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3年12月

2013 年 12 月 31 日

2013年工作总结

今年是个丰收年,各小站的更新数都是相当喜人的。想来一个原因就是改版后,首页会像日志那样记录每一个小站一个月内的更新记录,因此,不隔三差五匀着点儿更新,都有点儿“对不起”这页面。有一个引人向上的动力,更新量自然也就上来了。

今年戏考新增剧本43个,超过了去年创造的最低点自不必言讲,而且超过了前年、大前年、大大前年的数量。虽然与历史平均值和历史最高点还相去甚远,但也是一个难得的反弹。这是在工作开始转移到其他小站之后,戏考剧本的一次回归。如上所说,相信今后这样更均衡的更新会取代过去几年那饥一顿饱一顿的状态。

具体剧本的分布情况,还是看饼图吧。产量恢复后,做出来的饼图还是比较好看的,比如这张,跟吃豆儿游戏似的……

2013年工作图表
2013年工作图表

本年录入第一多的为仲愚,贡献了13个剧本;并列第二多的为合意与人生过客,各贡献了5出剧本;第三多的为满庭芳,贡献了4出剧本。

其他小站方面,也都是较前几年有了更高的产量。新推出的菊坛世系谱是头次挤入这个统计行列。

  • 梨园百年琐记:人物条目新增190条,修正101条;事件条目新增1239条,修正42条。主要条目贡献人包括:周肇西、水大夫、z、南洋孔明、流水、梨园知音、慕梅馆主、京剧乐队、抱残斋杨庆国、大戏魔、小豆子等。
  • 京剧剧目考略:剧目新增175个。
  • 红毹艺话:录音新增10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西城老軍、上小楼、临祺蝂芹、京门浪荡客、谢半仙、秋思等。
  • 菊坛世系谱:人物新增3150位(2012年底准备期间增加了648位),产生了41329条关系。
  • 梨园:录音新增121出,修正6出,恢复老梨园录音5出。主要录音贡献人包括:董林、西城老軍、白龙马、秋思、凤点头、彭林刚、小豆子等。

数据方面,今年还有两个日子需要记一下:8月22日那天,更新了四出剧本之后,戏考的剧本总数达到902,突破了900大关;12月16日那天,梨园百年琐记的事件条目突破了一万条大关。很高兴,毕竟是里程碑式的成果 表情 从零走到一万,历时十一年,始有今日。

本来还打算写一下来年的计划,不过以前也没有这么写过,而且一旦写了,若没有实施,就会落个言而无信的名头,所以也就作罢。至于为什么有一种要写计划的冲动呢?因为现在又在搞一些新页面的设计与编程,挺有成就感的。明年第一季度应该就可以开放给大家了。这个回头再说。

眼看新一年就要到来了,祝各位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2013 年 12 月 18 日

合意太爷前几天来了个信儿,指出戏考站上据程砚秋先生演出本整理的《硃痕记》,有一句唱词里有错别字。信很短:

核对一下站上牧羊卷里“怕衰姑动伤感暗地舌声”嘛意思?

一看之下,这句确实不像话。《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躺在图书馆,一时不能到手。于是放了些日子。上礼拜终于得空,把书请回家来(供在祖先堂,一日三次烧香,见物如见君——这括号里的都没有),展开观瞧。看罢,一半儿明白,一半儿糊涂。

明白的地方是,最后四个字实应为“暗地吞声”,这个错一眼就看出来了。而糊涂的地方是,头三个字中“怕衰姑”的第二个字,认不真切。那个字乍一看应该是“衰”,可“衰姑”是什么意思呢?而且这个字是若放大了瞧,长得是这个样子,像是“衣服”的“衣”字中间夹了一个“丑”字:

书影
书影

翻了一下十月份刚淘来的《辞海》,没有头绪。

后来又发现这面书的另一页上,还有一个“衰亲”的词,也是让人摸不到头脑。不过在汉典上查到了“衰亲”这个词:

年老的双亲。 清 唐孙华 《暮春杂诗》之五:“负米频行役,衰亲倚望情。” 清 唐孙华 《送同年郑禹梅出守高州兼柬王西亭明府》诗:“老人足欢娱,乡井便可忘。独我类縶维,衰亲更谁傍。”

这么说就比较靠谱了,从上下文看,赵锦棠指的“衰亲”就是她年迈的婆婆。在网上又做了一番查找,虽然未找到“衰姑”的解释,但是找到了这首诗

应邀题《乳姑不怠》文 / yxmcy
乳汁生来只哺雏,
却闻唐妇奉衰姑。
而今环顾千家媳,
能有几人入孝图?

