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工作总结

由于各小站的更新竟然坚持到了年底的最后一刻,所以2015年的工作总结就挪到2016年初来做了。

今年特别写了一个内部的小程序,直接读取并计算出某一年的工作数据,而不需要像往年那样专门跑到数据库后台现写 SQL 的查询来获得这些数字。所以在整理数据这方面,今年省了不少时间,往后也受益。

戏考的剧本在2015年新增了38出,与2014年持平。具体分布如下:

2015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2015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虽然来自《戏考》的本子增加了八出,但是去年的一个重大发现就是找到了原始的第三十五册《戏考》,使得《戏考》所载剧本数增加了八出(七出来自第三十五册,还有一出来自第十册的《烟鬼叹》)。所以此消彼长,《戏考》这套书的完成率在今年仍然停留在72%上。原计划五年时间完成的目标,貌似原地踏步,实则还是有进展的。而整个剧本录入工程的完成率达到了45.34%。

年度录入第一多的为泠娜,贡献了5出剧本;第二多的为小戏迷,贡献了4出剧本;第三多的并列四人:麋鹿先森、豫让桥、夜深沉、人生过客,各贡献了3出剧本。

其他小站的统计数据如下: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163条,修正52条;事件条目新增1361条,修正12条;族谱信息59条,师承信息38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滑稽爱好者、大戏魔、徐祥龙、小豆子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10出,图片新增112个。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9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枯石瘦木、田方、西城老軍等。
  • 梨园:录音新增116出,修正6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董林、西城老軍、秋思、临祺蝂芹、凤点头、小豆子等。

如果在办公室跟我们头儿做真正的工作总结的话,2015年无疑是非常忙碌出活儿的一年,也正因为此,有时候戏考诸小站上的更新就顾不过来了,毕竟饭碗要紧嘛。好在,以上的数字还不是太难看,一年来更新的频率还是比较稳定的,主要还是首页左侧的“更新记录”时刻是个提醒,保证不要长时间掉链子。

“拨乱反正”

原计划稍稍多花了几天时间,《戏考》剧本的“拨乱反正”终于完成了。

调整后,《戏考》这套书的完成比率从72%降到了70%——毕竟是凭空生生地多出一本书的内容来。录入工程的整体完成比率,也因此被从44.25%拖到了44.08%。

不过还是希望去年底定下的五年内完成《戏考》所有剧本的目标能够按期实现。这次多出来的剧本,不应该是负担,而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当把它作为动力,不但把降下来的2%早日补回来,还要一步步推进至100%。

最后来见一下这原装第三十五册的真容吧。缺月重圆,多年的愿望终是实现了,这想来也算成了当年大东书局和上海书店的未竟之志吧?

《戏考》第三十五册
《戏考》第三十五册

剧本编号调整

上回说了《戏考》的新发现,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把站上被第二版《戏考》打乱的剧本顺序重新排列回第一版的原状,并把漏掉的八个剧本补回来。

由于每个剧本的编号都是唯一的,因此这个调整需要一步一步来,先把“鸦占鸾巢”的本子挪回原位,再把腾出来的编号标注上正确的本子。幸好多年前的编号升位已经为这种情况做了打算,所以真正受影响的的本子并不多。

虽然这次发现了八个“新”剧本,但是这次编号调整,其实多出来十个本子。有两出戏:《蝴蝶杯》和《大名府》,原来照书本的目录每一个剧目配了一个编号,这次比较《戏考》的演变,发现其实这两出戏各分前后本,因此每个剧目其实是两个本子,共计四个。所以这次调整顺便把这两出戏的后本也编了号。

旧号变新号的具体安排如下,预计将花一周时间调整好。回头见。

剧本编号调整详表
剧本编号调整详表

《戏考》的拼图

以前听小豆花讲过她看的一个推理故事,大约是说有个变态,弄死一批人之后,把N个人的尸首楞拼成了N+1个,掩人耳目。

今儿要讲的这个事儿,和这个差不多,不过没有血腥恐怖的元素,而是皆大欢喜的大团圆。

戏考网站一开始整理剧本的来源,是上海书店在1990年根据民国时期四十本《戏考》再版的《戏考大全》,出版社把四十册书打包整理成五辑。所以在最初,戏考站上的剧本会写上如“根据《戏考大全》第一辑整理”的字样,后来编号升级后,改用原册数,变为如“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刚捧回这套书翻阅的时候,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套书所收的连台本《狸猫换太子》,有头、二、四本,却偏偏没有第三本。这个疑惑直到多年后,有机会与合意太爷聊起,才算弄明白了:原来最早的《戏考》,是出过两套书,都是四十册,可内容不尽相同。上海书店再版时把两套弄混了,于是出现了这个缺憾。疑惑解开了,可是心里还是有这么一个结。虽说齐天大圣都说过天地尚且不全,我们也不必追求事事完美,可总想若能把这第三本给补上,那该多好。

