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汇编》

年初的时候,小豆子提到过《传统剧目汇编》,这套书的录入工作目前还没有开始,因为手中的现成资料实在太少,仅两本。

近一个时期,网友痴菊叟(应称老前辈的才是)提供了他很多年前就开始录入的《京剧丛刊》的很多剧本,使得《京剧丛刊》成为继《戏考》与《国剧大成》之后,第三套开始系统录入、整理的京剧剧本书籍,而除去这四套之外,另一个重头,就是要属自1957年开始编辑的《京剧汇编》了。这套由北京市戏曲编导委员会编辑的京剧剧本集合(文革后三集由北京市戏曲研究所编辑),收集了近500出传统剧目。尤其是在极左年代,能够将那么多带着“封建迷信”色彩的东西几乎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实属不易,且大部分都是名家藏本甚至口述本。如果说《戏考》、《国剧大成》中的剧本离我们较远的话,那么《京剧丛刊》和《京剧汇编》则是收集了离我们较近的剧本资料,但《京剧丛刊》是经过戏曲研究院“戏改”过的本子,而《京剧汇编》则是原汁原味的传统戏本。这五套书,覆盖了自上世纪初至中较大一部分京剧剧本,并且让我们看到了剧本的发展轨迹。

上面提到的老前辈痴菊叟,也在很早以前就收集《京剧汇编》,不过,百余册的搜集是不容易的。据他提供的资料,至今他手头的资料,连原书带手抄本的,十有六、七。而小豆子这里,除了文革后的三集外,一本也没有。

哈哈,好事儿来了 表情!最近超星新登陆的一批图书里,其中有33集《京剧汇编》。不敢迟延,生怕眨眼间就没了,赶紧拿下,并转成 PDF 格式(超星的格式太烂)。看着一百五十多出剧本,尤其是读着那些闻所未闻或者“久闻其名今幸得见”的戏,高兴到了无法形容了!以下是目录:

