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工作总结

又到了年终总结的时候了。

今年戏考的剧本整理仍然是个相对来说的低产年,76出剧本。至于原因,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找辙:琐记整理工作需要花时间,年底的时候给梨园搬家,另外就是剧本本身也越来越需要时间来整理好,因为接触到越来越多从未听过看过的剧目,在校对及考证上就需要更多的时间了。今年整理的剧本分布情况如下:

2007年工作图表
2007年工作图表

今年录入的头五名如下,其中头一名及第五名为并列(小豆子也在第五名中):

合意、痴菊叟:16
Thirteen:6
碾芹斋:5
LILA、chrislew:4

当然,不仅要感谢头五名,同样感谢所有参与戏考剧本整理工作的朋友们!

琐记方面,人物条目共增加新条目611条,修正已有条目873条;事件条目共增加新条目1452条,修正已有条目1839条。这是相当多的了。同样感谢参加整理的朋友,像大戏魔、青山、可风、东风劲等等,以及众多匿名参与的朋友。琐记现在受关注的程度不低于戏考,而且能够吸引一些艺人的家属后代出来提供第一手资料,小豆子认为这是最难得的地方。谢谢大家了!

剧目考略那边基本上大半年没怎么动,直到梨园搬家需要用到一些剧情而没有,才整理了一些。这在以前也提过,这里不重复了。

今年资料整理方面的工作大大多于网站的建设及创新,如果不是年底有这么一茬儿梨园搬家的事儿,那还真没什么值得一提的新建设。去年这会儿脑子里的一个点子,到现在一年了,还没落笔。不过,梨园这次搬家速度之快小豆子自己也都有些吃惊,这么短的时间就把网站的大架子做好了。还有些小页面需要去做,就留给明年吧(今年也没时间了不是)。还有就是现在听戏谈戏的论坛莫名其妙地没了(豆腐反映大约是被封了),明年的首要任务之一还包括做一个坛子出来。

戏考的数据库及页面程序在今年三月的时候重新写了,挺好,现在更新剧本要比以前省时了,而且更易读了。也算在年初不太繁忙的时候,做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吧。

最后让我们一起回首这一年来戏曲曲艺界的事件,并送别这一年里离开了我们的艺术家们。

一些小事儿

这些天一直在忙业务上的事儿,也就耽误了“业务”上的事儿。

毕竟每天朝九晚五的现实工作还是主业,而这些天这个工作时间又因事情多而扩展到晚上,虽然是在家干活儿,但无疑影响了戏——这不是正经事儿的业务。于是,这几天几个网站都没有更新。

今天给京剧剧目考略更新了几个据网友提交的资料整理的剧目介绍,这是自网站开放测试以来第一次据提交的内容更新。这个网站一直默默地呆在那儿,来串门的人少,更不要说关注的了。试运行已经半年,准备再花半年的时间,一来提高人气,二来在修饰一些细节,三来后台管理的程序要更新,提高生产力,然后就可以算是脱离测试期,正式下水了。

最近虽说主业上忙,但忙里偷闲,把老舍先生的《猫城记》看完了,有些沉重,推荐一读。很久没有看这么神奇的寓言故事了。

2006年工作总结

总结今年工作的时候到了,一起来回顾一下戏考这一年的业务情况。

本年新增剧本80出,算是产量低的一年了。一方面,今年整理琐记那边的资料占去一部分时间,另一方面,今年曾经有三周的休假,加上后来加班加点补琐记落下的活儿,剧本的产量就低了。不过现在有不少整理好待登的剧本,所以相信明年会更好一些。

2006年工作图表
2006年工作图表

特别感谢一下今年录入的头五名,同样,这个不能够完全反应今年录入的情况,比如像合意太爷,碾芹斋妹妹,今年打了不老少本子,只不过还在这里校对中,没轮上呢。

痴菊叟:27
朱旻:8
chrislew:6
白头翁:4
泠娜:4

今年《关羽戏集》全部录完,值得一记。而前几天 Ken 刚刚把该书的前言及后面论关戏的文章敲好,明年会补充到文献里。

其他工作方面,琐记被更多的人所关注,尤其是像演员的家属这样的群体,能够主动上门提供第一手资料,大幸。截至目前,琐记整理好的资料包括1913名人物生平,4078条事件记录。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关注。