这诗里用的是二十四孝的典,里面所提的“衰姑”显然是崔唐氏的婆婆。古时媳妇用“姑”来称婆母,加上“衰亲”的解释,这个“衰姑”,显然也是戏里赵锦棠指自己的婆婆了。

为了再确认这是“衰”字,在同一本书里找了其他确认有“衰”字的段落,果然都是长这样子的。那就无误了,这个长得比较奇怪的“衰”字,只是因印书时所选的模板与如今所见之字体不同罢了。

书影
书影

学海无涯,之前读古典文学,虽然见过管婆婆叫“姑”的说法,但“衰姑”或“衰亲”从未见过,这次算是又长知识了。一字之师,近来整理剧本很少碰到了,所以记上一笔,自勉一下,并要在校对时更加仔细。

对了,考证了这么半天,站上的错字业已订正 表情

2013 年 12 月 16 日

火彩:2013年11月

  • 【2013年11月01日09:19】乔玄:“太后可知赵子龙之英名?”吴国太:“老身不知。”乔玄:“此人姓赵名云字子龙,乃真定常山人也。这位将军在长坂坡与曹兵交战,杀入曹营是七进七出!”孙权:“孤只知三进三出!”乔玄:“七进七出!”孙权:“你糊涂啊!有七进必有三进哪,不能打二就跳到四上!咱这儿净是三才叫三国的。”
  • 【2013年11月02日20:25】现代语境下,看传统戏的戏文,不时会碰到歧义丛生的段落。比如《许田射鹿》里,刘备朝罢汉献帝回来,关、张二人询问情况,刘备答:“万岁查明宗谱,认愚兄为皇叔,加封左将军宜城亭侯之职。又在偏殿设宴,十分恩宠。”更有歧义的是,关、张听罢道:“大哥受宠,可喜可贺!”
  • 【2013年11月03日21:43】玄德见孔明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玄德下拜曰:“汉室末胄、涿郡愚夫,久闻先生大名,如雷贯耳。昨两次晋谒,您都不在家。”孔明曰:“不在家不在家不咧。”
  • 【2013年11月04日19:05】《水浒全传》第八十六回:宋江征大辽的时节,在独鹿山中计,把个副先锋卢俊义一干人等陷在青石峪中。乃派解珍、解宝扮作猎户去山中打探。解氏兄弟碰到一户人家,老太太热情招待,正言间老太太的两个儿子回来,自我介绍说:“俺祖居在此。俺是刘二,兄弟刘三。父是刘一。”施大爷这是伦理哏吧?
  • 【2013年11月06日20:16】杨延辉:“(西皮快板)我大哥替宋王席前遭难,我二哥短剑下命丧黄泉;我三哥被马踏尸骨泥烂,有本宫和八弟失落北番。我本是杨……”铁镜公主:“我说你倒是杨什么?”杨延辉:“杨宝森!”铁镜公主:“你是杨宝森?”杨延辉:“真是不认识,拿我当杨宝森。”
  • 【2013年11月08日09:51】赵光义:“(二黄快三眼)孤虽是登大宝依然大宋,前卅年后卅年容也不容?”
  • 【2013年11月11日09:30】早上出门上班儿,继续听着周信芳的《海瑞上疏》,正听到海瑞气冲冲从徐阁老府中回来。海安见老爷回来了,说饭已备好。海瑞说不用。一旁海夫人问老爷在何处用过了?海瑞说:“气饱了!”台下哄堂大笑。低头一看,自己忘带午饭了。赶紧掉头回家拿去——听戏真是劝人方啊。
  • 【2013年11月14日19:59】《水浒全传》第三十九回:只皆因宋江在浔阳楼题下反诗被拿在监,戴宗乃到梁山送信。吴用定计,要模仿蔡京笔迹造下假信一封,缺少能文善篆之人。这才到济州去赚圣手书生萧让并玉臂匠金大坚,拦路要请二贤同上高山入伙。萧让道:“山寨里要我们何用?我两个手无缚鸡之力,只好吃饭。”瞧这点儿爱好。
  • 【2013年11月18日20:43】王宝钏:“军爷请稍站。”薛平贵:“请便。”王宝钏:“哎呀且住!想我夫妻分别一十八载,今日才得书信回来。本当向前接取,怎奈衣衫褴褛。若不向前,书信又不能到手,这便怎么处?我自有道理!啊,军爷!我与你打个哑谜,你可晓得?”薛平贵:“略知一二。”王宝钏:“半夜叫门问声谁?”
  • 【2013年11月20日08:15】云插剑声喏曰:“主母欲何往?何故不令军师知会?”夫人曰:“我母亲病在危笃,无暇报知。”云曰:“主母探病,何故带小主人去?”夫人曰:“阿斗是吾子,留在荆州,无人看觑。”云曰:“主母差矣。主人一生,只有这点骨血,桃园弟兄拿他当眼珠子。”夫人曰:“老哥仨就一个眼珠子。”
  • 【2013年11月22日08:16】“给七王爷请安,给八王爷请安,给九王爷请安,给和中堂请安。”“别请安啦!你们这儿怎么啦?摆着这个乱七八糟的,干什么呀?东西哪儿的?”“都是我们中堂府的。”“干嘛这么早就搬出来,不是后天才腾府吗?”“不是为的腾府。”“那为什么?”“为卖钱。”“卖钱?我当你们中堂也搞手制家具展呢!”
  • 【2013年11月27日08:15】鲁肃:“有了,我不免去到馆驿问过孔明便知明白。正是:真假难分辨,好歹我要问知音。”周瑜:“子敬平日老实,今日忽然乖巧起来了!”黄盖:“嗯!”周瑜:“老将军还在吗?”黄盖:“阎王不要命,小鬼不来传,我是怎么不在啊?”(后来的事儿大家就都知道了:黄盖因为耍贫嘴,被周瑜打了五十军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