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桂英的自叹

张恨水的杂文,看到一篇讲《打渔杀家》谬误的文章,里面提到了一个以前没有注意过的细节:

《打渔杀家》,尚有一事,万万须改者,则为萧恩唱“夜晚”一段之后,桂英唱两句摇板。词云:“遭不幸我的母早已亡故,撇下我到如今一双大足”。将嫌大脚入于唱词,实属不雅……唱后接萧恩云:“为父叫你不要渔家打扮,为何偏偏渔家打扮?”桂英云:“孩儿生在渔家,长在渔船,不叫孩儿渔家打扮,怎样打扮(自然有理)?”萧恩云:“哽!不听父言,就为不孝(这叫无理取闹)。”桂英云:“爹爹不必生气,孩儿改过就是。”萧恩云:“这便才是。”不知为何要加入此一段。殆编剧者甚恨大脚借题发挥欤?

《戏考》翻出来看了一下。这个本子整理得比较早,已经不记得了。原来以前演这戏的时候,还真是类似的唱词:

遭不幸我的母早年亡故,
抛下我到如今一双大脚。

这里的“脚”显然是按照上口字 Jio 的发音走的,和萧恩前后的唱一样,都是波梭辙。

萧恩父女二人后面的对白,在现今的舞台上并没有改动,这大约是前辈艺人对这段对话有自己的理解。比如读周信芳的文章,可知他认为这段对话,是第一场戏和第二场戏之间暗场交代的故事:因桂英出嫁的日子越来越近,所以萧恩便让桂英不再渔家打扮,同时觉得女儿就要出嫁,自己便无牵无挂,不受作渔家的气了,一边欢喜,一边又不舍女儿,因此“昨夜晚吃酒醉“。而桂英则是对于自己的婚事害羞,没有立刻改装,因此上场之后也是有犹豫的神态。这段对话没有了前面的“大足”,也就没有了无理取闹之感,保留着倒也无妨。

倒是桂英自叹的“大足”唱段,如张恨水所愿,早已随着缠足本身被扫进了历史垃圾堆。看民国后期的剧本便已经是这样了,更不要说已经留下来的录音和电影,也都不见了“大足”之叹。原编剧者在剧中为何突然让萧桂英对自己的“大足”大发感慨,不得而知。这个插入非常突兀,难怪张先生会觉得编剧“甚恨大脚”。

作为劳动妇女,萧桂英本不应该为自己的大足叹息,当然,我们不可能要求剧中的古人与今人有着同样的思想境界。而且即便今天的妇女摆脱了缠足的束缚,却仍然会面对其他泛起的旧道德沉渣,各式各样的“天花板”,甚至包括加于身上的有形锁链。男女平等,前路依然漫长。

国际劳动妇女节前有感。

2021年工作总结

每次到年终总结的时候,都会感叹时间飞逝。尤其是今年一回头,发现去年除了一篇前年的工作总结之外,就没写过任何别的东西了,倍感白驹过隙。前两天看已经过了腊八,眼看就是春节了,脑子里蹦出了《回荆州》里老张和妖道的对话,编出了个疫情相关的段子,发到微博和豆瓣广播:

张飞:“我且问你,俺大哥过江招亲,你先前言道,几时回来?”孔明:“年终驾归。”张飞:“如今是什么日期?”孔明:“腊月之中。”张飞:“俺大哥呢?”孔明:“春节临近多地倡议就地过年。”

算一算,这个“就地过年”都已经连着讲了两年了。想起上一次迎虎送牛的春节,还正赶上回国在京出差,难得赶上了过年。如今我们公司在京沪两地的办公室早多少年就已撤光,世界也被疫情掀得天翻地覆,而当时出差加过年的场景尚还历历在目,真是恍如隔世。

理论上去年还是应该有一些可以写的,但是一来正职工作的忙碌,二来笔头发懒,所以就没有出什么文字,剧本数在十一月达到1300大关的时候也没有说什么,然后继续更新剧本,那个数字就迈过去了。洋人不待见13相关的数字,这1300的大关过了也就过了吧,下一个坎儿1400又涉及到我们自己不待见的数字,所以整五整十的再搞纪念还是有道理的。

