上的调配了,黄、绿、蓝、红四色正好配到四个小站上。另外正文部分的字体统一调到了14像素,比之原来的12像素更易读。再比如超级链接没有下划线了,更符合新时期网页设计的审美并保证阅读的流畅。

第四,新增的戏考首页——“今日”。这个是一个半新半旧的设计。右半边“历史上的今天”设计来自梨园百年琐记的首页,另外还有戏考剧本页每次更新的封面剧本,以及一个每周随机生成的比较有特色的人物条目,加上一条每次访问随机生成的历史事件问题。这些基本上都是(除了“本周人物”)以前在小站上能见到的,现在统一到一起来。而左半边的“记录”反映了各小站近期的更新记录,以日期分段,这其中还混杂了来自梨园百年琐记的讣闻信息,能够在看记录的同时缅怀新近离开我们的前辈们。这个首页之所以称为“今日”,就是希望您能每天访问一下,看一看在“今日”有什么新的更新,历史上的“今日”是哪些艺术家的生卒纪念日,还有哪些值得纪念的事件发生。

第五,戏考剧本部分“下降”到“京剧剧本”。一开始做戏考这个网站的时候,只是一个简单的京剧剧本网站,所以 www.xikao.com 即等于剧本。后来开始做梨园百年琐记了,于是有了子域名 history.xikao.com 。及至后来其他小站的问世,一个个子域名也就诞生了。其实戏考剧本的关系与其他小站应该是平级的,而非剧本高于别的资料。于是大约是在几年前,偷偷地启用了 scripts.xikao.com 这个域名,所有剧本的内容都被导向了这个域名。只不过彼时访问 www.xikao.com 仍然是剧本的首页,因为并没有想到能有什么一个统一有特色的主页来反映所有小站的内容。

新的设计还有一些好处,比如每个小站的首页现在都有共用的“友情链接”列表(页面最下方),这样有利于该列表的管理和与兄弟站之间的“邦交”。以后如果再改版的话,也不必去每一个小站分别做更改,修改一个模板的事儿。以后如果若有需在全站登的那种通知文字,也可以一瞬间到达每个页面。

小豆子一直倾向于把整理剧本的戏考、整理历史资料的梨园百年琐记、整理京剧剧目资料的京剧剧目考略、整理说戏录音的红毹艺话,称之为“小站”,而非一个大站下的小栏目。对于那种所谓的包罗万象的“门户型网站”很没有好感,也一直避免戏考走这种路子。高大全的戏曲网站不仅很难保证每个栏目的维护,而且各门户间重复建设的东西太多,大家都去互相抄抄内容罢了。所以戏考绝不会往这种没意思的方向发展,每一个小站,都是有自己特色和原创内容的。

网站要做出特色来不容易,戏曲网站更是如此。小豆子认为,如果要做出完全贴切并为戏曲服务的网站,只能自己设计数据库、自己写网页代码、自己配置。所有市面上有的那些内容管理系统(CMS),都只是一般性质的平台而已,并不能最好地应用于戏曲资料的整理与展示。即便是套用,也只是削足适履的徒劳而已。而内容上靠东抄西抄过日子的网站,也总归是抄一时的表面文字罢了,完全谈不上是整理分类,更谈不上是把数字化的资料更科学地展示给用户。所以,能够为戏考的小站们写了那么多原创性的代码,进而把所学所爱的编程知识尽数应用于自己另一份爱好,并与众同好分享其成果,实在是一件值得骄傲(不客气一回)和高兴的事儿。

从一开始整理京剧剧本,到后来的梨园百年琐记、京剧剧目考略、红毹艺话,尽管涉及的领域不同了,但戏考的目标是简单和不变的——即把存留于纸张、磁带、相机里的平面资料数字化,并通过一个更好的方式整理展现出来,使得在查找相关资料的时候能够做到更方便简单,而资料本身也可以更好地保留和传播下去,就这么简单。所以小站们的风格也应该是简单明晰的。这应该也是当初梨园e客与豆腐在运营梨园时的初衷,也是为什么小豆子能对梨园这个网站一见如故,并帮衬着运营直到如今。对了,合意太爷的中国京剧老唱片网站也是这个意思。

借着改版聊点儿平时不太有机会讲到的一些想法儿,顺便鼓舞一下自己,不算太跑题吧。

月底前争取把为数不多的剩余 HTML 页面改造好。农历春节前后,一个新的小站会以“测试版”的形式上线。写那个小站的程序代码以及整理那个小站的文字资料,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儿。咱们到那会儿再细谈。

