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乱反正”

原计划稍稍多花了几天时间,《戏考》剧本的“拨乱反正”终于完成了。

调整后,《戏考》这套书的完成比率从72%降到了70%——毕竟是凭空生生地多出一本书的内容来。录入工程的整体完成比率,也因此被从44.25%拖到了44.08%。

不过还是希望去年底定下的五年内完成《戏考》所有剧本的目标能够按期实现。这次多出来的剧本,不应该是负担,而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当把它作为动力,不但把降下来的2%早日补回来,还要一步步推进至100%。

最后来见一下这原装第三十五册的真容吧。缺月重圆,多年的愿望终是实现了,这想来也算成了当年大东书局和上海书店的未竟之志吧?

《戏考》第三十五册
《戏考》第三十五册

剧本编号调整

上回说了《戏考》的新发现,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把站上被第二版《戏考》打乱的剧本顺序重新排列回第一版的原状,并把漏掉的八个剧本补回来。

由于每个剧本的编号都是唯一的,因此这个调整需要一步一步来,先把“鸦占鸾巢”的本子挪回原位,再把腾出来的编号标注上正确的本子。幸好多年前的编号升位已经为这种情况做了打算,所以真正受影响的的本子并不多。

虽然这次发现了八个“新”剧本,但是这次编号调整,其实多出来十个本子。有两出戏:《蝴蝶杯》和《大名府》,原来照书本的目录每一个剧目配了一个编号,这次比较《戏考》的演变,发现其实这两出戏各分前后本,因此每个剧目其实是两个本子,共计四个。所以这次调整顺便把这两出戏的后本也编了号。

旧号变新号的具体安排如下,预计将花一周时间调整好。回头见。

剧本编号调整详表
剧本编号调整详表

《戏考》的拼图

以前听小豆花讲过她看的一个推理故事,大约是说有个变态,弄死一批人之后,把N个人的尸首楞拼成了N+1个,掩人耳目。

今儿要讲的这个事儿,和这个差不多,不过没有血腥恐怖的元素,而是皆大欢喜的大团圆。

戏考网站一开始整理剧本的来源,是上海书店在1990年根据民国时期四十本《戏考》再版的《戏考大全》,出版社把四十册书打包整理成五辑。所以在最初,戏考站上的剧本会写上如“根据《戏考大全》第一辑整理”的字样,后来编号升级后,改用原册数,变为如“根据《戏考》第三册整理”。

刚捧回这套书翻阅的时候,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套书所收的连台本《狸猫换太子》,有头、二、四本,却偏偏没有第三本。这个疑惑直到多年后,有机会与合意太爷聊起,才算弄明白了:原来最早的《戏考》,是出过两套书,都是四十册,可内容不尽相同。上海书店再版时把两套弄混了,于是出现了这个缺憾。疑惑解开了,可是心里还是有这么一个结。虽说齐天大圣都说过天地尚且不全,我们也不必追求事事完美,可总想若能把这第三本给补上,那该多好。

最近,终于有幸接触到了原版的《戏考》,真是有两套。也正是通过将这两套进行比较,才解开了多年来的疑团。

来龙去脉已不可考,但是可以通过这两套《戏考》和一套《戏考大全》,分析出个大致。以下涉及目次内容的部分均来自白纸黑字的图书,出版社的动机全为推理:

1917年,在上海的中华图书馆编辑部开始陆续出版名为《戏考》的剧本集,又名《顾曲指南》,王大错述考,燧初校订。大约历十年时间出版了四十册。到1933年,上海的大东书局开始再版这套书。这个时候,问题来了……

大东书局的再版,基本上就是原封不动一册一册地重印,所以这两套《戏考》的头十几册,每一分册的内容都是一样的(除印第十册时,大东书局漏掉了最后一出《烟鬼叹》。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纯属纰漏,我们就姑且按无罪推论的原则,算他们不小心漏掉了吧 表情)。

后来,大东书局发现一个情况:他们手头没有原《戏考》的第三十五册!当时又天下荒荒,刀兵四起,找本儿书可是海底捞针。大东书局为了掩盖没有第三十五册的事实,必须再造出一本第三十五册,以假乱真,好凑足四十册的“定数”。