以前在上下班的地铁上只能读图书馆借来的书,自家的书要是带出门会觉得于卫生有碍。去年继续居家,倒是可以抽空翻翻家里的好书了,也算一个因祸得福的利好吧。

讲回去年网站的工作:戏考的剧本新增了68出,虽然不像前年那样继续保持上升趋势,但也是十几年来第二高的数字了。年度录入剧本数量第一多的,和前三年一样,依然是戊戌,贡献了14出剧本,同时也是字数最多的,超过十六万字;自己凭借年初12出《余派戏词钱氏辑粹》的本子位居第二,打了七万多字。剧本数第三多的为胤溟,贡献了6出本子,超五万字。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增长幅度和去年差不多。红毹艺话和梨园依然都没有更新,但是今年应该可以新增一些梨园的录音吧,有不少朋友提供了一些音源。而同时那个站也应该拿出来重新做一遍,包括太爷的老唱片,也需要帮助改版。这些都列出来,希望今年可以实现。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155条,修正62条;事件条目新增1193条,修正10条;族谱信息48条,师承信息26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小豆花、京剧乐队、梨园知音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5出,图片新增117张。

2020年工作总结

一转眼又到了写工作总结的时候了,往前翻不远就是2019年的工作总结。去年写的 Blog 真是少之又少。

持续了一年的疫情,真的是改变了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除了年初为了能让公司的员工都实现远程办公在办公室忙碌了一阵外,全年其他时候都是居家办公。生活的节奏很快也就跟着调整了过来,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每天上下班通勤的时间被节省下来之后,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可以有更多可支配的时间用在戏考的工作上。加之去年前半段国内的演出市场处于停滞状态,琐记需要整理的实时事件没有那么多了,更是把之前积累了很多年的草稿和旧事件都整理了出来。某种程度的“国家不幸诗家幸”吧。当然,还是希望整个局面都好起来,尽管番邦这边还一眼看不到头儿。

2020年戏考的剧本新增了76出,比2019年整整翻了一番,去年提到的“井喷”还真发生了,是自2006年以来的最高值了。本来年底可以再加把劲提高一下这个数字,后来因为办公室的正业太忙,加之赶工《余派戏词钱氏辑粹》,便懈怠了。

年度录入剧本数量第一多的,和前两年一样,依然是戊戌,贡献了19出剧本,同时也是字数最多的,超过十二万字;第二多的也还是陈光祥,贡献了6出剧本,六万九千在字数上排名第三;剧本数第三多的为木易十三妹,5出剧本。胤溟和人生过客虽然都只有4出剧本,但是字数上一个八万两千,一个六万六千,分列第二和第四。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401条,修正118条;事件条目新增1061条,修正27条;族谱信息125条,师承信息24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大戏魔、恩晓峰私淑弟子、杨庆国、重庆谢华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8出,图片新增69张。
  • 红毹艺话与梨园没有更新。

戏考剧本录入二十周年

2000年的12月27日,小豆子开始抱着《戏考大全》在键盘上敲打起来,三个月之后的2001年3月,在亿唐网上搞了个小网站,也就是还没有正规域名的“中国京剧戏考”网站。所以虽然是要到明年3月才是网站的二十周年创建纪念日,但是12月27日,是网站开始的开始,奠基的奠基。一晃二十年了。

总要搞点儿有意义的事儿来纪念一下吧。最好的事情无外乎就是像二十年前那样,自己打一些剧本出来。近些年虽然也偶尔会自己打个本子,但是重心已经转移到整理诸同好帮助录入的本子上,自打数量远不似初期。正好小豆花今年初(疫情前)在图书馆挖到了本小印量的书,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对于这种流传不广的书,数字化应该是最好的传播方式了,而正好也满足了自己敲打出一批剧本的初衷。

