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拾慧”

突然发现,已经捡了一年多的牙慧了,再次感叹日子过得还是蛮快的。

需要向如 ii 这样的朋友解释一下,“拾慧”的初衷,是把小豆子平日里看到的其他 Blog 上的好的文字开列出来,与大家分享。不过当初没有给“好文章”下什么定义,但既然化用了“拾人牙慧”这样的词儿,就意味着这里面的东西,不一定全是好的。

什么又是好的呢?或者像 ii 说的那样,不明白小豆子“为什么要这么偏爱这么不客观的牙慧呢”?这就误会了。第一,“拾慧”里的东西,不是小豆子“偏爱”的,而是小豆子推荐出来给大家一读的,而这推荐的理由可不一定是“好”。有时候,小豆子完全可以翻出一万条理由去反驳一篇文章,但是也把它列在“拾慧”里,所为者,无非就是让大家都看看,还有这样的观点、这样的文章。有时候,我们是需要换位思考的。

第二,客观。谁能保证谁的文章是客观的呢?这些都是私人 Blog 里摘出来的,写的都是自己的想法,肯定是主观的了。一定要看客观,那就只好读《人民日报》 表情 了。广览各种观点,甚至去包容它,这是很重要的。举个例子,合意太爷(不好意思啊,只能拿熟人砸挂了)最新的《就事儿论事儿哈》,说的是如何不爱听谭富英。这是再主观不过的文章了,一个人一个喜好,有爱听谭富英的,就有不爱听的。小豆子对谭富英还是比较爱听的,但这并不妨碍推荐这篇文章,也不妨碍我们是好朋友(包括豆腐,谭富英是其最爱之一)。

戏曲的圈子已经很小了,所以我们更应该把眼界放开些,去看来自各行各业的各种各样的观点,对也罢,错也罢,小豆子认为这是次要的。“拾慧”的主要目的,是把散落在各处关于戏曲曲艺的各式观点,择出一些来,“同拆同观”。

《关于“拾慧”》上有3条评论

  1. 也许是旁观者清吧,也许我也是每天都搜博客吧,有的时候我懒得搜索msnapace上的文字就看这里的来做补充,所以豆子兄所搜录和所排除的blog我也是很清楚的,某种程度上很不好意思。

    当然我也知道这里是别人的地盘,所以就算能看出什么趋向我也本不想言语,写什么都是别人的事情,如果我也能把自己的地盘做大受更多关注,我也会把我自己理念观点尽情发挥,即使是不同观点也一定会在我的掌控之中,这是大实话。所以还是很感谢豆子兄抬举,为了我一时没忍住的评语专门写了一篇文来解释。其实说和作是两回事,因为不会有人给自己找别扭的,这是人的本性。

    也许豆子兄还是真心认为自己是很客观能换位思考和走出戏曲放宽眼界之类的,我也没必要这么不通情理的非要说从这些字里行间能看出来的很少,除了对豆子兄欣赏的演员或者欣赏的视角也许这些点作的还不错,人都是这样,要承认我也不例外。还是要谢谢豆子兄给大家提供了这么多视角,不管有没有真正看这些链接的,或者看这些链接的都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解释下我昨天的评语,也许已经说了上面得罪人的话不应该再牵连更多,因为有的时候人在网上说话时是会给贴上标签的。不过还是简略说一下好了,首先那是一篇很早之前的旧文,也没有更新,如果我没记错豆子兄的链接一般都是当天的博吧?其次我记得这链接似乎在这里不是第一次看到,至于这一点我到不敢肯定记得很清楚,但这里不久之前还引过一篇驳斥朱啸风的链接甚至朱啸风的那篇博文。这两件足以让我很奇怪不是吗。不客观的评论我在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已经可以忍了,当然我也想像豆子兄说的那样换位思考,但看完朱的其它文字,我觉得实在没有换位的必要,他没有值得我换位的尊重,他写的东西根本和您上面引的两位的那种自适和闲侃的文字不同,他的目的性和针对性都是很强的更不客气地话也不想说了。也许我昨天没忍住是因为觉得有些不公平,有人制造了恶言没有必要替他传播吧,不会很多人认为有人不同意这个文的观点才特意转载吧。算了,也许我也有些偏激吧,不管怎么应该相信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性对任何文字都有自己的判断吧,希望现在已经不是三人成虎的年代了。但既然我自己不会因为别人的话改变自己的观点,别人也应该都一样,希望是吧

  2. 失误,那篇《敢》文在订阅的 RSS 里确实显示的更新日期是2007年8月12日,到网页上仔细看才发现原来是去年的文章,果然是旧文。这真是失误,抱歉抱歉,已经作了相应的改动。您说的没错儿,拾慧都是摘新的文章。

    关于朱本人,必须承认,他的很多话是过了,而且过得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倒没想过替人传恶言。

    其实俺还真不认为自己就是客观换位思考了,只不过是在试图这样而已。您说的对,旁观者清,从文章取向来看,俺承认是有相当主观意识在里面的。也正因为此,在试图摘一些与自己观点相悖的文章是,在内容上,可能更偏激一些,所谓“矫枉过正”,是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