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与公开信

以前说过,小豆子很反感垃圾,对于机器产生的垃圾邮件、评论,一概不客气。

今天有人在很早以前的一篇网志中留了一篇毫无干系的“评论”,小豆子相信,其出发点是好的,或许因为没地方投稿,才跑到那里贴了一份,属于公开信性质吧——也只能是公开信性质,否则小豆子从未说过自己是“山西省委宣传部长”,为什么要往这里投书呢?这样的情况以前也有过,比如梨园春秋的一些网络聊天室的活动宣传。

鉴于今天这贴的内容,决定在从评论删掉的同时,给转贴到这里,好歹人家说的是问题,而且不光晋剧,京剧也有这样的问题。是好是歹的,各位看官上眼(里面的错别字未做纠正):

给山西省委宣传部长的一封信:
部长您好:
我对晋剧发展感到很迷茫,因为他问题很多,就是不改;
时代发展了,人文变化了,百姓的观念都发生大的转变,而我们的晋剧艺术却不变,从文武场到演员都处于自娱自乐状态,不能与时具进,观众愈来愈少,最后走向枝解。
先说问题:
1:文、武场特别是武场”声”太大,特别是在演员唱的时后
他是最不受观众欢迎的,而武场人员确来劲了,很让观众讨厌,他也是影响晋剧质量的重要原因。
2:文武场乐器的调整,有些乐器的声太邦道,到底是那些乐器,我们建议专业人员寻找一向。
3:就是演员的问题了,吐字不清,一代不如一代,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呢?
总得讲晋剧是山西的文化形象,是山西走向世界的先头兵,万万不能这样了,如不改,就让晋外人无法认识咱山西人了。
提点建议吧:
1:让我们的全体业内人员安下心来用一个月或者更长时间听一听百姓喜欢的剧种,站在百姓的角度寻找他们的优点,融其长,扬己路吧。
2:就是要注意地质量问题了,请部长和有关人士看一看我们的戏曲欣赏视频吧,真让人烦,不看想看,看了坏眼,再看一看其他省的,问题也是很快就发现了,说的明白点就是我们的虚象啥时就变实了。

原帖署名444396195,写于2006年6月6日00:23:12,IP前三位:221.204.61。

“折断纛旗为哪条?”

风折纛旗这件事,听书看戏经常见,这次是见到真的了:

屏东空军基地15日举行鹰眼机成军典礼,却发生了断旗的插曲,而且时间就在总统车队阅兵的同时,有一位旗手可能是太紧张,用力过猛,结果把军旗的旗干给甩断了,让掌旗官感到非常抱歉;军方虽然呼吁外界不要有过多联想,但是不少军方人员私下认为,断军旗是不吉利的象征。

陈水扁阅兵军旗突然折断
陈水扁阅兵军旗突然折断

台湾民间议论这件事情,是出于有趣;台湾军方议论这件事情,就有些神经过敏了;而大陆媒体也跟着起哄,就越发地不对头,政治目的明显,否则,一向以唯物无神自居的大陆传媒,不应该出现这样明显带有迷信色彩的报道。小豆子从不宣传迷信,但这种事情实在是有意思,这也是为什么迷信的东西在民间有很大的市场,比如京剧舞台上众多封建迷信糟粕,看着带劲。

什么事情,用迷信的手法去解释,有时确是比用科学的方法解释要有意思得多 表情

“一捧雪”露真容

开眼了,这一捧雪宝杯,今日得见。只因这个玉杯,把个莫家弄得天翻地覆,前者留下一段义仆替死的故事,后来引出一篇烈女报仇的佳话,这杯,倒留到如今,完好无损。

玉杯“一捧雪”
玉杯“一捧雪”

这戏中的《审头刺汤》编得绝妙,对话严丝合缝。都说听话听音,这出戏听得绝对是那话外之音——不论是在大堂上,还是在洞房门口。更妙的就是陆炳说到要好好“刺”候,并将一把纸扇上的“荆棘”二字折成一个“刺”字时,让人叫绝。只可惜,如今的演员怕是没人动得了这戏了,陆炳、汤勤、雪艳,哪个组合可以来得?