1992年,台湾的音韵学家李炳莘建议钱培荣出版余派标准戏词,并请将孟小冬当年为钱氏说戏录音一并出版,“以为后学准绳”。于是钱培荣献出其手抄十二出余派戏词,由李炳莘撰写余叔岩、孟小冬、钱培荣三代小传,定名《余派戏词钱氏辑粹》。出版后未对外发行,只典藏在世界各大图书馆内,分赠于余派同好间,内地则极少流传。到了1995年,籍天津召开首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之际,海内外的余派名家决定再版发行该书,由李炳莘对照孟小冬说戏录音进行了校核。因钱氏抄本只有主角唱念,特请范石人对各剧配角唱念进行补充(只有配角的场次则从略),遂成完本。该书交由天津津华胶印厂印刷,一无出版社,二无ISBN,三无定价(只标“工本费20元”),印数仅一千册,仍是一本内部交流的小书。

现在这本书中所收的十二出剧本已经全部录入完毕,正在做最后的校对,很快就会陆续增加到网站上。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也希望戏考剧本录入二十周年的小礼物能成为明年更加光明的一部分。

陈云君题词
陈云君题词

辜振甫题词
辜振甫题词

刘曾复题词
刘曾复题词

新的搜索框架

上个周末,终于收到了从国内寄来的理发推子。在小豆花的巧手帮助下,得剃了一个自今年龙抬头之后的第一个头,清爽多了。从来没有留过这么长的头发。虽然远到不了可以甩发的境界,但是鬓角的长毛已经快可以撕扎地“哇呀呀”了。

本地进入了所谓“第三阶段”的“重启”,不过有鉴于那么多地方在重启之后重新爆发新的疫情,对于这个重启也不是很乐观。另外好像媒体对于“重启”有什么误解,之前都是在说因为疫情按下了“暂停键”,那么社会恢复了不是应该按“继续键”么?“重启”是什么路数?播着一半儿的戏暂停了之后,难道不应该要继续听么?为什么要从头听?

在常态化防控的日子里,基本上每天都是在家上班。因为不需要上下班跑通勤,也就有了些时间做一些平时没空做的事情。比如最近一个时期网站的更新就更频繁了。具体情况等到年底总结时再细说。最近有空写了些代码,把拖了很久的剧目考略的图片搜索功能完成了。

这次完成的其实不止是图片的搜索功能,而是完成了一个搜索的框架,可以用在其他小站的搜索上。以现在的琐记为例,搜索被分为“人物”和“事件”两种类型,只能同时搜索一种数据。这次考略的搜索更新,既保留了这种可以筛选类型的选项,同时也增加了一个可以搜索所有类型的选项。比如搜索“曹操”的话,出来的全部结果,既包含了有曹操的剧目介绍,也包含了有曹操形象的图片。当然,在这个大的结果里还是可以进一步筛选的。

搜索结果
搜索结果

这个新的搜索框架最终会推广到其他小站上,同时会在戏考的首页增加被呼吁了很久的搜索功能。这个搜索将会覆盖戏考所有小站的资料类型。比如搜一下“马连良”马先生,出来的既有他的藏本剧本,也有他本人的人物介绍和相关事件,还有他编演的剧目介绍以及剧照,等等,一网打尽。

考略的新搜索将会进行一段时间的测试,在后台完善已有代码的同时,完成新框架的一个“高级搜索”的界面。在这个页面中,可以构建更复杂的筛选,比如1943年上海黄金大戏院的演出条目,或者带有曹操的戏画。

等新搜索全部部署完毕后,再来打个招呼。希望到那时疫情不再是搜索大热了。

2019年工作总结

开年以来真是一种乱糟糟的感觉。近来刷新闻的时间大增,毕竟关心则乱,希望灾疫早些结束吧。

算来有一年没有写 Blog 了,去年的工作总结也拖到了今天。赶在一月最后一天,把这个统计的活儿做了吧,也作为新年工作的自勉。

2019年戏考的剧本新增了38出,没有保持前两年的增长势头,或者持平,但掉下来的也不是特别多,不是史上新低——还好还好。去年底原以为可以一鼓作气多做出一些工作来,没想到正经工作一来,就没有时间做私活儿了。录入好待整理的囤货还是不少,所以还是可以期待某种井喷的出现。