于是,大东书局就施展了挪移拼凑之法,俗称“拆东墙补西墙”:先从第十六册中,把从第六出开始的《取南郡》到最后一出《妙善出家》共计13个本子提出来,冒充为新的第三十五册。而此时第十六册就剩下5个本子了,必须加以补充:分别从第十四册中拿出最后两出《恶虎庄》和《四杰村》,从第十七册中拿出最后两出《鄚州庙》和《取金陵》,从第十一册中拿出第三、四出的《回龙阁》和《烧绵山》,从第十九册中拿出最后两出《镇潭州》和《磐河战》,再从第十三册中拿出最后三出《黛玉葬花》、《花蝴蝶》和《白水滩》,先后五次填补进入第十六册,使得这册书的剧本数变成了16出,看起来像那么一本了。而被拆掉的第十一、十三、十四、十七和十九册,每本书里的剧本也没有变得那么少。其他各册保持不变。于是,一套新的《戏考》就这样问世了。

不过,就像所有的推理故事那样,破绽总是有的。大东书局缺失的那第三十五册,恰恰是有第三本《狸猫换太子》的一册。没了原书,即便从别册重新拆兑出一本伪第三十五册,《狸猫换太子》的本子还是不连续的。好在大东书局没有进一步“毁尸灭迹”——若是干脆连那其他几本《狸猫换太子》都拿掉的话,我们今天可能都不会注意到这个马脚,也可能不会留意到曾经有两套《戏考》,更不要说再试图把它恢复原貌了。而大东书局如“狸猫换太子”般的偷天换日,因一出《狸猫换太子》显了行藏,冥冥中岂非定数?

到1990年上海书店再次出版《戏考大全》时,所用的底版并非完全是大东书局的那套书,而是如合意太爷说的那样,混用了先后两版。由于两套书其他若干册都是一样的,我们无法判断这些册所用的是哪一版(也无所谓是哪一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上海书店用的第十四册肯定是最初的那版《戏考》,因为这版中还有《鄚州庙》与《取金陵》两出戏。不过如前所见,后来大东书局把这两出戏挪到了第十六册中,如此,这两个戏的本子岂不是要出现两遍?显然上海书店的编辑们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再版的第十六册中,《鄚州庙》与《取金陵》是不存在的,直接被砍掉了。只是编辑们可能还不知道,虽然砍掉了这两出戏,第十六册中剩下的诸本子,也还有一多半不属于原来这册的。上海书店大约也没有找到那原版的第三十五册,或者没有意识到这先后两套《戏考》的不同,于是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结果——一套没有第三本《狸猫换太子》的《戏考大全》。

推理完毕,玩笑之作。小豆子并没有要把大东书局请出来算账,只是想试图分析一下第二套“混排”的《戏考》是如何产生的。目前需要做的是要使《戏考》这套书在目次上恢复本来面貌,同时根据最初版重排一下网站上剧目的编号。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又有包括第三本《狸猫换太子》在内的八个“新”剧本要打了 表情去年工作总结的时候还在说要争取用五年时间把《戏考》这套书给结了,没想到不到半年的光景,虽然在完成的进度上保持推进的状态,但同时意外地增加了工作任务,真是惊喜交加,当然,喜绝对大于惊。

说了这么半天,列一下原装的第三十五册的目录,至于其他各册的本来面目和拆兑情况,有一张“犯罪现场”还原图,可以很直观地展现。其中第十册漏掉的《烟鬼叹》也在图中,虽与本案无关,但也是一个“过失犯罪”。

  • 《狸猫换太子》三本
  • 《徐母骂曹》
  • 《新三娘教子》
  • 《慈孝图》
  • 《道州城》
  • 《凤凰山》(注:此本非第二十册中的《薛礼救驾》。乃演马三保事,按《京剧剧目初探》,为黄月山编)
  • 《麻姑献寿》