《京剧汇编》第一集
 米柱山(一名:付剑印)【马连良 藏本】
 平陆浑【刘砚芳 藏本】
 清河桥【刘砚芳 藏本】
 摘缨会【刘砚芳 藏本】
 荥阳关【刘砚芳 藏本】
 连环阵【刘砚芳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二集
 一匹布(一名:张古董借妻)【于连泉、马富禄 口述本】
 小上坟(一名:丑荣归)【于莲仙 演出本】
 荷珠配【臧岚光 藏本】
 打刀【萧连芳 藏本】
 一两漆(一名:龙凤配)【赵桐珊 藏本】
《京剧汇编》第三集
 双尽忠(一名:收李刚)【李万春 藏本】
 李广催贡【马连良 藏本】
 庆阳图【马连良 藏本】
 锁五龙(一名:斩雄信)【潘侠风 藏本】
 黑风帕(一名:牧虎关)
《京剧汇编》第五集
 合欢图(一名:应天球)【王连平 藏本】
《京剧汇编》第六集
 武昭关【赵桐珊 藏本】
 夺小沛【赵桐珊 藏本】
 白门楼【萧连芳 藏本】
 贾家楼【王连平 藏本】
 叔宝表功【马连良 藏本】
 打登州(一名:秦琼发配)【李万春 藏本】
 锤换带(一名:汜水关)【萧连芳 藏本】
《京剧汇编》第七集
 取荥阳【马连良 藏本】
 纪母骂刘邦【马连良 藏本】
 舌辩封侯(一名:扑油鼎;一名:蒯彻装疯)【马连良 藏本】
 甘宁百骑劫魏营【刘砚芳 藏本】
 十道本(一名:宫门带)【马连良 藏本】
 选元戎【刑威明 藏本】
《京剧汇编》第八集
 风雪夺昆仑【李万春 藏本】
 珍珠烈火旗(一名:双阳公主)【程玉菁 藏本】
 反延安【毛世来 藏本】
 通海沟【孙盛文 藏本】
《京剧汇编》第九集
 黄一刀【郝寿臣 藏本】
 耒阳县【李万春 藏本】
 千秋岭【苏连汉 藏本】
 取帅印【赵荣鹏 藏本】
 清风亭【马连良 藏本】
 天雷报【马连良 藏本】
《京剧汇编》第十集
 白绫记(一名:碧洋湖)【郝寿臣 藏本】
《京剧汇编》第十四集
 芦花记【刑威明 藏本】
 芦花河(一名:金光阵;一名:女斩子)【程玉菁 藏本】
 得意缘(一名:风火崖;一名:雌雄镖)【赵桐珊、严月秋 藏本】
《京剧汇编》第十六集
 大回朝【李万春 藏本】
 双带箭(一名:断密涧)【马连良 藏本】
 下河东【苏连汉 藏本】
 白龙关【李万春 藏本】
 赛太岁【郝寿臣 藏本】
《京剧汇编》第十八集
 登台笑客(一名:喜崇台)【王连平 藏本】
 海潮珠【于连泉 藏本】
 翠黛山(一名:骅骝思乡)【李万春 藏本】
《京剧汇编》第十九集
 打瓜园【阎庆林 藏本】
 扈家庄【阎庆林 藏本】
 金猛关【赵桐珊 藏本】
 取金陵【阎庆林 藏本】
 夺太仓【阎庆林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二十集
 孟母三迁【孙甫亭 藏本】
 游湖阴配【毛世来 藏本】
 十五贯【程玉菁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二十二集
 风尘三侠【李万春 藏本】
 沙叱利【赵桐珊 藏本】
 古押衙【赵桐珊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二十三集
 荀灌娘【严月秋 藏本】
 梁红玉【赵桐珊 藏本】
 秦良玉【赵桐珊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二十四集、第二十五集
 铡判官【刘盛通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二十六集
 坛山谷(一名:姜维屯田)【刘砚芳 藏本】
 渡阴平【刘砚芳 藏本】
 假投降(一名:一计害三贤)【刘砚芳 藏本】
 取江油【刘砚芳 藏本】
 战绵竹【刘砚芳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二十八集
 潞安州【苏连汉 藏本】
 小商河【王连平 藏本】
 牛皋招亲(一名:藕塘关)【孙毓堃 藏本】
 栖梧山(一名:三收何元庆)【李万春 藏本】
 汤怀自刎【郭凤池 口述本】
 请宋灵【孙盛文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二十九集
 春秋配【郝姣道 藏本】
 打樱桃【赵桐珊 藏本】
 送灯【马连良 藏本】
《京剧汇编》第三十三集
 取洛阳【侯喜瑞 藏本】
 打曹豹【潘侠风 藏本】
 芒砀山【潘侠风 藏本】
 过巴州【白玉春、钱鸣业 藏本】
 司马师逼宫(一名:红逼宫)【王介林 藏本】
 枣阳山【萧连芳 藏本】
 打龙棚【马连良 藏本】
 清风寨【刘砚芳 藏本】
 丁甲山【苏连汉 藏本】
《京剧汇编》第三十四集
 孟母断机【李卿云 藏本】
 孝感天(一名:掘地见母)【王介林 藏本】
 漂母饭信【孙甫亭 藏本】
 陵母伏剑【赵鸿林 藏本】
 钓金龟【李万春 藏本】
 太君辞朝【孙甫亭 藏本】
《京剧汇编》第四十四集
 探滁州【马连良 藏本】
 宁国府(一名:收朱亮祖)【尚维贞 藏本】
 火烧百凉楼(一名:乱石山)【王介林 藏本】
《京剧汇编》第四十九集
 粉妆楼【尚小云、萧连芳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五十集
 闹花灯【刘文魁 藏本】
 九焰山【潘侠风 藏本】
 铁丘坟【王介林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五十二集
 无底洞【李万春 藏本】
 无底洞【苏连汉 藏本】
 青石山【李万春 藏本】
 摇钱树【阎庆林 藏本】
 朝金顶【北京图书馆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五十四集
 投刘表【马连良 藏本】
 襄阳宴【马连良 藏本】
 马跳檀溪【马连良 藏本】
 水镜庄【马连良 藏本】
 取樊城【马连良 藏本】
 徐母骂曹(一名:击曹砚)【马连良 藏本】
 走马荐诸葛【马连良 藏本】
 一请诸葛【马连良 藏本】
 三顾茅庐【马连良 藏本】
 三求计【马连良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五十七集
 大观园【李万春 藏本】
 黛玉伤春【北京图书馆 藏本】
 黛玉葬花【赵桐珊 藏本】
 千金一笑【赵桐珊 藏本】
 梅花络【郝效莲 藏本】
 潇湘探病【郝效莲 藏本】
 晴雯补裘【赵桐珊 藏本】
 黛玉焚稿【北京图书馆 藏本】
《京剧汇编》第五十九集
 杨志卖刀【北京图书馆 藏本】
 请关胜【王连平 藏本】
 持轮战【李万春 藏本】
 风流双枪将【王连平 藏本】
 双卖艺【马连良 藏本】
 太湖山【王连平 藏本】
《京剧汇编》第六十七集
 鸳鸯谱【虞仲衡 藏本】
 滕大尹【雷喜福 藏本】
 迷信误【雷喜福 藏本】
《京剧汇编》第六十八集
 新莽闱
 棘阳关
 飞叉阵【苏连汉 藏本】
 收邳彤【马连良 藏本】
 白蟒台【马连良 藏本】
 血战辽西郡
《京剧汇编》第七十二集
 春秋笔【马连良 藏本】
 胭脂宝褶【马连良 藏本】
 失印救火【李万春 藏本】