2013 年 1 月 4 日

2012年工作总结

2012年年底,比较忙。并非是要准备什么末日的诺亚方舟,而实在是各个领域的事儿都很多。圣诞节前一周上了整整一个礼拜的微软 SQL Server 2012 函授课,好久没有感受学校生活了,尽管是远程教学,还是很有新鲜感的。之后跑到坦帕旅游了几天,回来后是办公室新年前的值班,接着就迎来了2013年的到来。除了这些,12月打定了戏考诸小站改版的主意后,一部分业余时间也就用在了写代码上,目前也做得差不多了,新的神秘小站也基本准备好了。现在可以腾出一些时间,总结一下去年一整年的工作了。

因为上述种种忙碌的事情,去年年底的那个月,戏考各小站的更新其实很少,毕竟分身乏术。去年一整年戏考剧本的登录更是非常少,更新频率也很低,创造了有史以来的一个新低点:23出。比2009年那次最低点的33出要少了整整10出。如果看一下戏考录入进度就会发现,其实戏考是有很多库存的,录入整理好的本子就有23个,只需要再次校对一下就可以放上网了。所以新的低点并不是说现在已经无本可录,事实上每隔几个星期小豆子还是会收到热心网友发来的邮件希望帮助录入本子,也会抽时间把本子扫描了发过去,这些幕后的工作一直在进行着,只不过这一年来在戏考剧本上花的功夫不是很多,所以多少有些冷清了。新一年,应该在各站中更平衡一下。

这23出剧本里,录入数排在前三的是合意太爷、仲愚兄和人生过客,分别贡献了6、5、4出本子。本年小豆子与小豆花都没有贡献,稍稍惭愧一下。

由于数字很低,今年就不做图表了,23出本子里有14出来自《京剧汇编》,《戏考》与《传统剧目汇编》各2出,《范钧宏、吕瑞明戏曲选》、《周信芳演出剧本选集》、《侯玉山昆曲谱》、《振飞曲谱》、《国剧大成》各一出。

其他小站方面,更新的频率与数量还算正常: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104条,修正217条;事件条目新增251条,修正268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周肇西、谈曲、流水、梨园知音、杨庆国、大戏魔、小豆子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16个。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6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西城老軍等。
  • 梨园:录音新增126出,修正6出,恢复老梨园录音5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西城老軍、董林、白龙马、彭林刚、小豆子等。

最近好几次想立刻就宣布小站们改版后的新界面将在某某日与大家见面,但都还是忍住了,最后的调试要做好,而且也恰就是这几天,豆瓣改版了,总体格局没有什么变化,就是用色和一些细节上做了调整。同时也看到一些对于豆瓣这次改版的负面评价。这也恰是给自己一个提醒,需要再回头审视一下这戏考几年来最大的一次改版,是否真正做到比原来的更好,更简洁漂亮。等微调差不多了,也就可以正式端出。相信一周内可以有消息的。还有就是新的那个小站,也会随后公布出来。

2012 年 12 月 8 日

小站们的三步走

很久没有给网站在架构和程序上做打理了。11月份开始与小豆花做一个新的小站,后台数据整理和编程等方面的活儿弄得差不多了,就需要开始考虑网页的前台设计了。

目前戏考名下,除了本身戏考的剧本外,还有梨园百年琐记京剧剧目考略红毹艺话三个小站(京剧老唱片和梨园这种由戏考维护但独立运作的站点不计),几个小站之间,简洁的风格固然是一致的,但是网页在设计上,因为有先后的时间差,具体到视觉效果上来看,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对于这个新的小站,与其再想一个新的页面设计,不若做一个统一风格界面的主题,把现有的站都顺便改版一下。

于是这几天就都在忙乎这个了。目前新的界面主题已经做好,京剧剧目考略和红毹艺话的新版调试也差不多了。接下来,戏考的各个小站在这几个星期会有以下三步走:

首先,小站内的一些超级连接会变得更简洁。这一变化不是很明显。举个例子,现在梨园百年琐记上马连良的条目的地址是 http://history.xikao.com/person.php?name=马连良 ,新的链接将会是 http://history.xikao.com/person/马连良 ,又比如1958年8月的年表现在是 http://history.xikao.com/history.php?year=1958&month=8 ,新的链接将会是 http://history.xikao.com/history/1958/8 。这不光是为了网址本身更简洁好看,同样也是为了能够在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里显得更好看。当然,旧的地址依然有效,只不过会被自动转送到新的格式,所以请不要担心您的书签会失效。

其次,小站们会逐个使用新的界面主题,从红毹艺话开始,到戏考的剧本部分。新的界面主题更清新,除了大格局的变动之外,一些细微的地方也做了调整,更符合这些年新的 Web 标准和视觉感受。举个小例子:超级链接的下划线会消失掉,使整个阅读体验更流畅,不会被各种横线妨碍。再比如除了真正有表格的页面外,所有其他网页的布局都使用 div 来排布了。由于梨园百年琐记和戏考剧本部分需要调试的部分比较多,所以这两个站披新皮的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届时会有几天两个站上的一部分页面是新版界面,而另一部分还是旧版的情况出现,请不要惊讶。顺便说一下,新的界面不会使用戏考现在首页的 iframe 框架了,这个改动最大,需要对这个用了十年的设计道一声再见。新界面主题的介绍,还会稍后另开一篇详写。