大东书局的拆兑方法
大东书局的拆兑方法

2014年工作总结

即将送走2014年(国内已经迎来半天的2015年1月1日了)。本来节假日期间就比较懒散,除了梨园的新年特辑录音每日更新一出外,没有大规模地整理其他资料。但是刚刚又送走了孙元坡丁宝祥二位先生,眼看年底,又有两位驾鹤西去。特别是孙元坡先生,那台湾大大小小的录音里没少了他的戏,真是好角儿。

还是说回今年的工作总结吧。戏考的剧本本年新增了38出,与2010年时一样,是近六年来第二高的产量。还算不错了。分布图如下。

2014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2014年剧本录入工作图表

如图所见,《京剧汇编》依然占了将近四分之三的份额。若说明年的规划,有一点是准备开始在录入的选材上偏回《戏考》那套书,集中火力,争取用五年时间,把这套书的剧本都整理完了。这个目标应该不是很离谱(目前这套书的完成比是72%),既然写出来了,就是做一个凭证,鼓励自己把它完成。另外,为了体现出工程的进展程度,从本年开始特别记录整个录入工程的完成比。到今年底是43.53%。

本年录入第一多的为豫让桥,贡献了10出剧本;第二多的为泠娜,贡献了6出剧本;第三多的为仲愚,贡献了5出剧本。

其他小站,由于新的菊坛世系谱与梨园百年琐记合并了,因此今年的梨园百年琐记,又多了一些要统计的东西。同时,京剧剧目考略新增的图片功能,也加入了今次的统计。从数据上看,果然不似以前那样有大起大落之势,自改版后的更新频率和数量还是相当稳健的。继续保持。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257条,修正87条;事件条目新增1854条,修正41条;族谱信息671条,师承信息1972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滑稽爱好者、打渔不杀家、慕梅馆主、康岩1980、z、水牌子、小豆子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126个,图片新增460个(注:图片功能是今年新增加的,按理说现在站上的共907张图片就应该是今年新增的总数。其实不然,其中有447张是2013年12月测试阶段就开始增加的)。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38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枯石瘦木、津一曲艺京剧、凤点头等。
  • 梨园:录音新增126出,修正15出,恢复老梨园录音3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田方、西城老軍、董林、秋思、凤点头、彭林刚、小豆子等。

希望五年内完成《戏考》这套书的目标,可以在新的一年里有一个好的开局。祝各位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师承谱图

一年多前,菊坛世系谱正式上线。今年初,菊坛世系谱正式整合到梨园百年琐记,算来刚好半年。

在菊坛世系谱还是独立测试的时候,也许您注意到了在人物族谱下,还有一个不能点击的“师承”链接。当初的打算是,像世系族谱那样,做一个师承谱图,用来更清晰视觉化地显示每一个艺人在艺术上的传承关系。

现在,这个功能正式在梨园百年琐记的人物页面中激活了。首批上线的是根据早年在网上流传的《相声师承关系总表》整理出来的相声演员师承关系,并且根据这些年的种种拜师事件做了相应的补充。如果您想从头看起,可以点击相声创始人张三禄的这个条目,一点点地展开,看看这一脉相承的关系谱。

像族谱中考虑到干亲一样,这次做的页面也考虑到了相声界代拉师弟这一特殊的师承关系,比如当您进入朱阔泉的页面时,会看到与其同门的常连安,是由张寿臣代拉的。这条信息,不光是显示出“张寿臣代拉”的小字,还通过把人物连接虚线化来直观表现。另外,若在琐记那边有对应的拜师收徒的事件条目,则相应的链接也会出现在这个谱图中。与族谱中的婚姻关系的那个小图标类似,这里也放了一个表示拜师事件的小图标,并注以年份。

除了相声界外,有一些零星的京剧界师承的资料,比如裘门的,作为测试之用而加入了数据库,尚有大量的信息需要补充进来。这些都需要日后慢慢来做。不少细节需要随做随改,不过大样子不会变了,所以,现在端出来与大家共享。梨园百年琐记的更新记录已经做了相应的调整,整合进来师承关系的更新记录。

谱图这种事儿不需要多介绍,很直观,所以就不再絮烦了。

引用一下两个多月前小范围测试时的话来总结这个师承谱图:“还是图形化了的数据看得清晰。谁是师祖宗,哪个是徒孙孙,一目了然”。是这么回事儿 表情

备份!