这样,这一部份《京剧汇编》的录入工作也可以扩散开了。如果您希望录入其中的某个剧本,欢迎来信。如果您只是希望看看某出戏,先睹为快,也可以来信。

唯一的一个缺点是有些地方超星扫描的不太清楚,需要结合上下文判断字。不过,小豆子知足了。

不容易啊不容易。超星接着加油干吧(最近超星似乎开始加一些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书了,好事儿)!

《京剧汇编》第一集封面
《京剧汇编》第一集封面

研究什么的人都有

今天在图书馆发现一本最新到架的“宝书”:《中国古代万年历》,由林道心主编,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可用之处在于,以中国古代纪年为主线,以农历为主架,配之以相应的公历、干支历。从夏朝(他们怎么研究出来的?)到清末的1911年,详近略远。非常方便就可以查出历史上某一日子的公历日期。

表情 知道可以干什么了吧?转换!现在琐记阴、阳二历并行,有些日子只有农历没有公历(以1900年以前尤甚),所以历史上的今天显示有些麻烦,要照顾数据库里两种历法。而历史上的某月这些栏目,公历和农历是分开的。比如如果有一个历史事件以公历作为主历法方式保存在数据库,那么在历史上的农历该月栏目则见不到。究其原因,就是因为现在两种历法没有一个一对一的相应匹配;而造成这个的原因是因为1900年以前的公历、农历转换程序没人写了。

现在好了,对照着这本书,所有农历日子都可以找到相应的公历日子,把数据库做完整,并且把“历史上的什么”搞标准了就不是难事了。唯一遗憾的是这本书被图书馆定为工具书,不外借。索性者梨园界那些人、事儿发生的年代最早不过十九世纪,要抄下来的日子不多,大约十几页纸而已,很快就能搬回家来了。

真是不错,什么方面的研究人员都有,提供了这么方便的工具书。

《中国古代万年历》
《中国古代万年历》

《黄裳文集》

黄裳1954年在昆明金殿
黄裳1954年在昆明金殿

承蒙宁波兄指点,今天把《黄裳文集·剧论卷》借回家了,里面除收录了黄老五辑《旧戏新谈》外,还有《谈〈水浒〉戏及其他》和《〈西厢记〉与〈白蛇传〉》这两个专辑以及其他观剧、读剧的随笔。每一篇文章都不太长,很易读,给人感觉像是黄老的 Blog 结集出版了 表情

老一辈的先生自然没有 Blog,若真有,相信发表出来的东西会更多。但是他们有比我们这个时代更好的文化氛围,经历的是新、旧文化、东、西方思想冲撞的时代,观赏的是京剧鼎盛时期的表演,评品出来的文章,自然是精品。

戏考的 Blog,有一种纸上谈兵的味道,拿着老录音、老剧本发发感慨,顺带论论时下的情形。不晓得往后再过百年,我们的传统文化会不会沦落到不被人提及的地步?

下周有三门考试,书借来了先放着,以后慢慢读来,顺便做些读书笔记吧。

扫……

今天和同学约好,她带上笔记本电脑,小豆子抗上扫描仪(嘻,小豆子没有笔记本电脑,只能请求外援),去到图书馆扫描《鞠部丛刊》前面的照片。

因为书非常破了,所以只能在图书馆看,且只能看两个小时。虽然两个小时的时间扫描些照片绰绰有余,但同时还要扫描的是《京剧丛刊》第十八册中《棋盘山》、第十九册中《四进士》、第二十册中《奇双会》、《盗御马》,因为这三本书和倒霉的第十七册被图书馆装订在一起了,而那倒霉的第十七册已经和饼干差不多少,拿起来就掉渣儿…… 表情 实在不懂,都是五十年代的书,质量怎么这么不一样呢。所以这一合集也被图书馆保护起来,是不能外借的。

