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14年1月

2014 年 1 月 26 日

告别菊坛世系谱

菊坛世系谱的数据整合到梨园百年琐记中已经有两个星期了,目前来看一切正常,很顺利,无缝对接。除了世系谱首页之外,所有其他链接点进去后都会被转向到琐记那边相应的页面。

所以现在要做的最后一步就是把世系谱首页的这扇闸拉上,把进入世系谱首页的网友转到琐记的“世家”页面。上次说过,在做这项工作前,要来这里与世系谱做最后的道别。

细想一下,其实这还不是最后一步,所有自动跳转启用后,过一大段时间,当 trees.xikao.com 不再被人访问的时候,还需要把这个地址从 DNS 列表中清除出去,那会儿可能又要来一次“最后的道别”。“那会儿”距今尚有时日,先说一下这次的感想吧。

这次通过世系谱接触到的编程思路,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包括整个页面的布局,如何合理且不过分堆积出一个图谱来,都是一个挑战。数据库表格的设计,虽然早在多少年前就已经知道如何去做,算法上如何去推演各种人物关系,但是真到实际应用上,还是有需要推敲的地方,有要优化的地方。世系谱最早的数据其实已经有一些与琐记是重合的了,比如一个人的性别,这个后来在两站整合之前就已经共用一个新表了。再比如世系谱上显示的人物的基本信息,从生卒到行当,乃至照片,都用到了琐记的数据,直接调用琐记的表格。也正因为此,两站合二为一其实是早该在规划时就想到的事情。只不过那会儿脑筋有些僵硬,没有想好如何在琐记现有的结构上增加这些东西。现在回头看一看整合,其实挺容易的嘛。

说到琐记的人物照片,世系谱在最初调用这些照片的时候只是把原图引用过来,显示的时候把尺寸按比例缩小而已。举例说明,某人的照片大小是 40KB,300px 乘 200px 大小,当世系谱调用它的时候,这个 40KB 的文件还是被下载下来了,只不过以 75px 乘 50px 大小的比例显示出来。虽然 40KB 在今天来讲不算多大,但严格意义上讲,网页的加载速度还是会因此变慢了一些。所以后来琐记在生成缓存数据的时候,增加了一项任务,就是把新增的人物照片先按比例缩小,另存成一个新文件,在世系谱那边加载的时候,所选用的就是这些只有一、两 KB 大小的缩略图,大大优化了页面的加载。

这个自动为新图片生成缩略图的小段程序,也很快就被用到了戏考剧本的配图上。

菊坛世系谱虽然关掉了,但是这个小站从构思开始,就给小豆子带来了一种全新的工作体验。即便是最后与琐记的整合,也促进了戏考其他小站在程序上的优化,比如一套新的获取更新记录的函数,可以更好地嵌入到戏考新的首页中。这些改变,从外到内,都与世系谱有很紧密的关系。

今天我们在此与世系谱道别,也接近一个辞旧迎新的日子。新桃换旧符,问世一年的世系谱虽然关掉了,但是小豆子将一直记着这一年来由于它促进戏考的这场大规模编程优化与整合的经历,也希望戏考能够继续时不时地产生出新鲜的想法,并付诸实施,把更多的戏曲资源更系统地数字化,呈现给大家。

停留在测试版的菊坛世系谱站标
停留在测试版的菊坛世系谱站标

2014 年 1 月 17 日

2013年十大网络戏曲曲艺事件

这是写网络戏曲年度回顾系列的第十篇。时间过得真快,尤其是对比起来,接触网络、接触戏曲远不止十年。这么一年一篇写下来,虽不是很容易,但又觉得是一晃之间的事儿。

一、浙江越剧团网络电视台开播
从2011年文化部发文要求加快国有文艺院团事业转企业以来,各地方院团不但从名头上加上一些如“集团公司”等字(顺便说一下,这么硬性加的字眼与院团名字连起来读,真是别扭,比如什么“河北省河北梆子剧院演艺有限公司”),也开始借用网络搞一些市场营销。7月份,浙江越剧团宣布,其自主创办的“浙越网络戏曲电视台”开播,“计划每天在浙江越剧团官方微博和浙越网络戏曲电视台官方微博上以‘浙越星播报’和‘浙越星访谈’形式,播出浙江戏曲界最新动态,每期20分钟左右”。“星播报”与“星访谈”都是每期请来一位明星演员作为主持人,播报浙江越剧团的新闻并与嘉宾做访谈。