两周前,家里的存储设备坏了。在有五块硬盘 RAID5 的配置情况下,竟然能两块硬盘同时出现问题,于是, 2TB 多的数据随着 5TB 多的存储空间,“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虽然数据遭遇了灾难性的毁灭,但是好在有备份。用多余的硬盘做了一些排查之后,发现存储硬件本身也同时出现了问题,导致了整个系统的崩坏。没法子,只得网购了新的存储设备外带大容量的硬盘,并从豆妈处复制回来了一份最新的数据备份,经过一周多的重建加复制,现在一切恢复常态——零损失。

所以上周二没能够完成梨园的例行更新。本周二更新的时候特地多加了两个录音,以示补偿。

十几年来,家里的存储出现过不止一次问题(每次出问题都要上来抱怨一下)。再结实的硬盘也有坏掉的时候。唯有多做备份,勤做备份,并定期核查备份的有效性,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数字时代,存储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方便,也正因为这样,才需要想方设法保障数据的安全。所幸的是,存储设备的价钱也越来越便宜。其实,相对于家庭的照片、戏考相关的文件、京剧和相声录音录像这些无价的东西来说,投入些个银子在存储与备份上,真的不算什么。

每次存储设备出现问题后,还需要检查一下现有的备份机制,看是否有改进空间,是否还有漏掉的内网服务没有备份。

说到备份机制,小豆子不太信得过任何一家所谓在“云端”的服务,尽管很多都是名声赫赫的大公司,尽管他们更便宜甚至免费。毕竟,自己的数据,托管到别人手里,还是有些顾虑。当然,所有整理好的京剧资料不算在其内——这些资料,越广泛地传播越好,唯此方能保证它的安全性与流传性,不至于成为所谓的“孤本”。

忙活完这些,继续戏考的活儿。开工前,写点儿备忘录性质的东西,与诸公共享。也算个提醒,看一下您的数据是否都有完好的备份体系。

京剧剧目考略的升级

屈指算来,京剧剧目考略都有将近八年的历史了。

八年间,除了增加和修正剧目介绍外,考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随大流的那次改版以及之后增加了个“重名剧目”的页面外)。

从去年年底开始,考略在后台做了不少新功能的测试,现在是时候推出来公开测试了——俗称公测……

这次升级最显著的变化就是,考略在剧目文字介绍的基础上,增加了配图,包括剧照、脸谱、画谱等类型(视频截屏不算其内,否则无止境)。首批有将近700张配图加入到了相应剧目的条目中。这个数字肯定还会增长,有太多的图片需要数据化,并配上相应的文字索引,以便更好地被大家搜索及使用。戏考的各小站,从剧本的数字化整理开始,不断地向各种形式的原始京剧资料进发,将它们一一数字化。

数据库化图片这个事儿,也是早年的一个想法,直到今年才得以实现。最初的打算是做一个独立小站来运营,后来觉得还是把这个作为一个功能依托在京剧剧目考略下比较好,因为那里的数据都是以剧目为中心的。相应的图片,应以剧目为中心,进而扩散开来。

其他功能显而易见,就不多提了,大家一看便知。戏考主页也做了相应的调整,以配合考略的这次升级。其实图片这块儿也是说得太多,俗语曰:“画意能达万言”。这么明显的功能,无需在此絮絮叨叨 表情

《戏典》

上次往戏考总目里灌名目的时候,忘了一个事儿。那就是,2012年回国的时候与合意太爷聊起过有一套《戏典》的书,里面有一些罕见的本子,像《香妃恨》、《六国封相》、《三搜索府》、《沈万山得聚宝盆》什么的。本来打算把名目整理好也加到总目中的(十六集已搜齐),不过后来就忘了这个茬儿了。前几天八股档老板问《六国封相》的本子,这才把它想起来。