最近,终于有幸接触到了原版的《戏考》,真是有两套。也正是通过将这两套进行比较,才解开了多年来的疑团。

来龙去脉已不可考,但是可以通过这两套《戏考》和一套《戏考大全》,分析出个大致。以下涉及目次内容的部分均来自白纸黑字的图书,出版社的动机全为推理:

1917年,在上海的中华图书馆编辑部开始陆续出版名为《戏考》的剧本集,又名《顾曲指南》,王大错述考,燧初校订。大约历十年时间出版了四十册。到1933年,上海的大东书局开始再版这套书。这个时候,问题来了……

大东书局的再版,基本上就是原封不动一册一册地重印,所以这两套《戏考》的头十几册,每一分册的内容都是一样的(除印第十册时,大东书局漏掉了最后一出《烟鬼叹》。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纯属纰漏,我们就姑且按无罪推论的原则,算他们不小心漏掉了吧 表情)。

后来,大东书局发现一个情况:他们手头没有原《戏考》的第三十五册!当时又天下荒荒,刀兵四起,找本儿书可是海底捞针。大东书局为了掩盖没有第三十五册的事实,必须再造出一本第三十五册,以假乱真,好凑足四十册的“定数”。

于是,大东书局就施展了挪移拼凑之法,俗称“拆东墙补西墙”:先从第十六册中,把从第六出开始的《取南郡》到最后一出《妙善出家》共计13个本子提出来,冒充为新的第三十五册。而此时第十六册就剩下5个本子了,必须加以补充:分别从第十四册中拿出最后两出《恶虎庄》和《四杰村》,从第十七册中拿出最后两出《鄚州庙》和《取金陵》,从第十一册中拿出第三、四出的《回龙阁》和《烧绵山》,从第十九册中拿出最后两出《镇潭州》和《磐河战》,再从第十三册中拿出最后三出《黛玉葬花》、《花蝴蝶》和《白水滩》,先后五次填补进入第十六册,使得这册书的剧本数变成了16出,看起来像那么一本了。而被拆掉的第十一、十三、十四、十七和十九册,每本书里的剧本也没有变得那么少。其他各册保持不变。于是,一套新的《戏考》就这样问世了。

不过,就像所有的推理故事那样,破绽总是有的。大东书局缺失的那第三十五册,恰恰是有第三本《狸猫换太子》的一册。没了原书,即便从别册重新拆兑出一本伪第三十五册,《狸猫换太子》的本子还是不连续的。好在大东书局没有进一步“毁尸灭迹”——若是干脆连那其他几本《狸猫换太子》都拿掉的话,我们今天可能都不会注意到这个马脚,也可能不会留意到曾经有两套《戏考》,更不要说再试图把它恢复原貌了。而大东书局如“狸猫换太子”般的偷天换日,因一出《狸猫换太子》显了行藏,冥冥中岂非定数?

到1990年上海书店再次出版《戏考大全》时,所用的底版并非完全是大东书局的那套书,而是如合意太爷说的那样,混用了先后两版。由于两套书其他若干册都是一样的,我们无法判断这些册所用的是哪一版(也无所谓是哪一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上海书店用的第十四册肯定是最初的那版《戏考》,因为这版中还有《鄚州庙》与《取金陵》两出戏。不过如前所见,后来大东书局把这两出戏挪到了第十六册中,如此,这两个戏的本子岂不是要出现两遍?显然上海书店的编辑们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再版的第十六册中,《鄚州庙》与《取金陵》是不存在的,直接被砍掉了。只是编辑们可能还不知道,虽然砍掉了这两出戏,第十六册中剩下的诸本子,也还有一多半不属于原来这册的。上海书店大约也没有找到那原版的第三十五册,或者没有意识到这先后两套《戏考》的不同,于是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结果——一套没有第三本《狸猫换太子》的《戏考大全》。