最后,我们新开发的小站将会和大家见面。至于这个小站是做什么的,还是暂时保密,到时候您就知道了。如果不出任何意外,如果玛雅人只是石头不够用了才没有继续往下排日子的话,明年新年一过这个小站就可以和大家见面了,会很好玩儿的,到时候还请诸位多多捧场。

2012 年 8 月 7 日

索笑来寻记几回

7月底的时候,看到一条前重庆市委书记夫人、那位四个字儿的女士被提起公诉的新闻。发新闻的不是什么小报,所以这应该不算是什么禁忌话题了吧。于是就着这四个字儿的名字,套了《御碑亭》里王有道与孟月华告别时的唱段,发到网上。很快,这边厢豆瓣就给拿下了,那边厢的新浪微博则貌似安好。等一觉醒来,收到这么一条消息:

抱歉,您在2012-07-27 06:08:47发表的微博“男(西皮原板)但愿得此一去…”已被管理员加密。此微博不适宜对外公开。如需帮助,请联系客服(链接:http://t.cn/z0D6ZaQ)

顺便说一下,新浪系统也不会用正规省略号嘛,拿仨英文句号来代替,果然和韩寒是一家人。

上网十几年来,这是鲜有被删掉帖子的状况。一直以来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也不希望因为可能出现的禁忌而被禁言或者惹麻烦,所以总是在自家的地方开个 Blog 啦,架个论坛啦,就是不想总被各种平台提供商限制。不过,微博时代,只能找个托管的地方。那么屋檐之下,看人眼色,也就在所难免了。

于是觉得有必要定期把在微博上的一些言论归到一块儿堆儿来做个保留,一来这些也是生活中产生的——不敢说思想火花吧,好歹也是一种灵光一现的玩意儿;二来这里面相当一部分是和戏有关的,或者是通过戏的方式表现出来的想法;三来这里既然是戏考的 Blog,也就一并收下这微 Blog 的东西吧;四来不在这里留底儿的话,一些段子可能就永远消失了。

玩儿微博的时间不算长,但对于微博140字的字数限制已经有所领教了。有时候脑子里蹦出一个小段子,感觉不长,付诸于电脑之上,两三行而已。可一数字数,超出十几甚至几十个字。于是一点儿一点儿抠,有时候恨不能电脑能有一种把字写瘦一点儿好让两个字占一个字位置的方法 表情 深刻体会了当年老艺术家们灌三分钟一面儿唱片儿时候的心情了,有时候就得赶着唱呀。可毕竟人家这声音可以提速挤到一张唱片里,这电脑里的中国字一个是一个,有时候还真不好弄。所以就得牺牲格式了。比如占一个字符的标点符号舍掉,以空格代替,这样俩半角的空格才占一个字;有时候戏文的板式就得缩写,把“西皮原板”写作“原板”等。小豆子对于文字略有洁癖,尤其是希望要系统整理好的东西能够格式统一,所以正好就着这个整理归纳的机会,把一些因为受字数限制而改动格式的段子给统一改过来。当然,段子内容是不会动一个字的。

给这个系列起了个名字:“火彩”,都是些一闪念间出现的小火花,出彩与否见仁见智,重要的是那灵机一动后的结果。

至于那个#京剧引子、定场诗、对儿#的主题,因为是纯文字摘抄的性质,就不在收录之列了。反正到时候里面的文字,都会出现在戏考的剧本之中。

那就从上个月的总结开始吧,嗯,其实是要把6月份的也稍带上,那会儿刚开始玩儿。

2012 年 5 月 2 日

红毹艺话毕业了

红毹艺话试运行已经将差不多两年,事实上这期间程序上的调试几乎都是很微小的。比如标签云上标注了所包含录音的数目,比如网站首页可以在显示不止一个但隶属同一个话题的录音组,等等。大的框架没有动,还是和两年前一样。

因此,今天红毹艺话算是毕业了,摘掉了“测试版”的帽子,站标也就更简洁了:

红毹艺话
红毹艺话

说到这个站标,当初选的那把小扇子,就是带有说书先生的意思——把梨园的那些事儿,娓娓道来。

这个站还会继续如讲述梨园那些事儿那样,慢慢地更新。说到更新,红毹艺话的频道聚合(RSS Feed)随着网站的毕业也推出了,使用聚合阅读器的朋友们可以通过这个关注网站的更新状态。

为了庆祝毕业,小豆花特地更新了杨荣环谈尚小云唱腔的录音,希望大家喜欢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