这套十六册的《戏典》前两年由内蒙古大学出版社以《民国版京剧剧本集》为题重新出版过,我们上次的话题也正是由说这套书引起的。前两天在图书馆还看到重版后的书,因为当时身边没有原书,无法比较再版后与原本有何差异。这次加入目录的是按民国时候的十六册平装原本目录所添。貌似亚马逊网页上所列目录中,少了《香妃恨》的名字,不知道是亚马逊遗漏了还是书再版时遗漏了(这个问题两年前给合意太爷发邮件的时候就提到过,前两天去图书馆偶见此书时,已经忘得一干二净,未能核实)。

以下是十六册《戏典》的目录,复制自两年前的邮件。已经加入到总目中,共计159个本子。剧本录入完成比再次下跌,从43.82%降至41.08%,跌得可是比上次严重。漫漫征途,其修远兮。虽然如此,能够挖掘到更多失传的本子,总是一件好事儿。

第一集
《一捧雪》
《二进宫》
《八大锤》
《九更天》
《丁甲山》
《三娘教子》
《三击掌》
《上天台》
《大保国》
《小放牛》
《文昭关》
《五花洞》
《六月雪》
《甘露寺》
《四进士》

第二集
《四郎探母》
《打渔杀家》
《打鼓骂曹》
《打棍出箱》
《打严嵩》
《打龙袍》
《玉堂春》
《白门楼》
《目莲救母》
《宇宙锋》
《行路哭灵》
《李陵碑》
《投军别窑》
《汾河湾》

第三集
《法门寺》
《法场换子》
《空城计》
《武家坡》
《定军山》
《状元谱》
《八蜡庙》
《南天门》
《南阳关》
《洪羊洞》
《美人计》
《红鬃烈马》
《秋胡戏妻》
《虹霓关》
《草桥关》
《逍遥津》

第四集
《乌盆记》
《捉放曹》
《连营寨》
《马前泼水》
《徐策跑城》
《扫松下书》
《路遥知马力》
《追韩信》

第五集
《西施》【头本】
《西施》【二本】
《花木兰》
《洛神》
《珠帘寨》
《桑园寄子》
《乌龙院》
《硃痕记》
《彩楼配》
《连环套》
《徐母骂曹》
《清官册》
《鱼肠剑》
《硃砂痣》

第六集
《探母回令》
《探寒窑》
《探阴山》
《探亲相骂》
《梅龙镇》
《黄金台》
《黄鹤楼》
《贩马记》
《御碑亭》
《钓金鱼》
《望儿楼》
《搜孤救孤》
《盗宗卷》
《落马湖》
《贺后骂殿》
《贵妃醉酒》
《黑风帕》

第七集
《群英会》
《廉锦枫》
《嫦娥奔月》
《滑油山》
《凤还巢》
《翠屏山》
《凤仪亭》
《雌雄鞭》
《叹皇灵》
《卖马当锏》
《审头刺汤》
《审李七》

第八集
《独木关》
《战蒲关》
《举鼎观画》
《穆柯寨》
《辕门斩子》
《辕门射戟》
《鸿鸾禧》
《锄美案》
《霸王别姬》
《断太后》
《药茶计》
《苏三起解》
《宝莲灯》
《芦花河》

第九集
《萧何月下追韩信》
《荀灌娘》
《浔阳楼》
《春秋配》
《香妃恨》
《六国封相》

第十集
《失印救火》
《斩经堂》
《鸳鸯塚》
《临江驿》
《苏武牧羊》
《樊江关》
《沈万山得聚宝盆》

第十一集
《苏小妹》
《鸿门宴》
《红拂传》
《玉麒麟》
《大名府》

第十二集
《生死板》
《婴宁一笑缘》
《雄州关》
《双姣奇缘》

第十三集
《阳平关》
《明末遗恨》
《三字经》
《风波亭》
《盗御马》
《得意缘》

第十四集
《生死恨》
《战宛城》
《鹿台恨》
《莲花庵》
《战长沙》
《斩黄袍》
《哭秦庭》

第十五集
《白蟒台》
《断密涧》
《辛安驿》
《胭脂虎》
《花田八错》
《牢狱鸳鸯》
《十道本》
《元宵谜》

第十六集
《人不如狗》
《十三妹》
《玉虎坠》
《选元戎》
《三搜索府》
《白眉毛大闹高家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