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33合1转换器

新产品!对于抱有一堆京剧密纹唱片、老磁带,甚至光盘 CD 什么的朋友们,绝对有帮助:

33合1转换器
33合1转换器

这个在2009香港秋季电子产品展上出现的家伙,可以把密纹唱片(33转)、磁带、收音机、光盘等等,全部转换成高科技的格式:MP3,并且带有 USB 接口以及 SD 卡读写设备。

数字化后的音像资料,不仅保存及传播更加方便,还因为不受媒体介质的束缚,相信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再需要转换了,即便需要,也是在电脑里做文件格式的转换,可以批量进行,再不用这样从一个物理介质转到另一个上去了。转换(密纹转磁带)转换(磁带转 CD)再转换(CD 转 MP3),终于是个头儿了。

数字化无疑是对保存资料来说最好的方法。

又想起来,家里还有一堆录像带要转,不止京剧的,还包括一些同事扔给小豆子的老电影,说希望帮忙转成 DVD……这些都挺花工夫的。所以数字化的结果固然美好,但它的过程,是挺耗时的,就像戏考的剧本数字化一样。

前人田地后人收,我们处在一个数字化进行时的时代,其实也挺好的,尽可享受这个数字化的过程 表情

《宋江杀惜》观后感

周末和小豆花去看多伦多国剧社一年一度的年度公演,关于演出的情况,咱们单辟一篇来说,先说说看《宋江杀惜》的一些想法。

我们都知道重庆这一个时期在进行一场很深很广的打黑除恶行动,而这行动所曝光出来的,除了那些黑老大之外,还有就是大面积的涉黑官员,这些官儿有大有小,都是利用职务之便,与黑社会勾结。新华网的这篇文章问得好:“中国只有重庆有黑社会?”显然不是,比如山东郓城。

郓城县人民政府的秘书宋江,就是当地黑社会的一个后台老板。他在黑社会里有个诨号,叫“及时雨”,就是说总能够在涉黑人员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犹如重庆的“文二哥”一样。

宋江与当地黑社会的晁老大暗地里有来往,进行一些钱权交易,比如他曾经给晁老大送信,致使县公安大队带领武警围剿晁老大的行动泄露而失败,之后,晁老大又暗地给宋江汇钱,以做“报答”。

宋江不仅与黑社会有牵连,而且自己生活腐化,以“阎婆”的化名在当地盖了一座别墅,老百姓私下议论其为“乌龙院”,可见其黑恶之处。宋江长期包养的二奶阎惜娇就被其供在院中。后来阎惜娇发现了宋江与黑社会的关系,准备到纪委检举,被宋江发现后,残忍杀害灭口。

宋江与黑社会的关系,在当地群众中广有传闻,但是多年来当地公安机关却始终没有任何作为,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反思:宋江的罪行其实早有目共睹,只是不能将其搬倒。宋江背后,还有多少个张江、李江这样的人为他做保护伞?我们的检察、纪检机关为什么不能根据群众的举报而行动?如果像宋江这样的人做了财产申报,他的小别墅、小金库、小媳妇不是就会更早被发现?而为什么这个申报制度就不能建立?

郓城县人民政府的秘书就能够为黑社会运作出如此大的能量,而其腐败的程度也是让人震惊,这也只是冰山一角。

不过,宋江终于被扳倒了,官匪勾结的黑恶势力毕竟又被打掉了一块儿。我们在这里需要感谢为这次打黑行动全心尽职的郓城县文员——张文远同志。

“我的希腊婚礼”

不要误会,小豆子不是这场婚礼的主角儿。

上周末,9月20日,部门同事大卫结婚了,多好的日子,20-09-2009。这是大事儿,因为大卫属于大龄青年了——挨踢部门终于可以松口气儿,证明挨踢人不光是挨踢,也是有人爱的。

大卫是希腊人,所以这个婚礼,就是一个“Big Fat Greek Wedding”。

希腊这个文化据说也挺长的,而且据说这么长的文化一般都有自己的一套玩意儿。希腊婚礼挺有特色的,与平日里我们在教堂见到的那些西式婚礼不一样,新郎新娘全场没说什么话,背对观众,大部分时间,我们就看到一个大主持在那儿连说带唱。

啊,连说带唱呢。西河大鼓什么样,这位大主持就什么样——说一段儿,唱一段儿,只不过旁边儿没有弹弦子的,全靠大主持一个人自说自唱,伴奏都不用,而且是英语和希腊语两种交替着来,语速一直很快,乐感也很好。干唱,都不用打板儿,比太平歌词少块儿玉子,但是照样节奏掌握得很好,也很好听(就是有一多半时间听不出来他唱的什么 表情)。