一捧雪还会继续在人间流传,只是与他相关的人,和能演绎这段故事的人,都不在了。

京剧脸谱新闻

去年年底的时候,看到过这么一段新闻

……记者昨天了解到,中山街头洗手间已经越来越充满文化内涵,在市区某西餐厅,通向洗手间的一路上可以看到许多漂亮的图画。卡通人物、电影海报、美女画报、寓言画,似乎杂乱无章、实际却是很人性化的设计。

京剧脸谱作标记:在一家洗手间,记者在门上发现有趣的标记,想了想才恍然大悟,原来,设计者借助了中国京剧的艺术脸谱,把卫生间标记设计得充满艺术气息,女厕标记为凤冠霞辔,男厕则是黑色脸谱……

当然,这只是新闻的节选,通篇新闻是在说厕所文化。不管怎样,如果中国的厕所全都用这种形式区分男女,也算是对京剧脸谱的一种普及吧 表情 尽管有些别扭。

昨天又有这么一条新闻

……据旅顺口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介绍,去年12月30日凌晨3时左右,在旅顺闹市区的某24小时营业的“快客”超市闯进了4个头戴孙悟空和其他京剧样式脸谱的年轻人,他们将砍刀架在了两名女服务员脖子上:“快把钱都拿出来,不然要你们的命!”那些脸谱在夜晚昏暗的灯光下更显恐怖。惊魂不定的两名女服务员眼看着劫匪们抢走了超市内的600余元现金和20余盒各种香烟,服务员赵某的小灵通和兜内的40余元也被劫匪们给收走,抢劫过程仅用了不到5分钟。

警方经过严密侦查,在位于旅顺口区九三路的赵某家将犯罪嫌疑人“孙悟空”赵某抓获,警方根据赵某的交代,很快将另一犯罪嫌疑人“关公”刘某擒获;侦查员们又顺藤摸瓜,当晚6时在旅顺一火锅店内将第三名犯罪嫌疑人“曹操”王某抓获。而另一犯罪嫌疑人“鬼脸”刘某听到了风声外逃……

怎么脸谱都不往正地儿去呢?不是厕所门上就是歹徒脸上…… 表情

新奇的产品介绍

今天看到这么一个产品介绍(注:小豆子不是该产品的“托儿”,所以把名字隐去,原报道在这里

在这个数字娱乐大行其道的年代,数码技术的进步总是不断刷新着娱乐感受,也让人们对更为新奇和个性化的体验充满期待。日前,国内数码科技专业厂商○○○推出了一款大屏MP4——“○○○○○”○○○○○,以其时尚的造型、精良的工艺、领先的技术和新潮的视听功能,满足着数码时尚一族的先锋需求……

在产品介绍的最后、参数简介之前,小豆子读到了这样的话:

○○○○○强大的影音娱乐功能人见人爱,用它欣赏京剧、评书、音乐、动画皆可。金属质感的外壳、人性化的按键、长效可更换锂电池,同时提供了大容量闪存和插卡功能,使用方便随心所欲。

握手握手,真是知音哪!小豆子的随身听一直就是用来听戏曲曲艺的,不过把京剧和评书摆在了头两位来介绍数码随身播放器还是第一次看到。 表情

《关羽之死》

马少波编过一出戏,叫做《关羽之死》。

插一句,这种以“某某之某”形式的命名,是新编京剧的一大特征。比如《赤壁之战》、《官渡之战》、《合肥之战》等等,若是传统戏,则是倒过来的三个字,比如《战官渡》、《战合肥》。

当然,你不能叫《死关羽》,所以《关羽之死》也只能这么叫。但缺了《走麦城》剧名中的悲情感。

今天看到一个所谓的“搞笑京剧”的“剧本”,也叫做《关羽之死》,不做全文转载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这里。虽然说是搞笑的玩意儿,意在逗乐,且言语粗陋,但小豆子在看完之后,深感其中的寓意,比真正的《走麦城》要强上不知多少倍。

摘录最后一场:

(众绑生上,众扮东吴人上)
孙权白:关某,俺敬你是英雄,今天杀你用的是最好的刽子手,最好的刀。
生白:多谢了
(气宇宇)俺死后,从今后天下多英雄,多少人可以扬名。
(舍不得)俺死后,谁用俺的冷艳锯,谁把俺的赤兔骑,谁把俺的锦袍披,谁承俺的一身武艺?
(刽子手白)爷,学了又怎样,还不是一死?
(生白)你杀了俺后,就要扬名天下了。
(刽子手唱)你莫要这样说,天下人死得多,百姓有几个人记得?扬名的都是人需的,谁像你为人强,上厕所你先上,放屁你先放,吐唾沫你的要先落地上,可是今天,俺的刀对谁都一样,贵和贱也是一刀去黄梁。
不要说那么多,死以后都是一样的,区别是谁的蛆长的胖,不管你生前多刚强。
看刀吧您哪!这是你人生第一次无法躲。
(众抬生下)
(旁唱)天下事谁知怎么,祸害人去敬着。无有一事可,却是英雄冷猪头吃喝。

刽子手一句“爷,学了又怎样,还不是一死?”与《三国》里吴押狱老婆的那句“纵然学得与华佗一般神妙,只落得死于牢中,要它何用!”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个“搞笑京剧”更妙的地方在于,把关公性高气傲用近乎黑色幽默的手法描写出来。小豆子近来接触了几个《走麦城》的版本,无论是李洪爷的,还是唐老将的,剧中的关公也都是高傲得不得了。看来古今编这段戏的人,都希望通过展示关公的傲,向人们阐述其失败的原因。但那几个《走麦城》,在关公被俘后,就吹尾声收场了,唯独这个“搞笑京剧”,来了这么一场“归天”。小豆子相信,就凭关羽的脾气,死前完全有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就像《白门楼》的吕布那样:“某死后汉室中英雄有谁?”

最妙的地方是刽子手最后的总结:“贵和贱也是一刀去黄梁”。人活百岁,终有一死;轻如鸿毛如何,重如泰山又怎样?无言……

“新戏”两段

这两段唱词,来自枯石瘦木帖在新的水木的帖子,其实是摘抄柴俊为的新书《京剧大戏考》里的内容,不过对于小豆子这样手中无书的人来说,有这么几段摘抄就很知足了,况且这两段很绝:

新华宫
刘艺舟 饰 袁世凯
[1924年大中华唱片]
[西皮二六]孤王酒醉在新华宫,杨皙子生来太玲珑。宣统退位孤的龙心动,怕的是革命党他的炸弹凶。癸丑年南北归一统,大地山河在孤的掌握中。孙中山革命成何用,黄克强的英雄也不中。雷震春杀人告奋勇,还有孤的老友江朝宗。梁士诒理财真有用,虽然是民穷,孤的国不空。天下的英雄归孤用,何必多愁叹《大风》。但愿得民不革命勤耕种,洪宪万年乐无穷。内侍臣摆驾上九重。[散板]皇儿发怒为哪宗?

求己图
刘艺舟 饰 李统球
[1924年大中华唱片]
[西皮原板]每日里在海滩搬运粮米,凭劳力换衣食我不管是非。袁世凯杀同胞为争权利,孙中山讲民权他画饼充饥。从盘古到于今谁讲公理,历史上载的是什么东西!李统球穿破衣只求遮体,比你们大礼服还要整齐。戴一顶破毡帽扬眉吐气,闷时来唱几句二黄西皮。这是我劳动家神圣无比。[散板]猛抬头又只见北雁南飞。

这种近代与现代、传统与新编过渡时期的产物,很有意思,有点儿类似今天网友没事儿写个剧本什么的感觉,所不同的是,这些演员还真拿去灌唱片。京剧真是只能演绎古代的故事吗?事实上,从这些民国时期的过渡作品,到20世纪50年代、60年代初期搞的现代戏来看,这些新编剧目里面保留了很多传统戏的程式,又很好地表现了现代生活,不失一条京剧“现代化”的道路。可惜啊可惜,没有沿着这条路继续往下走。不但京剧现代戏如此,那些新编历史剧也遭脱离了以前那种新编历史剧的发展道路,向话剧靠拢去了。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