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年 10 月 14 日

台后台前《白蛇传》

昨天多伦多国剧社公演了《白蛇传》,没有在第一时间写点儿啥,纯属犯懒的表现。

先做个广告:国剧社已经有自己的网站了, www.cogot.ca 欢迎去捧场,最近忙,更新的不多,等有空会增加内容的。

一早就去了剧场,到后台,大家都挺忙活的,刘叔叔在那儿给角儿们熨衣服呢。

这是小豆子长这么大第二次在戏开演前到后台晃荡,但这比头一次待得要长得多得多了(而平生第一次去后台,印象深刻的原因绝不只是因为它是第一次,还有就是那是2000年7月1日长安上演的《野猪林》,在后台见到于魁智,转眼间在舞台上就走了个李广仁,嗟呼!以后有机会细谈这段儿)。

忙活着帮忙搬搬椅子啦,摆一下场面怎么坐,大部分时间就在第二化妆室坐着聊。隔壁的第一化妆室是秦雪玲和张燕燕师徒,第二化妆室是许仙的董清明和小沙弥的刘冀燕刘叔叔。勾脸、勒头什么的也都是头一回看这么仔细。到中午,咸鱼干到。

早在第一时间知道这次演《白蛇传》有秦雪玲的时候,小豆子就想到咸鱼干会如何激动。果然,据说礼拜四的彩排,咸鱼干和秦雪玲老师聊得很投机。昨天虽然聊的机会不多,但在一旁看秦老师化妆,也是一种享受不是——后来散戏了有一位妈妈带着个闺女也是对秦老师崇拜的无可无不可,一直跟到后台,透着一种执着。

除去主角们精彩的演出,需要着重强调的就是这次的龙套。“水斗”不好演哪,上一篇前奏也提过,这次的龙套都是粤剧界的同好前来助阵,而且还都是张嘴唱牌子。秦雪玲说:这是北美最好的龙套(大意);咸鱼干说:这比国内演得还认真(大意);小豆子说:这就是难能可贵的执着(不大意了,原意)。

大约是出于时间和观众接受程度的考虑,戏里有些地方就精简掉了,比如“盗草”一场,没上南极仙翁,直接就是白素贞把俩童子打败,盗(抢)了灵芝。全剧到“断桥”便结束了,意犹未尽。再低头一看时间,三个多小时就这么一点儿没有察觉地过去了,相对论是也。

挑两张照片大家一起看看吧。

“水斗”,张燕燕的白素贞、秦雪玲的小青
“水斗”,张燕燕的白素贞、秦雪玲的小青

“断桥”的经典造型,董清明的许仙
“断桥”的经典造型,董清明的许仙

5条评论 »

  1. 小豆子先生,您好,经常在网上看到您的文章以及您开设的网站,您为戏曲事业作出了太多的贡献。我很想知道有关您的一些情况,您不是一个很神秘的人吧?
    望能回信简要介绍一下您自己!

    评论 : 听风听雨 — 2007 年 10 月 16 日 @ 05:03

  2. 小豆子也是我非常敬重的人,很佩服他对这个行当的热爱和独到理解,持之以恒,不骄不燥的做到今天,很了不起,支持小豆子

    评论 : wayaya — 2007 年 10 月 17 日 @ 04:47

  3. 不神秘吧,就是一个普通的豆子,做挨踢,同时喜好戏,原住北京,现在番邦;目前做的这些活儿都是把前人留下来的东西再整理,算是踩着人家肩膀干事情吧。

    评论 : 小豆子 — 2007 年 10 月 17 日 @ 18:01

  4. 网上有除‘水斗’的全部下载,这里是‘酒变’、‘盗草’的纳米盘下载http://www.namipan.com/d/d8227bb0b2ee82abc8de9db3d09014bec53c995b6125d104

    评论 : 黄三 — 2008 年 6 月 20 日 @ 22:46

  5. […] 另外想起一件轶事。2007年多伦多国剧社演出《白蛇传》的时候,行套里只有一顶僧帽,自然是给法海戴了。不过到《逃山》一场,小沙弥得上场,于是这时小沙弥在后台就戴好法海的僧帽,然后再上。这场演完之后,还得赶紧把帽子还给法海,因为人家后头还有一场戏呢。所以考虑到如果爷儿俩只有戴一顶僧帽的情况下,《逃山》这一场还真不能让法海和小沙弥同时出现。 […]

    Pingback : 戏考的 Blog » 西湖断桥会 — 2012 年 2 月 14 日 @ 20:59

发表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