不仅如此,这个希腊说唱曲艺在台侧还有伴唱的,这位伴唱先生高坐于彼,侧脸对着观众,在大主持说唱一段儿之间,要接一两句词儿,有种回声的感觉,但又不是完全重复原词儿,给人一种来自天上的声音(希腊不是满天都是神仙么)。比如(比如啊)大主持唱:“今天大家得团圆,一人一碗炸酱面”,这位伴唱就会附和地唱道:“炸酱面,还有蒜!”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第一次接触希腊的这种说唱形式,在感觉新鲜的同时,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各民族自己的玩意儿,只要原汁儿原味儿,观众听得懂与否并不重要,毕竟感觉的是一种气氛。这样的婚礼,不仅是喜庆的气氛,还有一种民族的气氛。想搞成兼顾所有观众的大杂烩?那只能大砸了。

涉及肖像权,就不发带人影儿的照片了,拍张台子上方的壁画,很有希腊特色。

教堂里的希腊壁画
教堂里的希腊壁画

目睹汽车文化

其实现在小豆子人已经在纽约了,只是回头来写几天前的那次出差。上次回来的路上光顾着在飞机上看电影了 表情,也就没像去时候那样,读点儿啥,写点儿啥。

波特兰是个神奇的城市,神奇的地方就在于:它的公共交通十分出名,市中心地区的公交甚至是免费的,地上的轨道交通和公共汽车都很高级,设计得很合理。但是且慢,这并不是最神奇的地方,最神奇的地方是,在政府砸下这么多钱之后,我们看到的波特兰市中心,是十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停车场!其停车场之多之密让人咂舌,密度相当于,从北京火车站往西行至台基厂大街口,会在路两旁出现至少三个广场式停车场和三座五层楼高的停车大楼。晕。

和当地人聊起,你就会感到大老美对私家车的依赖到了什么地步,难怪被称为“轮子上的国家”。和便利、便宜、甚至免费的公交系统相比,每天开车上下班对他们来说还是“更方便”,有这一个理由就够了,大老美可不希望在一个风雨天下了公车之后还要步行五分钟从公车站走到办公室。晕。

于是,走在街上看到的行人,或者从车窗望进去看到公车里坐着的乘客,可能还不及整个波特兰的停车场多,而停车场都是满满的车。再晕。

对于有着汽车文化的大老美来说,公交系统在软硬件的提升并不能让他们就此抛弃自己的私家车,市政上仍然需要大量的停车场来满足有车一族的需要。观念上的转变,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尽管公交系统在波特兰有着相当的优势,公交出行的概念也还是要慢慢普及。

环境的改造与政府的引导并不足以使一种文化走势立刻转向。就像我们在解放初期花了很短的时间把全国范围内的妓女都取缔了,而后又花了十年时间把那些“四旧”都破除了,结果转到二十一世纪,这些玩意儿还是能卷土重来。我们从1963年现代戏全面接管舞台开始,到1978年长达十五年的时间与传统戏绝缘,却仍然挡不住拨乱反正后的恢复上演传统戏。生命力强的艺术和文化是扎根在民间的,就像波特兰的私家车,就像我们的很多传统艺术,戏曲和曲艺。

也许,下基层、下乡演出是传统表演艺术的出路,因为广大的老百姓大约还是爱看的,只不过上不起城里那些豪华的大剧院,或者小园子更适合这些本来就属于民间的艺术的发挥。也许,干脆把那些院团都下放到民间是个好法子,如同京津地区那些扎于茶馆的相声大会和评书园子。但是,被我们供养了那么多年的国粹剧团,还能下水么?下水了,恐怕也就呛死了……悖论。

波特兰唐人街牌楼
波特兰唐人街牌楼

上图是波特兰唐人街的牌楼,上书“砵崙華埠”里的“砵仑”两个字,不也经历了一百余年还没有变成现代的“波特兰”译法?

超精端高科技扫描仪

下面这个新发明对戏考的剧本绝对有帮助!

东京大学的实验室最新研究出来的这个扫描仪,可以在一秒钟内扫描一千页的内容,比什么走马观碑、坐火车观碑要强多了。一页书影儿在镜头前晃过的时候,相关的数据就会通过镜头传输给系统,系统再根据当时的角度、灯光、距离等等三维数据把书页的内容分析出来。

书本扫描仪
书本扫描仪

不过估计等这玩意儿开始量化生产,再降价到够普通老百姓买得起的时候,戏考的剧本也就录入得差不多了。

而且,这还得花时间先练习练习手劲儿,怎么能够在这么哗啦啦翻书的时候,保证每一页都和相邻的纸张分开,均匀地一页一页通过镜头(太难了 表情)……

换灯泡

办公室厨房的灯坏了有两个礼拜了,竟然还没有修好,足见加拿大盛名己久的办事儿效率。

想起了很著名的换灯泡笑话,很多,如:

需要多少波兰人换灯泡?
3人。1人拿着灯泡插入,另外2人就旋转第一个人所站的高台。

需要多少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换灯泡?
5人。1个学生设计永远不会坏的以核动力为能源的灯泡,1个学生研究怎样用这个灯泡照亮整个波士顿地区,2个学生进行安装,1个学生为了这个灯泡的开关编写计算机程序。

需要多少哈佛大学的学生换灯泡?
1人。他手握住灯泡,世界将绕着他而旋转。

那么,需要多少京剧演员换灯泡呢?

