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大老板《凤鸣关》

摘自:《鞠部丛刊》,民国七年出版

伶界人才,一代不如一代。演戏往往省力减词,虽号称某派,自吹法螺,实则妄改原有词句,早失真传矣。今得何君子翔,口述程大老板《凤鸣关》赵云请令表功一长折,词句极多,为坊本所无。即间有演此剧者,亦谨留头尾,抽去中段,况乎演之者少,更无有知其原本真相者。大老板自饰赵云,做工身段,佳固弗论,此一大段唱词,已非常人所能矣。泚笔录之,或亦为考真溯源之顾曲家,所愿觉乎。

(西皮二六板)师爷讲话藐视人,
细听俺赵云表一表功勋:
在磐河曾救公孙的命,
只杀得那袁绍四路奔腾。
大战那典韦贼曾投奔,
先帝爷他借我大破过曹兵。
在卧牛山前来归顺,
我随先帝进古城。
长坂坡与曹兵大交一阵,
在阵前失落了靡夫人。
我左寻右找难查问,
在难民之中打听得信音。
豪杰马上心不定,
我远远闻听有一个妇人放悲声。
寻见了夫人把罪请,
她把幼主交付俺赵云。
我请夫人跨金镫,
她言道大将无马怎能够战征?
左请右请实不允,
耳边厢又听得战鼓咚咚俱是贼兵。
(西皮流水板) 夫人她投井寻自尽,
某推墙掩井盖过她尸灵。
看看曹兵逼得紧,
某只得身背幼主匹马单枪单人独骑杀出千军万马营。
祭东风又遇见丁奉、徐盛,
他追赶师爷来到了江心。
看看贼船追得近,
某对准了船篷放起雕翎。
那时节师爷回帐传一令,
命我去取桂阳锦绣城。
赵范他献城礼恭敬,
都只为同姓结为了昆仑。
筵前他见我威风凛,
愿把他的孀嫂与某配为婚。
豪杰闻言怒气难忍,
某就拳打贼子出了城。
小周郎定计多奇狠,
某也曾保主东吴招过亲。
拦江夺主功劳盛,
假途伐虢破过了吴兵。
棉竹关我曾斩张汉、刘俊,
金雁桥我也曾箭射过张任。
米仓山我救过黄忠的命,
阳平关单人独骑破过了曹兵。
为失荆州先帝恨,
报仇起过了倾国兵。
火烧连营遇陆逊,
某也曾救主在万马营。
白帝城曾受托孤的命,
他命我赵云秉忠心。
七擒孟获某在阵,
冲锋对垒破过了苗人。
大功劳一时表不尽,
小小功劳我记不清。
赵云今才七十整,
还比黄忠小几春。
坐而待时真养静,
三军笑我老无能。
纵死酒泉也含恨,
有何面目见先君?
此去若还不得胜,
愿将白首挂营门。
眼前与我一支令,
要学那黄忠取定军。

奸计?

上月整理《雍凉关》剧本时,其中诸葛亮有段唱词为“还需要设奸计另作主张”。在两次校对中都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诸葛亮会说自己的计策是奸计么?实在不得要领。本着保留原书内容的原则,在没有更好解释的情况下,只能先这样子了。今天意识到“奸计”应为“妙计”之误。大约当年排版的人摆错了字码造成的,亦或是抄录人笔记潦草,使排版者看错了。

顺便提一下,从剧本上看,大约有演《失空斩》的阵容就够演此剧了,只是若干年来未见贴演过。现在舞台上还有带“观星”内容的戏吗?也许因为与迷信有关,都禁掉了?不知道以后如风折纛旗一类的自然现象是不是也会被“改良”掉。《借东风》里“为什么有一道煞气红光”不是也被改作“趁此时回夏口再作主张”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