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 6 月 7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十六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娄金狗为“西方白虎”七宿之娄宿。此人物见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张雄,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离龙坎虎相匹遇,
炼就神丹成不朽。
无缘顶上现三花,
斩将封为娄金狗。

他的脸谱勾黄色象形脸,花眼窝灰眉点,眉点上侧面粉红纹理示其狗耳,脑门中画金色线条,小鼻窝嘴岔中画出两颗狗牙,两腮画蓝金色腮纹。造型生动,谱式新颖。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同时可用于十二生肖的狗相。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有娄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娄金狗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刘隆,扶保刘秀中兴汉室,因英勇善战屡建战功被封为骠骑大将军兼大司马。

2012 年 5 月 31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十五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奎木狼为二十八宿中“西方白虎”七宿之奎宿,此人物见于由《封神演义》编写的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李雄,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三柳髭须一尺长,
炼就三花不老方。
蓬莱海岛无心恋,
斩将封为奎木狼。

他的脸谱勾金色象形脸,小鼻窝大嘴岔,灰花眉,额中用黑红二色勾画出狼尾,抽象夸张,造型用色简练严谨。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见奎宿登场,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奎木狼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马武,扶保刘秀中兴汉室,屡建战功封为扬虚侯。京剧里表现马武的戏很多,以《打金砖》、《取洛阳》最闻名。

2012 年 5 月 25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十四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壁水貐为二十八宿中“北方玄武”七宿之壁宿。此人物见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方吉清,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五行妙术体全殊,
合就玄中自丈夫。
悟道成仙无造化,
斩将封为壁水貐。

又被姜子牙封为水部四位正神之一。他的脸谱勾绿色象形脸,巨齿獠牙,构图独到,纹理复杂,色泽鲜艳。黑眼窝下垂眼角上点白点,脑门金光衬蓝,红金眉子,两腮及下巴勾红,生动形象。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有壁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壁水貐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臧宫,扶保刘秀中兴汉室,屡建战功封朗陵愍侯。

2012 年 5 月 19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十三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室火猪为“北方玄武”七宿之室宿,此人物源于由《封神演义》编写的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高震,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截教传来炼玉枢,
玄机两济用工夫。
丹砂鼎内龙降虎,
斩将封为室火猪。

还另被姜子牙封为火部正神之一。他的脸谱勾金、棕两色,象形脸,眼窝上挑,画出猪嘴,两腮画弧形纹理以突出猪的形象。金脑门画圆点两额配画红色火焰。凡神话戏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适用,同时可用于十二生肖中的猪相。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有室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室火猪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耿纯,扶保刘秀中兴汉室,屡建战功封东光成侯。

2012 年 5 月 18 日

从《焚烟墩》到《华容道》

最近戏考更新的剧本里,有一出《焚烟墩》,又作《烽火戏诸侯》,是京剧红生“三挡”里面的《挡幽王》,据当年李洪春回忆,此“三挡”是富连成的生行开蒙戏。现在戏台上,也就剩下这挡曹《华容道》还比较常见,《焚烟墩》的挡幽和《江东桥》的挡谅则绝迹了。

记得原来拿到《戏考》这套书的时候,最开始录入的一批剧本里就有《江东桥》,主要这个故事出自比较熟悉的《明英烈》,所以好奇如何演法。看后方知,这和《华容道》的套路是一样的,及至后来再录入《焚烟墩》,一看之下也是同一个套路。

不过这次更新的范叔年藏本包括之前的烽火戏诸侯,后面还有幽王被杀、众人保幼主登基等情节,故事比较完整。同一套《传统剧目汇编》,其第六集里还有一个何润初的《挡幽》藏本,则只是这一折。

“三挡”戏,固然套路一样,唱词上甚至有雷同之处,但是因为三剧所涉及的历史时期不同,还是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差别。比如处在历史轴后端的《江东桥》,就可以把这段经历和《华容道》做类比,唱上一大段。京剧这种比古讲今的例子很多,但前提当然是有古可以比。所以处在历史前期的涉及周朝的《焚烟墩》,就因为太靠前了,没有什么可以比的,唱出来的词儿就更加水了。

至于处在中间的《华容道》,本来是可以唱一些比古讲今的事迹,却也沦为只有水词儿的状态。若是深究这里面的原因,可能还是要在《三国演义》原文上找一下。

《三国》原文里,曹操和关羽在华容道的对话,叙了一下旧之后,曹操还真是比古讲今了一下,说:“将军深明《春秋》,岂不知庾公之斯追子濯孺子之事乎?”就这么一句,便把关公给点透了。

