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2年3月

2012 年 3 月 30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三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氐土貉,为东方青龙七宿之氐宿,此人物源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高丙,是由精灵兽类修炼成仙的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元始天尊等破阵时被诛。书中有诗曰:

赤发红须性情恶,
游尽三山并五岳。
包罗万象枉徒劳,
斩将封为氐土貉。

他的脸谱勾紫色象形脸,兼画金、红两色纹理,嘴岔上画牙以显示其豺狼之狰狞本相,突出刻画其与狼为一丘之貉。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此谱均可适用。如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可见氐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氐土貉上下凡转世为东汉云台二十八将中之贾复,扶保刘秀中兴汉业,后被封为胶东刚侯。另外在《飞叉阵》中,有贾复盘肠战之说,即二十八宿闹昆阳。史书记载“建武三十年贾复去世,贾复随从征战,不曾失败过”。

2012 年 3 月 25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二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亢金龙,为东方青龙七宿之亢宿。此人物源于由《封神演义》编写的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李道通,是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阻西岐伐纣之兵。老子、元始天尊等破阵时被诛,书中有诗为证,诗曰:

金丹炼就脱樊笼,
五遁三除大道通。
未灭三尸吞六气,
斩将封为亢金龙。

他的脸谱勾蓝膛象形脸,以蓝色为主兼画金红两色纹理,龙形眼窝,大嘴岔上画出两颗龙牙,其造型生动夸张,有龙形之意。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时,此谱均可适用,另外也可当作《闹天宫》青龙之用。老《安天会》天王点将;《混元盒》玉皇升殿均可见亢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亢金龙上应天意下凡转世为东汉云台二十八将中之吴汉,扶保刘秀中兴东汉,为大将军,封广平忠侯。表现吴汉的戏有《斩经堂》,以红生扮演,脸谱勾红色三块瓦脸。另外《隋唐演义》也有亢金龙下界之说,转世为单雄信,其勾蓝色花三块瓦,与亢金龙脸谱主色相应。

2012 年 3 月 23 日

戏曲中的星宿之一

根据早年《北京晚报》之《五色土》副刊连载内容整理。

角木蛟,二十八宿之一,为东方青龙七宿之首宿。此人物源于由小说《封神演义》编写的京剧《大破万仙阵》,其原名叫柏林,是截教门人,奉通天教主之命守万仙阵阻西岐伐纣之兵。他在元始天尊等破阵时被诛。书中有诗为证,诗曰:

一字青纱脑后飘,
道袍水合束丝绦。
元神一现群龟灭,
斩将封为角木蛟。

他的脸谱勾绿膛象形脸,主色绿金脑门加以红色纹理,表示仙家神秘之感。再以翻鼻孔,大嘴岔来刻画其兽类的面目狰狞,造型见威。凡神话戏中有二十八宿人物登场时,此谱均可适用。比如老《安天会》李天王点将;《小雷音寺》撬钹救悟空;《玄英洞》四星擒犀牛以及《混元盒》玉皇升殿,均可见角宿上台。另外《打金砖》演二十八宿上天台,角木蛟上应天意下凡转世为东汉云台二十八将之首的邓禹,扶保刘秀中兴汉业,拜为首相,封为高密侯,但在戏里不勾画脸谱,以老生扮演。

2012 年 3 月 22 日

读书看报

一个多星期前,也就是戏考刚刚度过十一岁生日没几天,小豆子在豆瓣上开了个帐号。豆上豆瓣,目的有两个:一边玩儿一下社交时代的新鲜东西(尽管在2012年才加入已经不是很新鲜了),另外也通过这么一个好的工具,认真记录一下自己的读书轨迹。

为了在豆瓣上玩儿好,特别画了一个头像,取代用了很多年的那一颗豌豆。当然,这次这个头像仍然是一颗豆,不过像素比原来的高一些,也更卡通一些,在下方还印了一个“豆”记(嗯,您没看错,这个“豆”字远看确实是像个“亞”字)。

头像的进化
头像的进化

说回看书,这应该是豆瓣最好的功能之一了。读书的笔记和心得都可以很好地记录下来。在这个 Blog 的早期,小豆子也曾试图记录一些读书笔记,比如黄裳的文集《剧论卷》部分。不过后来没有再用 Blog 来写什么读书笔记了。这个做法应该再捡起来,那么通过豆瓣来实现,应该是个好办法。

豆瓣上的签名,特别选了很多年前在加国无忧网站上玩儿的时候写无忧专辑的两句:“书从疑处翻成悟,文到穷时自有神”。这两句话小豆子一直很喜欢,表现了读书和写东西的状态和境界。

