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4年8月

2014 年 8 月 6 日

火彩:2014年7月

  • 【2014年07月16日08:36】罗周:“有请二哥。”秦琼:“贤弟何事?”罗周:“今乃八月十四,明日瓦岗弟兄必然到此。请二哥到长街之上,看看他们可曾来到。明日十五,一同共灭杨林。”秦琼:“啊贤弟,倘若瓦岗弟兄来迟了呢?”罗周:“你就等他一辈子。”
  • 【2014年07月20日20:44】宁氏:“儿呀,擒住刘秀,怎生发落?”吴汉:“如今莽主有圣旨前来,有人拿住妖人刘秀,高官得做,骏马任骑。孩儿如今擒住了刘秀,自然献与莽主加官进爵。”宁氏:“你现为潼关总镇,又为新朝东床驸马,已有公主匹配,还想骑哪一个?”
  • 【2014年07月29日08:59】家院:“启禀二位老爷:下书人求见。”伍尚、伍员:“吩咐书先进,人落后。”家院:“是。二位老爷请看。”伍尚:“爹娘有书信到来,贤弟请看。”伍员:“兄长请看。”伍尚:“你不知道我不认识字么?”

火彩:2014年6月

  • 【2014年06月09日08:45】包拯:“当今万岁是你什么人?”李后:“(二黄原板)当今的万岁爷他是我亲生养下,赵桢儿啊!”包拯:“万岁万万岁!”李后:“乡下人呐!”
  • 【2014年06月13日22:25】杨延辉:“(西皮导板)未开言不由人尿流满面!”铁镜公主:“你说你的话,难道还拦得住我儿子他不撒尿吗?”杨延辉:“滋得忒以地远了。”
  • 【2014年06月17日21:04】话说曹操刺杀董卓事败,以献刀为名脱走。星夜逃离许都,过中牟县被擒。说动县令陈宫弃官同行。经成皋,偶遇曹父好友吕伯奢,盛邀至家,杀猪沽酒,反令曹操生疑,将吕氏一家杀尽。陈宫责其大不义,曹操曰:“宁教我父天下人,休教天下人父我。”陈宫见曹操伦理哏上绝不吃亏,乃弃之而去。
  • 【2014年06月26日11:23】老爷爷:“(反二黄慢板)我的大娃儿陷泥潭被贼擒了,二娃儿迷镜宫双目难瞧。三娃儿阴阳剑缠身不掉,四娃儿冷泉冰不胜春醪。五娃儿赌酒量酩酊醉倒,七娃儿未出世便入笼牢。只剩下六娃儿隐身法妙,可怜他尽得忠、又尽孝,飘忽不定,行动莫测,时现时消。”

2014 年 8 月 1 日

谁是泄密者?

《华容道》这出戏,曹操在躲过赵云和张飞两番埋伏之后,有一段“曹孟德在马上长吁短叹”的唱,一般的版本如下:

曹孟德在马上长吁短叹,
眼落泪手捶胸怨恨苍天。
在中原领人马八十三万,
实指望扫江东奏凯归还。
又谁知那小周郎韬略广远,
蒋子翼引庞统来献连环。
我只说十一月东风少见,
诸葛亮他借东风妙算通天。
烧得我众兵将皮开肉烂,
只剩下十八骑这残兵败将好不惨然。

袁世海每唱至“东风少见”时,总要一声长叹,显出曹丞相无奈之心境,台下便是一阵窃笑。

上面这套词,概括地讲述了曹操在赤壁之战一把火之后的状态以及打大败仗的原因。估计当黄盖的小船撞到艨艟战舰的一瞬间,曹操就已经意识到了把船铁锁连环起来的问题;也意识到了:蒋干从江左请来的这位凤雏先生,分明就是献来了一条害人的连环计。是有“引庞统来献连环”一句。

说到这里,插一句题外话:《借东风》里藏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笑话。当蒋干表示自己愿意二次过江探听东吴虚实的时候,曹操感慨地说:“哎呀,子翼呀,你前番过江送了我两个水军头领,今番又要过江,莫非你要断送我八十三万之众么?”而实际情况正如曹操“预言”的那样,蒋干二次过江请来庞统给出主意,大造连环战船,彻底断送了八十三万之众。曹操说出这句无心之语,制造出来的戏剧效果,正是由于观众知道后续发展而剧中的角色并不知道,正显出了编戏人的高明。

说回正题。横槊赋诗之时,曹操还得意洋洋地向程昱讲解:“凡用火攻者,必借风力。方今时值隆冬,只有西南风,安有东北风?吾现居西北之上,彼军皆在东南,若用火攻,乃烧他自己之兵,吾何惧哉?”因此,曹操实在是没有想到隆冬时节会刮东南风,“我只说十一月东风少见”是句大实话。可是问题来了,接下来这一句,“诸葛亮他借东风妙算通天”。是谁告诉曹操,这出乎意料的东南风,是诸葛亮给借来的?

《华容道》舒桐饰曹操,红豆少主摄影
《华容道》舒桐饰曹操,红豆少主摄影

无论按戏文还是按《三国演义》原文,曹操都不可能知道。当时曹操预伏在东吴的两位奸细蔡中、蔡和还没有来得及再向他递交新的情报,就被周瑜拿去当牺牲给宰了。有鉴于周都督对诸葛亮嫉妒得要命,想必东吴方面任谁也不会在与北兵交战时大肆宣扬说今天晚上的东南风是诸葛亮给借来的。而诸葛亮自己在借风之后,便乘着赵云的小船返回夏口,调兵遣将,与东吴争抢胜利果实,并没有派关、张、赵等在截杀曹操的时候宣传自己有借风的超能力。

曹丞相虽然并不知有诸葛亮在里面“捣鬼”(其实也真没诸葛亮什么事儿,到日子该刮风就得刮风),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唱出“诸葛亮他借东风妙算通天”这句话来。京剧以及其他说唱曲艺形式,经常出现这种以旁观者的口吻(也就是如今说的“上帝视角”)向观众交代情节的。以曹操的这段唱为例,头两句“曹孟德在马上长吁短叹,眼落泪手捶胸怨恨苍天”即是站在第三人称的位置上描述曹操彼时狼狈的样子。后面“在中原”起则是曹操的心理活动,至“东风少见”,他还没有弄明白风向怎么就能变了呢,下一句则又以旁观者的口吻介绍都是诸葛亮的计谋。往下再转回曹操的视角,对眼前“几十个人七八条枪”大发感慨。

京剧唱词中人称视角的转换,就如同说评书的在讲一段故事时,时而进入人物以第一人称来说话,时而又跳出来,以说书的口吻描述及评价。搞明白了这一点,从曹操口中唱出诸葛亮借风的事儿也就不足为奇了。东吴的文武群臣也可以放心,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还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