年度录入剧本数量第一多的依然是戊戌,贡献了19出剧本,同时也是字数最多的,超过十八万字;第二多的依然为陈光祥,贡献了6出剧本;第三多的为豫让桥、Lois 和聂真智三位并列,2出剧本。陈光祥的近三万九千字与 Lois 的近三万六千字,排在字数排名的二、三位。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47条,修正51条;事件条目新增639条,修正27条;族谱信息13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戏知、恩晓峰私淑弟子、大戏魔、杨庆国、京腔京韵等。
  • 梨园:录音新增1出,贡献人彭林刚与周云亮。
  • 京剧剧目考略与红毹艺话没有更新。

今年加拿大的鼠年邮票做的还是比较喜庆的(比去年极其难看的猪八戒强多了),希望小老鼠的鞭炮可以把晦气崩走吧。新春快乐!

加拿大邮政鼠年小型张
加拿大邮政鼠年小型张

2018年工作总结

去年一年,特别是下半年,比较忙,很明显的一点就是 Blog 写得都少了。而和去年一样,十二月下旬又有一次公差,年底前还是尽量更新了一把,所以工作总结的日子就放到年后了。

2018年戏考的剧本新增了44出,与前年持平。虽然又完成了12出《戏考》的剧本,但是整套书的完成率才到80%,比四年前提高了八个百分点而已。照此进度,剩下一年的时间,想来是无法完成全套书的,之前显然对形势估计得过于乐观了。倒是去年在戊戌网友的帮助下,一举完成了95出《国剧大成》本子的录入。去年整理出其中的13出,现在存货真是不少。

年度录入剧本数量第一多的正是戊戌,贡献了17出剧本;第二多的为陈光祥,贡献了4出剧本;第三多的为豫让桥,3出剧本。今年根据网友建议,增加以字数论的排名:第一多为戊戌,十五万五千字;第二多为心欤,两万字;第三多为陈光祥,一万九千字。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94条,修正110条;事件条目新增970条,修正15条;族谱信息37条,师承信息2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恩晓峰私淑弟子、大戏魔、京腔京韵、滑稽爱好者等。
  • 京剧剧目考略:没有新增剧目,图片新增31个。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2出。主要录音贡献人:田方、西城老軍。
  • 梨园:录音新增10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彭林刚等。

排版更新

刚刚完成了《戏考》第二十二册和第三十册编号的重新排序,同时,对剧本 PDF 文件的排版做了一次大改进。

排版最明显的改进就是把字号调大了,正文部分从原来的宋体9号字调到了微软雅黑11号字,同时参照网站之前的改版,用更大的字来突出标题里剧本正名的部分,别名的字号则与正文一样。文件左右两边留白的空档减少了,相信在移动设备上阅读这些 PDF 会有一个更好的体验。

另一个改进则是在页脚的部分增加了剧本网页的链接以及最后一次更新的日期。这样做的好处就是读者可以很方便地比对手头的 PDF 文件是否是最新的。

PDF 文件排版的前后对比
PDF 文件排版的前后对比

更重要的是,新版的 PDF 是由新写的一个小脚本从纯文本直接生成的。这就意味着每次更新网站,无论是添加新剧本还是修订已有的剧本,所花的时间将会是半于以前,因为不需要专门从 Word 里单独生成一个 PDF 文件,再上传到站上。现在只要在数据库里把文字增加或修改好后,运行一下小脚本,PDF 也就跟着生成了。

老式的 PDF 还在打包下载的页面可以下载,到月底更新打包文件的时候将会替换成新的。所以如果您想留一份老的 PDF 版本做念想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表情

五年前提过的脚本终于实现了,那么曾经幻想的 EPUB 也非遥不可及。

正“本”清“源”

《戏考》的拼图第二季来了!