二、昆曲《南柯梦》漫画
2013年在网上炙热的戏曲漫画是“庄笙—小笋”的Q版昆曲《南柯梦》。《南柯梦》一剧是江苏省昆剧院2013年上演的大戏,主演都是年轻演员。据报道,“因为画面太萌,江苏省昆剧院的官方微博‘环球昆曲在线’都进行了转发,‘要不要这么萌啊。飘逸的道姑巾代表了上真仙姑悸动的心么?’剧中主角,淳于棼的扮演者施夏明也多次转发了‘庄笙—小笋’的微博,并建议‘可以出一套明信片了。’”江苏省昆曲院在网上与作者及网友们的互动,显然是希望借助网络及流行文化的元素,把年轻人吸引到传统艺术中来。副院长王斌说: “戏曲在不少人概念里都是一个比较严肃和传统的东西,但Q版漫画恰恰给我们的昆曲做了年龄上的‘补位’。”

三、川剧首次全球网络直播
9月22日,由四川省川剧院编排演出的《卧虎令》在多家网站上同步进行全球网络直播。据报道,“这是我国川剧首次面向全球观众进行网络直播”。作为川剧在网络上的一个“第一”,有必要记下来。

四、网络评书直播
说到直播,要提一下7月份创意评书小组和六间房网站合作的网上视频书馆《评说天下》。该项目由谢半仙策划,请来王军与张准两位青年演员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播讲传统评书。利用网络视频直播的手段来传播评书,其受众面较传统书馆不知大了多少倍,而台上台下的互动并不逊于普通书馆。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看到谢半仙张贴的停办通知,未免可惜了,不过通知中说“感谢半年来众位仁兄贤弟的辛苦努力,感谢广大书迷和各界朋友的关注和支持,感谢六间房管理团队的帮助与配合。评书直播项目不会就此终止,这将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我们将在更为广阔的舞台将这个项目发扬光大期待广泛合作”,那我们就期待着更好的创意吧。这是后话,发于2014年1月的通知,本不应在2013年的回顾中出现。

五、郭德纲网上实名举报同行
无论在网上还是在网下都一向能引来争议的郭德纲(其实他在网上的动静要更大一些),9月8日发了一条微博:“提问:为什么师爷管徒孙叫儿子?回答:因为他女儿杀人后逃往南非卖豆腐。ps:我准备把这事给你弄大了”。这条微博很快被删掉了,但是八卦的网友已经就此推测出了来龙去脉:“出大事啦,郭德纲实名举报杀人犯藏身处,为警方提供破案线索。郭德纲弟子‘云、鹤、九、霄’,云字辈的徒弟何云伟,当了叛徒后,认了与郭德纲师父侯耀文同辈的相声演员刘洪沂当干爹,一下差辈了,老郭气不过,实名举报刘的女儿,躲藏在南非卖豆腐。还声称要把这件事搞大,文艺界的水果然很深很深。ps:今天何云伟三婚”。这事情虽然后来不了了之,但负面消息在网上蔓延的速度通过这件事可见一斑,尤其是在从来都是乱糟糟的相声圈。另一件引来非议的一件事儿,是11月份郭德纲在北京台台长病逝后,在其微博上写打油诗贴囍字,那场风波引来了年底北京台“发檄文”的大讨伐

六、京剧艺术网受到黑客攻击
网络安全一直是所有网站都要严肃面对的事情,而戏曲网站因为种种原因造成数据丢失的新闻每隔几年就会看到。12月,中国京剧艺术网(.com那个,非.net)不但受到黑客攻击,还遭受到了谣言的打击。该网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网站上周遭遇黑客丢失了资料,现在又有人用相近的网站地址造谣说我们要关闭。我们网站不会关闭。请辨别正确地址中国京剧艺术网www.jingju.COM 。请大家帮忙转发澄清。谢谢!我们会以更好的服务回报大家!”圣诞节那天,网站的CEO宣布:“中国京剧艺术网遭受攻击刚刚修复。近来给大家造成不便,请大家多多原谅!并请帮忙测试有哪些功能还有问题。谢谢!”而时至今日,虽然网站首页一切正常了,但是论坛仍然无法打开。一个多月的时间仍处在半瘫痪状态,这种抢修速度,实在对不起他们自称的“京剧门户网站”的称号。

