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9 月 6 日

帕瓦罗蒂没了

帕瓦罗蒂没了。

这个和戏考、京剧、小豆子没有什么关系。和广大国人又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呢?

说实话,这么些年了,也就知道帕瓦罗蒂是个外国唱戏的。唱的什么没听过几句,也一句听不懂。现在,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报道,无非就是因为这是“一个在音乐界辉煌而响亮的名字”。那又如何?

听得懂意大利歌剧的中国人不会比听得懂中国京剧的中国人多吧?为什么他的离去,要比京剧大师的离去引人注目的多得多呢?

琐记的整理,总要接触故去艺人的消息,已经习以为常,大有看破世事的感觉。但今天,看到帕氏在国人中产生的效应,还是要忍不住叹息一下,为我们自己的艺术家叹息一下。

不管怎样,没有对帕瓦罗蒂任何不敬的意思。其实,他还是很值得人佩服的,毕竟,这么多年了,在中国也唱了那么多次了,竟然一直坚持没让广大国人听懂他唱的什么,纯的意大利话加纯交响乐,愣没掺进一点儿二胡。

你看看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