最后没有扫完,第二十册中的两个剧本没有扫。也就是说,今天的成就是一批照片和两出剧本。

看一下这本被称作“不仅对当时的京剧艺术和评论的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而且对现代的京剧艺术界和理论界也有一定的启示作用”的书(以后有机会慢慢鉴赏今天扫描的照片):

《鞠部丛刊》
《鞠部丛刊》

《京剧丛刊》与《京剧汇编》

2002年仲夏的一晚,浅水龙在北京所宿旅店中对小豆子说,《戏考》的价值并不大,因为实在太老了,对于今人来说,没有什么用处。排戏不可能按照这上面的来。若可能,还是应该尽量找些实用的剧本。

某年某月某日,某人在网上询问某剧本,因戏考网站上的剧本太老,和现在的演法对不上。

2002年10月,小豆子意外找到1958年出版的《程砚秋演出剧本选集》,从此,名家的演出本陆续提上录入的计划。

2004年2月,痴菊叟向小豆子提出将《京剧丛刊》与《京剧汇编》两套书加入录入计划的事宜,当时因录入的范围已经很大(《戏考》四十册、《国剧大成》十二册以及众名家的剧本选集),兼之手头这两套书的资料并不齐全,虽心向往,却未将两套书的目录加入总目中。

转眼又一年过去了。痴菊叟发来了此两套书中的一些剧本,这是一个“痴菊”的戏迷,在二十年间辗转各处不辞辛苦所搜集来的。这种精神,多么值得敬佩!是该把这两套书加入录入计划的时候了。

先来看一下这两套书的介绍(摘自《中国京剧史》):

《京剧丛刊》:本书是50年代进行的“戏改”工作的具体成果。其中所收的全部剧本都经过整理加工。

《京剧汇编》:本书与《京剧丛刊》不同,全部收录未经加工的传统剧目原本。

因此,《京剧汇编》的价值在于老、传统、没走样;而《京剧丛刊》的意义在于体现了解放初期戏改工作的一个成果,权且不论戏改的是非,单就文献角度来看,也是真实反映那个时期京剧界的一面镜子。

这两套书加上以前所提《传统剧目汇编》,可视为解放后出版的非常重要的三套剧本资料。较民国时期的《戏考》而言,应该是更有实用价值吧。

就眼前的录入工作来说,小豆子手头有《京剧丛刊》的前36集的全部内容,而《京剧汇编》则一本也没有。痴菊叟已录入《京剧丛刊》中四十余出剧目,《京剧汇编》中十余出。所以暂不太可能像《戏考》、《国剧大成》那样扩展成很大的录入群。但凡事需要定个目标:有那么长一个总目在那里挂着,就是一个激励人前进的标志;有那么一个“暂缺”字样在剧目后面,就是一个促使人寻找的指示。

下周一做一些整理,就把两套书的目录加入总目中。另外有一个编号问题,是继续加入7字头,还是放到6字头甚至1-5字头。也许会把近500出的《京剧汇编》剧本放入6字头,100余出的《京剧丛刊》剧本放入7字头。当然,若都放在7字头也能放下。另外,6字头、7字头的一些散本也许也要做些调整。

《京剧汇编》第一集
《京剧汇编》第一集

作家剧本选

今天整理了一下手头的资料,准备把几位剧作家的剧本做一个集合,以7r□□为编号(取 writer 中的 r),从诸位名家的全集或选集中挑出京剧剧本。这些当然不能算是正宗正派的传统戏,有些如田汉、老舍等写的“新京剧”、“抗战京剧”,在今天看来,也没有任何复排的可能或意义,但是作为文献,仍然有其保留的价值。尤其是在今天胡编乱造的大制作面前,这些在当时被称为“新京剧”的京剧,仍然有着很多传统的元素在其中。仍然让人读着舒服,让人在脑海中能够想象到演出时的景象——这就是程式化的妙处。而有些,如范钧宏、翁偶虹等写的如《杨门女将》、《野猪林》等等,至今仍然在舞台上上演着,已经与传统戏有着“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的感觉!现在的编剧们,你们是羞也不羞?