推理完毕,玩笑之作。小豆子并没有要把大东书局请出来算账,只是想试图分析一下第二套“混排”的《戏考》是如何产生的。目前需要做的是要使《戏考》这套书在目次上恢复本来面貌,同时根据最初版重排一下网站上剧目的编号。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又有包括第三本《狸猫换太子》在内的八个“新”剧本要打了 表情去年工作总结的时候还在说要争取用五年时间把《戏考》这套书给结了,没想到不到半年的光景,虽然在完成的进度上保持推进的状态,但同时意外地增加了工作任务,真是惊喜交加,当然,喜绝对大于惊。

说了这么半天,列一下原装的第三十五册的目录,至于其他各册的本来面目和拆兑情况,有一张“犯罪现场”还原图,可以很直观地展现。其中第十册漏掉的《烟鬼叹》也在图中,虽与本案无关,但也是一个“过失犯罪”。

  • 《狸猫换太子》三本
  • 《徐母骂曹》
  • 《新三娘教子》
  • 《慈孝图》
  • 《道州城》
  • 《凤凰山》(注:此本非第二十册中的《薛礼救驾》。乃演马三保事,按《京剧剧目初探》,为黄月山编)
  • 《麻姑献寿》

大东书局的拆兑方法
大东书局的拆兑方法

2014年工作总结

即将送走2014年(国内已经迎来半天的2015年1月1日了)。本来节假日期间就比较懒散,除了梨园的新年特辑录音每日更新一出外,没有大规模地整理其他资料。但是刚刚又送走了孙元坡丁宝祥二位先生,眼看年底,又有两位驾鹤西去。特别是孙元坡先生,那台湾大大小小的录音里没少了他的戏,真是好角儿。

还是说回今年的工作总结吧。戏考的剧本本年新增了38出,与2010年时一样,是近六年来第二高的产量。还算不错了。分布图如下。

2014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2014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如图所见,《京剧汇编》依然占了将近四分之三的份额。若说明年的规划,有一点是准备开始在录入的选材上偏回《戏考》那套书,集中火力,争取用五年时间,把这套书的剧本都整理完了。这个目标应该不是很离谱(目前这套书的完成比是72%),既然写出来了,就是做一个凭证,鼓励自己把它完成。另外,为了体现出工程的进展程度,从本年开始特别记录整个录入工程的完成比。到今年底是43.53%。

本年录入第一多的为豫让桥,贡献了10出剧本;第二多的为泠娜,贡献了6出剧本;第三多的为仲愚,贡献了5出剧本。

其他小站,由于新的菊坛世系谱与梨园百年琐记合并了,因此今年的梨园百年琐记,又多了一些要统计的东西。同时,京剧剧目考略新增的图片功能,也加入了今次的统计。从数据上看,果然不似以前那样有大起大落之势,自改版后的更新频率和数量还是相当稳健的。继续保持。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257条,修正87条;事件条目新增1854条,修正41条;族谱信息671条,师承信息1972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滑稽爱好者、打渔不杀家、慕梅馆主、康岩1980、z、水牌子、小豆子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126个,图片新增460个(注:图片功能是今年新增加的,按理说现在站上的共907张图片就应该是今年新增的总数。其实不然,其中有447张是2013年12月测试阶段就开始增加的)。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38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枯石瘦木、津一曲艺京剧、凤点头等。
  • 梨园:录音新增126出,修正15出,恢复老梨园录音3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田方、西城老軍、董林、秋思、凤点头、彭林刚、小豆子等。

希望五年内完成《戏考》这套书的目标,可以在新的一年里有一个好的开局。祝各位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师承谱图

一年多前,菊坛世系谱正式上线。今年初,菊坛世系谱正式整合到梨园百年琐记,算来刚好半年。

在菊坛世系谱还是独立测试的时候,也许您注意到了在人物族谱下,还有一个不能点击的“师承”链接。当初的打算是,像世系族谱那样,做一个师承谱图,用来更清晰视觉化地显示每一个艺人在艺术上的传承关系。

现在,这个功能正式在梨园百年琐记的人物页面中激活了。首批上线的是根据早年在网上流传的《相声师承关系总表》整理出来的相声演员师承关系,并且根据这些年的种种拜师事件做了相应的补充。如果您想从头看起,可以点击相声创始人张三禄的这个条目,一点点地展开,看看这一脉相承的关系谱。