除去这些数字上反映的成功,琐记也有其失败的方面,比如“条目质量提升”栏目,基本上就没有做起来,开始几期还好,一些大家,像程砚秋、马连良这样,资料容易找到进而系统整理,但也基本上是小豆子一个人根据投票的情况去整理,很少出现多于两个人同时整理的现象。而下半年,这个栏目基本上荒废在那里了,投票的人还是有的,毕竟大家还是希望把条目的质量提升再提升,详细再详细,但真到去系统整理的时候,没有人去动它,而新一轮的投票则又开始了。所以,小豆子的意思,这个栏目明年也许就暂时停掉,取而代之的也许会是一个类似的投票系统,只不过我们不再去专门系统整理位列榜首人物的生平,而是将他作为推荐的条目,登在首页上。只是一个设想,明年具体落实中再看。

今年是全民 Blog 的一年,这事儿放以后细说。就工作方面而言,这个 Blog,小豆子感觉其发挥的不再是一个沟通的作用,比如今年新开的“拾慧”栏目,把自己感觉好的博文链出来与大家分享,原作者得到了更多的访问量,读者开阔了视野,作者与作者间增加了互动,小豆子对这个做法是相当满意的,不知道各位看官怎么看?希望您能在这儿留个言:是否点过去阅读“拾慧”里推荐的那些文章?每次大约阅读几个?是否发现“拾慧”有用?谢谢您的支持,也欢迎您的建议。

今年除去“拾慧”的另一个大一点儿的创新就是“京剧剧目考略”网站,希望对大家查京剧剧目资料有所帮助。这个网站更新不是那么频繁,基本上就像普通的工具书那样,静静地躺在那里,当你需要的时候,随用随到。

今年遭遇了黑客,倒没什么损失,却着实吃惊不小,而且教训是长了——增加备份的频率,做到双份的有备无患。

一年就这么过去了,等待明年的到来吧。

考略的幕后故事

京剧剧目考略公布一周了,没有任何新资料补充,在意料之中。当初梨园百年琐记改版后,也是经过一段冷清的日子,才有了今天这般热闹。趁着冷,表一表这幕后的故事。

年初的时候,痴菊叟发来一份录入本的《京剧剧目初探》,这才引发了小豆子关于建这么一个网站的想法。此前,小豆子见过有人在不同的论坛询问过一些剧目剧情的帖子,豆腐的梨园经典同样需要剧情简介。豆腐曾经说过,戏考现有的剧情介绍,不够精炼,盖因其来源《戏考》,作者是半文半白的写法,更有个人感情色彩在内。《初探》的剧情介绍无疑可以满足这两方的需求。当然,更重要的作用在以前的序言中已经提到。

“呵呵”网友的点评总能刺中要害,比如这次,把小豆子建站所表现出的“阴暗心理”点出。必须承认,建设考略,除了整理应该整理的资料外,确实有主观上对新编戏“看看下场头”的心理,这也在序言中阐述了。因为小豆子始终认为,如今的戏曲新编与若干年前的新编是完全两条道路。京剧即便是一个海纳百川的艺术,它也不可能无限制的容纳任何艺术形式。当然,所有这些话都会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而有正反两方的看法,而为其真正定性,却要等到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之后。所以,小豆子无心再去争论哪条道路是对的,因为各方都会坚持自己的观点。那我们只好趁着记性还不差的时候,把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那些新编剧目一一记录下来,留给后人一个交待,让他们去评价那些改革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就像今天我们看文献资料,了解到梅兰芳也曾经演出时装戏,而无论从当时,还是从现在的角度看,那都不是很成功的改革;同样也了解到京剧《白毛女》的演出,“为京剧表现现代生活树立了成功范例”。所以,对于现代演出的新编戏,考略的态度就是:负责记录,评价留与后人。

再说回痴菊叟,以前不止一次提到过这位老前辈。小豆子倒真不是非常了解,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怹把剧本录入到电脑的年头要远早于小豆子,而录入的剧本又恰恰是戏考一开始没有动的,所以成就了一个很好的互补。如果您留意的话,会发现近一年多来的更新剧本中,很多很多都是怹录入的。过不久会见到这位前辈,很高兴。回头一定好好写写。