三年前找回消失了的第三本《狸猫换太子》之后,以为这个拼图之谜就算全部解开了。不曾想,大东书局当年的拆兑,原不止那些。只不过当时没有乘胜追击,把原版的那套《戏考》与后来的从头至尾比对一遍,以至于到现在才发现另一桩“分尸血案” 表情

其实如果再仔细一些的话,早就应该发现这个问题。以1990年上海书店出版的那套《戏考大全》为例,其中除了没有第三本《狸猫换太子》之外,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连台本戏《山海关》的排列顺序:其中头二本、三四本和五六本分别出现在第二十七、二十八和二十九册中,可是第七八本的剧本却出现在了第二十二册中。因为《戏考》中其他剧目也有类似现象,比如第一册先出了《乌盆计》,后来多少册后又出了该剧的前本,《连环套》也是先出了三本的拜山,而后才出的头二本与四本,所以并没有太在意。但实际情况是,这又是大东书局的移花接木,通过与之前讲过的类似的拼接方式,直接使第九、十本的《山海关》和八至十六本的《天宝图》人间蒸发。

本次的拼接手法较之前要简单得多,就是第二十二册与第三十册两本打散了之后再重新拼插一下。与上次提到的“案件”不同的是,这次的“作案动机”很让人难以捉摸。即便出于未知的原因,大东书局手头的第二十二册戏考是残缺的,没有尾巴,他们完全可以直接把残缺掉的尾巴(也就是八至十六本《天宝图》)忽略不计就好了,完全不需要去动第三十册。当然,也不排除他们手头第三十册出于什么原因中间也缺失了,才不得不搞这种拆兑。总之,本次作案动机虽然不明,但是作案手法则更加高明——或者说这次“销赃”比较容易。因为“处理”掉的九、十本《山海关》和八至十六本《天宝图》都是属于连台本戏里末尾的本子,所以即便没有,也并不是所有人会发现它们消失了,而会误认为《山海关》只有(或只收了)八本,《天宝图》只有(或只收了)七本而已。并不会像《狸猫换太子》那样,中间出现一个大窟窿,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不对头。

拆兑现场还原
拆兑现场还原

所以接下来又要对已有的《戏考》编号做相应的矫正,改回最原始的中华图书馆的排序。

另外一个相关的信息是:前一阵在一位叫“戊戌”的网友的帮助和建议下,把《国剧大成》里原来认为是与《戏考》同名而隐去的剧目恢复出来了。这些剧目很多都是以某戏第几本的名目出现在《国剧大成》里的,比如二本《玉堂春》,又作《起解》,该剧本一直被误以为是和《戏考》里《女起解》是一个本子(《国剧大成》里大部分与《戏考》的同名剧本确实是同一个本子),但是仔细核对发现有很多明显的不同,是更接近于现在演出的版本。另外又如头至四本的《五雷阵》,其中第三本与《戏考》一样,而头、二、四本则完全是新的。以前只是把第三本隐藏起来,在《戏考》的版本上加注其所没有的“三本”以拼出一套,现在则完全恢复《戏考》本来的原貌,去掉“三本”的字样,而把《国剧大成》中的三本《五雷阵》放回,与其自己的那几本成为一套。以前这么拼插有些天真,以为凑成一套即可,完全没有注意到保留原书的本来面目。也许,大东书局也是抱着类似的想法拆兑的那几本书。

最近戏考的后台在搞升级,顺便在做一些前台的优化,这批编号更改之后,网站应该可以有一个更新的面貌呈现给大家,到时候再细说了 表情

2017年工作总结

十二月下旬一次意外的公差,把年底更新网站的计划打乱了,也捎带着把总结的日子挪到了年后。

2017年戏考的剧本新增了44出,未能像去年那样保持继续增长的势头,不过也是自2009年以来第二高的产量了。具体分布如下:

2017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2017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年度录入第一多的为人生过客和心欤两位,贡献了5出剧本;第二多的为豫让桥,贡献了4出剧本;第三多的为夜深沉和水牌子两位,各3出剧本。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197条,修正164条;事件条目新增866条,修正44条;族谱信息69条,师承信息25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滑稽爱好者、京腔京韵、大戏魔、杨庆国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11出,图片新增21个。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2出。主要录音贡献人:枯石瘦木。
  • 梨园:录音新增38出,修正2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西城老軍、秋思、裘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