对于一桌两椅的传统戏来说,有一名演员足矣:他会上场念引子、定场诗,自报家门后唱一段自思自叹的慢板,感慨灯泡的薄命等等,然后把灯泡换了。注意,灯泡换完后,该不亮还是不亮,因为京剧不是写实的艺术,在很多地方都是虚拟化的,一盏烛灯都是没有火苗的,何况灯泡儿。

现代新编戏的风格不会只上一个人了,他们是所谓“角儿”的堆砌和人海战术,那么需要多少这样的演员换灯泡呢?思考题。

水漫金山

(借用一下前年张燕燕、秦雪玲二位老师的剧照了 表情

《水漫金山》
《水漫金山》

十八日下午,降魔大元帅、托塔天王李靖在临安“金山事件”新闻通气会上透露说,金阙云宫灵霄宝殿已调集十万天兵布下十八架天罗地网,下界围困发生打砸抢淹县政府和派出所、以及村民大规模水斗的临安府镇江县,以恢复维持当地社会治安秩序。

据临安府镇江县“八·一五事件”处置指挥部负责人法海在新闻通气会上通报,八月十五日,临安府镇江县发生一起部分村民打砸抢淹县政府和边防派出所的突发性群体事件,致使金山派出所多间房屋及设备被损毁,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上百万两白银。

法海介绍说,金山事件的直接起因是八月十四日下午,钱塘县的许某到金山寺烧香还愿,当晚留宿未归,许某妻子白某及保姆青某于次日来到金山派出所,断言派出所非法扣留,要求派出所放出许某。派出所方面经所长法海出面,解释许某并不在所中,但白某与青某认为派出所刻意隐瞒实情,在“躲猫猫”,从而引发群体性突发事件。不过事件发生还有多方面因素:当地村民法制观念淡薄,群众普遍对几年前钱塘县衙库银丢失一案处罚许某的决定不满,白某借机煽动和利用不明真相的村民,打着“还我许郎”的幌子,蓄意闹事,恶意挑动村民通过极端手段宣泄不满情绪,使事件演变成为性质恶劣的打砸抢群体性事件,最后竟然调动钱塘江水淹溉金山派出所。

法海认为,事件的客观事实是一部分群众打砸淹县政府和派出所,肯定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但也说明群众对当地县政府和派出所有不满情绪,特别是村民中的大户如于、夏、谢三家,在青某的煽动下,挖水淹所。李靖告诉记者,十万天兵进驻金山后,连接苏、杭二州的道路处在天罗地网的严密控制下,当地治安局面趋于好转,群众情绪稳定,目前公安部门首先要维持当地治安稳定,避免发生新的冲突,最终会根据调查情况,根据法律对犯罪嫌疑人白某及青某进行处置。

据悉,犯罪嫌疑人白某对金山派出所所长法海一向持不满情绪,曾以“老秃驴”称呼法海。另据金山派出所当日值班录像显示,白某曾在山前叫嚣“杀却那法海者”,并煽动村民声称“这冤仇似海怎能消”,对执法机关的仇视态度可见一斑。尽管之前法海所长亲自接待白某并询问经过的录像因为浸水而被毁,但是金山派出所的值班民警伽蓝告诉记者,法海所长当日的接待十分到位,在白某多次挑衅后,依然保持耐心的工作态度,并说“这也是菩提心保卫善良”。

另据报道,金山派出所牢头小沙弥在水斗发生后失踪,警方怀疑与本次群体事件有关。

天桥

现在剧场演戏卖的高票价,似乎比什么 GDP、CPI 等等一堆英文单词的涨幅还要高。正规戏曲的演出,至少就京剧来说,已经离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远,走得路线越来越上层。在更大更好更亮堂的舞台演出,并不代表就一定要把票价也抬得很高吧?但是,当一个艺术自抬身价后,那么无论它所在的舞台是什么样的,它就已经是脱离了群众,失去了根基——更何况,一个自抬身价的艺术,不会再屈身于小剧场或者民间的草台。

看图说话,这样更直观一些。老北京当年的人力车夫在天桥隔窗看戏的情景。这是大俗的景象,想必墙内也不是多么高雅的艺术,只不过,它的基础是广泛的。

人力车夫隔窗看戏
人力车夫隔窗看戏

而且,当年天桥那底层文化所创造出的氛围,也不是现如今砸下多少银子就能仿造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