考略的幕后故事不多,甚至简单地说就是一个《京剧剧目初探》的网络版兼加强版。这只是一个开始,已经走到幕前的这个网站,也许会在今后有更多的故事。到此为止,小豆子所做戏考和琐记,也都是以某本书或某几本书的网络翻版起家,然后发展起来。考略会吗?至少小豆子坚信会的。

最后再打一下广告:欢迎访问京剧剧目考略

“京剧剧目考略”试运行

连发两篇《序》,一旧一新,您应该猜到了,新的工作开始了:京剧剧目考略今天算是正式公开运行了。

如果注意一下网站的更新日期,您会发现,大部分资料都是在今年年初就加入的了。这大半年的时间,小豆子一直在忙于调试程序并补充《初探》以外的资料。现在一切就绪,公开出来,像陶先生说的那样,“引起各方面的督促和检查”。欢迎大家指正。

感想一类的东西,上一篇里写的差不多了,关于网站本身的小故事,容后再表。先到各论坛发广告去者 表情

“京剧剧目考略”序

陶君起先生的这篇引言,在今天读来,仍然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那一代京剧人所处的时代,无论你从今人的角度去评价它如何不开放,毁掉了多少传统,但你不得不承认,在那个环境下,这种对京剧系统整理的工作没有断过。坏戏也好,反动也罢,还至少有过以批判态度去上演的情况。《京剧剧目初探》是本很好的书,它是与京剧有关的一本工具书。其意义,在陶君起先生的引言中俱已尽表,在此不用多言。

在整理剧本、阅读史料的同时,小豆子会发现,有些剧目,在陶先生的著作中并未提及。想来也很正常,一人之力,能够整理、考证上千出剧目,已经是一件很不简单的事情了,虽然书不算厚,但这是通过博览多少书籍而精摘出来的!今天,遇到有不甚熟悉的京剧剧目,翻查一下《初探》,十有八九会能查到满意的答案。陶先生开了一个好头。

但这还不够,开头固然重要,继续下去尤为重要。陶先生说得好,“与其怕有错误,莫若先把资料公开,引起各方而的督促和检查,在戏曲专家们的指正之下,再进行补充和修改。这样或者可以为继续挖掘剧目的工作,提供一些参考。”不过显然,这项工作没有继续下去。今天,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以《初探》为基础,考证其所遗漏的剧目,包括《初探》成书后所编演的剧目,小豆子想,这也应该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在网络发达的今天,集众人之力,采百家之长,阅万卷之书,共同编篡一部网络版的京剧剧目工具书,使资料得以补充,查阅变得更加方便。先莫谈“振兴、发展”,让我们踏踏实实把基础的工作做好,比什么都重要。

这个工作,对小豆子来说无外乎有两个意义:就传统剧目而言,系统地整理一下传统剧目,可以至少让我们清楚,老祖宗曾经创造了多少剧目,今天我们又剩下多少(羞也不羞?),那些失传的剧目是怎么回事,即便没有留下任何剧本、录音、录像,它在表演上有什么特点?渊源?哪些名角曾演出过?等等,等等。

第二个意义是就新编戏而言的:京剧发展到今天,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每年都有很多新编剧目涌现出来。那些人折腾京剧,不去复排传统戏而一味搞创新,无疑是想在历史上留下个名号,创造个“奇迹”。小豆子对此一向持反对态度,戏考的剧本只录老戏而不录这类货色就是证明。但这个京剧剧目的考证、整理工作,小豆子并不排斥这些戏,事实上,只要你这台戏叫做“京剧”,那么就可以被收录。尽管陶先生在此前也是这样做的,但小豆子认为,两者的出发点是不同的。小豆子更倾向把这种收录看作是一面“照妖镜”,让我们回头看一看,这些年来,有多少新编戏被搬上舞台,它们无一不被称为“成功”,不被“叫好”,那么,它们中还有几出在今天的舞台上还在上演?好好整理一下近年来的新编戏,我们应该会发现,这里面的浪费是相当惊人的。

京剧剧目整理工作的意义远不止这些,陶先说所言,是“重要的一环”,甚善。在京剧界如此浮躁的今天,诚邀您参与到这个基础工程来。当然,更希望京剧剧目考略能成为您方便的网络工具书,在您需要查找京剧剧目的剧情或渊源时,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