《华容道》尚长荣饰曹操,将要讲《春秋》了
《华容道》尚长荣饰曹操,将要讲《春秋》了

这句话,在戏里也是直接照搬。说实话,当初看《三国》原文的时候,小豆子根本没明白这个典故是讲什么的——当然,现在有了网就很方便了,查一下就知道了。相信当初的京剧演员对这个典故也很困惑。记得袁世海曾经回忆说他以前演曹操的时候就没搞明白这句是说什么呢。因此大约可以推断,编《华容道》这出戏的人,不太清楚庾公之斯这个典,也就没有在唱词里做任何扩展,比如唱一下这交友之道,唱一下庾公之斯是如何“抽矢,扣轮,去其金,发乘矢而后反”。

《华容道》里,曹操听说前面拦路的人马打的是“关”字旗号,急忙在一旁谢天谢地。众曹将不明,问其原因。曹操说:“那关云长在许昌曾许我三不死,难道今日一次全都不饶吗?”《江东桥》戏里面,陈友谅也唱过“关公放曹三不死,你今救我这一遭。”而 这个“三不死”的许诺,却不见于《三国》原文以及其他剧目,不太清楚是出于何处?但不管怎样,曹操听说关羽在前面挡路,立刻信心百倍,认为这次肯定能够走脱了。这个表现,与子濯孺子问明追赶自己者为庾公之斯后释然曰“吾生矣”是一个状态。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君子人与君子人相交,也才有关公华容道放曹这样“拚将一死酬知己”的大义。交友也罢,授徒也罢,曹操也好,子濯孺子也好,认为自己所交(或教)之人当不会差,不仅是对所识之人人品的信任,也同样是对自己的自信。

2012 年 5 月 10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十二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危月燕为北方玄武七宿之危宿,此人物见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侯太乙,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发似朱砂脸似靛,
浑身上下金光现。
天机玄妙总休言,
斩将封为危月燕。

他的脸谱勾银色象形脸,眼窝形似翅膀,花眉红嘴,脑门勾金色月牙,两额衬红色火焰,十分漂亮。既象形夸张,又独到新颖,颇有燕子之轻巧。凡神话戏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有危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危月燕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坚镡,扶保刘秀中兴汉业,征战南北,封为扬化将军。京剧《闹昆阳》、《取洛阳》等剧中均出场亮相。

2012 年 5 月 6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十一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虚日鼠为“北方玄武”七宿之虚宿。此人物见于由《封神演义》编写的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周宝,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面如蓝靛多威武,
赤发金眼似恶虎。
呼风唤雨不寻常,
斩将封为虚日鼠。

他的脸谱勾灰、银两色象形脸,粉眼鼠嘴,嘴岔间画出两颗小牙,额间画圆光火焰,颇见鼠相。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十二生肖中的鼠相,《无底洞》中大鼠亦可参照使用。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有虚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虚日鼠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盖延,扶保刘秀中兴汉业,英勇善战屡建战功,被封为安平侯虎牙大将军。

2012 年 5 月 4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十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女土蝠为“北方玄武”七宿中的女宿,此人物源于由《封神演义》编写的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郑元,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跨虎登山观鹤鹿,
驱邪捉怪神鬼哭。
只因无福了仙家,
斩将封为女土蝠。

女土蝠也有俊扮旦角者,脸谱勾绿色象形脸,深绿浅绿相间,额间两眉画蝠以突出蝠相,菱角嘴,脸蛋涂红,象征女相,与钟无盐脸谱有异曲同工之处。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可参考使用,勾俊亦可。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有女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女土蝠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景丹,扶保刘秀中兴汉业屡建战功,封为骠骑大将军。《隋唐演义》也有二十八宿下界之说,瓦岗英雄程咬金即女土蝠转世。戏曲舞台上程咬金有两种扮相,《响马传》中勾绿花脸;《选元戎》、《敬德装疯》亦以老丑应工。

2012 年 4 月 27 日

姻亲

前两天豆爹打电话,说去豆二姨家的时候,碰到了二姨的亲家母,也就是豆表姐的那个……说到这儿豆爹卡了一下,大约脑子里需要算一下这是什么关系,顿了之后说,就是你姐的“丈母娘”。

显然,尽管停顿了一下,豆爹也还是没有换算对这是什么关系——这应该是豆表姐的“婆母娘”才对嘛。不过身为男性,豆爹对于另一边关系的直接反应,自然是“丈母娘”——男同胞们都理解吧?

