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这个事儿

礼拜五白天,国内的晚上,办公室不那么忙,上网看看。北京时间凌晨时分,看到了何云伟在自己 Blog 上的声明,说和李菁退出德云社,当时就觉得,郭德纲占地、弟子打人、之后的种种言论,再加上这个退出,事儿要大了。

果然,这些天,铺天盖地的,主流媒体,草根群众,都在讨论这个事儿。在网络时代,一件事情如何从小变大,进而波及传统媒体,郭德纲这次是一个例子。当初德云社因为网络的宣传,使得渐渐广为人知,通过口碑营销方式,终于熬出了头,用何云伟的话说,“如日中天”了。而现在,郭德纲因为不当的言论,亦通过网络被无限放大。接着,网络上各种乱象也出来了,如谣传德云社被查封了,德云社的网站被黑了,等等,各家说各家的话,顺带夹杂自己政治观点的,无论挺郭的,还是倒郭的,也不忘在体制、文化、政府等各种方面挂脚一江,指责和评点一番。这种乱象,有着强烈的网络特性。

艺术是艺术,道德是道德,尽管郭德纲以前说的最多的是自己为“非著名相声演员”,但已是公众人物的他,就需要为自己不道德的言论及暴发户式的做派负责。早年郭德纲的出格言论也是不少,但是那会儿的网络没有这么普及,消息的传播没有这么快,而现在,一件也许在他看来和当初差不多等级的言论,受关注度却比以前要大多了。真是成也网络,败也网络。当然,正好撞到国家反低俗文化的枪口上,加之死不认错的态度,也是掀起这么大波澜的一个原因。

未曾学艺先学礼,甚是。言论自由是一回事儿,不道德耍无赖又是另一回事儿。这件事儿本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站出来,用正常的讲话方式把事情说清楚了,和解了;而做出一副我什么都不吝的态度,打着砸挂的幌子大放厥词,实属不该。现在不说话了,又做出被封杀的弱势样子,也挺没劲的。

《郭德纲这个事儿》上有5条评论

  1. 先说我对郭德纲的看法,说的相声不错,仅此而已。对于他本人的八卦新闻,太多了,基本不看。 此人嘴损,得理不饶人,一身江湖气,那又怎么样。 一个自小学相声,没上过几年学,在以前就是撂地的,我从来没指望有什么高素质,或是什么文化昆仑,人生导师。
    老郭自己也说自己是卖艺的,逗大伙开心的,说的东西都是电视台不让播的。 从来没要教育大伙。大伙就是乐意听,你有啥办法。
    本来占地这事,就是个小区的纠纷, 徒弟打了记者就是民事纠纷,大不了归法院,归派出所就行。 德云社和BTV的口水仗,让他们慢慢打就行了,娱记们本来也天天盼着这事呢。
    CCAV出来给BTV把创了,还什么加内特,又什么 低俗,庸俗,媚俗三俗了。 这大帽子扣的,你以为文化大革命那。 还什么公众人物应当有什么义务, 谁规定的,说相声的就得有高素质,我听个相声还得受社会主义道德观教育。 我听郭德纲相声高兴而已,就没要求他有什么区别于常人的高尚道德。
    CCAV有道德?拿着民脂民膏盖个大裤衩子,大正月十五的,自己没事烧大楼玩,完事还把责任都推给副主任,判刑都判的是民工。CCAV不低俗?自己老主持人赵忠祥和人乱搞, 让人家女的流了好几次,电话录音还在网上放着呢。 自己的春晚导演赵安, 收钱收了一屋子,多NB呀。 自己美女主持人和国开行副行长乱搞,收了几套房,还说什么正常恋爱,副行长一双规,连美女主持人都变敏感词了。 就这个样,还没事教育全国人民要反三俗,你恶心死人不偿命呀。
    他们这是保护记者权益吗?人大上省长抢记者录音笔你不批,爆炸现场官员阻止记者直播你不批,记者报导上市公司丑闻被当地公安通缉你不批,你就批一草根说相声的跟电视台口水这种娱乐圈的破事儿?哎···

  2. 不是挺郭的要“在体制、文化、政府等各种方面挂脚一江”,而是“体制、文化、政府”出来装大尾巴狼,借郭德纲的首级来为什么“反三俗”张目。

  3. 就像您关注赵忠祥和赵安,没有只去关注他们的业务水平那样,您同样对他们的道德有着一定的衡量标准,这就是公众人物与我等芸芸众生不同的地方。不错,郭德纲可以继续坚称自己只是一个说相声的,我们也没有要求一个撂地的有多高的素质,但是当一个撂地的身份转变了,变成多栖了,变成公众人物了,用比撂地的高一些的的道德标准来要求自己,应该是不过分的要求吧?当然,他还是可以继续以撂地的身份来作为自己做事的标尺,这是他的选择,但这一来是一种不上进的态度,二来也是对关注他的公众不负责任。

    而且逻辑上说,央视等主流媒体的诸多不是,并不能就使得郭德纲的那些作为显得多正面,一码是一码。

    更何况,现在的“批”无非也就是打打“口水仗”,还没怎么样吧?各种所谓封杀的谣言都已经告破,德云社的停业也是自我整顿,没有哪个上级出来要求。现在没有人拦着郭德纲站出来把事情说清楚。他不出来,不就是为了显得现在多么受压迫么?

    作为“纲丝”,想必您是喜欢听他的相声,也希望他回到剧场中好好说相声,“仅此而已”吧?那么显然,他做事的风格和道德尺度已经影响了他坚持小剧场演出的理想;浮躁狂气的作风,暴发户式的心态,让他不能像以前那样安下心来创作更好的作品。当他的作品变成各种笑话的堆砌的时候,之前他相声里批的那些相声演员的“不务正业”,也都在自己身上出现了。虽然您只关心他的业务,业务终还是会受到素质的影响的。

  4. 其实大家现在讨论的已经不是个人品德问题了,而是关于凭什么由某些人给老百姓规定什么是俗,和允不允许大伙俗的问题了。再说真的是郭德纲装song,闷头不上台吗?我看大环境大气氛真的给他的压力很大。当年的文革不也是从批一场京剧开始的吗?那会儿老百姓可没那个觉悟,能预料到后来轰轰烈烈地持续了十年。如今大家可是一点就透了,现在是郭德纲,要是不把这阵风顶住了,谁知道下一个是谁?小沈阳还是韩寒?有了借口,然后全国媒体统一口径集中开炮,那是个人的力量顶得住的吗?亏的这次很多知识分子及时很清醒的在网络上发了一些帖子,让大家透过表面看到了背后。

  5. 主流媒体还是在讨论道德问题,而这也是重点。至于谁来规定什么是俗,允不允许俗,这是任何一个政府都会做的,是为导向,与体制无关。不同的是,善于舆论和价值观导向的政府,会做得不留痕迹,让老百姓在潜移默化中接受政府赋予的价值观。而比较笨拙的政府,通常会做得让人产生逆反心理,尤其是大家上了一个“轰轰烈烈地持续了十年”的大当之后,总会对此后任何价值观的导向和说教产生过敏心理。现在虽然主流媒体在批郭的道德问题,但还有一部分人,持相反的看法,甚至觉得大运动要来了,即是此等过敏心理的反应。既然这种不同声音仍有它的发声渠道,那这显然只是一个就事论事的道德讨论,仅此而已。

    我们也是就事论事地讨论一个人的道德水准,仅此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