七、张荣培被误传去世
网络上各种名人被误传逝世的消息时有发生,而老艺人张荣培先生无奈地成为了京剧界被误传的头一人(真不能说这是个好的头一名)。12月26日,由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文化中国》杂志社、中国京剧艺术网、河北省冀商文化研究会、奚派艺术研究会等单位主办的“中国京剧首届奚派票友大会”在石家庄举行。大会当天,主办方之一的中国京剧艺术网(即上条所提的)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今日在石家庄参加‘首届奚派票友比赛’。惊闻著名奚派表演艺术家张荣培先生于今日上午(2013年12月26日)因病去世,享年八十八岁,张荣培先生千古!先生去世时,张建国、王小蝉、张军强、奚中路等奚派后人和弟子在旁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这条微博被大量转发并配以悼念的蜡烛。不过很快,辟谣的消息就来了,网友从其他渠道的得到的消息表明张荣培先生还在抢救,情况基本稳定,后来转危为安。这场被误传的网络乌龙以删除原文并补发辟谣信息告终。

八、纪录片《京剧》引来网上声讨
6月份,央视继《舌尖上的中国》之后,声称的又一力作——纪录片《京剧》在中央一套开播。片中无数的错漏、各种难以接受的情景再现、通篇文艺范儿的解说词,都在网上受到了网友们的强烈声讨。网友们对于这部专业性极低的片子,细数了一个又一个问题,甚至是边看片子边在网上“吐槽”。网上的声讨之强烈,以致于该片在重播时不得不做出一些相应的修改,以纠正先前的错误。尽管修改过的片子仍然是问题多多,但真戏迷在2013年对于伪艺术的这场大声讨,是值得大书特书的。

九、央视邀请戏曲网站作为战略合作伙伴
这些年传统媒体对于网络的重视程度,可谓越来越甚了。上一条纪录片《京剧》对于网上声讨的反应可以说明这一点,而央视邀请戏曲网站来作其节目的战略合作伙伴也是一个很好的佐证。11月份,央视戏曲频道推出了一档节目——《一鸣惊人》,特意邀请央视网、中国秦腔网、中国京剧杂志、京剧艺术网、宇扬评剧苑五家媒体作为该栏目的媒体战略合作伙伴,五家媒体组成媒体观察团。这五家媒体中,央视网算半个传统媒体(而且还是一家人),中国京剧杂志是一个传统媒体,此外的三家,都是民间有声望的戏曲网站。

十、戏考改版
为了推出菊坛世系谱小站,戏考在2013年初进行了开站以来最大规模的改版,每一个小站都进行了大的翻修。除了外观上实现了统一的主题风格和用户体验外,也重新写了很大一部分的内部代码,包括重新设计了一些数据库表格的结构。这次大改版最明显的地方就是重新设计了的首页,聚合了各小站的更新信息和特色内容。详细情况曾经介绍过,这里就不絮烦了。至于因为推动网站改版而问世的菊坛世系谱将要在今年关闭的事儿,也属于后话,就先不细说了。

2014 年 1 月 13 日

菊坛世系谱的减法

菊坛世系谱已经上线一年多了(公开测试将近十个月)。不过现在,需要在这儿宣布一个事儿,并非是要宣布把小站“测试版”的牌子摘掉,而是要宣布这个小站将会被逐渐停掉。

经过一年多的调试,发现菊坛世系谱的内容并不一定需要以一个独立的形式存在。在现有梨园百年琐记的架构基础上,做一定的扩展,即可以把世系谱的内容整合到梨园百年琐记里,是人物与事件条目的一个补充。

戏考这些年来,加法做了不少。减法也做过,但不多。仅有的几次减法都是与梨园百年琐记有关的,比如年度大事评选,比如条目质量提升项目。这一次的改动,既是加法,也是减法。加法的地方,是把琐记的数据与世系谱的数据更好地整合到一起,使后者成为前者的一个强力补充;减法的地方,是要砍掉一个创建了一年的小站。当然,这个砍掉是全盘转移,任何资料都不会因此丢失,也就没有什么遗憾和惋惜的地方了。