像族谱中考虑到干亲一样,这次做的页面也考虑到了相声界代拉师弟这一特殊的师承关系,比如当您进入朱阔泉的页面时,会看到与其同门的常连安,是由张寿臣代拉的。这条信息,不光是显示出“张寿臣代拉”的小字,还通过把人物连接虚线化来直观表现。另外,若在琐记那边有对应的拜师收徒的事件条目,则相应的链接也会出现在这个谱图中。与族谱中的婚姻关系的那个小图标类似,这里也放了一个表示拜师事件的小图标,并注以年份。

除了相声界外,有一些零星的京剧界师承的资料,比如裘门的,作为测试之用而加入了数据库,尚有大量的信息需要补充进来。这些都需要日后慢慢来做。不少细节需要随做随改,不过大样子不会变了,所以,现在端出来与大家共享。梨园百年琐记的更新记录已经做了相应的调整,整合进来师承关系的更新记录。

谱图这种事儿不需要多介绍,很直观,所以就不再絮烦了。

引用一下两个多月前小范围测试时的话来总结这个师承谱图:“还是图形化了的数据看得清晰。谁是师祖宗,哪个是徒孙孙,一目了然”。是这么回事儿 表情

备份!

两周前,家里的存储设备坏了。在有五块硬盘 RAID5 的配置情况下,竟然能两块硬盘同时出现问题,于是, 2TB 多的数据随着 5TB 多的存储空间,“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虽然数据遭遇了灾难性的毁灭,但是好在有备份。用多余的硬盘做了一些排查之后,发现存储硬件本身也同时出现了问题,导致了整个系统的崩坏。没法子,只得网购了新的存储设备外带大容量的硬盘,并从豆妈处复制回来了一份最新的数据备份,经过一周多的重建加复制,现在一切恢复常态——零损失。

所以上周二没能够完成梨园的例行更新。本周二更新的时候特地多加了两个录音,以示补偿。

十几年来,家里的存储出现过不止一次问题(每次出问题都要上来抱怨一下)。再结实的硬盘也有坏掉的时候。唯有多做备份,勤做备份,并定期核查备份的有效性,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数字时代,存储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方便,也正因为这样,才需要想方设法保障数据的安全。所幸的是,存储设备的价钱也越来越便宜。其实,相对于家庭的照片、戏考相关的文件、京剧和相声录音录像这些无价的东西来说,投入些个银子在存储与备份上,真的不算什么。

每次存储设备出现问题后,还需要检查一下现有的备份机制,看是否有改进空间,是否还有漏掉的内网服务没有备份。

说到备份机制,小豆子不太信得过任何一家所谓在“云端”的服务,尽管很多都是名声赫赫的大公司,尽管他们更便宜甚至免费。毕竟,自己的数据,托管到别人手里,还是有些顾虑。当然,所有整理好的京剧资料不算在其内——这些资料,越广泛地传播越好,唯此方能保证它的安全性与流传性,不至于成为所谓的“孤本”。

忙活完这些,继续戏考的活儿。开工前,写点儿备忘录性质的东西,与诸公共享。也算个提醒,看一下您的数据是否都有完好的备份体系。

京剧剧目考略的升级

屈指算来,京剧剧目考略都有将近八年的历史了。

八年间,除了增加和修正剧目介绍外,考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随大流的那次改版以及之后增加了个“重名剧目”的页面外)。

从去年年底开始,考略在后台做了不少新功能的测试,现在是时候推出来公开测试了——俗称公测……

这次升级最显著的变化就是,考略在剧目文字介绍的基础上,增加了配图,包括剧照、脸谱、画谱等类型(视频截屏不算其内,否则无止境)。首批有将近700张配图加入到了相应剧目的条目中。这个数字肯定还会增长,有太多的图片需要数据化,并配上相应的文字索引,以便更好地被大家搜索及使用。戏考的各小站,从剧本的数字化整理开始,不断地向各种形式的原始京剧资料进发,将它们一一数字化。

数据库化图片这个事儿,也是早年的一个想法,直到今年才得以实现。最初的打算是做一个独立小站来运营,后来觉得还是把这个作为一个功能依托在京剧剧目考略下比较好,因为那里的数据都是以剧目为中心的。相应的图片,应以剧目为中心,进而扩散开来。

其他功能显而易见,就不多提了,大家一看便知。戏考主页也做了相应的调整,以配合考略的这次升级。其实图片这块儿也是说得太多,俗语曰:“画意能达万言”。这么明显的功能,无需在此絮絮叨叨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