近一个时期争论的韩寒代笔,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了读书的重要性。在之前不停地敲打应试教育并号称不爱读书的韩寒,到头来还是要说自己是读了多少多少书。耍酷是无意义的,因为没有知识的积累和阅读量的增加,写作的文思是没有基础的。另一方面,即便我们愣是假设韩寒以前的水平是真实的,而在镜头前对文史的无知是这些年才发生的,那也正说明不通过读书的积累,“不大看什么书,都是看报纸、杂志”(韩寒语)的阅读习惯,会让一个人的能力退化到白痴的状态。当然,这一切的前提还只是建立在韩寒以前是读书的条件下;而如果这个假设不成立,那么一切白痴的行为也就更容易解释了。

是的,跑题了,就是顺便谈一下对于这事儿的看法。

当然,报纸杂志也并不是一无是处。那天和小豆花聊天,谈到了以前《北京晚报》里的《五色土》副刊。现在《五色土》的内容怎么样,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以前《五色土》是很有内容的。各种文史的东西,包括选择的一些连载文学作品,也都很有其独到之处。另外每次的一些小文章,短小精悍,很有阅读和保留价值。

应该是大约一九九七年或者一九九八年吧,《五色土》出了一个叫《戏曲中的星宿》的系列,介绍了二十八宿的出处以及在戏曲中的特色,很有意思。小豆子那会儿还专门追过这个系列,并且保存了下来。不过当时对著作权的概念很薄弱,因此很遗憾,这个系列的作者是谁,没有一并记下来,现在不得而知了。

打算花一个月或者两个月的时间,也通过连载的方式,把这个系列通过 Blog 给整理登出来,也算把这份资料给数字化、给传播出去。这也是受到戏迷知音扫描《戏剧电影报》的启发吧。

罗嗦了这么多,算把最近的一些情况和将要做的事情说了一下。有在豆瓣上的朋友们,我们那里见,并请多多指教。

2012 年 3 月 14 日

拾慧:豫剧,很让爱他的人气愤!

2012年3月14日

2012 年 3 月 6 日

“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

《三国演义》里,吕布下邳被擒,曹操想劝降陈宫,而陈宫执意取义成仁。于是曹操把陈宫的家眷拿出来说事儿,道:“公如是,奈公之老母妻子何? ”陈宫对曰:“吾闻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亲;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绝人之祀。老母妻子之存亡,亦在于明公耳。” 曹操无奈,在把陈宫推出砍头之前,吩咐手下:“即送公台老母妻子回许都养老。怠慢者斩。”

尽管贯穿《三国演义》始终的是拥刘反曹的主旋律,但作为一代枭雄,曹操不可能一辈子什么人事儿都没做过。能够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宏才大略的魏武,必然有其过人的地方。善待陈宫的家眷就是一例,毕竟,对手是对手,与家眷无干。

京剧《白门楼》用更易懂的京剧语言保留了上面这个情节:

曹操(白)公台一死,伯母仁嫂置于何地?
陈宫(白)我闻治天下者,不绝人之妻,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绝人之祀。老母妻室,但凭于你!
曹操(白)来,将陈宫家眷送回原郡,好生照管!

应当说,尽管戏台上的曹操一直是一张大白脸,大家见了总是“奸贼”长“奸贼”短地叫骂(《白门楼》里也不例外),但还是一样可以做出这种大丈夫的行为来。

另外有一出《三国》戏叫《冀州城》,说的是马超攻打历城失败,败回冀州城外,却发现城里的降将已经兵变,并把他一家大小绑到城楼之上,不但用言语刺激,而且一刀一个把马超妻小当着他面儿给杀了。这戏里的马超是武生,表演上很吃功夫,眼看自己的亲人被杀,每一刀下来,不是吊毛就是僵尸倒,场面很火爆。

《冀州城》这戏另一个名字叫《有勇无谋》。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编这出戏的人对于马超的评价了——有勇无谋,这是导致败走历城继而一家冀州被杀的最根本原因。编剧毫不吝啬地用“有勇无谋”来概括这出戏,真是直白。编剧的好恶一目了然。

这出戏里,在城楼上绑着马超妻小相威胁的两员降将,梁宽和赵衢,被编剧安排了两个小花脸,也就是丑角儿来扮演。两个小花脸这样的安排,用意也是很明显的。二位在城楼上一派小人得志的样子,手中攥着马超的妻小,面对马超而又不必正面交锋,隔着城墙跳着脚骂。好恶分明的编剧,不但不欣赏戏里马超的有勇无谋,也同样不欣赏这种小人嘴脸和行为。

无能无力与人正面交锋、只会出阴招从对手妻小那里下手的鼠辈,这种角色,由丑角儿来扮演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放眼目下,曹操那样的人物,真是少有。小丑之辈如梁宽、赵衢者,则是!

拾慧:沒有演出的日子

2012年3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