接下来的几周,您将会看到梨园百年琐记上的相应变化:琐记与世系谱将会平行出现有同样内容的页面。当琐记那边全面接手世系谱的数据后,世系谱的页面将会启用自动导向,把从搜索引擎里引来的访客直接转向到琐记那边。一切过渡都争取做到平稳无缝的,争取跟前年开的十八大那样。

当一切都整合完毕后,小豆子会再来这里,与世系谱小站做最后的告别,这个小站,从构思、设计到最后付诸实施,都是非常有益的经历,包括这次整合,对戏考的整体设计与运行理念有了新的认识。而促成这次整合的另一个技术上的动力,我们以后再讲。

2014 年 1 月 9 日

火彩:2013年12月

  • 【2013年12月01日19:52】鲁肃:“哎!(西皮原板)鲁子敬在舟中浑身战抖!”诸葛亮:“干!”鲁肃:“干你娘的心肝!”诸葛亮:“哎!怎么骂起山人来了?”鲁肃:“你这个人有什么疯病吧?那曹营如何去得?要去你去,我不去。”诸葛亮:“山人我喜爱的就是曹营的调调儿。来,擂鼓呐喊!”
  • 【2013年12月05日08:22】这个“妈妈再打我一次”,简直的就是京剧最常见的程式动作之一嘛。
    火彩配图
  • 【2013年12月07日19:19】《水浒全传》第三十四回:青州知府中反间计杀了秦明家小,把个霹雳火逼得有国难奔,夜走瓦砾场。为难间,来了一伙好汉。为首宋江“马上欠身道:‘总管何不回青州?独自一骑投何处去?’秦明见问怒气道:‘不知是哪个天不盖地不载该剐的贼,装做我去打了城子!’”宋江就该打个喷嚏说:“不要骂人啊!”
  • 【2013年12月09日19:48】张成泽:“金正恩啊小娃娃!想本御随驾东挡西杀,打下铁桶江山你坐。到如今项戴锁链,汗马功劳一旦抛却!可叹先帝尸骨未寒,老主御容尚悬于中堂。娃娃你抬头看——这厢是你的?”金正恩:“爷爷。”张成泽:“哎!你再看那厢是你的?”金正恩:“爸爸!”张成泽:“哎!”人民军:“别哎啦,都快毙了”
  • 【2013年12月14日22:07】(西皮流水板)站立在金阶用目来观睁,上面坐的有道金正恩。那一旁坐的是崔海龙,他本是我国中、尽忠保国、架海的金梁、擎天柱一根。那一旁坐的是张阁老,他本是我国中、上欺天子下压臣、天下头号千古逆贼革命的大敌人。
  • 【2013年12月19日09:57】(扮作算命先生的八府巡按毛朋上。)毛朋:“一路之上,必须要伙伴相称。”门子:“小人不敢。这不合乎社会道德规范。”
  • 【2013年12月23日19:10】东皋公:“将军,一夜之间为何须发皓然了?”伍员:“哎呀!(二黄散板)冤仇未报容颜变,一事无成两鬓斑。”东皋公:“恭喜将军,贺喜将军!”伍员:“喜从何来?”东皋公:“将军可以过得昭关了。”伍员:“怎见得?”东皋公:“我有一红袍,将军穿上,趁过节扮作圣诞老人混出昭关也就是了。”
  • 【2013年12月23日22:10】东皋公:“事到如今,并无别计。就让明辅将军扮作圣诞老人模样,前往昭关。趁过节之际,混出关去也就是了。”皇甫讷:“且慢!”东皋公:“贤弟为何拦阻?”皇甫讷:“想你我现在春秋年间,乃是公元以前,那耶稣小娃尚未降生,哪里来的什么圣诞节啊?”东皋公:“你还坐椅子呢!”

2014 年 1 月 2 日

新年快乐!

新一年已经进入第二天了,想起去年年底还没有例行发圣诞树的照片,得找补一下。

这棵树是年底的时候小豆花远路从芝加哥“扛”回来了的,算是一个迟到的新年祝福吧!恭贺大家2014年诸事顺意!

芝加哥 Navy Pier 内 Winter Wonder Fest 的圣诞树
芝加哥 Navy Pier 内 Winter Wonder Fest 的圣诞树