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

又到了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日(12月13日)。还有多少人记得吗?每年都会有这样的疑问,毕竟人心不古了。

南京市民悼念遇难同胞
南京市民悼念遇难同胞

现在的新编京剧非常会应景,《贞观盛事》、《廉吏于成龙》、《成败萧何》等等皆是如此。不过此前的海派新编剧目倒也都是应景,只是所应不同罢了。最近看的两出汪笑侬的本子,深刻啊!“可叹那无道君自私自保,全不想与百姓原是同胞。只为你一姓人富贵荣耀,怎忍得天下人鬼哭神嚎。谁能保子与孙人人有道,反不如官天下免动枪刀。”我们这个时代怎么出不来这种好戏了呢?出不来也就罢了,拿来演演总可以吧?比如,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日或是九·一八事变纪念日的时候演一些如《满江红》、《抗金兵》的戏码,也算有意义的。

不过,既然岳飞“民族英雄”的头衔都被摘掉了,不演也就不奇怪了。那么,这一切看来也就不奇怪了,真正是见怪不怪了。

奸计?

上月整理《雍凉关》剧本时,其中诸葛亮有段唱词为“还需要设奸计另作主张”。在两次校对中都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诸葛亮会说自己的计策是奸计么?实在不得要领。本着保留原书内容的原则,在没有更好解释的情况下,只能先这样子了。今天意识到“奸计”应为“妙计”之误。大约当年排版的人摆错了字码造成的,亦或是抄录人笔记潦草,使排版者看错了。

顺便提一下,从剧本上看,大约有演《失空斩》的阵容就够演此剧了,只是若干年来未见贴演过。现在舞台上还有带“观星”内容的戏吗?也许因为与迷信有关,都禁掉了?不知道以后如风折纛旗一类的自然现象是不是也会被“改良”掉。《借东风》里“为什么有一道煞气红光”不是也被改作“趁此时回夏口再作主张”了嘛。

Blog 的目的

其实在整理剧本的时候,会有很多的想法,尤其是对那些已经不见于舞台的剧目,有时看罢会有“原来竟然还能这样演”的感叹。即便是那些有录音、录像存世的剧目,重新整理过剧本后,会把录音拿出来重新听一遍,领略其中那从前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以前只在自家电脑中作 Blog,现在把这些想法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也是一种乐趣。同时也见证了剧本整理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