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快乐!

牛年即将到来,祝各位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顺便推荐一下北方曲艺网的牛年春节联欢会,该网每年春节都推出有特色的曲艺节目汇串(和梨园的意思差不多),包括很多难得的珍品,喜欢曲艺的朋友可以去捧场,尤其是在今天这样戏曲都不景气的环境下,曲艺就更是难入主流媒体的法眼了。多会儿央视的春晚能正经唱几段戏、几段鼓曲,那,才是既有民族特色又传统气氛浓郁的晚会呢。

牛年快乐!

加拿大邮政牛年邮票
加拿大邮政牛年邮票

5 thoughts on “春节快乐!”

  1. 新春愉快!
    北昆仅存的老录音真的很珍贵,尤其是像侯玉山、郝振基、白云生、马祥麟几位老先生,所留资料凤毛麟角。不过,“饭店认子”中唱的牌子是什么呢?怎么听着不像昆腔啊?另外,我照您这儿的录音整理了一套云阳法场的唱词,不知您需要吗?
    期待着您的春节特辑,想问一句,您要传的赵氏孤儿是不是音配像中“说破”一折的所用录音?谢谢。

  2. 春节快乐!
    怎么说呢,昆曲是真不熟,整理其录音基本勉为其难了。《饭店认子》的牌子自然也不知道了。至于唱词儿,您要是方便就可以发过来,应该算是需要吧,先谢谢了。
    《赵氏孤儿》音配像大概在盘门、打婴、说破几折处用了1963年香港实况的版本,所以不错,这次的录音,正是该场演出全剧版本,连头带尾,三个多小时整本大戏。

  3. 方便,我就贴这儿吧。
    邯郸梦?云阳法场
    崔氏:
    【赏宫花】
    俺这里户倚三星展碧纱,见了些坐拥三台立正衙,
    树色绕檐牙,谁近的鸳鸯翠瓦,金打流鸦。
    卢生:【前腔】
    俺这里路转东华,依翠华。佩玉鸣金宰相家。
    恁看那新筑旧堤沙,呜呼!难同戏耍。兀的这春色御沟花。
    【醉花阴】
    这些时直宿朝房,梦喧杂。整日价,红围也那翠匝。
    铃阁远,静无哗。俺是个潭潭相府人家,
    敢边厢大行踏!不住的叫拿拿!恁的响刀枪人哄马!
    差官:【画眉序】
    奉旨着擒拿,奏发中书到门下,竟收拿公相此外无他!
    卢生:
    这犯由不比寻常,干系着重情军法。
    崔氏、卢子:
    波查祸起天来大,怎泣奏当今銮驾!
    卢生:【喜迁莺】
    没的来风驰雷发,半空中没个根芽。
    争也么差,着俺到朝拦驾,省可的慢打商量咱且退衙。
    颠不喇自裁剐!
    崔氏、卢子:
    颠不喇自裁剐!
    卢生:
    迟和疾钢刀一下!便违圣旨,除死可也无加!
    崔氏:【画眉序】
    宿世旧冤家,当把卢生活坑煞!有甚驾前所犯,吃几个金瓜!
    把通番罪暗里相加,谋反事关天当耍!
    崔氏、卢子:
    波查祸起天来大,怎泣奏当今銮驾!
    卢生:【出队子】
    (白)呀!
    排列着飞天罗刹,排列着飞天罗刹,看了这捧刀尖势不佳。
    (白)这宴乎!
    当了个引魂幡帽插宫花;
    (白)这锣鼓!
    当了个引路笙歌赴晚衙;
    (白)这席面!
    当了个施焰口功臣筵(哎)上渣。
    【幺篇】
    霎时间酒淋喉下,还望你祭功臣浇奠茶!
    一任他前遮后拥闹叽喳,挤得俺前合后偃走踢踏。
    难道他,有什么劫法场的人,只当着耍?
    【剐地风】
    哎呀!讨不得怒发冲冠两鬓花!
    把似你试刀痕,俺颈,玉无暇!云阳市好一派凌烟画,
    俺也曾施军令斩首如麻,领头军该到咱!几年间回首京华!
    喔哈到,到了这落魄桥下,则恁这狠夜叉也闲掉牙!
    甚升天断头闲话!啊呀天呐!
    再休想片刻得争(喔哈)差!
    (白)刽子手!
    恁把俺这虎头燕颔高悬挂,还只怕血淋漓沾污了俺袍花!
    【四门子】
    猛魂灵寄在刀头下,呵,还把俺贱头颅手自抹。
    也要他题知斩字连名下,他伴着中书怎押花,
    难道则怕老萧何也放得下淮阴胯?
    崔氏:
    呀!看了这法场上的沙,血场上的花。呀!可怜煞将军战马!
    【鲍老催】
    唏唏赫赫呀,战兢兢把不住台盘滑。
    扑生生遍体寒毛乍,吸嘶嘶也哭得声干哑。
    崔氏、卢子:
    眼中儿女空勾搭,脚头夫妇难安劄,同死去做一榻!
    卢生:【水仙子】
    呀呀呀哭坏了她;呀呀呀哭坏了她!
    扯扯扯,扯起恁望夫山立着化;
    苦苦苦,苦的这儿女们苦煎喳;
    痛痛痛,痛的俺肝肠似绞刮;
    我我我,漳江边死了没渣;
    恁恁恁,恁做夫人权守着活寡;
    罢罢罢,儿女场中替不得咱;
    好好好,这三言两语告了君王假;
    我去去去,去那无雁处海天涯。
    崔氏:【哭相思】
    十大功劳误宰臣,鬼门关外一孤身。
    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送断肠人。
    自从到了初三,很少写博了,我挺惭愧的!

  4. 这唱词我与网上录像对照过了,一部分有出入,比如说卢生的“这犯由不比寻常”(后两字原作“常科”)、“省可的慢打商量咱且退衙”(后四字不同)。
    还有的比如首句,王先生好像没唱那么多字,但我遵从的还是录像原词。
    后来发现,原来这个工作很长知识,可很多词句含义亦不确定,单说“金打流鸦”一词我就有很多不同的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