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情况

上周出差回来,不曾想临近周末身体不爽,病恹恹睡沉沉,背着绕了地球一圈儿以备印度不时之需的黄连素,在回到起点之后倒派上用场了。好在,现在已经没事儿了,也亏了最主要是感谢小豆花的调养(小豆花编审) 表情

话说上次以为事不过三,结果在国家图书馆无功而返,算上在上海的时候抽了一个小时连路上带拍照翻拍出来的《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六集,这次公差回国,私货就没有多挟了。共计这么几出:

  • 《京剧汇编》第二十一集:全部《王宝钏》(潘侠风藏本),含《花园赠金》、《彩楼记》、《三击掌》、《投军降马》、《平贵别窑》、《误卯三打》、《探寒窑》、《鸿雁捎书》、《赶三关》、《武家坡》、《算军粮》、《银空山》、《大登殿》
  • 《传统剧目汇编》第十九集:六本至十本《五彩舆》(伍月华藏本)
  • 《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六集:《德政坊》(伍月华藏本)

又要出差了

又要出差了,两周半,在亚洲画地图——德里、香港、上海、北京。梨园中秋·国庆的专辑还差一出《千里走单骑》的戏码,要到海外更新了。

好奇,德里是个什么样子呢?上次去办印度签证,墙上挂着宣传画,有一张关于瑜伽的,称“五千年的老技艺在现代社会发挥余热”(大致这个意思吧)。和我朝一样,印度也是有着非常值得骄傲的、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不过他们的传统文化又是个什么样子,耳闻不如眼见,打道德里去者。

地震了!

G20 就要在多伦多召开了,现在小豆子家边儿上天罗地网,九九加一九,警察满街走,生怕出什么大事儿。

结果就出大事儿了——今天下午1点多的时候,来了一个30多秒的5级地震。有生以来头一次与地震这么近!

不过那会儿小豆子正和小豆花在大嚼汉堡,快餐店是一层,对这个短暂的地震毫无察觉,直到后来豆妈打来电话,才知道原来有这么一回事儿。

好在没啥事儿,大家也都挺好的,各位勿念。下午去国剧社的彩排回来,家里的服务器啥的也都挺好的,在架子上很安稳,京剧数据没有受损,各位也勿念。

报个平安 表情

拉一拉

周三和小豆花一起参加多伦多国剧社下月演出的排练活动,小豆花有段清唱,跟着琴练习练习。

同时在台下看看彩唱的折子,比如一折《望江亭》头场,其中有一位来自北京的老先生客串白道姑,没有完全扮上,词儿虽然不太熟,但是挺认真的。于是想起来,这个白道姑,虽为道姑,却也是古道热肠,三清戒律不管,倒与两个年轻人撮合起婚事来了。

搭着最近整理这方面的剧本多了些,立刻一个词儿在脑海里蹦了出来:拉皮条。

比如戏考最新更新的剧本,全本《韩信》,基本上就是以尉缭子撮合韩信与殷桃娘姻缘为一条主线贯穿的,到最后连韩信自己都唱“遇难呈祥婚姻好,全仗神仙拉皮条。”

拉皮条的神仙不止这一家,正在整理中的《万花船》也是这样,里面的神仙地位更高,是南海观世音大士。可见,这个活儿不光是月老一个人来当。

再说回全本的《韩信》,内容那是相当的热闹。为此特意在京剧剧目考略里增加了十本《汉刘邦》的介绍,这个超大型“历史史诗”京剧,在民初是很出名的,后来的如上面提到的《韩信》,以及《鸿门宴》、《萧何月下追韩信》等,都是在这个连台本戏停演之后,由周信芳先生从中抽出并精炼单独演出的。从一些传记里能够看到,当初在上海如日中天的周信芳,一次演出《汉刘邦》,正值《鸿门宴》那本,周先生的张良可说是英俊潇洒,不但一出场便获得满堂好,而且让坐在台下首次进戏院的裘丽琳一见倾心,才有了他们后来的美满姻缘。这出《汉刘邦》,不但在剧中有神仙拉皮条,也在现实生活中拉了红线。

对于艺术家,我们一定要用“拉红线”这样的词儿。不过老戏的编剧者,嬉笑怒骂,很是随意,“皮条”可以随便给诸位神仙身上安。

他们那里拉上一拉,咱们这儿就随便扯上一扯 表情

扫描仪

在硅谷,没有机会去拜访那些高科技大鳄(人家也得让进呢),不过抽空去了一个大型仓储电脑店。

店的门脸儿巨大无比,有种朝圣的感觉。在这种地方,总要买点儿啥子吧。

于是买了一台随身扫描仪。以前设想这种设备很久,现在终于实现了。这种扫描仪比家里的体积要小得多,但是扫 A4 大小的纸肯定没问题,而且轻薄(这么说好像不妥,其实就是轻,而且薄)。最重要的是,扫描仪只要一根 USB 线与电脑连接,不但用来传输数据,而且同时给扫描仪供电,不需要额外的外接电源!太理想了,下次去崇文区图书馆一类的地方,碰到那种只许内读不能外借的剧本,就不需要拿相机翻拍了,直接扫描。而且扫描仪上有一个可以直接生成 PDF 文件的按钮,即便是在家里,给那些帮助戏考录入的朋友扫描剧本原件,也会比以前要方便快捷 表情

现在家里的扫描仪是小豆子买的第一台扫描仪,上面印着“兼容 Windows 98”的字样,你可想而知它的年头了。这台为戏考工作不知扫了多少剧本的功臣,可以在养老宫颐养天年了。辛苦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