几点遗憾:《翁偶虹剧作选》这本书,现在只知道有卖的,但是没见到过,图书馆也没有,所以其目录现在暂缺;还有很多单行本,如范钧宏的《初出茅庐》、《龙女牧羊》等,也只知有其书,未见其实,故而暂不列在目录中,等有了实际的东西再说;《汪曾祺全集》印象中图书馆有,今天去未找到,改日找到了再添加进目录。

目录
《田汉全集》第七卷:新教子、林冲、雪与血、明末遗恨、杀宫、土桥之战、新雁门关、江汉渔歌、新儿女英雄传、岳飞
《田汉全集》第八卷:双忠记、武松、情探、武则天、琵琶行
《田汉全集》第九卷:白蛇传、金钵记、荆州之战、西厢记、谢瑶环、杨八姐智取金刀
《老舍剧作全集》第四卷:新刺虎、忠烈图、薛二娘、王家镇、十五贯、青霞丹雪、王宝钏
《范钧宏戏曲选》:猎虎记[暂缺]、九江口[暂缺]、三座山[暂缺]、强项令[暂缺]、战渭南[暂缺]、调寇审潘[暂缺]
《范钧宏、吕瑞明戏曲选》:满江红、杨门女将、夏完淳、锦车使节
《翁偶虹剧作选》:[暂缺]

《鞠部丛刊》

《鞠部丛刊》是部好书,里面的东西都很有意思,史料、趣闻、评论,应有尽有。曾经从多大图书馆借出来看过几次,也抄录了几个认为有意思的片断(比之全书50万字,确实只能称为“片断”),比如《孙菊仙哭灵牌》、《割辫代首》等等,以前 Blog 中提到的程大老板《凤鸣关》唱词也是出自于此。另外有很多珍贵的剧照,以前也扫描了一些。

惜乎,当初应该多扫描一些,自认为来日方长,细水长流。结果上周再一去图书馆,发现已经被放到库本室了,因为太旧(1922年出版的),所以不能外借了,只可在图书馆看。 表情

周四去图书馆,带着数码相机,拍了一些页回来(也不能复印了,一来复印出来的剧照失真太严重,二来书太旧了,被告知要小心保护,不要复印的好)。今天大致过了一遍,有些照的还是虚了,看来抽空还要去重照一些。要是有个笔记本电脑,再带个扫描仪,那弄出来的结果就理想了。

由此想到北大库本室,也是有很多东西的,不知何日里才能相见……

唉,可惜,手头连张书的封面都没法儿附上作配图。

麒派

今天看到铁杆老师在各大论坛上的宣传:周少麟所著《海派父子》一书出版发行。是啊,都已经是要纪念麒老牌诞辰110周年的时候了。

去年,小宇希买到了50年代出版的《汪笑侬戏曲集》,里面的汪派剧本竟有18出之多,虽然很多戏,汪笑侬及传人没有留下任何影音的资料给我们,但是剧本同样是保留流派艺术的一个重要媒介,读起来也是很有意思的。

《戏考》里海派的剧目还是很多的,尤其是几本《狸猫换太子》(是为合意太爷所最爱),读起来让人觉得构思巧妙,穿插别致,虽说是海派,但是传统的东西还是很多的。至少,看罢之后让人感到,它依旧是京剧。

马连良诞辰100周年的时候,马崇仁等出过一本《马连良演出剧本选》,所含5出马派剧本,应是对60年代所出《马连良演出剧本选集》的一个补充,其中剧目都算是比较常见的。虽然不能否认马先生演出这些大陆戏有其独到之处,但若能有如《春秋笔》、《大红袍》等这样马派独门戏的剧本,是不是比《清官册》、《四进士》要好呢?尤其是在前者没有完整音像资料传世的情况下。

周信芳的剧本选,前后出了三本,剧目加在一起尚没有汪笑侬一本的数量多。当然,还有一些单行本,如《海瑞上疏》、《澶渊之盟》等等,没有算在其中。小豆子觉得像周信芳这样的大家,一生所演的剧目又是如此之多,当还能挖出不少剧本。这些可能有的根本没有录音(甚至片断),但依然是一批宝贵的财富。也许,在文革中都被毁掉,那样的话,也只能让人叹息了。若是还有幸存且未出版的,倒是希望周大公子能够把他们整理出来。试想,虽然无缘见到、听到如《封神榜》这样的连台大本,若能见诸于文字,也应该是一大幸事——正如读到风靡一时的《狸猫换太子》一般。

《海派父子》
《海派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