这要是英文就好办了,统统 in-law 就可以解决了,不管你是男方还是女方,对方的双亲即为 Mother-in-law 和 Father-in-law。这词儿从字面上解释就是法律上的父母,直接了当。不过我们文化里各种亲戚的称呼向来很多,比英文的要复杂多了。

每次听《四郎探母》,到《回令》的时候,铁镜公主和杨四郎俩人在银安殿上哭求萧太后,杨四郎那一句“我的丈母娘啊”,总会引起台下人阵阵笑声。这个地方的确有喜感,因为一般情况下,我们习惯上是不用这个词儿来直呼自己的丈母娘的,尤其是这种要砍头的紧要关头,这明摆着就是插科打诨。

现代社会,大家都直接称呼配偶的父母为“爸”、“妈”。不过戏台上则不一样,男方以“岳父”、“岳母”称之,女方则以“公爹”、“婆母”唤之。“丈母娘”这样的称谓其实也不会被男方直接用到,这也就是为什么戏台上杨四郎的那句哭头有搞笑的意味。

除了配偶父母的称谓,戏台上另一个常见的配偶家属是“大舅”。需要说明的是,“大舅”理论上可以指代两种亲属关系,其一为母亲的兄长,即“舅舅”;其二为妻子的兄长,即“大舅子”。但戏台上凡是涉及到“大舅”这个词儿的,均指“大舅子”,而涉及到“舅舅”的,都是用“娘舅”这个词儿。这样用应该是为了防止产生歧义吧?

“大舅”在戏台上的一个用途是拿来占人便宜,这一点和那种应声叫爹有异曲同工之处。

《游龙戏凤》里就有这样经典的段落。李凤姐先是打趣说认识面前这位君爷正德皇帝,正德好奇地问“认得我是谁?”李凤姐说:“你是我哥哥的大舅子”,占了句口头便宜。到后来李凤姐讨封,正德对前事耿耿于怀,说“你方才在前面说我是你哥哥的大舅子,我怎么封?”李凤姐倒是反应快,回答说“你若是封了我,我哥哥岂不是你的大舅子呀?”这么会儿功夫,把自己哥哥又给弄了个“大舅”的头衔,算是把占的口头便宜退回去了。

《甘露寺》里面,贾化因为带领人马埋伏着要杀刘备而被发现,吴国太要杀他,亏得刘备讲情才留下活命。贾化出寺时留了句话:“今日也要杀刘备,明日也要杀刘备,若不是刘备讲情,我这吃饭的家伙,咔吧啦喳差点儿搬家!从今以后,再若有人提起杀刘备,他就是刘备的大舅子!”这句话孙权听了很不爽,表现得如同被说了“我是你爸爸“一样。

《金玉奴》里面,莫稽对金松唱了一句“走向前施一礼多谢搭救”,金松就怒了。因为金松把“多谢搭救”听成了“多谢大舅”,认为“这么会儿他吃饱了喝足了又管我叫大舅,合着净讨我的便宜!”

说到底,甲是乙大舅的潜台词就是甲的妹妹嫁给了乙。当别人的大舅子,因为是自己家的妹妹嫁给了别人,自己倒觉得是被占了便宜,而反过来的大伯子和小叔子这样同等姻亲的称谓倒没有这种感觉,这也只有在男尊女卑的时代才能如此理解并被当成笑料使。

2012 年 4 月 25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八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斗木獬为二十八宿中“北方玄武”七宿之首。此人物源于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杨信,本是由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破阵后被诛。书中有诗曰:

九扬纱巾头上盖,
腹内玄机无比赛。
降龙伏虎似平常,
斩将封为斗木獬。

他的脸谱勾红、蓝相间的象形脸,红顶圆光,翻鼻孔大嘴岔,纹理复杂,造型生动用色讲究,加之金色纹理衬托,金、蓝、红相互辉映,脸谱鲜艳漂亮。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比如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有斗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斗木獬下凡转世为东汉二十八云台将中之朱佑,扶保刘秀中兴汉业,屡建战功封为鬲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